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茄子

    (通讯员 刘瑶 报道)自大学毕业,在南航新疆分公司工作已接近一年时光,身为一名女机务,我感到责任、担当,但身为一名女儿,我却内疚满满。

翻着日历,发现父亲节将至,乡思更是涌上心头,打开淘宝想着该如何给他个惊喜时,脑海里却浮现出了老爸第一次教我做菜的场景。

岁月不饶人,曾经的“小鲜肉”经过时间蹉跎,已然变成了一位“油腻”的中年大叔。像大多数的中年男人,我的老爸也有脱发的困扰,头顶像是打过蜡一样发亮,有一颗圆鼓鼓的啤酒肚,和自己的“小细腿”形成鲜明的对比。

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像往常一样,老爸老妈聚在客厅里看电视,我在自己的房间。突然听到他们都把自己的音调提高了一个度,开始争论,慢慢的愈来愈烈,变成了相互指责。身为“和平化身”的我,怎么能不制止这家庭“小纠纷”?但我一向偏爱老妈,不分青工皂白的就下定结论——老爸气量太小,连女性都不知道让一让。

“家里除了我,连猫都是母的,这么多女的,怎么也不知道让一让我?”爸爸委屈的说到,我不知为什么一下子来了气“那你可以走啊!”。爸爸脸一黑,我的话让他下不了台。他就气冲冲的出了家门,去了单位,一夜都没回来。

我想,他当时是真的伤了心。这是他第一次彻夜未归,我也暗暗自责到,真的是不应该。但是年轻气盛的我,哪里愿意屈身给爸爸打电话言和?

第二天一大早,老爸带了很多菜回到了家,跑到我的房间里,轻声叫我起床,并说今天一定要教我做饭……我心一沉“天呐,老爸会不会昨天被我给气坏了,要真的离开我们?所以现在要让我学会做饭以后给妈妈吃?”。我挪着沉重的步子走到厨房,把身体贴在门边,探着头琢磨着老爸的真实意图。

“过来吧,教你做饭。先从素菜开始,先做一个红烧茄子。”说着便开始从购物袋里抽出长条状的紫茄子,随手夹两个番茄,递给我让我去洗好并切开,并站在一旁监督我的一举一动。“茄子不能像你这样切,你要把他切成菱形,这样不容易烂!”“番茄要剥皮,用热水烫下,这样好剥。”“先下油,油热了再放菜!”……伴随着“刺啦”一声,热油溅到我的手上,烫的我扔下铲子就往爸爸身后钻,他便赶紧接上铲子,开始继续翻炒……

看着这熟练的颠锅动作,我鼻子一酸,这些年来,我、姐姐和老妈进厨房的次数真的是少之又少,是他每天变着花样给我们做饭,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真的是恨不得找到个地缝钻进去……

“老爸,你为啥今天心血来潮的要教我做饭,难道你要离开我们了?”我小心翼翼,一字一句的试探道。“你想啥呢?你这么想让我走啊!”老爸斜眼看着我,嘴角挂着微笑。“那我就不学了,反正老爸一直在,我要一直给老爸‘打下手’……”随手递上盐盒,和老爸会心一笑。

那天我没有学会做红烧茄子,但是我学会了理解爸爸,他爱我们的方式很平常,但这份爱很浓厚……

记得大学毕业那年,自己一意孤行的决定前往距离家乡2350公里的乌鲁木齐工作,家里只有爸爸支持我,只有他知道,虽然外面没有家人的庇护,但是却能让我快速成长,很感谢老爸对我的支持……

回过神来,我慢慢关掉了淘宝,因为我知道,什么礼物都比不上我为他亲自做一道红烧茄子。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