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滚动 / 南航司献民落马不会是民航反腐句号

南航司献民落马不会是民航反腐句号

1975年进入民航系统,此后40年一路高飞的司献民,终究还是没能平稳降落。

11月4日,司献民被带走。当天19时,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中国南方航空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总经理,中国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司献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2014年11月中纪委第一巡视组进驻南航后,南航内部持续震动,先后有南航公司副总经理陈港、公司运行总监田晓东、总会计师徐杰波、副总经理周岳海等超过50名南航员工被查。

对于司献民被查的原因,中纪委的官方公告中并未提及。消息发布的一周时间里,外界对此多有猜测,引进新机型A380和三大航空公司“重组说”两种说法传播最广。不过,南航吉林分公司员工、持续举报南航内部贪腐问题的孙志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上述两种说法都不可信。

查阅资料不难发现,A380的引进并未发生在司献民任期内。2006年,刘绍勇一手主导了A380的引进工作。而重组之说,从司献民接管南航之时就一直在传言之中,从未被官方证实。

“周岳海他们是司献民一手提拔上去的,怎么可能跟司献民没有关系。”孙志民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早在2006年,孙志明曾在南航内部举报过南航吉林分公司维修造假的问题,随后民航局调查组也曾对此查证,在查证属实的情况下,此事不了了之。

作为中国最大民用航空公司的核心人物,司献民接手南航时,曾被称为历史上最好的时期。经历了老帅颜志卿大刀阔斧的合并改革以及刘绍勇的战略布局,司献民接手时,南航的运营已经趋于稳定。

不过,司献民接手后,南航的成绩并不理想,在中纪委巡视组入驻南航之前,因对南航业绩不满要求调查司献民的声音在网上时有出现。

民航系统腐败,这早已不是秘密。司献民上台以来,南航贪腐风暴频发,多名中高层管理人员被查。

今年10月,2015年中央第二轮专项巡视组对民航局的调查作出反馈,称行业性腐败问题严重。司献民是民航系统反腐落马的第一个航企一把手,业内人士认为,司的落马并不是结束。

小镇青年

河南,司献民在南航的起点。从河南鲁山县下汤镇走出来的小镇青年司献民,在进入民航系统17年后,于1992年进入刚组建的南航河南分公司,此后在南航一路高升。

司献民的公开履历显示,其学历为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高级工商管理硕士,其在民用航空飞行学院的出身鲜有提及。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的前身是创建于1956年的中国民用航空局航空学校,根据公开报道显示,1992年任职南航河南分公司之前,司献民刚从航校毕业。

“退伍以后,因为身体的原因,修过两年汽车。从事政治工作的时间比较长,前后做了18年党务工作,从干事、科长、政务处主任到党委书记,从河南到贵州到广州,又到北方公司。党务工作做的时间比较长一些,到2004年10月份至今才开始做央企领导,就这么简单。”司献民曾如此向媒体描述自己的从业经历。

在司献民的职业生涯中,老家河南是绕不过去的弯。生于斯,长于斯,司献民对河南航空业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司献民当年因组建南航河南分公司的契机进入南航,此后6年,先后担任河南分公司政治处副主任、主任。南航河南分公司曾一度是郑州机场唯一的基地航空公司,并在此后20余年持续推动着河南航空业的发展。

1998年,司献民被调往贵州,担任民航贵州航空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副总经理。履职两年后,司献民回归南方航空。在司献民回归南航这一年,南航与河南省重组“中原航空”,组建了新的南航河南分公司。同一时间,南航与新疆航空、北方航空的合并重组正式启动。

司献民对老家航空业最大的助推来自于其接任南航总经理之后,2011年,南航与河南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2012年9月,南航与河南航空正式签署文件,计划组建南航河南航空。新公司于2013年注册成立,注册资本60亿元,其中河南航空持股40%,南航持股60%。

在南航内部员工看来,司献民曾经主政过的南航河南分公司不论在投资力度、市场占有率以及政府关系等方面,均在南航地方分公司中占有较大优势。而司献民一手提拔的南航高管中,也多有河南分公司的履职经历。

在2014年11月中纪委第一巡视组进入南航后落马的南航高管中,南航公司副总经理陈港,南航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总会计师徐杰波都曾在南航河南分公司任职过。

徐杰波和陈港二人先后均有南航河南分公司的工作经历,一个掌管南航的财务,一个长期工作在南航最具实权的营销部门。“航空公司其他业务都是出钱的,只有营销这部分是回钱的地方,营销的油水最多。”南航吉林分公司员工、持续多年举报南航贪腐问题的孙志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河南分公司在南航内部的地位自不必说,司献民提拔的部下似乎有必要都会在河南分公司历练一番。从河南走出的小镇青年,在国内最大的民航公司一路高升的同时不忘扶持家乡航空业,原本应该是个典型的励志故事,但徐杰波等人连续被查,司与老家河南,除了故乡情结,似乎还多了一层难以明说的关系。

贪腐风暴频发

2014年底以来,南航贪腐案持续发酵,陈港、徐杰波、周岳海等人连续被查,司献民本人最终也难逃落马的命运。而纵观司执掌南航的过程,其本人在2009年上位时也有一批高管因贪腐落马。

2009年的南航,被外界称为史上最好的时期。经过刘绍勇的操盘,南航在这一年成功扭亏。正是在最好的时期,南航爆发了司献民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大范围的贪腐案。

2010年6月,司献民上任仅一年,时任南航总工程师的张和平被带走,同一时期被调查的还有南航重庆公司总裁周英里、南航营销委运力网络部副总江晓中等7人。

在张和平案平息后,2013年,南航再度爆发贪腐案,先后担任南航北方分公司副总经理、南航吉林分公司总经理、南航总部营销委常务副主任的秦国辉,以及先后在南航呼叫中心、南航易网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担任主要领导职务的余思友涉案。

南航内部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南航内部曾流传消息称,秦国辉被调查后,司献民曾找到秦国辉的妻子,告诫其不要乱说话,秦的事情由公司解决。

事实上,秦国辉最终是以自首的形式认罪,他的判决并不算特别严重。根据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在2014年底发布的刑事判决书显示,秦国辉最终被认定在担任南航吉林分公司总经理期间,利用负责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采用虚构支出的手段,套取公司人民币65.62万元,非法占为己有。法院最终判处秦国辉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没收财产十万元。

“秦国辉贪污的钱哪止60多万元,他给孙子办满月酒收到的礼金都不止这么多。”孙志民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秦国辉落网后,其妻子曾拿着名单将收到的礼金逐一退还给南航员工,这在南航吉林分公司是公开的秘密。“都是处级以上干部,级别低的没资格参加,少的3000元,多的最高7万元。”

2014年11月,中纪委第一巡视组入驻南航进行巡视。巡视组进驻一个月后,南航开始持续一年的“地震”。 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南航公司副总经理陈港、公司运行总监田晓东、南航副总经理周岳海,以及南航副总经理、财务总监、总会计师徐杰波先后因涉嫌职务犯罪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高管接连落马,司献民在出席3月份的博鳌论坛时,面对媒体的追问,他表示:“我们那边的事(窝案风波)还没完,没法跟你聊。”

三股贪腐风波,先后以不到两年的时间间隔发生,这在南航员工看来并不意外。孙志民因公开在网上举报南航内部贪腐问题而闻名,2006年,孙志民在南航吉林分公司负责飞机检修工作,因发现吉林分公司维修厂存在大量集中组织伪造飞机维修记录、私自制定维修文件、隐瞒安全隐患的问题,孙向民航局及南航集团举报。在民航局对举报内容查证属实的情况下,孙志民的举报最终不了了之。

2010年夏天,司献民赴南航吉林分公司考察,孙志民当面阐述了自己的举报内容。“他没吱声,就点了下头。”孙志民表示,此后南航纪委曾下发命令处理此事,时任吉林分公司总经理的周岳海一手处理此事,但随着周岳海调任南航总部,此事至今都未能解决。

吊诡的是,在孙志民向司当面举报的同一时间,张和平因同样的维修造假问题被公开调查,同样的问题却是不同的结局。

双面司献民

司献民毕业于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该校被誉为中国民航飞行员的摇篮、中国民航管理干部的“黄埔军校”。前南航总经理、现东航总经理刘绍勇,南航此前涉案被带走的周岳海、司献民等人均毕业于航校。

“民航系统,包括民航局、航空公司的高管,基本上都是从航校出来的,相互之间很多都是师兄弟、同学关系。”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有意思的是,2014年12月以来落马的南航高管中,包括陈港、田晓东、徐杰波、周岳海,四人均修过清华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司献民也不例外。

时代周报查阅资料发现,司献民在2006年赴清华修读工商管理硕士课程,为清华EMBA06F班的学生。司献民所在的班级延续了清华EMBA班政商云集的特点,原杭州市常务副市长、现杭州市商业银行董事长马时雍曾为该班班长。

司献民从清华毕业后半年就接手南航,清华经管学院官网上有一篇2011年对司献民的专访,专访中称司献民的上台是临危受命。文中称,2003年非典后,刚完成重组的南航内部融合、协同、管理难度非常大,司献民形容南航当时的情况是“一国三制”,在这种情况下,司献民从南航北方分公司调任南航股份担任总经理。

“南航之所以能从2004年亏损中走出来,从2005年运营中有所好转,与当时的集团班子和股份班子比较团结、和谐有直接关系,大家的目标就是怎样能够迅速遏制下滑的局面。”司献民表示。

在清华经管学院刊登的专访中,司献民的形象是两次于危机之中拯救南航的实干企业家。而司献民上任4个月后,《中国民航报》刊登了一篇名为《每一步,都看到他积极的一面—印象司献民》的专访。办公室堆放着超过1米高的工作笔记,喜欢临场发挥作演讲,主政南航北方公司人事制度改革时称如果不成功就去跳松花江……这篇专访则将司献民描述为一个温和敦厚、有情怀的航空人的形象。

即使是持续多年举报南航贪腐案的孙志民也坦言,在与司献民唯一的一次接触中,司虽然未对举报内容作任何评价,但“他很诚恳地点了头”。

如此温和又有情怀的企业家形象,若与贪腐案关联,未免有些难堪。

2009年,南航成功扭亏,年净利润3.58亿元。随后2010年利润额达到司献民接手以来的顶峰,年净利润58.05亿元。此后,随着航空业的迅速发展,南航的业绩一路走低。

南航2014年年报显示,在2014年下半年油价大跌的情况下,作为国内运输飞机最多、航线网络最发达、年客运量最大的航空公司,南航在2014年的净利润为17.73亿元,同比下降6.44%。这已是南航连续第四年业绩下降,且是三大航空公司中唯一一家业绩下降的公司。

虽然业绩一路下滑,但南航给高管的薪酬却是三大航空公司中最高的。根据2014年年报显示,南航2014年为高管合计发放薪酬1283.2万元,人均薪酬达96.24万元。而国航高管的人均薪酬为84.81万元,东航高管的薪酬人均61.84万元。

对于司献民上任以后的成绩,投资者多有怨言。在南航股吧等多个网络平台上,均可以看到投资者因南航业绩差要求调查司献民的发言。

据知情人士透露,其实早在今年年初南航高管落马之时就已经有消息称司献民在配合调查,但随后此事不了了之。“还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该知情人士表示。

“近些年民航业发展得快,建机场、购买航材、维修、招飞行员等,这行只要你有一官半职,想拿油水比较容易。”一位民航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正如司献民自己所说,贪腐并不是南航独有,而是“全行业的事情”,作为民航系统落马的首个“一把手”,南航和司献民揭开的或许只是民航系统腐败的冰山一角。

行业之困

今年6-8月,13个中央巡视组对26家单位进行了巡视。10月,中央巡视组对其中11家单位进行情况反馈,民航系统是重灾区。

根据中央巡视组对民航局的巡视反馈,一些部门围绕航线航班时刻搞权力寻租,相关人员利用审批资源收受巨额贿赂,向特定关系航空公司进行利益输送,行业性腐败问题严重;围绕航空经济发展,下属企业与特定关联企业“定向合作”,成立公司“定制推广”专用设备,“内外勾结”形成航材采购腐败“利益链”,蚕食国有资产,造成国有资本管理失控,共生性腐败问题突出。

事实上,在世界范围内,民航系统的毛利率十分有限,特别是作为民航业经营主体的航空公司,毛利率一直徘徊在2%左右。但民航业动辄上亿的航材采购费用、大额进出的维修费用等,给这个行业的贪腐提供了温床。

近10年来,中国民航进入高速发展期。2002年民航业首次体制改革完成行业重组的时候,整个行业累计收入只有1018亿元,利润仅7亿元,整个行业的利润还比不上三大航空公司任何一家的净利润。然而仅10年的时间,2013年民航业的营收达5889.6亿元,利润248亿元。

“行业高速发展,兴建机场,购买航材,每个环节的资金都在增多,也给贪腐留了更多的空间。”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主要问题还是资源分配的不透明,比如航权的配给、航线的时刻等,这些资源的不透明就带来了权力寻租的问题。”中国航空运输协会专家委员綦琦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相关部门如果把民航系统资源配置的规则制定清楚,让资源的配置透明化、阳光化会更合适。“相关部门最重要的应该是监督,而不是分配资源。现在的情况是管理部门在决定资源的走向。然而更重要的其实是规则的制定,以及监督实施。”

綦琦分析,没有量化的标准给了权力寻租空间,归根结底还是体制机制的问题。“为什么相同的问题反复出现,主要还是体制机制的问题。”

“整个行业从上到下问题丛生,司献民肯定不是最后一个。”孙志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