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推荐 / 白云机场董事长邱嘉臣:未来拓展中东欧和南美航线

白云机场董事长邱嘉臣:未来拓展中东欧和南美航线

白云机场停机坪

北京2016年的情况,就将是广州白云机场未来五年的情况,所以说为什么要加快建设第二机场?因为一个机场的建设周期至少在5-8年,8年之后,白云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肯定可以达到1亿人次。所以我们说第二机场选址工作要加快。 ———邱嘉臣

南都讯 “枢纽”成为2017年广州市政府工作报告中的关键词,白云机场自然成为这轮助力“枢纽”经济的“主角”之一。2017年1月7日,广州市人大代表、白云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嘉臣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表示,广州大力发展航空枢纽对于白云机场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伴随旅客吞吐量逐年增长,基础设施也要跟上需求。初步计划,白云机场第4、5跑道和第3航站楼于今年上半年报国家发改委立项。未来将拓展中东欧、南美航线,加密北美、非洲和大洋洲航线。

未来拓展中东欧和南美航线

南都: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特别提到了国际航线数量。过去几年,白云机场重点在哪些国际区域布局航点?

邱嘉臣:目前,白云机场有85个国际航点(通航到达的城市),航点布局应该说初具规模。但跟香港比,我们的航点布局还有一些空白点。为此,我们接下来做航线布局,会有相关考虑和规划。

南都:白云机场的航点空白点主要在哪些国际区域?

邱嘉臣:根据规划,到2018年之前,我们每年至少增开10条航线。其中部分航线就是为了弥补我刚才提到的航点空白区,未来将拓展中东欧、南美航线,加密北美、非洲和大洋洲航线。每个航空市场需要有一个培育过程。这个培育过程的前期工作可能投入会非常高。像南美市场,之前我们也找过公司测算,通航后,第一年需要贴补多少钱?可能要2亿元。那我们还要不要培育这个市场?这就像一个小孩一样,从小到大,你培育他肯定需要一段时间。但一旦成熟后,你就可以放手让他自己去成长。所以迈出第一步很重要。

南都:在航线补贴有限的情况下,怎么培育国际航线?

邱嘉臣:所以开拓航线的前期调研工作很重要。比如说珠三角很多客人也会去香港搭乘飞机。那我们就会研究,哪些航线受到多数人群的青睐,然后做出相关分析,结合我们自身的情况,找出哪些航点最值得我们培育。其二,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也反复提到枢纽建设,其实这个概念很强调一个团体的概念,比如机场需要一个基地公司,现在各个一线枢纽也如此,比如上海是东航,北京是国航,广州是南航。因为这些基地公司本身具备和机场共同开拓航线的基础。否则,只靠机场和政府的航线补贴,航线开拓工作也很难开展。

南都:现在各机场之间的国际航线竞争大么?

邱嘉臣:举个例子,我们之前打算开通一条中欧航线,在全国只有三个航权。我们当时都已经和相关航空公司谈好合作,因为广州的市场还是很大的。但后来还是被另外一个机场拿走了。因为这个机场知道拿到这条航线,对这座城市的辐射力有多大。

第二机场可疏散国内客流

南都:今年第二机场再次在政府工作有所体现,从白云机场角度来看,和这座机场的关系如何?

邱嘉臣:广州作为国家中心城市,有它的优势跟基础。但为什么我们还要讲加快建设?因为像北京、成都都在加快第二机场的建设,而且对外宣布2019年投产。2016年,北京旅客吞吐量为9000万人次。回到白云机场,2016年我们的旅客吞吐量已快达到6000万人次。北京2016年的情况,就将是广州白云机场未来五年的情况,所以说为什么要加快建设第二机场?因为一个机场的建设周期至少在5-8年,8年之后,白云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肯定可以达到1亿人次。所以我们说第二机场选址工作要加快。

南都:您认为第二机场可以选在哪里?

邱嘉臣:这是一个需要综合考虑的问题。一个是空域情况,一个是土地情况。另外,就是和白云机场的功能定位要有一些区别。比如哪个机场主飞国际航班,哪个机场主飞国内航班。上海就如此。浦东机场主要是做大型国际枢纽,虹桥机场主要是做国内的精品航线。所以它定位可以不一样。只要两个机场之间有非常便捷快速的换乘、航班的接驳,它就没有问题。

南都:目前白云机场如何拓展自身的基础建设?

邱嘉臣:我们初步计划4、5跑道和第3航站楼在今年上半年报国家发改委立项。这就需要省市政府及相关部门齐心协力一起推。现在第三航站楼还在立项研究当中,目前看,计划明年投产的第二航站楼面积为65万平方米左右,第三航站楼肯定也是几十万平方米的面积,初步估算也要满足2000万到4000万的旅客量。

机场打折营销将呈常态化

南都:您到机场不久,就开展了几次打折营销活动,有人说原来机场也有这么便宜的商品,但也有人说,这是不是一个秀?

邱嘉臣:这不是作秀。我们想扭转大家对白云机场所有商品都很贵的印象。结束几次活动后,我在机场内部开工作总结会议时提出要求,机场的营销应该是制度化、常态化、市场化。所谓的制度化,机场在招商时候,所有合同条款都应该明确,商家也必须同意,包括要求所有商品要同城同价。第二个是常态化,所有重要节假日,推出打折优惠活动。第三是市场化,要用市场的力量,通过市场机制来解决营销成本的问题。所以以后旅客不会觉得“机场怎么做营销了”,这就是一项常态化工作,就是一项服务。

南都:所有商品同城同价?这个想法大概什么时候可以落地?

邱嘉臣:我们的目标是T 2航站楼所有商品同城同价。打造T 2航站楼的标准是一个五星的标准,全球只有五座。T 2航站楼,我们将聘用两名国际化背景专业管理人才。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和国际上优秀的机场如新加坡和仁川机场一样。T 2启用以后,T 1和T 2的商铺整体设计风格也会统一,会进行一个重新的设计,今年下半年我们就会启动相关的工作。到时希望旅客再来到航站楼,会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尝试空域改革或破解一些难题

南都:相比基础建设,现在空域紧张也是白云机场要解决的一个难题吧?

邱嘉臣:空域问题北上广三大区域都很紧张,民航业务发展速度很快。但是国家很重视,各方正通力合作,促进军民航融合发展,相信经过努力,空域问题会得到一定程度缓解。

南都:目前广州怎么去解决这个难题?

邱嘉臣:去年国务院发了一个相关通知后,空域相关管理部门合作的氛围比以前好很多,而且非常积极主动。现在广州也在做一个空域改革试点工作,未来可能会有一些根本上的体制及机制上的创新和发展。

南都:现在国内部分二线机场都有2个以上的航站楼,为此有专家认为白云机场的规划缺少长远的眼光。

邱嘉臣:这个是过去整体体制上存在的问题,不仅仅是白云机场。之前国家发改委也提到这个问题。因为过去项目是按照5年来设计规划的,但机场从设计到投产就差不多要5到8年。所以机场刚建好,它的设计就可能和实际需求有差距了。为此,现在要求是至少按照20年来规划,包括以后的规划发展都要延长一些。

(来源:《南方都市报》 任先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