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航乘务长刘思瑶:初心不改,温暖旅客回家路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如果要评选民航系统中收获掌声与鲜花最多的职业,最终的结果一定会在飞行员和空乘之间角逐。前者“神秘”,后者“光鲜”。刘思瑶就服务于“光鲜”的空乘岗位。

和常年贴在空乘身上“高薪、光鲜、靓丽、免费旅游”的标签不同,这个职业的艰辛远超我们的想象。

“有些旅客经常会问我,为什么一段航班只能看见你们几面,你们在发完餐食之后都在做什么?休息吗?”刘思瑶说。

其实不是。旅客不清楚的是,为保障飞行安全,飞机的起飞和降落阶段都是不允许进行客舱服务的,在一段两个小时的航程中,留给空乘服务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十分钟,在这几十分钟里,他们需要完成餐食服务、特殊旅客服务、客舱安全保障等多重工作,一刻都闲不下来,“节奏就像打仗一样”。

而这种“打仗”一样的节奏,早在航班开始的前一天就已经开始,并且持续一天甚至多天。

航班开始前一天,她们需要一遍一遍的核对闹钟时间、签到时间、航班起落时间、熟悉服务流程;执行航班当天,早班的同事需要凌晨3点多就起床、化妆、整理箱包、参加航班准备会;起飞之前,在有限的时间里,认真清舱,检查应急设备,摆好服务用品,清点餐饮数量,然后以最好的姿态服务每一位旅客;降落后,整理客舱,开航后会议,然后开始准备下一班或者是明天的航班信息……

这种神经高度紧张的工作在春运期间更甚。

春运期间,飞机周转率大,客座率上升,刘思瑶的工作强度也便可想而知。“每天至少四段航程,每个航班上都至少有一百多名的旅客。”而要保证高质量的服务质量,只能投入更多的时间。

每天凌晨4点出门,凌晨1点回家,在刘思瑶的春运工作中已属常态。但在工作中勇敢、镇静、温和的温柔女超人,也有自己的软肋——家庭。

刘思瑶有一个甜蜜的家庭——7岁的儿子,爱她的丈夫和父母。但对事业的全情投入,令刘思瑶很难做到事业与家庭的平衡。

孩子第一次会爬,第一次叫妈妈,第一次自己吃饭……她从没有参与其中,亲眼见证。即便是现在,春运期间,她见到的,也大多是熟睡中的孩子。每次飞行前,亲吻一下孩子熟睡的脸,油然而生的不是甜蜜,而是诸多心酸。

在某一瞬间,刘思瑶也曾想过放弃。但飞行时间越长,她越难割舍对飞行的热爱,那份送旅客安全回家的沉甸甸的责任让她有一种使命感和责任感。“每次航程结束后,旅客带着美好的心情下机,于我们而言,也会有一种成就感和满足感。”

至于对家庭,刘思瑶只能尽力弥补。“在休息时,会全心投入家庭,陪孩子玩耍、陪父母聊天,给孩子买玩具、买书,给父母买衣服……虽然物质的东西很难取代时间的陪伴,但我也希望一些小礼物,能让我的’时常不在’变得不那么伤感。”

鲜花与掌声,是对服务于春运工作的民航人最大的鼓励与慰藉。他们时常说,“这是我的本职”,“这是我的责任”,但是,在万家团圆时刻,牺牲小家的相聚,成全大家的团圆,鲜花与掌声,他们拥有的实至名归。

(文/卢洪雪 图/普丹)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