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一“翼”:海航A330爱与旅途的记忆


2007年海南航空第一架A330飞机接机仪式

十年,之于历史,如白驹过隙。就如在世界航空发展的漫长史中,它实在不值一提。

十年,对于个人而言,足以让青丝暗生华发,韶华付与流光。一如在海南航空A330机队所有在战斗或曾战斗过的成员,岁月已将他们的人生经历融入到海航“匠心”里。

十年,对于海航A330机队而言,在某种程度上又是静止的,因为十年中它“波澜不惊”,始终安全飞行。同时它又是“波澜壮阔”,见证了世界十年的“风云变幻”及惊心动魄。

十年磨一“翼”,它来自海航人代代传承的匠心精神。因为守其初心,所以始终不变

十年前初次相遇 开启海航宽体机时代

2007年11月15日下午,一架机身喷涂火红“大鹏金翅鸟”标志的海航客机降落在海口美兰国际机场,这是海航引进的首架空客A330-200客机,这架有着36个豪华公务舱座椅的宽体客机的到来,标志着过去以波音737窄体机运行为主的海南航空,拥有了更强跨洋飞行的能力,代表着海南航空宽体机时代的到来。

将海航第一架A330“带”回国内的,是A330机队飞行员单德宝,他还清晰地记得,当时他和另一位机长李双玺一起,从法国图卢兹联手飞到海口,并完成了A330海口到北京的国内首航任务。

首架空客A330-200客机对当时的海航人而言,其实有点难以“驾驭”。对于1992年就进入海航,现任海南航空北京营运基地总监,并且仍服役于A330机队的罗军而言,当时最大的挑战是改装A330机型。罗军说:“A330对海航来说完全是一个崭新的机型,第一没有手册,第二没有检查单,怎样能融为一个标准运行规范也是我们遇到一个难题。”

尽管没有“前车之鉴”,海航A330机队还是在单德宝的带领下,全体成员集思广益,将A330统一规范,统一手册,统一检查单。“A330机队的十年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过来。”罗军表示。

十年安全飞行 “没有奖励就是最好的奖励”

作为现任海航A330机队检查员的李双玺而言,他最不希望的是拿到“安全奖励”,因为这意味着曾经遭遇过飞行险境,“对于飞行员而言,我希望飞行的每一天永远都是风和日丽,没有任何不安全因素,就像一个人一辈子吃饭都轻轻松松,从不被噎住”。

李双玺的飞行信条就是“规规矩矩”,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规矩”是保证飞行安全的重中之重,这也是航空人的第一要务。

十年,尽管在机型设备、飞行技术及操作理念上有一定的变化,但是对安全的责任感却始终如一。“这是对海南航空的一种忠诚感,更是对飞行信念及旅客安全职责的坚守。”单德宝表示。

在海南航空总裁孙剑锋看来,海航每一位员工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有一种安全的责任在里面。“所以这也是能够使A330机队十年零失误的一个根本原因。除了责任之外,还有一种勇敢。”孙剑锋说。

十年间无畏艰险  在枪林弹雨中飞行

世界并非永远风和日丽,在血雨腥风的国际角斗中,厮杀掠夺从未停止。在刘永德看来,执飞A330经历过的特殊任务,比《战狼2》中激烈的画面更为刻骨人心。作为现任A330机队经理,刘永德参与多次机队要客保障及国际航线首航保障工作,而令他最心有余悸的,是参与维和部队在苏丹的包机任务。

直到任务执行的前一天,航路走向及备降机场的方案才定下来,而对于苏丹法希尔机场,除了知道有一条跑道外其余一无所知,没有任何资料。

当飞机进入非洲喀土穆上空之后,突然和法希尔断了信号联系。经验丰富的刘永德并没有慌乱,而是按计划一个点一个点盲发日志报,终于在离机场100海里时联系到了当地的塔台;但却被告知:“看到跑道就落”,这样一个儿戏般的飞行指令再一次考验着刘永德。

“每一个飞行员都知道,飞行落地前必须要有一个程序,但是塔台没有任何程序,我们只能在看到机场后通过目测选择一个最佳的速度和高度,用最短的时间及最适合的转弯速度落地。”刘永德说。

飞机终于平安降落,但让刘永德倒吸一口冷气的是,机场跑道旁边树林间隐藏着一台高射炮,他和机组全体成员曾经处在生与死的边缘。

十年间秉承信念 在温暖与艰险中飞行

我们并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只是生活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家。一部《战狼2》,让我们真切地感受到这个世界可能发生的危险,和祖国保护她的儿女的决心。

海航传承了这份决心。刘永德的同事,现任A330机队深圳中队经理的祝少斌曾先后多次参与撤侨航班任务,在异国他乡,每每看到颠沛流离的同胞,他总能想起那位在利比亚撤侨任务中遇到的那位中年父亲。

等待撤离的侨民大多两手空空,在他们心里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唯一的信念就是早日回到祖国怀抱。那天,人群中一位中年男子喊住了祝少斌,他希望祝少斌能帮他兑换一点欧元,为的是给孩子买一个玩具,这位中年男子是在利比亚打工的中建员工,刚去一个多月就发生了暴乱,在沙漠跑了一星期;看着脏兮兮的中年男子,祝少斌眼睛一酸,他拿出了钱买下玩具,把剩下的钱揣进了中年男子的口袋:“国家把你们接回到北京,有很多细节的问题还要咱们自己解决,拿着钱是个保险。”

与这种同胞温情相对的是,撤侨工作往往面对的是恶劣复杂的国际环境,祝少斌清晰地记得开罗撤侨任务时那惊险的一幕幕。

2011年1月28日早上,当机组到达当地酒店时,骚乱已经开始,下午发展成暴乱,进到酒店以后网络已经完全断了。酒店外喊声震天,暴徒到处在放火,街上浓烟滚滚,并且开始攻击机组入住的酒店。

尽管机组和乘务组在北京航前准备时就已经针对开罗局势做了安全预想,但看到这种场面时还是非常震惊。祝少斌和另一位机长迅速把所有的组员组织到两个房间里面。顶上门,并且男女分开,加强护卫,防止意外。幸运的是,后来埃及部队及时赶到,驱散了暴徒,但是当天仅开罗解放广场就伤亡了三百多人,死神和机组成员擦肩而过。

直到满载滞留中国旅客的飞机从开罗起飞,机组成员一直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望着开罗凌晨两点钟的茫茫夜色,感受着客舱内旅客的泪水和笑脸,回想这几天:惊险与紧张正在过去,荡漾心头更多的是其中的感动与自豪!

“海航能参与国家安排的撤侨任务,是海航的光荣,展现了海航的实力。我们有了这样经历,实际上是更好地传承了海航精神,我们每个人都感到无上的光荣。”祝少斌说。

十年相伴 梦享飞行

在孙剑锋看来,“A330是海航逐梦的一个‘吉祥物’,从最初单德宝和李双玺把它从法国‘带’回祖国时,是第一步小成功;之后我们每一个目标都在提升,先把国际航线开进来,紧接着把整体航线飞起来,后来极地跨越飞起来。之后又承担非常有挑战的国际任务;而能在国家号召下,随时飞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去完成远方的任务,这才是真正成功。”

我们相信,凭借责任、忠诚和勇敢造就的这支十年零失误优秀机队,在今后无数个十年中,将继续与旅客相伴相惜,梦享飞行,也将创造海航更辉煌的未来。


海航总裁孙剑锋、运行副总裁余超杰、北京营运基地总监罗军、新华航空副总裁单德宝与空客330机队在海南航空北京基地海航荣誉大厅合影


海南航空总裁孙剑锋为空客330机队经理刘永德颁发荣誉奖牌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