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航家 (页 148)

航家

关于“旅客撤离”程序的一点商榷

  “旅客撤离”就是专为飞机遇到较大危险,在陆地/水上着陆或迫降刚停下时,要求全体旅客和机组人员按照科学、统一、简炼的动作尽快撤离飞机的规定程序,目的在于拯救人员生命、减少航空器损失。按照应飞行急生存训练要求,在陆地上,一旦启动“旅客撤离”程序,机上所有人员必须在90秒内完全离开并尽量远离飞机。“旅客撤离”程序是飞行员年度复训和检查的重点记忆课目之一,如果飞行员在“旅客撤离”考核中存在动作失误,那将判定为飞行考试不合格。可以说执行“旅客撤离”程序是飞行基本功之一。

查看更多 »

有“数”飞遍天下

  毛泽东同志作为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军事家,一生之中指挥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役,其中他自认为生花之笔乃是“四渡赤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不得不进行先向南后向西再折向北的万里长征,当主力红军被国民党薜岳的数十万中央追剿军撵到贵州境内时,北有刘湘的川军沿江布防,西有龙云的滇军虎视眈眈,本地还有王家烈的数万黔军,形势十分险恶。毛泽东同志俯瞰全局,运筹帷幄,在赤水河的两岸来回兜了四个圈子,敌人被拖得精疲力竭、晕头转向。红军实则虚之,南下佯攻威震贵阳,吓得时在贵阳城内督战的蒋介石慌忙将远在西面的滇军调来贵阳保驾,造成云南空虚,毛泽东同志当机立断挥师西进,直捣云南,跳出了国民党的四面合围。这期间,为了战略保密,只有朱德、周恩来等少数领导知道毛泽东同志的战略意图——设法将滇军调出云南,造成西线洞空!因为一而再而三地横渡赤水河,红军长途跋涉十分疲惫,和大家一样,作为红一军团军团长的林彪也感到很不理解,给中央写信,埋怨毛泽东不会打仗,违背军事常规,天天领着部队“走弓背”,并提议毛、周、朱下野,让彭德怀出来指挥。孰不知正是因为毛泽东同志的“四渡赤水”,在运动之中造势,才将滇军调出云南,使红军得以跳出包围圈,转危为安。

查看更多 »

GPS在机场工程建设控制测量中的应用

  摘要:GPS技术在测绘领域应用具有测量精度高,选点灵活,费用低,全天候作业,观测时间短等优点。为此,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航站区扩建工程控制测量引进了该项技术,采取“全面布设、逐级控制、组网平差、统一成果”的原则,利用测区附近的三等以上控制网点为已知点,对布设的新旧施工测量控制网进行分析研究,最后通过全站仪观测GPS网边长与反算边长进行比较表明,控制测量成果是可靠的,完全能满足工程建设的精度要求。

查看更多 »

机场建设单位的工程造价管理

  随着我国民航事业的全面持续、快速、稳步发展,各地机场基础设施难以适应日渐增长的航空市场的需要,不同程度地增大了对机场设施、设备的改扩建投资力度。如何搞好工程造价的管理工作,是控制建设项目投资效果的关键。笔者根据多年的工程实践经验,谈点粗浅的看法,希望得到指正。

查看更多 »

浅谈FIDIC条款中业主、监理和承包商的关系

  摘要:近年来,国家引进外资投入基础设施建设的比重不断增大,为民航事业的健康发展拓宽了融资渠道,也为机场工程建设采用FIDIC合同条款进行管理提供了机遇。作为业主的机场代表着国家利益,其承包商大都是国有大中型施工企业,监理又是一级职能部门,他们的共同愿望就是为国家负责,为人民负责,树立百年大计、质量第一,加强管理,降低成本,尽快发挥投资效益。因此,在机场建设管理中执行FIDIC合同条款具有相当的优势。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