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头条 / 大疆:永远不会退出中国,西南黑飞没有大疆无人机

大疆:永远不会退出中国,西南黑飞没有大疆无人机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2017年5月23日下午消息,DJI大疆创新今日面向媒体进行公开辟谣,称“退出中国”为断章取义的不实言论,还表示从未考虑过退出中国市场,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DJI大疆创新副总裁邵建伙在某政府相关会议上称,如果黑飞导致的监管对大疆的发展造成超乎预期的影响,大疆将弃守中国市场,将公司搬往国外,将整个业务转移至海外。

不过就在今日,DJI大疆创新副总裁邵建伙现身说法,表示该报道断章取义且并不属实,不过因为相关政府部门内部会议的保密要求,无法作为参会企业无法提供完整详尽的现场记录。

但邵建伙代表DJI大疆创新公开明确表示:DJI大疆创新从未考虑过退出中国市场,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邵建伙表示,作为扎根于中国的企业,大疆的每一步成长都与这片土地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大疆的成功离不开国家改革开放良好的大环境,大疆的成功来自于国家、深圳市政府支持鼓励创新发展的政策扶持,珠三角良好的产业环境以及国内庞大的高科技人才基础。大疆一贯以通过技术实力、产品领先创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为荣,以为中国智造增光添彩为傲,以倡导国内年轻人投身科技创新事业为己任。”

他还披露了大疆创新在中国社会责任承担方面的数据,连续三年共计投入近1.5亿元举办Robomaster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通过创新手段挖掘培养工程技术精英。三年来,通过大赛历练的青年人才近2万人。2017年的大赛正在如火如荼地举办中,报名人数超7000人,覆盖高校204所。

此外,从2006年创立至今,大疆专注于技术的创新鲜少做过广告宣传,更不屑炒作,但并不代表技术专利方面不够“硬”——“2016年,我司申请PCT专利920件,平均每天就有2.5件专利诞生,名列全国前茅。大疆通过埋头耕耘获得了全球民用无人机的70%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智”造的代表。”

邵建伙认为低调和埋头研发不能成为被人误解的原因,他此次郑重表示:埋头做事并不代表我们会纵容外界别有用心的个人或组织歪曲事实、恶意挑拨。对于造谣者,我们将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对于一直以来信任和支持大疆的管理部门和广大用户,我们想再一次表达感谢。

此外,对于目前无人机面临的监管缺失,邵建伙也代表大疆发表了看法,他说:“需要强调的是,大疆从不反对监管,恰恰相反,大疆始终积极支持科学有效监管。大疆从2015年起就不断在各种场合呼吁加强无人机的安全管理,并从企业自身的角度出发,与政府各部门保持良好的沟通,并多次向空管委、民航局、工信部、公安部等管理部门对无人机的管理方法进行汇报和沟通。”

具体方面,他列举称从2015年开始,大疆就配合各管理部门进行了多种管理办法的尝试,比如,配合民航局尝试无人机的适航管理工作、配合公安部进行重大活动的保障工作、配合民航空管部门进行机场的航空安全保障,并在深圳机场、首都机场、三亚机场等地进行试点。

“大疆始终坚持承担企业社会责任,从自身做起,加强企业自律,积极宣传飞行安全知识,提高用户的飞行安全意识。”这位大疆副总裁说。

比如,自第一代精灵产品开始,大疆就在产品中配以详尽的说明书和安全飞行指引,包括不在机场附近和人群密集的地方飞行,并制作了一系列宣传视频。

2014年底,大疆在官网公布了全球各地区的禁飞区域地图,方便用户随时查询。在国内,为保障国家安全,从2015年开始,大疆不惜牺牲自己的市场,主动将北京市六环以内以及其他一些敏感区域设置为永久禁飞区。

为支持管理部门的“行为可记录”、“责任可追溯”等要求,大疆还为北京智宇祥云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开发出无人机安全管理平台,解决无人机运行监视与管理问题,使有需要的管理部门实时掌握无人机的在线飞行情况。

最受关注的黑飞方面。大疆针对违规飞行的无人机,可以获取其起降地理位置、飞行高度、飞行速度、航向等,帮助执法部门落地查人,依法管理、有据可循。

另外,为配合管理部门在要地安全保障,降低保障的技术难度和部署成本,大疆为智宇祥云提供技术支持,开发了无人机侦测设备,并在深圳机场、三亚机场进行了试点部署。

邵建伙称,大疆愿意在民航管理部门的领导下,将这些设备部署到全国的机场,消除利用大疆无人机对机场产生的威胁,保障航空安全。

而且对于近期西南机场黑飞频发的情况,邵建伙表示,从第一代产品开始便在自己所有的飞行器汇总内置了全球6800多个机场的禁飞区数据,并在实际运行中不断改进自身的限飞区技术。

“从2015年开始,大疆在国内就不断和民航局进行沟通,讨论如何完善限飞区的设计以更好地保障航空安全。在与民航局内部沟通的基础上,从2017年3月份开始,大疆推出基于国际国内通用标准的新版机场禁飞区设计,并应用于国内的200多个机场。运行至今以来,进一步保障了航空安全。”

这位大疆副总裁还指出,民航局在5月17日公布了国内155个民用机场的障碍物限制面的数据,和大疆设计的机场限飞区几乎重合。

“大疆已在官网的飞行安全页面内依据民航局公布的数据进行更新,并通过我们自己的各种渠道对用户进行宣传。此外,符合民航局公布数据的软件,我们也会在经过测试之后尽快对外发布。”

(这是武汉机场,拿它来举例,红色区域为大疆的多边形禁飞区/限飞区策略,黑色外框为民航局新公布的规则)

最后,邵建伙直接就成都、重庆等地机场频发的“黑飞”事件发表看法。

他说,大疆已经注意到了无人驾驶飞行器干扰航班运行、威胁航空安全的恶性事情,将无人机行业推向了风口浪尖。作为无人机行业的代表,我们一直配合政府进行相关调查。

“我们了解到的是,在最近成都、重庆发送的事件中,大疆的产品并无涉及其中,干扰成都机场的飞行物是固定翼,干扰重庆机场的飞行物是是固定翼和风筝。”

然而,大疆方面表示无奈的是,民用无人机行业却因此事成为众矢之的,大疆作为行业代表不断地遭受含沙射影、被污名化、妖魔化。

“在此,我们也呼吁广大媒体能够能正确报道相关事件,向公众正确宣传固定翼飞行器和消费级的多旋翼飞行器的区别,提供正确的舆论引导。”

此外,作为成都、重庆事件后续影响的一部分,有些地方出台了一刀切式的扩大化禁飞政策,这虽然有短期遏制事件恶化的初衷,但从有效性和长效性来说,并没有解决问题。

目前无人机行业近年来快速发展,已经成为生产生活的一部分。据大疆统计,去年国内大疆飞机的保有量已达50万以上,一年的飞行量为1400万架次以上。

所以大疆方面认为,一刀切式的管理,一味去“堵”,没有给愿意守法飞行的用户一个释放需求的渠道。大疆呼吁科学管理、疏堵结合,一方面引导99.9%以上的守法的用户,一方面更有效地管理好那0.1%的非合作目标。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得益于技术的快速发展,目前在国内各大电商平台上充斥着大量低成本散件套材,以开源硬件、开源软件为代表,使得制造一台可飞的航空器的门槛变得大大降低。

“不同于正规厂商的产品,这些产品不设电子围栏、可以任意编写航迹规划,产品容易改装、不支持实时监视、飞行性能没有约束,因而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我们建议相关管理部门加强对开源硬件和飞控以及散件套材的管理。”邵建伙称。

此外,他还提醒媒体,有一些厂商基于这类散装套材和开源飞控开发的产品,一味地推出所谓的载重量大、续航时间长的但不考虑安全和监管要求的飞行器产品,他们出于市场销量考虑,在销售时也不对购买者进行任何认证和鉴别,使得这类产品存在巨大的安全和监管的漏洞。

针对性对这类产品,大疆方面的建议是管理部门从源头抓起,做好产品认证,流通管理。(来源:新浪科技  李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