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怎么较真也不为过

(中国民用航空网 通讯员 李丙如讯)他叫亓(qí)大玮,以前对他的介绍大抵是从他的姓氏开始,因为姓氏比较少见,而且像极了希腊字母π,人称“π哥”、“派派”。但是今天我想说的是他的较真,一份刚开始我认为有点过的较真。

π哥是比我早一年的一名定检维修机务,而我则是一名刚到工段的新人菜鸟。作为一名机务人,给飞机注油润滑是必须掌握的第一课,在我之前,π哥已经干这活一年多了。这机务人的第一课,不仅考验的是一个人的细心,更考验的是一个人的耐心。

“第一次我先带着你注油吧,这活不难,但是容易漏,而且很脏很累,尤其在夏天当你穿上防化服浑身湿透的时候,所以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啊”

π哥一上来就给我来了个下马威,但我既然选择了机务,也就做好了吃苦的准备。看着π哥轻轻松松的完成了整架飞机的润滑,除了有点脏,确实也没觉得有多难,所以对于π哥的这番话也就不以为然。

第二天,我就从π哥的手上接过了注油抢,看似简单的工作,原来也没有那么好干。爬上爬下以及半蹲半挂的姿势,一会儿就浑身湿透,头上,脸上,眼镜上时不时的就会沾上难闻的润滑油,当汗水也开始挤兑自己,往眼睛里钻的时候,一个人的脾气和耐心难免控制不注……

π哥一边唠叨着他丰富的注油经验,一边严肃地说道:“这个叫枢轴,是起落架的作动机构,特别重要,所以这个地方的新油出的有点少”,“这个是后缘襟翼,它的注油点是母点,要用注油抢头怼的正正的,否则出不来油,……”。

疲惫加狼狈的我有点不耐烦了,不高兴地反驳了一句“这个母点我注过了,可就是出不来油,我也没办法”。

“不行,必须得看到有新油冒出”,π哥斩钉截铁地说道。

话语中π哥便从我手中抢过油枪在出油口一顿扒拉,又将之前的旧油擦得干干净净的,最后再将油车的压力上调,果然成功了。后来我明白了,有的注油点之所以堵塞出不来油,很有可能就是前面干这活的人不认真,一次一次的旧油堆积造成的堵塞。

在这之前,也许我还在认为只要很认真的干了,那就不是我的问题。可是经历了这件事后,我发现机务人绝不能给自己找借口,不达目的不罢休,不达标准不收工。仅仅比我早一年上班的π哥,对每一次注油都有着自己的执拗,让人肃然起敬。注油润滑是机务新人的第一课,如果这第一课都想着蒙混过关、敷衍了事,又怎能担起保障他人生命安全的重任?

我想这就是机务人吧,较真是他们的本色,而不让飞机带着任何安全隐患飞上蓝天则是每一位机务人应该坚守的底线。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