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航贫论 / 民航贫论:一悲一喜折射的航空医疗救援之尴尬

民航贫论:一悲一喜折射的航空医疗救援之尴尬

    作为一个父亲,每当看到和孩子有关的一些热点新闻,譬如近期的北京幼儿园虐童事件,特约贫论员俺就极其地愤慨。

    而前两天,又发生了一起有关孩子且涉及民航的事件。但这次,更多的则引发了俺的一些思考。

    5月6日,有媒体报道:

    【出生5天婴儿购机票遭拒 赴外地求医不成终去世】

    成都商报:5日晚9点半,成都双流机场,出生5天的豌豆躺在奶奶怀里,奄奄一息。因先天发育异常,豌豆呼吸困难,需做下颚骨牵引手术,却只有南京一家医院能做。不过,航空公司出于安全考虑,拒绝出生14天内的婴儿乘机。后深航方面表示,若家长签订免责协议,且有专业医护人员陪同登机,则可以乘机。但最后医院表示没有医生能陪同,最终错过最后的航班。晚11点,小豌豆停止了心跳。(详情

民航贫论:一悲一喜折射的航空医疗救援之尴尬
(孩子的父亲和奶奶最终没能带着孩子上飞机)

    这条新闻被多家媒体的官方微博转发之后,引发了社会热议。

民航贫论:一悲一喜折射的航空医疗救援之尴尬
(《都市快报》官方微博率先转发该新闻)

    很多人一看这一百多字的微博,就搂不住火了:

  【大贫幕】

    @皮蛋葭:太TMD无语了,哪个航空公司?

    @哈哈的爸爸叫CHRIS:该抵制这样的航空公司!

    @我是拉拉2001: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就不能灵活点吗?一条鲜活的生命啊!

    @周帛W:很明显航空公司害怕孩子在飞机上出事,但是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逃掉吗?因为你们拒载孩子才出事的。ps,我替家属说的

    @小余伏枥:出台修改规定!

    @国栋_医学遗传:以规定推卸责任,推卸人性,这是一种怯懦。

    令人欣慰的是,更多的网友则保持了应有的理智。

    有的认为这事儿真不能喷航空公司:

  【大贫幕】

    @BYSYDr赵磊:如果航空公司让孩子上了飞机,孩子死在了飞机上,这事儿怎么说?

    @sivyer元子:这样的急症上了飞机也会出问题啊,唉。。。

    @金土成:春秋笔法,搞得好像航空公司杀人了一样,成都到南京飞行时间至少2个小时,就算9点半上了飞机11点半才能到南京机场。而且新生儿不能上飞机也是常规吧,总不能让航空公司好心办坏事

    @cc艾清:航空公司的决定很正确,这个居然还有人喷?

    @独立秋岳:说得好像航空公司在刁难/*虽然我也很想黑航空公司*/。我感冒在飞机上都难受的很,让婴儿上了飞机九成九死在飞机上……找个快车赶快往医院赶是真的。

    @Luo-zero:以道德凌驾现实,凌驾科学,这是一种无知。请正确对待航空公司的做法。

    @孙豆尔:记得一次威海飞北京,空姐发现一婴儿是脑瘫患者(家属带其去北京手术),遂劝离他们一家乘机。出于“责任人”的考虑,确实带患儿乘机有很大风险。

    @以西40公里:这个很正常,才出生五天,而且又是呼吸系统的问题。飞机上的急求设备也处理不了一个出生五天小婴儿的呼吸系统重病啊。成人坐飞机,飞机上升下降的时候都能感受到耳压变化,五天的小婴儿怎么能承受?

    @翼尖小翅:每当该讲规定的时候,有些人就开始讲人性;但这些人又都对国外的按章办事推崇备至。依我看,这些人要的不是人性,也不是法律,而是事事都向着他们的便利。一个社会中这样“灵活”的人多了,就造成全社会只有人治而不能法治的结果。 

    据媒体后续报道,成都双流机场医疗救护中心负责人胡卉就此事发表看法称:“航空公司对新生儿的出生天数有要求,是对于新生儿的保护,而不是恶意拒载。”(相关报道

    业内人士这样科普道:

  【大贫幕】

    @FATIII:出于安全考虑,出生未满14天的足月婴儿和未满90天的早产婴儿是不能乘坐飞机的。飞机在飞行中会出现湿度、气压变化,对刚出生的婴儿来说是非常危险的。此外,密闭的空间内的循环空气也对新生儿的免疫系统提出巨大挑战。这名宝宝本身就有呼吸困难的情况下,乘机真的太危险。R.I.P

    但在俺看来,这事儿,争论航空公司“拒载”对不对,没在点儿上。

    不妨听听一些业内人士的声音:

  【大贫幕】

    @航空物语:呼唤通用航空啊!

    @中航工业通飞:通航救援可以发挥作用了。

    早在2011年,就有媒体曾经报道:

    【成都:启用直升机进行空中应急救援不再是梦想】

    天府早报:10月24日19时许,一架白色的轻型直升飞机由大型平板车运载着,缓缓停在龙泉驿星光中路某地。这是四川驼峰通用航空公司订购的3架飞机之一,明天将进行调试。驼峰通航懂事长车天发表示:“如高速公路上发生车祸,有人受重伤,利用直升飞机可很快将伤员送到医院;林业部门空中喷洒农药等,直升机都非常方便。以后我们会跟医院急救中心、高速公路等部门合作。”并称将成立私人飞机会所,“会所还对会员有个要求:当国家需要紧急出动直升飞机救援时,可能会无偿提供自己的飞机,为公益服务。”(详情

民航贫论:一悲一喜折射的航空医疗救援之尴尬

    试想,发生在成都的重病婴儿这起事件,如果有驼峰通航的帮助,会不会挽回小豌豆的生命?

    可是没有如果。

    而不少人联想到了前几天的另一起事件——“4000里一颗心的生命接力”。(详情) 

    当事人的家属、承运心脏供体器官的南航和华彬天星通航、民航业内人士、医院、央视网等各大媒体,共同在微博上完成了一场众人瞩目的微直播。一颗跳动的心脏,在短短的数小时内,从1800公里外的广西桂林“飞”到北京,经过5个小时扣人心弦的手术,终于在一个严重心衰的12岁孩子小包的体内健康跳动。

    俺想起了很久以前看过的一部美国电影《约翰-Q》。

民航贫论:一悲一喜折射的航空医疗救援之尴尬

    这部电影里,丹泽尔?华盛顿主演了一个为儿发狂的父亲约翰。为了拯救濒临垂危急需接受心脏移植手术的儿子,在得不到政府资助又无钱治病的情况下,他不得已劫持了一间急诊室,胁逼医生给儿子换心脏,他甚至愿意以自杀的方式用他的心脏来挽救儿子的生命。最后,正当他要自杀时,好消息传来,有了匹配的心脏,经通航直升机从异地运送过来(电影海报中可见直升机的身影),儿子迈克尔得救了,他也被判刑了。约翰以自己的牢狱之灾 ,换回了儿子的新生命,换得了人们的尊敬。

    然而,和作为艺术创作的这部电影相比,现实中的这两起事件,一起太过残酷,另一起又太过理想化,以至于一些人都不愿意相信。

    有人质疑这个12岁孩子的家庭该有着什么样的背景;有人猜测是营销炒作,如微博大V@北京厨子称这是南航的一次微博营销,不过很快他又发布了一条致歉微博,表示“千里换心事件,被证明是南航早已操办落实,同时利用微博网友热情顺势做了一次公益营销。”

    但是,更多的人是感动和褒扬,尤其是通航所发挥的作用,有目共睹。

  【大贫幕】

    @民航老茶:从首都机场到安贞医院这一段也很关键,@华彬天星通用航空 发挥的作用,也应该表扬一下。

    @三道杠的猫咪:干的漂亮!尽通用航空之本份。

    @海丰通航-王鹏:狂赞,航空救援的典型范例

    @C_plus_:这次事件各界配合得很好,也的确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呼吁趁着这次事件余温尚在,加快空中急救程序标准化和立法流程

    不过,在掌声的背后,也折射出了航空救援目前所处的尴尬局面。

    【直升机爱心接力花费8万 通航企业处境尴尬】

    京华时报:担任此次飞行任务的是华彬天星通航飞行机长曹威介绍:“此次送心接力任务,成本大约在7万到8万之间,这还不包括机场起降费、灯光费等多种费用。首都机场没提出这块费用,这是一个社会公益行为,并不打算找谁要这笔钱,加上目前没有出台相应的收费标准,费用暂由通航自掏腰包。”曹威说,目前政府补贴仍是一项空缺,此前北京有过几次航空转运的商业行为,都是患者自费。在国外,公众只需购买意外航空救援险,当客户出事会派飞机救援,这笔费用由保险公司支付,“而在我国,相关政策还未出台,航空救援还处在一个比较尴尬的局面。”曹威说,虽然国家有应急救援办公室和机构,但是没有一个成型的状态和政策支持,政府也做了很多努力和探索,但作为日常医疗救援体系还没有形成规模。(详情

    如此看来,在当前的处境下,这样的“社会公益行为”只能是特例,而像小豌豆这样的寻常百姓家不可能都有小包家这样的好运气。

    两起事件,悲也好,喜也罢,但愿都能给国家航空医疗救援体系的构建带来有价值的经验和启示。希望不要等太久,小豌豆这样的悲剧不再上演,而小包这样的好事更加喜闻乐见。

    最后,愿小豌豆安息。

    好了,今天就贫到这里吧。民航大小事儿,俺为您臭贫。

    如果您也想过过特约贫论员的瘾,那么非常欢迎!您可以长篇大贫(可以独成一篇贫论),也可以小贫怡情(俺们采用作为贫论之一部分)。来稿请投至:news@ccaonline.cn,主题请注明:民航贫论投稿。

    如果您对本栏目有任何意见和建议,请通过以下方式留言:微博评论、微信留言(格式:留言+您要说的话),或点此在线留言

    免责声明:

    本文汇聚了媒体报道以及网友的智慧言辞和图片,仅出于传递信息的目的,不代表中国民用航空网官方声音。请添加微信ccaonline 或微博@中国民用航空网 与我们就文章内容交流、声明或侵删。

    相关阅读:
    民航贫论:通航产业,您倒是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