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爸爸妈妈,今年我不回家过年

中国民用航空网通讯员周亮讯:广州的冬天似乎还想挣扎一下,用力的刮了几场风,便变得有些无力。农历新年即将到来,不觉又想起王安石那首《元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如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看着在风中还在努力干活的新同志,虽有大风,却满头大汗。我找了几瓶水给他们,让他们休息会,借着这晚上难得的空闲,听他们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都说农历新年阖家团圆,可是干机务的能有几个在那天跟家人能够温馨的坐在一块?吃着好久都没吃着的熟悉的味道,陪着家人聊聊天,一起看着春晚,一起倒计时,一起除旧迎新……

可这基本都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中,父亲在过年前夕总是会问一句:“今年回家过年吗?”而我总会满怀愧疚,总想着找个好的措辞,谁知道还没等我开口,父亲就会自问自答:“不回家也好,你们工作特殊,那家里好酒我就留着,等你回来。不过,已经留了很多了,有的都布满了灰尘,有空还是要回来一下的。”

是啊,父亲等我喝这场酒似乎等的够久了,老人家心中终究还是有怨言的。不过为了不让我糟心,父亲还是忍住了,只能在视频的时候,一起举杯、干杯,然后互相开一下以前年轻时从不敢开的玩笑。

“今年过年回不了家,这可是你们第一次不在家过年,难过吗?”思绪回来,我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让气氛一下子就沉默了。

“工作需要,我已经跟家人说了,这几天父母都过来了,给我做了好多好吃的,前几天胃不好,这几天吃了父母做的饭菜,一下子就好了。”2018年的新同志李云云扶了扶眼睛上厚重的眼镜,故作轻松的答道。

“师傅您都几年没回家过年了,我们才第一年,以后会有第二年、第三年,自己慢慢适应吧。况且自己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对得起这份工作本身的责任。春运那么多航班保障,我们人员少,留守在这跟师傅们一起过新年,也挺好。”李夏冰敦厚的脸上透出一丝腼腆的笑容,淳朴的回答却让我很是感动。他们只是刚刚大学毕业的新员工,他们在前一年还在父母的羽翼下被呵护,今年却扛起了跟我们一样大的重担。可他们却都坚持下来了,毫无怨言。

其他几人也都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他们两人的说法。机务的新年就是陪着飞机,让更多的人能够跟家人团聚;能够在忙碌了一年后回到温暖的港湾;能够跟亲朋好友聊聊这一年的机遇,说说这一年的痛楚。

“好了,又有飞机快下来了,大家赶紧干活吧。”心中那么多安慰的话我却一点都说不出来,因为感同身受,更多的是自己突然又想着给父母打个电话。

电话的铃声过后,传来父亲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今天晚班?”

“嗯,今年……”

“我知道,好酒都给你留着,有空就回家看看。”

“飞机落了,我忙了!”

慌乱的挂掉手机,看着慢慢滑进的飞机,我挺直了胸膛,这片土地,也是我现在的自豪跟骄傲啊!

我目光坚定,似乎这个冬天真的已经接近尾声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