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值班夜随想

此刻,2019年1月1日03:50,新年第一天——跨年值班夜,心中涌现出很多感想。

刚刚又去催吐了,头疼恶心的症状已经断断续续好些天了,从来没有过的恐慌感。连日的疲乏导致近期身体欠佳,心情也较为低落。许是深夜的原因,莫名的,思绪又开始无处安放,内心深处告诉我一定要坚守好自己的岗位,无论有多么艰难都要安耐住。

2018年9月,自从孩儿们顺利步入大学校园开始,身边便开始不乏羡慕之声:真好,这下你可解放了,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随意挥霍了。是的,最初,我也是这么想的,欣欣然开始向往那即将开启的绚丽新生活。然而,生活不是想象。随着陪父母时间的增多,才发现爸妈的状态已变成我精神世界的桎梏。他们的面部表情、外在表现绘制成了我心情的晴雨表,每一个灿烂的笑颜能使我精神爽朗一整天。凭心而论,二老虽然体弱多病,但这么多年来一直很体谅我们,很努力地不给我们添麻烦,甚至还为孩子小时没能帮到我们而心生愧疚。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十八年来,自顾不暇的他们放心不下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孩子。现在的我,已开始感同深受。

客观地说,老妈的身体可以算是被老爸“拖”垮的。奈何伉俪情深,老爸的确诊与孩子的出生前后脚,也已十八年之久,老妈坚持不请保姆,任劳任怨地陪伴照顾他的饮食起居,淳朴如初恋般一直都奉老爸为她的天。帕金森,一个世界性医疗难题。虽然他已使用了目前世界最先进的治疗手段—-双侧植入脑起搏器,但似乎也只是在改变躯体僵直方面效果明显,行动迟缓还是随药物作用起伏不定。如今,随着年龄的增大,各种连锁反应的老年病也开始逐一找上了他们。仅仅一个前列腺问题,就可迫使老爸一宿起夜十余次,每每都得老妈把他从床上拽起来。这对于已七十岁高龄的老妈而言,辛苦程度可想而知。老妈体谅我上夜班的辛苦,一直都以老人睡眠少为由,不忍心让儿女替她值老爸的夜班。而自尊心极强的老爸对自己给老伴儿带来的劳累自责不已,极端思想时甚至有“自杀”的冲动,奈何身体行动受限,才屡屡作罢,让人心疼不已。久病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性情,曾经那个随和、可亲的老爸,因病变得心烦气躁,脾气越来越不好,对老妈开始百般挑剔,忘却了她也早已不再年轻。十八年的守候,老妈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本就比较宅的她,因放心不下老爸,即便是买菜都是匆匆忙忙的往回赶,过起了“与世隔绝”的日子,思想也越来越被囚困,慢慢地,逐渐开始抑郁频发。

还好,我孩儿已长大,让我有了更充裕的时间可以多陪陪他们,闲来无事时,聊一聊奇闻趣事、家长里短,倒也惬意,哪怕只是能让老妈白天睡个安稳好觉,心亦足矣。

不知不觉,时针已指向六点,天开始蒙蒙发亮,起身,长长地伸个懒腰,由衷地对自己说一声:新年快乐!感谢老天的眷顾,给了我如此体谅的爹娘、知心的爱人和两个阳光的孩子,感谢身边的一切!新的一年,我要开心、努力、坚强,伴随2019年初升的太阳,继续做好本职工作,做好家人坚实的后盾,托起新一年新的希望。

来源:河北空管分局(文 李艳)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