首页 / 航家 / 航家文章 / 电子货运 “无纸”走世界
航情客户端下载

电子货运 “无纸”走世界

  2013年12月,首都机场第一票进口货物电子运单正式放行,顺利进入机场海关二级监管货库。此单货物是由德国汉莎航空公司承运的,从德国慕尼黑飞抵北京,其主运单信息以电子数据传输的模式上传至北京海关物流管理信息系统,并获得电子放行指令。这既标志着我国海关、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等政府监管机构正式认可了电子运单替代纸质运单完成运输的新操作流程,也标志着未来货物也将与旅客一样,“一卡在手,无纸走世界”。

  客运至简货运至繁

  众所周知,我国客运业务早已实现100%电子客票。现在旅客坐飞机不仅无需使用纸质机票,甚至有时连登机牌都不用,直接刷个二维码就上飞机了。那么,货运的电子运单是不是也是照猫画虎、水到渠成的呢?其实不然,与航空客运相比,航空货运业务不论是从参与主体、流程环节,还是从单据凭证都要复杂得多。

  总的来说,航空货运业务的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复杂程度都远超客运业务。之所以说货运复杂,主要就复杂在以下五个方面:第一,环节与主体众多。旅客坐飞机,只需要与航空公司、机场打交道,最多再加上一个票务代理。可货运就没那么简单了,一单货物的飞行之旅,涉及货物托运人、货运代理人、海关、地面代理、航空承运人等9个不同的业务环节和市场主体。第二,纸质单据繁杂。如果是旅客坐飞机,一般航空公司只需要打印登机牌,再填个舱单,比较轻松。而如果是运货就不一样了,需要填写、传递、查验、存储多达20个不同的单据文件,而视业务和地域不同,单据数据最多可达30个。第三,系统难以互联互通。目前,国内客运主要使用中航信的订座系统和离港系统,各公司、各机场、各票务代理间的系统完全互联互通。而货运业务则不同,各公司货运系统均为自主建立开发或对外采购,系统流程、开发平台、数据格式、传输接口均不相同,且互不兼容。这不仅难以实现不同公司的货运中转电子化,还影响到与海关、地面代理人的信息互联互通。第四,利润协调难度大。航空公司从简化业务、提高效率的角度愿意推动货运电子化,但货运代理人出于掌握客户资源的考虑并不希望实现货运电子化,特别是托运人的信息共享。第五,相关投入大。由于货运系统的升级改造无不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精力和开发力量,可能还需航空公司的货运业务流程作相应改进,工作量和投入巨大。

  电子货运蛋糕诱人

  既然航空货运业务如此复杂,推行电子货运计划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呢?有业内人士预计,全面实行电子货运计划,全年不仅可为全球货运全价值链带来31亿美元~49亿美元的净收益,还可同时享受效率提高的好处。主要有:第一,提高效率,通过电子数据规划纸质单据的传递和审核,可大大缩短货运时间,预计此项全年可带来7亿美元的好处。第二,降低成本,通过100%电子运单降低纸质文件打印、传递、存储成本,估计全年可节省开支17亿美元。 第三,提高数据准确性,通过电子采集客户及货物信息,可避免纸质货单在反复录入和传递过程中造成的数据错误和缺失。第四,提高客户服务水平,不仅便于海关报关,加速货物提取,还能够及时向客户提供货运的运输状态和位置信息,提高客户满意度。此项也可带来约17亿美元的好处。

  进展缓慢 任务艰巨

  面对如此诱人的前景,IATA联合全球政府机构、航空承运人、货运代理等努力推进电子货运项目。随着电子货运业务的日益发展,全球航空货运咨询集团(GACAG)于2011年提出了电子货运未来发展的路线图建议,将推动全面的货运无纸化运营分解为三大关键任务。首先,扫除政策障碍:邀请世界各国的监管机构和政府营造“海关程序电子化”的政策环境以支持实现无纸化“电子货运航线网络”。其次,解决关键环节问题:在2015年之前实现机场到机场的无纸化,组织实现关键文件的电子化,包括电子主运单(E-AWE)、电子货运清单、电子货代、电子化货运收费。最后,全面推广实施:实现商业票据和特殊货物文件数字化。

  但到目前为止,仍未取得预期进展。首先,从总体运量来看,2014年3月国际航空货运电子运单数已达20.6万,达到历史新高。此外,电子运单渗透率(即份额)也达到13.4%,环比提高1.2%。

  其次,从机场排名(按电子货运业务量)来看,香港机场的电子货运业务量全球最多,其占全部业务份额已过半。此外,阿联酋迪拜机场、韩国仁川机场、新加坡机场分列第二名至第四名。在电子货运业务中,亚洲机场走在了世界前列。其中,迪拜机场85%的国际货运业务均已实现电子化,占比最高。但从第五名的阿姆斯特丹机场开始,电子货运份额均未超过20%。

  最后,从航空承运人来看,国泰货运、港龙、迪拜货运、阿联酋货运和新加坡货运公司的电子货运业务开展得有声有色,其国际货运业务中电子货运渗透率均已超过3/4。此外,南航也于2013年10月24日成功实施阿姆斯特丹—广州的国际电子货运业务,并开始努力扩展至其他国际航线,但占比仍然很低。

  综上所述,国内机场特别是浦东、首都机场应以海关认可电子监管为契机,迅速推进电子货运(尤其是国际电子货运)业务,增强货运业务竞争力。众所周知,由于国际航空货运业务量巨大,且往往需选择门户枢纽作为转运中心,因而是机场增强货运实力的最有效途径,如孟菲斯、香港等全球货运排名前列的机场均主要依靠国际货运中转业务。而电子货运业务由于其高效、低成本,无疑将对航空承运人和货主有强大的吸引力。建议国内机场全力加快电子货运业务推进速度,理顺货运数据传递链条,协调海关加快电子货运清关流程速度,缩短国际货物运输时间,增强货运转运中心竞争力。(本文发表于《中国民航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中国民用航空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