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航新疆机务: 机坪上的冬天

(南航新疆分公司飞机维修基地谭春秋)

最低温度-8°? 比昨天高5°

人们常说新疆不像内地一年四季,这里只有两个季节:冬季和夏季。冬天,,漫长而又寒冷,说句大实话,我不喜欢新疆的冬季,可是它来临时,我却有异样的感觉。清早,去上班时,道路上不时看到从地底冒上来的白气,我知道那是暖气管道通风口排出来的热气,将明未明的时刻还早,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偶尔看着几个人,也都是“全副武装”穿的厚厚实实的,生怕凛冽的寒风冻透了自己。

在繁忙的机场,与候机楼里等着出行的人群的热闹鼎沸并不同的,走在宽广的机坪上,却只能看到飞机弦窗透出来的清冷的光亮,阵阵寒风刮过,带起了作业飘落在机身上的一层薄雪,迎风的舞蹈却没有观众。跑道边上的泥土和杂草早早被积雪覆盖,倒是可以安然的盖着棉被度过这个冷冬。

我是一名机务人,今天我的工作是和同事们一起完成一架E-190飞机吊右发后的试车验证工作,确保万无一失后才能让这架钢铁雄鹰继续展翅翱翔在塞外边陲的天空之上。

新疆地邪?冬季飞机易故障

机坪是一个超大的露天场,夏天,太阳暴晒下机坪的温非常高,甚至能煎鸡蛋;而冬天寒风凛冽气温又会特别低,感觉不到十分钟从里到外能冻透。但对于我们而言,无论天气如何,我们更关注的是手头的工作如何,因为飞机的安全关系到乘客出行安全,来不得半点马虎。其实,对于飞机安全而言,冬季才是飞机最易出现故障和问题的季节,特别是对于发动机而言,寒冷的冬季是油液渗漏的高发季节。这是因为大部分管路都是由封圈来进行密闭的,而封圈的材质是橡胶,橡胶的低温性很差,热胀冷缩的效果也非常明显,这就会导致管路连接不严或密封性差,从而带来了油液的滴、漏、跑、冒,给安全带来很大的隐患。

“地面,机上准备停车。”

“地面收到,准备停车工作,王师傅试车没啥事吧?”

“参数都正常,你带着这波的小兄弟都上飞机暖一暖,我带着另一波人开包皮C涵道检查渗漏,你们准备终检。” 机坪最冷的时候的温度甚至可以达到-20°,在外面监护飞机待上一会儿整个人都会冻的透透的,所以我们经常会规划好三波两拨人分开监护飞机,一来要保障飞机的试车安全,二来冬季的飞机很容易出现各种故障,这样也能保存人员的战斗力应对突发的情况。

难得的一次吊完发试车一点“毛病”都没出,所有人都念叨着今天不用加班就能把飞机交出去。而就在从机头开始进行绕圈终检,再从另一侧绕回机头这么短的一段时间里还是带回来一个“惊喜”——左大翼上应急出口灯不亮。总是听见老师傅们说,新疆地邪,今天终于体会上了。

故障? 初冬徒弟初长成

“师傅们,今天就让我去试一试吧。”发现缺陷故障的小徒弟站在一旁已经跃跃欲试。

“那还不麻溜溜的给我干活去,不要耽误大家下班。”得到应允的小徒弟兴奋的一阵小跑,此时地面能见度已经颇低,道路也湿滑,工具、航材存放地点更是距离故障飞机较远。“你小子干归干,别得意翘尾巴,跟你讲过多少次了,干活要踏实,稳着点,一样样的来!”听了师傅的提点,小徒弟赶紧的稳住了浮起来的脚步,有条不紊学着师傅们平时的样子准备工卡工艺、工具耗材后稳稳地赶回现场,在这样的天气条件下,整个班组没有停歇,没有抱怨,没有退缩,不顾已经透凉的衣服让体温又降了几度,也顾不上打趣对方眉毛胡子上挂着白霜俨然一副圣诞老人的样貌,只是一贯的照着工卡手册的要求一步步地排除着故障。从天色将明未明的清晨到天色开始灰暗的接近傍晚,飞机客舱里的灯光透过弦窗重新照亮了机坪,飞机终于恢复了“健康”体魄。

机坪上的时间有时候就如白驹过隙,排故的过程里几乎没有感觉到时间如何流逝,关注的也从来不是其他,唯有安全二字时刻敲打着每个人,冬天,其实漫长着也温暖着!

南航新疆机务: 机坪上的冬天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