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千里云中歌,四十三载功勋路——南航贵州功勋飞行员“老虎”——孙振鹄挥别蓝天

(通讯员 杨昊然、朱思洁、王晨)2020年10月16日下午14时55分,南航贵州公司机长孙振鹄,驾驶着由北京飞往贵阳的CZ3688——也是他飞行生涯中最后一个航班,平稳地降落在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坪25号位,为自己43年共计2.75万小时的安全飞行画上了圆满句号。

飞行中分享了孙振鹄的“退休蛋糕”,下机前,旅客们纷纷起身鼓掌相送。机舱门口,大家将一枝枝鲜花送到了他的手中。人们仔细的打量着这位目光沧桑、笑容和蔼却眼眶微红的功勋飞行员,透过他的面容,仿佛看到了中国民航发展历程中无数个轮转辛勤的日夜,看到了无数个以汗水和奋斗建起“通黔天路”的身影。

“老虎”的起飞

孙振鹄,中共党员,1960年10月出生,退伍空军,南航贵州公司飞行教员,先后驾驶过轰-5、轰-6、运-7、波音737等八种机型,先后3次获三等功奖章,2018年获得功勋飞行员荣誉奖章,2020年10月光荣退休。

在公司机队里,年轻的飞行员会尊称他为“孙教员”,而稍有资历的飞行员们更多的是叫他的外号——“老虎”。这个外号主要源自他姓名中的“鹄”字,“鹄”和“虎”字发音接近,同时也因为他在飞行中所展现出来的坚定、顽强和严谨,以及像猛虎那样永不服输的战斗精神。

回想起自己的飞行经历,孙振鹄记忆尤新。由于父亲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民航人,曾先后从事并负责上海华东局通讯与江西上饶导航台主建工作,因此,1976年,当得知有飞行学员招生报名消息的孙振鹄,毫不犹豫地投身到了民航事业中。

“年在滑翔运动学校学习了1年,随后1977年转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长春航空第一预备学校进行文化学习、身体锻炼与疾病矫治,正式成为一名飞行学员。1978年5月,我转入空军第一航空飞行学院进行教练机与轰炸机驾驶学习。那时开的是轰-5,苏联人叫它‘伊尔-28’。一直开到1980年5月,我转到空军航空兵某部驾驶轰-6,虽然这个机型性更更好,但学习难度也更大了。”孙振鹄把当时的状态称为“连轴转”:“没有周六和周日,每天都在学习训练,考试也非常严格,大家一心想的就是学有所成,能早日报效祖国。记得有一次,曾被空军政治部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的司令员刘玉堤,对年仅23岁就成为机长的我和战友们说:‘把这么大的飞机交给你们,我很不放心。’”

“所以当时心里就两个想法,一个是一定要好好学,一个是全力以赴完成每一次任务。”为了不负祖国与首长的期望和重托,孙振鹄咬紧牙关,不分昼夜抓紧学习理论知识,努力提升飞行技术。在部队中,他先后因安全飞行1000小时、在雷暴及夜航天气中,成功按指令将飞机操控并安全着陆、在轰炸机和歼击机空中电子激光对抗演习中取得优异成绩等军功,三次被授予三等功荣誉。

说起其中一个“三等功”故事,孙振鹄有些兴奋:“那天,雷暴天气几乎把机场附近空域都覆盖了,我驾驶的飞机又长又大,最大抗侧风标准是每秒15米,而实际情况达到了每秒27米,操作难度非常大,但还是按照要求将飞机安全降落,没有偏离或冲出跑道。当时穿的是飞行短靴,走回休息室后,发现靴子里灌满了雨水。”这只年纪虽轻,却敢拼搏、不服输、不畏惧的“老虎”,已初现锋芒。

老虎”的荣光

1984年,时逢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35周年,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计划在在天安门广场举行1959年以来的第一次国庆阅兵仪式。年轻的孙振鹄作为一名机长,被安排执飞当天的阅兵战斗机。对于36年前的那天,他的印象仍旧十分深刻:“当天的飞行条件极其恶劣,在正常飞行中几乎是不可能遇到的,但我们是军人,一声令下,就必须启动。我们从南苑机场起飞,机场笼罩在厚厚的浓雾中,能见度就是零。当前机划出时,我只看到了一个黑影。但最终还是顺利通过了天安门抵达山西着陆。”孙振鹄将当天完成任务的过程说的轻描淡写,这对于出生在革命家庭同时又是军人的他来说似乎稀松平常,但不难想象,要完成当天的任务,除了扎实过硬的飞行技术、坚定不移的责任使命感以及至高无上的集体荣誉感,还要有必胜的决心。

“当时参加阅兵仪式的还有各国的空军将领,都一致断定这个天气我们飞不了,没想到大家还是圆满完成了飞行任务。当时他们非常惊讶,连声惊叹‘不可思议’。”说完这些,孙振鹄又一次露出了爽朗的笑容,眼睛里闪烁着光芒,从那光芒中,我们仿佛看到了当天响彻天安门广场排山倒海的热情与欢呼。

“老虎”的情怀

1990年9月,在部队推荐下,孙振鹄前往地处贵阳市的贵州省航空公司(南航贵州公司)从事民航客机飞行工作。

“当年全贵航总共才60个人,飞行员算我在内一共6人。那时都说贵州这边条件比较贫困和艰苦,但越是艰苦的地方,就越需要我们。”空军出身的孙振鹄,胸中满溢着建设祖国西南地区空中交通的情怀与使命感,一头扎进了贵州的民航事业建设中。

“1991年起,我们陆续开通了贵阳飞桂林、昆明、长沙、北海、南宁的航班,基本每个月都飞100多小时,天天在飞机上‘泡’着。”靠着勤奋与好学,孙振鹄在短短数月内通过考核,成为运-7机型的机长兼教员。1998年6月28日,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与贵州省政府对贵州省航空公司进行联合重组与重大改革,成立新的“贵州航空有限公司”,开启了“波音客机”时代,开通贵阳往返国内外航线30余条。

1999年国庆节,孙振鹄驾驶着贵航最后一架运-7飞机飞往哈尔滨交付,亲身参与并见证了贵州民航新征程的到来。同时,他也随公司一起“转型升级”,先后成为了一名737波音客机飞行员、机长、机长教员。为贵州旅游、文化、经济、交通发展与脱贫攻坚贡献了自己毕生的青春、才华与力量。

“老虎”的寄语

和许多师父一样,孙振鹄也为自己的“飞行学徒”们倍感骄傲与欣慰:“我是‘1.0版本’的飞行员,像徒弟陈文涛和高义扬这样飞行员,则已经进化成‘2.0’甚至更高版本了,他们‘一说就会、一学就会’,比我强多了,希望他们越飞越好。”退休在即,孙振鹄对于年轻一代飞行员满怀信任、希望与期待。

对于家人,孙振鹄倍感内疚。由于自己多年忙于飞行,爱人王卫红几乎是一人承担起了家中的琐碎事务和老人、子女的陪伴抚育。“退休后准备做‘徐霞客’,带着她一起‘脚踏实地’地去看看曾飞过的城市,领略当地风土人情,走遍祖国的大江南北。”

下机后回到公司,接过爱人送上的鲜花,孙振鹄再次寄语年轻飞行员:“‘活到老学到老’——要有扎实的技术功底、理论知识和正确的飞行心态,团队的协作也至关重要。我们飞行员无论遇到任何困难,都要有坚定的信念,牢记‘三个敬畏’。”

相册上,每一张满载时光的照片里,孙振鹄的笑容都爽朗亲切。让人切身感受到了他投入祖国飞行事业的欢喜和自豪。43年如一日的平安起降、2.75万小时安全飞行的背后,是对祖国、对党、对人民和事业的真诚热爱、辛勤奉献、默默坚守与不变初心。衷心祝愿这位可敬可爱的功勋飞行员退休快乐,身体健康,也愿这只回到地面的“老虎”踏遍他喜爱的万里山河。

航企通讯滚动

常态化疫情防控 飞机依旧是最安全的公共交通方式

2020-10-16 15:44:36

航企通讯滚动

美兰机场运输服务部开展新进摆渡车培训,助力二期顺利投产

2020-10-16 19:51: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