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名南航“机务新兵”眼中的旺季

(通讯员 张羞月 拍摄:宿玺)作为一名刚到南航贵州公司机务部门报道不久的“新兵”,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进入如火如荼的旺季,我更按捺不住自己急欲探索的心情,向部门申请——“机坪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由于我在办公室处理行政类工作,所以鲜少有机会到现场。得到许可后,为了观看“完整版”的旺季“机务大片”,我特地跟了个“通宵班”。

8月8日,18:40:停机坪的天还是蔚蓝的,仿佛连通着地平线的云堆积在一起,不时有穿着反光背心的机务人走来走去。他们各自忙碌,有的刚给飞机做完“体检”,有的还没顾上吃饭。

19时,我来到现场办公室,上夜班的同事已经完成了交接班,正聚精会神地开着班前会。工段长不厌其烦地讲解当天夜班的分工与注意事项,顺便对前几天工作进行总结。

20分钟散会后,我和同事们来到206机位,跟着师傅们一起“接飞机”。我像个“好奇宝宝”查看“工卡”、“耳机”等设备,想参透里面的玄机。忽然,听到几位师傅在旁边“谈心”。

“我今早九点才到家,一觉睡到下午四点。”

“是撒,最近旺季工作量大,我也连着上两个夜班了,实在有点难受。再坚持一段时间,旺季过去就好了。”

“昨天天气也不好,来贵阳备降的飞机很多,所以忙到很晚,连机库都还停了一架山航的飞机。”

“你没抓紧时间睡一会?”

“睡不着撒,总想着还有活儿没干完,心里不踏实。”

“是的,我觉得白班还好,有时忙完可以休息一下。夜班基本就是通宵作战。短停、航后、航前、一架一架飞机的做。”

“干久了也挺有成就感的,尤其是碰上排故,当自己蹲在飞机下研究几个小时。终于把飞机修好心里会特高兴。既然做了这份工作,就还是把它做好,干一行爱一行嘛。”

听着他们或朴实、或打趣或自我调侃的话语,看着他们还有血丝的眼睛,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温暖、有些心酸、有些心疼。

飞机到了,乘客们下机后,同事们提轮档、摆锥桶,按着工作流程绕机检查,拿着手电筒。从机身的各个位置观察是否有鸟击。我正好奇那么大的飞机,仅凭肉眼和电筒,怎么可能看到细小的撞击痕迹时,已经有人发现飞机脱落了一小颗螺丝钉。

虽然已是傍晚,但天气依然闷热。短停结束,这架飞机又要马上继续执行航班,一辆抱轮车迅速就位,准备送机。终于,看见飞机慢慢滑走,飞机轰隆隆启动声响起,我知道这不是结束,而是夜班人的开始。

就这样不停的接送,到了8月9日凌晨两点后,机坪终于渐渐安静下来。

此时,大多数飞机都已经归港,飞行员和空乘们也都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酒店休息。机务的同事们又开始做起“航后”——清洁卫生,油液渗漏检查,故障修复。

天上开始飘起了雨,我问同事“你们要不要到廊桥下避一避。”

他们笑着说:“你去吧,别淋着了,这点小雨对我们来说真的不算什么。”

是的,飞机短停时,需要维修人员全程守在机身旁。防止其他人员或危险品靠近。哪怕是突然下起暴雨,他们也不能离开。暴雨季节时,他们哪怕穿着雨衣仍然无法避免浑身湿透。

凌晨3点,做完航后,我和大家回到办公室,却没有一个人在休息,大家正在讨论接下来的工作。我实在是睁不开眼睛了,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过了不知多久,我被人叫醒了,一抬头,已经凌晨5点了。

“我们昨天忙到早上八点多才下班,你再睡下去要着凉了,回去赶快好好休息吧。”我揉着眼睛,听着同事们关切的提醒,他们的“战役”还没打完,我却已没有精力再跟随下去了。

走出停机坪,我站在马路边上等车,天空仍然青黑,但仍有几颗星星正忽明忽暗地挂着,就像机务人在烈日下闪烁的汗珠,就像他们那一双双执着、认真而始终守护飞机安全运行的双眼。

这是南航人在旺季中平凡的一天,这是无数旅客平安出行背后的分分秒秒、日日夜夜。

一名南航“机务新兵”眼中的旺季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