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机场”城市将扩容:昆明重庆发布规划,专家称无可厚非

正当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各大民航机场航班数量大减之际,昆明、重庆、天津等城市相继给中国民航注入一针“强心剂”。

3月5日,重庆传出江北国际机场T3B航站楼及第四跑道建设工程预可研报告已经顺利通过评审的消息。重庆将建设第二国际机场的消息也已经在去年底明确。

而就在几天前的2月23日,云南省发改委副主任周民欣在云南省第十五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新建昆明第二国际机场,分流长水机场的省内航线,以发展区域机场群协同效应,形成滇中城市群的航空双枢纽新格局。

这此消息迅速引起民航圈的关注。在此之前,继北京、上海、广州之后,中国“民航第四城”的争夺已经白热化。近几年,成都、昆明、重庆、西安在航空枢纽的规划布局上都有大动作。而重庆、昆明先后宣布将建第二国际机场的消息,无疑将可能打破现有格局。

亦有民航爱好者指出,昆明在长水机场二期还未建设、省内高铁网络不断完善的情况下推出第二机场,规划过于超前。

3月6日,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新经济研究所所长周顺波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中国经济发展速度世界领先,大众的出行需求日益增加,但目前的机场建设往往具有滞后性,而云南作为旅游大省,从长远规划来看,昆明建设第二机场无可厚非。

专家:昆明第二机场规划无可厚非

云南作为旅游大省,旅游资源散落在全省各地,由于高原地理条件的特殊性,陆运交通长期受到限制,因此航空业相对发达,省内丽江、西双版纳、腾冲等偏远市州和省会昆明之间的人员交通很大程度上依赖飞机。据云南网报道,截至2019年10月,云南已建成民用运输机场15个,并形成以昆明长水机场为核心,以丽江、西双版纳等干支线机场为支撑的集成网络体系。

这就意味着,云南省内的大部分民航客流,都要通过昆明长水机场来中转。其中,西双版纳到昆明的航线,长期位居中国境内客流量最大航线前列。

按照云南省发改委副主任周民欣2月23日宣布的最新规划,昆明长水机场将新建东二、西二、西三3条跑道,扩建站坪,新建平滑及相关站坪联络道;新建S2、T2航站楼共85万平方米,T2前综合交通枢纽8万平方米;配套建设相关配套辅助设施,该项目总投资预计将达到864亿元。

民航爱好者在网上关注的一个重点是,统计数据显示,近年来,长水机场年旅客吞吐量增速明显放缓,低于同在西部的成都、重庆、西安、贵阳,2019年客流量为4807万人次,增速仅为2.1%。

在民航爱好者交流社区,网友“user-63d5z6h9”质疑说,长水机场近年增速放缓,扩建后将有5条跑道,年旅客吞吐量1.2亿人次(远期1.4亿),以现在的客流增长情况,昆明近30年都用不到第二机场;并且新建机场需要的资金巨大,可能需要上千亿。更为重要的是,分两个机场运营增加了省内客流转机的难度,不利于机场枢纽的形成,反倒可能将客流推到高铁等地面交通,如云南各市州旅客经昆明转机到省外或国外、省外或国外旅经昆明转机到市州的客流,以后在长水机场直接坐汽车或高铁即可。

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见,网友“wradioman”表示:眼光放长远一些没问题,先做好前期研究,在规划方面提前预留好场地。

对此,周顺波告诉澎湃新闻,中国国内旅游市场在2018、2019年的整体增速有所放缓,国民出国的热情日益高涨,但国内游的市场进入相对饱和状态,再加上云南大力整顿旅游低价团,因此对云南旅游市场造成了一定影响,这是长水机场客流增速放缓的一个重要因素。

周顺波表示,从长远规划来看,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尤其是民航大众化的时代到来以后,大家的旅游等出行越来越多,需求日益增加。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9月9日,中国民航局正式批复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总体规划。长水机场将按照近期2030年旅客吞吐量1.2亿人次,远期(终端)年旅客吞吐量1.4亿人次进行规划。

“如果一个机场达到1亿的吞吐量,机场将难以承受。”周顺波指出,“我国在机场建设方面,其实是滞后的,包括一些发达型城市,往往是在机场饱和之后再建第二机场。因此按照昆明’中远期1.4亿目标’,提前规划建设第二机场无可厚非。”

西部四城的民航枢纽建设“比拼”

在西部,成都、重庆、西安都有着庞大的机场发展规划,谁能成为北上广之后的“民航第四城”,一直是民航爱好者的热点话题。

近年来,重庆、西安均对机场进行改扩建。3月5日,据新华社报道,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备受关注的T3B航站楼及第四跑道建设工程预可研报告已经顺利通过评审。

此前据华龙网2019年11月3日报道,日前,重庆市人民政府、中国民用航空局印发《重庆国际航空枢纽战略规划》,明确到2035年,重庆将成为引领内陆开放的国际航空枢纽。其中,到2030—2035年,重庆新机场建成投用,合理划分江北机场与新机场功能,协同打造重庆国际航空枢纽,支撑内陆开放高地和国际物流枢纽建设。这也明确宣布重庆将建设第二国际机场。该报道中称,在第三跑道和T3A航站楼投用后,江北机场跑道数量和航站楼面积已经位居中西部地区首位。2018年江北机场旅客吞吐量4160万人次,位列全国第9。根据上述《规划》,重庆国际航空枢纽到2025年,实现年旅客吞吐量7500万人次;而到2035年,重庆主城区都市圈机场体系年旅客吞吐量达到1.2亿人次,其中国际及地区航线旅客吞吐量2400万人次。成都双流国际机场2019年客流突破5000万人次,仅次于北京首都、上海浦东和广州白云,排名第四。而成都的第二国际机场——天府国际机场,则已经在紧锣密鼓建设之中。2019年7月20日,成都市政府副秘书长、市东部新城办主任张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成都天府国际机场计划2020年基本建成,并在2021年投入使用。

据张瑛介绍,天府国际机场分为两期,一期建设3条跑道和60万平方米航站楼,满足年旅客吞吐量4000万人次的需求;二期还将新建3条跑道和66万平方米航站楼,满足年旅客吞吐量9000万人次的需求。

西安虽然还未规划第二机场,但2020年1月9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三期扩建工程。该工程按满足2030年旅客吞吐量8300万人次的目标设计,总投资约476亿元,包括新建3条跑道、新建70万平方米的东航站楼等工程。

沿海省份天津也有大动作。据“天津广播”微信公号2月25日报道,日前,民航局正式批复天津滨海国际机场总体规划(2019版),明确将规划建设T3航站楼,新增东二跑道、卫星厅等,按照满足近期2030年旅客吞吐量5500万人次、2035年旅客吞吐量7000万人次的需求进行规划。

跟均被列为“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的重庆、成都、西安等相比,昆明的腹地优势和经济优势较小,商务客流量相对较少。“成都重庆本地的出行人口庞大,拉动了客流,但昆明大多靠外来游客,本地出人的人口处于相对弱势。”周顺波说。

他还提到,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包括昆明、成都、重庆、西安在内,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的洲际航线均大量停航。

“如果一个中心城市,没有几条洲际航线,都觉得说不过去。”周顺波说,国内一些城市为了加强自己的民航地位,争先恐后开通洲际航线,用国内市场赚到的钱去补贴国际航线。

“但是此次疫情带来的冲击很大,对于昆明机场来说,经济的外向程度有没有那么高,疫情之后是否要加大拓展洲际航线,值得重新思考。”周顺波称,当然这不只是昆明的事,甚至是整个中国民航业都要反思的问题,如何做到航线配置最优化,“没有客流,没有市场,是坚持不下去的。”(来源:澎湃新闻网)

新闻新闻推荐航空运输

新冠疫情重创全球航空公司

2020-3-12 9:29:57

机场头条机场

广深机场2月旅客吞吐量降80%,疫情冲击下机场与航司成“命运共同体”

2020-3-12 9:37: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