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春运一线的厦航夫妻档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春运保障里,有不少为春运共同忙碌的“夫妻档”。他们年年只有春运没有年,以一家不圆圆万家团圆,在不同岗位上,共同为春运的平安、有序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在这里,我们一起来看看厦航一线夫妻档的春运,是怎样度过的。

NO.1 李晴&姜继超:春运保障比翼飞

“平安着陆”“安全抵达”“今天落地十分完美”,翻开李晴、姜继超夫妻俩的微信聊天记录,只要有航班任务,都会有类似这样的对话。相互报平安,也是他俩对话当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内容。

李晴和姜继超加入厦航的时间差不多,目前都是副驾驶。昨天执行任务时遇到了什么状况?今天又跟师傅学到了一项什么技术?从事着相同的工作,夫妻俩平时的话题,自然也离不开工作当中的这些点滴。李晴的资历会比妻子深一些,技术上,他可以说是妻子的学长和半个老师。不过,作为女性,姜继超心细的特点,也往往更能把握一些看起来相对不起眼的技术细节,给丈夫以帮助。依靠着这种相互扶持、相互鼓励,夫妻俩不断精进飞行技术,从初出茅庐,到如今日臻成熟。算起来,今年已是他们在一起后,共同保障的第五个春运了。“职业对于我们的要求,就是要抛掉自己想回家过年的思想,保证每次飞行安全,让旅客平平安安回家过年”,说到春运的保障工作,东北姑娘姜继超表情坚毅、话语铿锵。

回忆起这些年的春运保障工作,2017年除夕夜的航班,让姜继超印象最为深刻。“那个航班上,机组8个人,旅客只有1个”,姜继超说,当天的航班是香港-武夷山-厦门,到了第二个航段,仅仅剩下一名旅客。“想起来还挺好玩的,当时我们乘务长跟旅客开玩笑说,‘今天您想喝点什么,吃点什么,随便点,保证让您满意’”。

不过,飞行员情绪不宜随意波动,在这一个小插曲过后,姜继超马上把这个信息抛到脑后,将全部精力都放在驾驶上。“那天已经是晚上八九点了,想到说旅客这么晚才能赶回家里过年,也挺不容易的,别说只有一个旅客了,就算一个旅客也没有,也马虎不得,必须保证起落安妥。”

眼下,李晴和姜继超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在2019年,争取完成机长的升级,这也是他们职业生涯当中,极其关键的时期。而小两口一直能保持积极向上、朝着目标一步一个脚印前进的状态,缺少不了家里人的全力支持。

李晴是福建南平人,姜继超来自黑龙江哈尔滨,小两口自己住在厦门,每当夫妻俩表达对家人关照不够的愧疚时,父母亲总会让他们打消这种念头,逢年过节,从来都是主动配合孩子们来安排团聚的时间。

姜继超的父亲是一名人民警察,同样要在节假日期间坚守岗位。今年春运,他特地打电话叮嘱女儿说,岁末年初,人的思想容易麻痹松懈,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做到安全第一,做到万无一失。

这几年的春节,夫妻俩都是提前将双方父母接到厦门,然后等着什么时候夫妻俩都休息了,再组织一起好好补一顿年夜饭。李晴说,他爸妈常告诉他,不要总想着过年回家,“过年,不一定非要在哪天过,一家人在一起,就是过年。”

NO.2 杨广鑫&赵萌萌:“感谢春运让我们成长”

1月23日,2019年春运进入第三天。凌晨五点,杨广鑫和妻子赵萌萌已赶到候机楼开始早班的准备。这是他们在厦航的第九个春运,从值机员到现在分别担任值机主任和贵宾室值班主任,短短九年,这对相识相爱于厦航的夫妻已从当初的新人变成了各自处室的骨干。这对主任夫妻说,每一步成长都和春运分不开。

“早班有3000名旅客,30多位值机员要在3个半小时内办理完毕,平均一人要处理100多位旅客的手续”,杨广鑫一边放下对讲机一边介绍起工作内容,这份熟练让人很难相信他是个升任值机主任不过两年的“新手”。杨广鑫说,业务的熟练得益于两年前的一次春运。

2016年7月开通的阿姆斯特丹航线是厦航首条洲际航线,2017年的春运也成了厦航首次运营洲际航线的春运。在航线开通初期就是相关值机业务负责人的杨广鑫自然成了这次春运洲际保障的关键。梳理洲际航线相关的证件办理手续、细化服务细节是杨广鑫和团队准备的重点。针对阿姆斯特丹机场较大,中转乘客易迷路的问题,他们特别设计了机场登机口指引卡,帮助中转乘客尽快找到登机口。那年春运,在厦门与阿姆斯特丹的“千里连线”成了杨广鑫最难忘的回忆。经此一役,他也彻底摸透了国际航线的值机业务,成为骨干。

相比丈夫的详实,赵萌萌对工作的描述很简明,从当初的青涩到如今的干练,她认为这种蜕变得益于2015年在澳门的春运保障经验。当时刚调任澳门担任站长的赵萌萌,就在春运前夕撞上一次大延误。4个航班全部因为天气原因无法降落,700多名旅客滞留,赵萌萌一方面积极协调帮助旅客改退签,一方面联系酒店安置旅客。期间,她还借出两件自己的大衣给儿童乘客保暖,最终在一片匆忙中这两件衣服也没能拿回。虽说“小有损失”,但直到现在,她依然认为这些经验让她在贵宾室主任的工作中受益颇多。

作为一线员工,聚少离多是夫妻俩的常态。“她两班倒我五班倒,我们见面就是二乘五,十天一次”,杨广鑫打趣道。而赵萌萌用老夫老妻来形容两人的休闲时间,“待在一起就行,没有特别的活动,主要是陪陪孩子”,她笑着说。两人的孩子出生于2017年,现在一岁零五个月大,由于两人平时上班忙,主要是老人在照顾。每逢春节,这种小聚对一家三口都成为奢望,更多时候,他们是在同一座城市过着各自的新年。

2019年的春运刚刚开始,这对主任夫妻还要继续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杨广鑫想在今年组织个小聚会,把团队里刚入职的外地新员工聚起来过个热闹年。赵萌萌则希望能多陪陪孩子,工作上也要一如既往,她说,一线保障无小事,更加用心才能换来旅客的无忧旅程。

NO.3 林文铮&曹阿香:春运里的一扇门

10公分厚的一扇门,是林文铮和曹阿香夫妻工作所在两个车间的最短距离,一推门一抬眼的距离,两人却往往整日都没法打个照面,这一点,春运期间更尤是如此。

2010年底,厨师工作经验丰富的林文铮进入厦航,负责西点的生产制作。一年后,妻子曹阿香跟随丈夫来到厦航配餐部。就这样,丈夫制作飞机上的西式甜品,妻子就在隔壁的包装车间负责将各式美食打包,分门别类装进餐盒里。虽然夫妻二人车间距离近,然而由于保障压力繁重,二人往往也只有下了班回到家才能见着面。夫妻二人一前一后,将一份份可口航空食品送到旅客手中,这一做就是八年。

林文铮是一名贵宾厨师,从高端舱到经济舱,航班上大小西式点心的制作大多都需经他的手。今年春运,平均每日经他手制作的巧克力松饼、鸡肉汉堡有近2万份,沉重的烤盘上上下下来回搬走,一天下来往往直不起身来。

妻子曹阿香已算是配餐包装流水线上的“老员工”了。包装车间大大小小需要包装的物品达上百种,单经济舱餐食按照航班时段和航段不同,就可分成正餐、点心、清真餐、素食等不同种类。早间包装下午出港航班的餐食,下午包装次日早上的餐食,春运的包装流水线犹如战场,一刻容不得分神,每天站立工作时间打底也是12个小时。

尽管春运工作繁重,林文铮和曹阿香却认为,工作上多苦都不算事,就是家中的两个孩子和老人让二人又内疚又挂心。

小女儿今年刚满两周岁,林文铮还记得,2017年的春节正巧是小女儿满月,然而,由于春运忙,林文铮全天扎身在配餐车间,夜深了才回家,没赶上孩子满月庆祝。“我俩忙起来总不着家,母亲手关节炎厉害,但也忍着痛帮忙将两个孩子拉扯带大,没能多陪陪孩子和母亲,真是很惭愧。”

进公司以来,夫妇二人与家里人共进年夜饭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多的时候,夫妻二人是在岗位上度过大年三十的。即使同在一栋楼上班,由于两人工作用餐时间不同,往往都是各自和班组的同事在食堂解决了年夜饭。

偶尔得空,林文铮也想给家里做几顿大餐,却常常不赶巧。“有时刚买好了菜准备给老婆和孩子做一顿好吃的,手机就响起来,临时增配餐食需要援手,还是要以工作为先。”手头工作忙活完,夜也已经深了,计划的“大餐”常常一拖再拖。

今年年三十,林文铮和曹阿香都是晚班,“今年春运第一天餐食数量就创了新高,可想大年三十又会是忙碌的一天。”他们说,把眼下工作做好,这年才能过得踏实。

NO.4 陈禄生&肖燕红:“看到旅客的笑容,有点想家”

陈禄生和肖燕红夫妻俩,都就职于厦航地服部客舱保障处,并且都是一线的客舱保障员。为了让航班能够以最整洁的环境迎接出行的旅客,他们是名副其实的“客舱美容师”。

2015年,年届三十的陈禄生来到厦航:“结了婚有了孩子,我希望换一份稳定的工作,所以就来了”。半年以后,妻子肖燕红也跟着他的脚步,加入了厦航大家庭。从那时起,夫妻俩一直在同一处室,主要的工作内容,就是客舱的保洁。

今年,是夫妻俩保障的第四个春运,繁忙的航班,给他们的工作增了不少压力,尤其是过站的时候,不仅要提高效率,还要保证质量,一天下来,要比平常多三四架飞机的工作量。“头一两年还有些不适应,现在都习惯了,能扛得下来”,陈禄生说,在排班上,单位很照顾他们,夫妻俩的时间都是错开的,早中晚三班,两个人不会安排同一个班,这样照顾小孩、接送小孩上学都方便。不过,这样一来,夫妻俩有时候想见一面,只能在交接班的时候。

春运期间,看到来来往往的旅客们脸上挂着笑容,陈禄生说,会有点想家。夫妻俩作为新厦门人,已习惯了在厦门过年,母亲也从南平来到厦门帮忙带小孩,但“老家毕竟是老家,亲戚朋友,街坊邻居都在,年味也更浓”。有一年除夕夜,夫妻俩都工作到深夜,孩子在家打来几次电话,问爸妈几点回家,这让他们有些愧疚:“感觉挺对不住孩子的,但是想到我们干的活,是为了保障更多的旅客,能够在干净的客舱里飞往家乡和家人团聚,也挺开心的。”

(文/图 陈邵珣 张玮玲 肖雄)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