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的呼唤——重庆空管分局技术援助支线机场助力地方脱贫侧记

 

巫山,重庆的东大门。

这里多山多水,长江贯穿东西,支流遍布全境,大巴山、巫山、七曜山斜贯连绵,既恩赐了她险峻秀丽的旅游资源,物产丰富的自然资源,也造成了她山路崎岖、水路湍急的不便交通。巫山经济社会发展缓慢,是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要致富,先修路”,“三公里跑道联通世界”。从2004年启动前期工作,到2019年8月16日正式通航,经过15年的努力,巫山天路开通。

为保障天路安全畅通,应巫山县人民政府的请求,自2018年以来,重庆空管分局派遣塔台管制、气象预报和航行情报三类专业人员,技术支援巫山机场开展校飞、试飞、首航、运行等工作,帮助巫山机场实现正常通航,促进巫山县及相邻地区连通世界,盘活优势,发展经济,助力实现精准脱贫目标。

 

                                                                                              高峡出平湖  天堑变通途

“旭日8341,跑道06,可以落地,地面风110,2米”,随着塔台管制员李晓飞目光望去,从西安飞来巫山,即将前往海口的长安航空9H8341航班平稳地降落在巫山机场。

李晓飞,现年47岁,被同事亲切地称为“晓飞哥”,是重庆空管分局塔台管制室二级管制员、管制教员、带班主任。2020年5月4日,他第五次来到重庆巫山机场支援工作,正好赶上了次日巫山机场开通新航线。

“西安-巫山-海口”航线是重庆巫山机场开通的第5条航线,加上之前的“重庆-巫山”“重庆-巫山-烟台”“广州-巫山”、“西安-巫山-海口”等航线,巫山机场用9个月的时间,打通了东北至西南、东南至西南、南北方向大通道。

2015年10月17日,重庆巫山机场正式开工建设,投资规模16.42亿元。机场位于大巴山脉的一条山脊上,削平了七个山头,四面临崖,海拔1771.5米,是目前重庆海拔最高的民用机场。站在重庆巫山机场远眺,南侧便是瞿塘峡,东北侧是巫峡,整个机场犹如“云端航母”,可以欣赏到高峡出平湖,一江碧水向东流的极致美景。

“我有幸参与了巫山机场校飞、试飞和首航”,近两年,重庆巫山机场是李晓飞最为牵挂的地方,“新机场,新管制员,还是高原机场,我总是放心不下。我主要的工作就是‘传帮带’,传授经验,控制风险,帮助建立规章制度,还要轮换值班,岗位带培学员”。李晓飞卓有成效的工作得到了重庆巫山机场的认可,也促成了他第五次支援工作。

从重庆江北国际机场乘机,40分钟可以到达重庆巫山机场,把原本6个小时的车程变成了1个小时,交通变成了巫山的优势,打个“飞的”到巫山避暑赏雪、游长江三峡、看巫山红叶、品巫山烤鱼变成了可能,巫山与重庆的政务、商旅联系更加紧密,摩天岭风情小镇正逐渐成为火炉重庆市民的避暑新选择。

 

                                                                                              巫山脆李“飞”出大宁河谷

2020年5月19日,对于重庆空管分局航行情报员贺晓来说,一个“不速之客”的到来,让这一天有些特别。4天前,她来到重庆巫山机场,与同事吴晓可完成了交接班,开始半个月的独自值守。

“我是无人机公司的,准备做一个扶贫项目,帮助村民运输巫山脆李,请你们提供一些咨询和建议”,来人直言不讳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巫山脆李,始种于1000多年前的唐宋时期。2007年,巫山县结合实施退耕还林工程,在长江和大宁河两岸的巫峡、曲尺、大溪等乡镇低山地带,规模化栽植李子树。2012年与西南大学推进脆李产业化、品牌化。2014年,巫山被授予“中国脆李之乡”。目前,巫山全县种植脆李22万亩,丰产期可年产30万吨,产值30亿元以上。

随着消费升级的大趋势,巫山脆李从绿果果变成了“金果果”,价格随之水涨船高。无人机运输生鲜产品早在沿海地区有所应用,帮助大闸蟹养殖户实现了增值增收。如果能够在巫山落地,在科技力量的帮助下,可以大大缩减巫山脆李的运输时间和人力成本,进一步提高商品价值。

“需要哪些手续?可以提供哪些服务?安全风险怎么控制?”贺晓大脑高速地运作起来。按照通用航空保障服务的标准,贺晓耐心地向来访者解释了无人机飞行服务及净空保护的相关政策,提出了专业的咨询建议。

“谢谢你,我们立刻按照您提供的建议去办理,力争今年夏天飞起来。”贺晓送他离开时说:“不客气,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等你们运输脆李的时候,我和我的同事还将为你们服务”。

在依靠经销商、超市等传统渠道销售的同时,巫山县成功创建全国农村电子商务示范县,大力推行“淘实惠”战略,建成327个服务站点,先后与京东、顺丰速运、中国邮政等合作建成脆李专业销售体系。依托巫山机场的便捷,巫山脆李早上从树上采摘,晚上就可以摆上北、上、广、深市民的餐桌。

随着脆李品牌文化的深入挖掘,两届“中国李乡·三峡花海”李花节累计吸引游客200万余人次,发展乡村旅游2000余家,带动贫困户创业和就业2万余人,实现乡村旅游综合收入8.4亿元。2018年8月,巫山县实现了脱贫摘帽。

 

 

                                                                                              除却巫山不是云

“机场能不能飞,全靠我们的一句话”,刚到重庆巫山机场支援工作,就遭遇冬季恶劣天气的气象预报员刘旸,对此深有感触,“巫山机场盛行东南风,常年水气充沛,气象条件复杂多变。能不能达到运行标准,大家都盼着我们的航空气象预报结论,所以我们的决策压力特别大”。

重庆巫山机场第一次校飞在2018年12月30日进行。重庆空管分局派出了4人的校飞保障小组。刘旸克服设备刚投产数据不全,历史气象资料缺乏的困难,一次又一次收集分析数据,从连续的阴天降温降雪天气中,找到了3小时晴好天气,让校验飞机完成了部分VOR/DME校验科目。而第二次校飞,刘旸大胆建议安排到2019年3月进行。

巫山的云很美。唐代诗人元稹留下了‘曾经沧浪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诗句。“我们气象人,也就是跟云打交道的人”,有着10年预报及观测经验的刘洋回忆说,“这里冬季风雪肆虐,凝冻积冰,8米每秒的大风是家常便饭,有次大雾天气7天没有看见太阳。夏季雷雨时,雷声就在耳边轰轰作响。影响机场运行的天气太多了,每天上班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但没有航班的时候,看巫山云卷云舒,成为了我最喜欢的事情”。目前,加上重庆空管分局支援工作的一人,巫山机场持有气象执照的共有三个人,上两天休一天,每天要完成气象观测和气象预报两项工作职责。最长的一天要从凌晨2点一直工作到傍晚6点半。

除开值班,刘洋等支援工作的气象预报员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与当地的预报员一起完善运行手册,进行天气会商,教会他们分析气象探测数据,提升预报技术,从而提高预报准确率,为航空公司、机场等航空气象用户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根据重庆“十三五”规划,重庆江北国际机场与万州五桥机场、黔江武陵山机场、重庆巫山机场以及即将在2020年8月投用的武隆仙女山机场,形成了“一大四小”机场布局。

截至2020年5月20日,重庆空管分局技术支持服务重庆巫山机场21人次。重庆空管分局的技术支援者们一棒接一棒,在授人以鱼的同时授人以渔,共同擎起了巫山的安全畅通天路。

                                                                                                                                                                                            (文:王青松)

重庆空管分局西南空管局专区航企专区空管

青年负壮志 奔涌正当时——重庆空管分局管制运行部塔台管制室“守护者之眼”班组“五·四”值守记

2020-5-31 22:04:43

重庆空管分局西南空管局专区航企专区空管

重庆空管分局召开5月法定自查安全管理工作小组准备会

2020-5-31 22:12: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