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航空局代理副局长卡尔·伯利森:美国下一代航空运输系统的实践

非常感谢!我非常荣幸今天能够来到这里,也非常荣幸代表美国联邦航空局参加这次大会,讲一下我们下一代的航空运输体系,讲一下创新的问题。

我们来到这里,看到我们两国和所有的国家都进入了创新的体系,这就需要我们之间有更多的协作。因为我们现在有划时代的新技术,我们和中国民航局有着一样的使命,包括安全,还有进行双边的合作。如果看未来的话,首先要回顾一下合作伙伴关系,过去40多年中,我们一直在进行协作,自从中美两国之间重新建立了外交关系。我们的工作是在1981年开始,我们的波音747从北京飞到了旧金山,大家想一下1981年,当时一天只有两个航班,现在一天有上百个航班。我们两国在这个领域也有了长足的进展。包括空管,还有航空安全,都是我们合作的非常重要的部分。非常感谢这段时间来中国民航与我们之间的合作,也期待着下一个40年。

有一点非常的确定,各国的航空业模式会有很大的区别,但是安全问题是不变的。我们作为世界上的航空监管部门,我们有各种新的技术,进入了地球上最安全的交通模式。如果考虑一下我们的挑战,我想起来我跟我儿子们之间的对话。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当时在华盛顿有一个暴风雨,我家停电了,当时我让这些孩子看外面的风雨,当时12岁的孩子说:“爸爸,我能不能去外面玩?”我说“不行,你就站在这里看就行了。”我的小儿子坐在我的腿上半天都没有说话,之后,我问他说“你有什么想法?”,小儿子转身看着我说,“是不是说12岁的孩子就是这么死的?”。两个孩子他们看待同样的东西,有不同的、极端相反的想法。他们观点的区别就跟我们航空界大家的观点的区别一样,在面临新技术的时候,例如,越来越多的无人驾驶,有人说这是发展的一个巨大的机会,另一个人会觉得这破坏了我们的安全。我们作为监管者来说,必须能够找到一种良好的监管方式来保障安全。

随着无人机的广泛使用,我们现在有40多万商业的无人机的使用,还有14万多个无人驾驶航空器的许可证的发放,现在只要在我们的智能手机内就可以实现远程控制。空中的士也不是幻想了,很快就会来了,跳上空中的士,就可以跳过所有的拥堵。目前我们已经有了两座的空中的士,现在虽然没有经过认证,但是已经在中国进行了各种展览,在美国、在加拿大也有,还有公司也准备部署这样的车辆了。以前我们只是在科幻小说里才能看到,但是现在已经能够成为现实。看看屏幕,然后选一个目的地,只要按一下,交通器就可以进行安全的空中运输了,然后在地面上可以控制它的安全。在现实中已经出现了。像我这样的监管人员现在会觉得非常的紧张,要对它们进行许可,然后研究怎么能够进一步的通过它来改善传统的空中运输的机会,研究怎么在不同的运输环境下来进行监管。无人机比起有人驾驶的飞机来说,这是巨大的挑战。

我们也可以看到,在新的环境中,我们如何来收集数据、建立起来监管的框架,然后建立起基础设施。我们是用什么样的政策来监管无人机,然后怎么确保它能够像传统的航空一样安全呢?这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任务。大家也知道,我们现在在西弗吉尼亚州已经有了第一个许可,用无人机进行包裹的投递。除此之外,我们也希望能够建立一系列的业务,能够在美国让小型的无人机有更多的应用,包括在夜间的飞行、超视线的飞行等等。所有这些规则都会是基于风险评估的,进一步推动这方面的发展。

另一方面,是如何解决我们面前的挑战。关于波音737MAX问题,我们对于那些罹难者和罹难者的朋友、家属都表示哀悼,现在我们也正在进行进一步的调查。我们成为了航空业的领袖,就是因为我们管理风险、收集数据的能力。我们知道现在做得并不完美,所以希望能够进一步的改善我们的透明性。我们也邀请世界各地的民航专家来到达拉斯,来讨论在这次悲剧之后的应对方式。波音737MAX如果想要重新回到我们的机场,是我们确定它可以安全行驶的时候。

最后,我希望新的用户、新的技术来到我们民航界。我们在各种技术上都有不同的观点,它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的伤害,这种观点的分析是好事。我今天早上也听了大家的发言,有几点非常的关键,是关于技术创新的。

我认为最难的部分是人机之间的互动,还有人类必须要找到一个方法去应对这种新的创新,应对这些新的技术。另外,创新是不会慢下来的。这对于FAA来说,对于其他的民航的监管当局来说也是一样的,是挑战。我们要保护公众安全,同时也要给创新性机会。我们要跟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手拉手,去共同的解决这些挑战。然后不断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相互之间进行学习。

谢谢大家!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