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要闻 / 广东无人机禁飞令8月起实施,相关细则不明确

广东无人机禁飞令8月起实施,相关细则不明确

距离广东无人机“禁飞令”实施还有不到一周时间,用户申报流程、禁飞区具体涉及区域等相关细则仍未见踪影。

早在6月底,广东省公安厅就发布了《关于加强无人机等“低慢小”航空器安全管理的通告》(下简称《通告》)。飞行高度、飞行时速、雷达反射面低于500米、小于200公里、不足两平方米的飞行器,如无人机、动力伞热气球等,被统称为“低慢小”。

《通告》划定三大类禁飞区域,即:机场净空保护区以及交通工具运行沿线、区域;党政机关、供水供电等重点单位、设施;大型活动场所、广场、公园、景点、学校、医院等人员密集区域。这几乎涵盖了城市中心区绝大部分区域。

“禁飞令”从8月1日开始实施,有效期三年。违反者将根据情节受到不同程度处罚,严重者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通告》同时明确,因现场勘察、施工作业、航空拍摄等工作需要,确需在上述区域飞行无人机,有规定需提前申报批准的,须按规定获得批准后开展作业。

不按规定办理审批手续就上天的无人机,现在被称为“黑飞”。围绕如何治理“黑飞”,颁布管理文件(包括征求意见稿)的还有四川、重庆、郑州、新疆等地。无人机成为监管重点,源于今年以来无人机扰航事件大增。民航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共收到无人机影响航班运行报告44起,较去年同期增加37起。这些不按规定办理审批手续的无人机,除故意“黑飞”的,多数是源于飞手不懂飞行申报流程。

财新记者了解到,目前个人申请飞行计划很难获批,而企业申请者急需详细指引。很多企业并不清楚飞行计划的申报流程,包括向谁申请、所需资料、审批机构所在地等。此外,也并非所有飞行申请都能获批。成都纵横大鹏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销售副总监王朝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能否获批和航线选择、飞手资质、飞机重量等有关。

以成都为例,自4月份成都双流机场爆发多起无人机扰航事件后,当地政府开始严打“黑飞”。当地无人机相关机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严格来说,合法飞行应得到空军、民航总局和飞行区域所属派出所三方同意,每次飞行都要申报,“有的企业只获得了空军批准但没有向派出所打招呼,被群众举报后,无人机就被扣了。后面查明有企业确实向空军办理了手续,但接受派出所问询也浪费了许多时间”。

在广东,申报流程也缺少明确细则。财新记者就“禁飞令”一事咨询广东省公安厅,有关人士建议:应向属地市公安局或区公安分局询问,“他们会了解”。

财新记者再向广州市公安局咨询,相关负责人强调:无人机能否获批,权限在空军,公安管地面。他说:“得先获得空军批准之后,再到地方公安局走备案流程。至于禁飞区涉及的具体范围我们还在调研,目前先按照省厅公布的范围为准”。但该人士并没有具体解释申报如何操作。

“禁飞令”如获严格执行,将对无人机行业产生重大影响。深圳一家无人机驾驶员培训机构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往后每飞一次都要申报,离地飞行就得申报,这非常麻烦”。

广东是无人机大省,正规制造商一直希望通过技术手段迎合监管要求。大疆、亿航无人机等大型厂商都在无人机内部设定禁飞区,避免无人机进入敏感空域。这些企业遇到的困扰是:相关部门不愿意提供设置禁飞区所需的坐标。

深圳市宙心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黄鑫称,在技术上,设置禁飞区并不难,只是需要一些坐标、半径范围之类的数据,“从相关政府部门获取的数据是最权威的,自己寻找坐标点很可能会划不准”。

深圳市大疆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公关总监王帆表示,大疆无人机现依照民航总局5月17日公布的民用机场坐标设定了禁飞区,但对于广东省即将实施的无人机禁飞令,暂不对产品禁飞区做针对性修改。“我们很难在第一时间了解到各个地方的无人机管理规定,行政管理手段细化到具体坐标,也需要一个过程,需要多方努力和协调。”王帆说。(来源: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