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轩言民:把飞行安全当做科学研究的人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许多人认为飞行是一项职业,而他却在用一生的时间把飞行变为自己的事业。   

第一次见到轩言民时,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带着一幅防蓝光眼镜,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大学教授,而不是飞行员。事实上,他却是一名拥有7种机型驾驶资格,安全飞行已超过13000小时,飞行距离足可绕地球飞行224圈,培养了近百名空军与民航飞行员的资深飞行教员。而除了这些耀眼的履历之外,对轩言民个人来说,更让他感到珍惜与荣耀的则是曾在多家权威民航专业杂志发表的数万字的飞行安全研究成果,与他所创办的“飞行无忧”微信公众号上几十万的文章阅读与转发量。

桃李

轩言民生于山东嘉祥,1990年,年仅18岁的他从大量的同龄人中脱颖而出,考上空军飞行员,进入航校学习。由于身体素质和各方面成绩优异,最终毕业留校,成为了一名空军飞行教员。

在他任职某航校的20年军旅生涯中,每当一批学员下团,他都会与每一名学员面对面的聊天交流,并结合日常的飞行教学情况,了解这名学员的脾气、秉性、能力优劣之处。而在后面的教学过程中,他则会根据每一名学员的自身特点来量身定制、因材施教。力求在培养之初,就让接受训练的学员养成良好的飞行作风和安全理念。在具体的带飞过程中,他更是愿意把自己所掌握的飞行知识与技巧倾囊相授,从一点一滴的操作细节和杆舵时机的掌握上手把手的带学生,以求培养出更多更好的飞行人才。20年中,从他手里培养出的空军飞行员有近百名。曾经有人测算在90年代培养一名轰炸机飞行员的费用约合1吨黄金,如果按这样计算的话,那么可以说在轩言民的手中,他至少为国家和部队贡献了近百吨的金子。而因为他谦逊、和蔼的脾性,他所培养的飞行员中,许多人至今仍与他保持着联络,有机会就会和他通一个电话,或是找机会与他小聚一番,聊飞行也聊生活。轩言民很恋旧,当与这些自己曾经的学生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会产生一种由衷的欣慰感,那种感觉,就像一个父亲参加自己孩子的毕业典礼时的心情一样。

危险

作为一名飞行教员,不但要保证自己安全飞行,更要保证学员和整个机组的安全。他一直牢记并告诫学员“地面苦练,空中精飞”,“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不但要确保发现及时,判断都正确,还要确保处置恰当。学员初次接受高教机训练,难免会在空中由于种种原因,偶尔也会制造这样或者那样的麻烦,对他来说,都是一种挑战。当我问起轩言民在他多年的飞行生涯中有没有过恐惧和危险时,他严肃的说“有过。”

那是还在空军的时候,一次他带学员,驾机执行完训练任务,加入起落航线,正准备进入三转弯时,突然发现控制起落架收放动力的冷气压力表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敏感而对飞机结构熟稔的他立刻意识到起落架的收放动力系统出了问题,“冷气漏光了”,按照特情处置程序要求,他当即放下了起落架操纵手柄,快速放出起落架,此时,再去看气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0”刻度。完成检查单确认起落架已经放到位,立即报告指挥员,按照特情处置预案,低空通场让地面指挥员观察。为确保万无一失,指挥员也立刻通知了场站、机务、消防、医疗等保障单位,做好了起落架放不下着陆的特情准备。100米,飞机轰鸣着通过,指挥员们看清了起落架的位置。尾部的通信射击员也同时看到了众多的消防车、救护车、牵引车停在了跑道边上,拉升后,焦急的报告说“是不是要出大事啊?那么多车,我们能安全落地吗”“没事的,兄弟,我们已经放好起落架了”他不停地安慰着机组成员。此刻,他心理清楚,虽然信号显示起落架已经安全放到位了,不知道上锁固定没有,如果没有固定到位,依然存在风险。再次拉升后,经过指挥员允许,他决定在机场上空盘旋等待消耗油量,减轻着陆重量,确保着陆万无一失。最后经过近一个小时的漫长等待,终于符合着陆要求,他安慰好机组成员,仔细的操纵飞机转向“五边”开始降落。落地后,机务检查发现,飞机的主冷气瓶和应急冷气瓶同时漏光了冷气,这就意味着,再晚上一分钟,飞机的起落架就会因没有气压而无法放出,而应急放起落架系统也会因为没有冷气无法上锁固定,等待他的将是巨大的飞机着陆风险,最好的结果也是:即便是机上成员能过生还,而飞机也会因起落架放不到位降落而受损。

科学

    要保证飞行安全,除了飞行员技术娴熟、判断准确,更深层次的则要依靠科学的飞行安全管理体系和健全的风险预防机制。来到东航后,因为工作能力出色,轩言民从一线飞行中队被调入了东航上海飞行部的安全管理部,从事风险管理工作。在此期间,他利用自己在部队曾经的那些经历,结合民航的飞行工作,开始系统性的研究与飞行安全相关的各种因素关系。从飞行技术到环境天气、从人员驾驶习惯到机组资源管理他都进行了广泛的涉猎与分析。他有着过人的安全风险意识和嗅觉,对其他人发生的不安全事件极为上心,分析原因,结合本单位的实际情况,发布风险警示,及时提醒。期间,他还发表了大量飞行学术论文——《春夏之交的飞行防雷技巧》、《军民合用机场运行风险防范》、《特殊机场冬季运行风险分析》、《冻雾对飞行造成的安全风险与防范》等等,这些极具针对性和实用性的飞行安全论文,被许多权威行业媒体刊发,并获得了业内的认可和好评。而依托自己结合飞行实际深入了解的情况信息,他又参与了东航多个旨在提升飞行安全的系统建设项目之中。从最早的SMS安全管理体系建设,到后来用于评价飞行品质的QAR行为画像系统,再到降低安全风险的MORCS航班运行风险控制系统,再到今天飞行系统安全绩效管理,在这些系统安全建设工作中,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如今,东航的飞行安全管理体系已经逐步健全,管理模式也更科学更系统。安全品质保持了持续平稳,十年滚动飞行事故率为零,处在全球的最好水平线之上。

事业

我曾经问轩言民:对他来说,什么是最高兴的事儿?他有些羞涩的说:如果有人在我所创办“飞行无忧”微信公众号文章下点赞和留言,那就是我最开心的事了!因为我得到了正向的反馈和大家对我所做的安全管理工作的认可。事实上,对于轩言民而言,他已经把飞行当做了一项事业而非职业来做了。在他眼中,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同行们认可,让刚开始飞行的小伙子们多一些安全意识,少犯一些低级错误,就是最大的快乐与欣慰。

平凡的岗位上做好,做细,做精,就是一种不平凡。或许,这是一种许多人都无法理解,而他却乐在其中的感情与体验。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