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滚动 / 西南空管局贵阳高空接管突击队生活侧记
航情客户端下载

西南空管局贵阳高空接管突击队生活侧记

中国民用航空网通讯员孙开杰、江浩、庄壮讯:腊月十六傍晚,细雨夹着雪花,贵阳空管分局职工食堂热气腾腾,大伙儿正在包饺子。当肥瘦各异、形状参差的饺子一捏出来,像山西的元宝饺子,山东的三鲜饺子,成都的花边饺子,立刻便引来一阵阵欢笑点评。专程赶来慰问的管制中心党委书记姬克智说:“生活就像包饺子,既要有形有状,也要有滋有味。新的一年,你们要继续‘高看自己一眼’,奋力展现青年突击队的新作为。”

他们是一群“从零开始”的人。这群活泼精干的年轻人,正是西南空管局管制中心派出的十九位管制人员,平均年龄只有29岁。他们大多数来自千里之外的成都,也有的来自新疆、山东等地,在空管发展需要的时候,自愿接受艰苦磨练,担负起接管贵阳高空的重任。

管制岗位向来以规矩严格著称:不管你资历经验有多深,执照时间有多长,任何人到新的工作地点都要重新“见习”,一点一滴地掌握所有操作流程,通过长时间的实战锻炼和考核评估,重获“单独”上岗的资格。廖微、周里等四个人刚来的时候,由于贵阳管制教员数量紧缺,抽不出精力专项培训,他们只能眼瞅着教员们紧张忙碌着,自己却不能分担责任。于是,他们想到了“抢值深夜”的办法,利用夜航较少的时段,主动向本地教员虚心请教,教员们也非常耐心细致地给予现场指点。于是,很快就熟悉了这里复杂的空域环境,全部通过了放单考核。

贵阳空域面积偏小,但是航线结构复杂,管制指挥难度居于全国前列。周宇说,为了早日“放单”,他们的日常生活,基本保持在两条平行线上:一条是从贵阳区域管制中心到单身集体宿舍,另一条是从图书馆到“空管职工之家”。贵阳的图书馆有很多精品图书,职工之家也很温馨,有咖啡饮料和健身器材,他们大多数业余时间都泡在这里,与学习资料为伴,尽力提高自身的能力素质。

蒋星辉在不久前第二届民航岗位技能大赛上夺得管制专业冠军,这位“感觉一周有八天”的民航技术能手,面对贵阳空域的岗位挑战时,颇有些感慨地说:“荣誉的光环已成为过去,管制工作实战来不得半点马虎。在贵阳的这段时间,我把浪费时间的毛病又改掉了不少,每一天过得很充实、有意义。”

他们是一群感情丰富的人。孟坤从事管制工作已经20年了,半年前从青岛航站调到西南空管局管制中心,就立即赴贵阳加入了高空接管工作。他说,西南空管局完成了贵阳高空接管后,自己的目标是回到成都。妻子和两个孩子还在成都等他,相聚的日子不会太遥远。孟坤一再说自己是个“新人”,恰恰是因为“新”,让自己很适应这里的生活,甚至很享受每一天的时光。妻子曾经说,虽然聚少离多,两个孩子家里人带得很好,让他在外面安心工作。毕竟,贵阳工作也是一辈子难得的锻炼机会,团圆的好日子在后面。说到这里,一直带着微笑的孟坤,眼里噙满了泪水。

陈昊飞是青年突击队临时党支部书记,工作八年了,已经是成都区管的业务骨干,也参加过重庆高空接管工作。谈起两岁的女儿,他说:“孩子的依赖性现在还不算强,或许再过两三年,我看着女儿的一举一动,可能就没有勇气离开,到异地单独工作了。我抓住了这个宝贵的时间段,要在一生留下最珍贵的工作记忆。”

廖微和陈昊飞共同担负着这支队伍的管理责任。廖微说,管理队伍像是下一盘棋,这批人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已经成型,既要学习贵阳的长处,又要修正自己的短处。未来成都、贵阳空域融合后,他们将继续守护这片空域的飞行安全。从眼前做起,必须锻造一支久久为功的高标准队伍。

他们是一群追逐梦想的人。《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这本书,把闾翔从江苏吸引到成都,继而建立了“双管制员家庭”,并在2015年底当上爸爸。当时贵阳管制人员急缺,他没有考虑待遇降低,便主动提出申请,成为第一批到贵州空管分局支援工作的管制员。后来,他成为同事中眼中“贵阳通”,在学习生活上帮了很多忙。

贵阳高空接管工作曾经因故推迟,这让喜欢足球运动的王然有些黯然地回到了成都。后来,这项工作重新提上日程。王然在经历了“梦断”的遗憾后,没有计较薪水减少和见习劳累,第二次主动争取来到贵阳。其实,这两位“表情统统写在脸上”的“大男孩”,心里有一个“小坚持”——完整走过贵阳高空接管的全过程。

贵阳空管分局局长张平说,成都和贵阳是一家人,贵阳这片天,未来要靠这批年轻人担起来。他们非常重视这群年轻人,经常组织体育文化活动。由于贵阳空气新鲜,健身效果好,他们当中参加马拉松越野的,竟然有好几位呢。

2018年11月,贵阳高空即将纳为成都高空的一部分,这是继五年前重庆高空回收之后,西南地区又一次的“空域拼图”,航线运行质量和效率会得到明显提升。余可珂有些兴奋地说:“盼望那一天的到来,就好像攀登黔灵山,一步一步越接近山顶,眺望辉煌的时刻似乎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