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降贵阳,国航重庆杨蕾乘务组为八岁儿童开辟生命通道

(毛竹)2019年1月13号,由国航重庆分公司吴谦机组和杨蕾乘务组执飞的CA4055(银川-珠海-银川)航班,计划行程为银川飞往珠海,而实际的行程却变成了银川-贵阳-珠海。为什么定好的航程会发生临时的变化,降落在了贵阳?是因为CA4055航班上发生了一起突发事件,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13分钟生死急救。

                10:50分,八岁儿童突发晕厥

9:10分,CA4055航班平稳地从银川河东机场起飞。起飞后一个半小时左右,10:50分,乘务员刘倡正在进行正常的客舱巡视,刚走到11排,就看见11排B座的一位女士一边招手一边大声喊:“乘务员,快帮帮我,孩子抽搐了”,刘倡立刻对正在站在后厨房工作的乘务长杨蕾和后舱乘务员使劲挥手,告诉他们客舱里发生了紧急情况,见此情景,郑波和乘务长杨蕾立刻快速冲了过去,只见11排C座的小男孩正在手足抽搐、嘴唇发紫,已经晕厥过去。

孩子的病情就是命令,郑波和杨蕾一边快速开始施救孩子,一边快速向张女士了解到了孩子的相关情况:孩子曾经有过发热后的晕厥病史,而且在登机前孩子也有发烧不舒服的症状。听到这里,杨蕾已经快速的有了自己的初步判断:孩子应该是由发烧引起痉挛和晕厥。

                 11:03分,惊心动魄的13分钟急救

机上遇到这种突发的情况,杨蕾作为乘务长不是第一次遇到,去年7月,她在重庆执飞杭州时,遇到了一位4岁的幼童在航班中高烧晕厥,飞机因此备降到了南昌。那一次,杨蕾乘务组对孩子的施救最后取得了成功。所以乘务长杨蕾和郑波在接到张女士的求助后,立即启动了客舱里的应急预案。杨蕾和郑波负责现场施救,刘倡负责记录相关情况和证言证词,周梦莹监控客舱,邓凯月则负责后厨房,安云芸负责前厨房。

杨蕾首先在郑波施救的同时,进行了紧急的客舱广播,寻找医疗的援助者,但非常不巧,机上广播两次后该航班上并未发现专业的医生和护士,只有一名旅客曾经当过护士,和一名大学学生在辅修医学,他们只能提供一些相关建议,而不能参与现场急救。

“这种晕厥的急救,唤醒时间越短越好,如果晕厥时间过长非常容易造成脑部不可逆的损伤,并可能发生不可控的意外。”杨蕾深知急救的黄金法则,并竭尽所能希望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让孩子苏醒过来。作为乘务长,杨蕾必须要给组员信心,当即决定让组员根据平时培训时所学的急救知识和以往的施救经验,对小男孩进行急救。

由于是冬天,孩子穿的很多,已经浑身烧的厉害。郑波自己动手脱去孩子的厚外套,把孩子平放在客舱地板上,自己半蹲着进行施救。杨蕾让后舱乘务员拿来冰块和毛巾先帮助孩子进行物理降温。与此同时,郑波快速的对男孩实进行掐人中、虎口和塞毛巾于口舌下防止咬舌等多种急救措施,5分钟过去了,小男孩没有任何反应,郑波的头上开始冒出细密的汗水,但掐人中的手却始终坚持紧紧的按压在那里。这时候的每一分钟每一秒钟都过得缓慢无比,10分钟过去了,孩子还是没有反应,由于长时间精神紧绷进行施救,郑波的手似乎已经没有知觉了,同样守护在孩子身边的杨蕾鼓励郑波说:“一定能行,绝对能行,去年我遇到过同样的事情,那个孩子都我们施救了15分钟,才苏醒的,这次也绝对没问题”。郑波在杨蕾的鼓励下,继续反复进行着掐人中、虎口和进行各种施救的尝试。11:03分,在孩子昏厥了13分钟后,在乘务组的坚持施救下,8岁的男孩终于终于睁开了眼睛,苏醒了过来。但是看起来仍然很虚弱,意识也不十分清醒。“整整13分钟,我们一直没有放弃!”杨蕾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当时就一个信念,一定要把小孩救回来。也许以往的急救经验在关键时刻起了作用,让我的心理更强大。”

          11:30分,生命至上的贵阳备降

在整个施救的过程中,杨蕾安排组员及时向机组报告施救的相关情况。虽然男孩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孩子看起来仍旧意识不十分清楚,杨蕾安排乘务员给男孩启用吸氧设备,尽一切可能减少孩子的不适和伤害。但杨蕾还是担心孩子的情况,当时飞机距离珠海的航程还有一个半小时,杨蕾担心孩子在这期间还会发生意外情况,她细心的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机长,机长吴谦在仔细权衡后,11:10分时,决定立刻备降附近的贵阳机场,同时通知地面做好快速接应工作。

11:30分,在决定备降的20分钟后,CA4055航班顺利备降贵阳机场,地面医生立即上机进行了初步的诊断,并将他们带下飞机进行进一步的治疗。旅客下机后,乘务组对客舱进行了局部清舱,从贵阳机场起飞继续前往目的地。

“当时机上的旅客对我们的急救和备降决定给予了很高的认可和全力的支持,机组和乘务组也配合得非常默契,才能成功救助。”杨蕾乘务长谈到这次突发晕厥事件的救助时给予的总结。

    其实,旅客们不知道的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儿童晕厥和航班备降,杨蕾乘务组为此多飞了一个起降,原定的航班因此延误了两个多小时,乘务组在后续的航班中,再次竭尽全力,通过快速抢过站等方法,尽量缩短延误时间,这一天,杨蕾乘务组直到深夜23:50分,才结束航班任务。对于这些付出,杨蕾和组员们都一致表示:“与一条鲜活的生命相比,所有的付出都特别值得。”

��u;>]s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