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航家 / 航家文章 / 全球航空枢纽的分布、发展与潜力分析(下)

全球航空枢纽的分布、发展与潜力分析(下)

全球航空枢纽的分布、发展与潜力分析(下篇:全球航空货运枢纽分布特征与中国航空枢纽发展破局)

4.全球航空货运枢纽分布特征
全球航空货运枢纽50强排名中,第一名中国香港机场2016年航空货物吞吐量461.5733万吨,同比增长3.49%。香港是亚太最大的自由贸易港,背靠珠三角中国最大的工业和高科技加工基地,一直雄踞航空货运第一大港的地位。香港航空旅客吞吐量全球排名第8,国际旅客吞吐量全球排名第3,仅次于迪拜和伦敦希斯罗,是亚太区域内名副其实的国际航空枢纽。排名第50的是中国杭州萧山机场,货运吞吐量48.7984万吨,增长14.84%。全球50强年货运吞吐量48万吨的门槛,2017年中国郑州机场就有潜力进入榜单,郑州机场长期执着的航空产业战略功夫不负有心人。
亚太区域(包括中东)23家机场进入全球航空货运枢纽50强,见下图6。

图6 亚太区域航空货运枢纽

亚太区域航空货运枢纽中国香港排名全球第一,中国台湾桃园机场排名全球第11,区域内第6。上海浦东机场2016年货运吞吐量344万吨,增长5.09%,排名全球第3,区域内第2。北京首都机场排名全球第15;广州白云机场排名全球19;深圳宝安机场排名全球24,成都双流机场排名全球43,杭州萧山机场排名全球50。相比较而言,桃园机场超过北京首都机场,香港机场的货运吞吐量超过广州和深圳两家总和的近两倍,同时香港机场货物吞吐量超过上海浦东的30%以上。亚太区域内,中国内地枢纽机场的整体竞争力还是比较弱的。
 中东地区阿联酋迪拜两家机场上榜,迪拜国际机场排名全球第5,迪拜世界中心机场排名全球27;同时阿布扎比机场排名30。迪拜两家机场整体的航空货运吞吐量超过上海浦东。卡塔尔的多哈哈马德机场排名全球17,也领先于广州白云机场。
 东亚的韩国仁川机场排名全球第4,日本东京成田机场排名全球第8,羽田机场排名全球23,大阪关西机场排名全球34。
 东南亚新加坡樟宜机场排名13,泰国曼谷机场排名21,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排名38,印尼雅加达机场排名48。印度新德里机场排名28,孟买机场排名33。
美洲区域17家机场进入全球航空货运枢纽50强,见下图7。

图7 美洲区域航空货运枢纽

美洲航空货运枢纽依然以美国为主。拉美和南美地区只有哥伦比亚的波哥大机场排名39;巴西的圣保罗瓜鲁柳斯机场排名全球47;墨西哥的墨西哥城机场排名49。美国的孟菲斯机场以432万吨的货物吞吐量傲视群雄,全球排名第2。位于美国中部区域孟菲斯机场是全球最大的快递公司联邦快递的总部基地,孟菲斯又是名副其实的航空货运基地。安克雷奇排名全球第6,路易斯维尔排名全球第7,这两个货运枢纽是全球第二大快递公司的联合包裹的主要基地。迈阿密机场排名全球第12,是美国东南部面向拉美的主要国际航空枢纽。美国第二大机场洛杉矶机场排名14,洛杉矶安大略机场排名46。美国第三大商业城市芝加哥奥黑尔排名16。美国第一大都市纽约肯尼迪机场排名22,纽约纽瓦克机场排名37。印第安纳波利斯机场排名26,达拉斯沃斯堡排名35,辛辛那提机场排名36,亚特兰大排名41,奥兰多排名45。

以孟菲斯、安克雷奇和路易斯维尔为代表的由专业化快递公司专业化运营货运航空枢纽的模式在全球范围内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未尝不是中国专业化航空货运机场发展的借鉴模式。联邦快递和联合包裹的货运机队均超过500架,而中国最大快递公司顺丰速递其货运机队才只有40架,不足这两家行业巨头的10%。顺丰控股(002352 SZ)已经完成借壳上市,市值高达2200亿元,远远高于中国三大航市值,但是顺丰的航空货运枢纽基地的建设布局也才刚刚开始。

欧洲区域10家机场进入全球航空货运枢纽50强,见下图8。

图8 欧洲区域航空货运枢纽

 欧洲区域内航空货运枢纽还是经典的四大区域枢纽,法国巴黎戴高乐排名全球第9;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排名全球第10;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排名全球第18;英国伦敦希斯罗机场排名全球第20。另外欧洲工业第一强国还包括莱比锡哈雷机场排名25,科隆波恩机场排名全球第32。欧洲新秀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机场货运相对落后,排名全球29;卢森堡芬德尔机场排名31;比利时列日机场排名全球40;意大利米兰机场排名全球44。

全球航空国际货运枢纽20强排名见下图9。

图9 全球国际航空货运枢纽20强

在全球国际航空货运枢纽排名中,中国香港机场鹤立鸡群,以国际航空货运吞吐量452万吨排名全球第一。中国上海浦东机场以国际货运吞吐量252万吨排名第4,落后于仁川机场和迪拜机场。中国台湾桃园机场排名第6。中国北京首都机场和广州白云机场没有进入榜单。香港机场的国际货运吞吐量大约超出上海浦东的两倍。在全球和亚太区域范围内,中国国际航空货运枢纽的差距还很大,未来中国国际航空货运枢纽建设和发展的路还很长。

5.中国航空枢纽发展之破局

中美是全球范围内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两旺的航空大国。中国民航产业规模仅次于美国,全球排名第二。美国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和技术能力一直雄踞全球航空产业榜首,中国则借改革开放之力一直努力追赶中。十年前,中美航空运输规模差距是三十年;当前,中国的航空运输规模相对于美国20年前的水平。未来十年中国航空运输规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航空大国可以预期。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最新预测,2023年左右中国民航运输总周转量会超越美国引领全球。中国民航的超越之路不可能理所当然一蹴而就,必须全面统筹规划才能系统领先超越,必须需求保障和供给支撑统一结合,必须规模运营和结构效率协调一致,必须发展培育并具备区域范围内全球市场竞争力。

5.1科学规划补足机场覆盖规模的短板

美国一直雄踞全球民航产业龙头,自1980年代起,就已经拥有民用商业机场540余个。而中国2016年底民用商业机场218个,不足美国的一半。2016年美国客运机场50强旅客吞吐量14.22亿人次,千万级机场39个;而中国客运50强机场旅客吞吐量只有9.63亿人次,千万级机场只有28个。2016年美国货运机场50强货运吞吐量2721万吨,年货运吞吐量100万吨级别机场7个,10万吨以上级别机场35个;而中国货运机场50强货运吞吐量1485.43万吨,年货运吞吐量100万吨级别机场4个,10万吨以上级别机场26个。

2017年2月国家发改委和民航局联合发布的《全国民用运输机场布局规划》提出的中国机场规划建设发展目标为:2020年,运输机场数量达260个左右,北京新机场、成都新机场等一批重大项目将建成投产,枢纽机场设施能力进一步提升,一批支线机场投入使用。2025年,建成覆盖广泛、分布合理、功能完善、集约环保的现代化机场体系,形成3大世界级机场群、10个国际枢纽、29个区域枢纽。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世界级机场群形成并快速发展,北京、上海、广州机场国际枢纽竞争力明显加强,成都、昆明、深圳、重庆、西安、乌鲁木齐、哈尔滨等国际枢纽作用显著增强,航空运输服务覆盖面进一步扩大。展望2030年,机场布局进一步完善,覆盖面进一步扩大,服务水平持续提升。《全国民用运输机场布局规划》提出的目标虽然能够改善中国机场基础建设的不足,但是基于中国民航业务量继续稳健成长的支撑方面,无论数量和大型枢纽容量方面都显得保守和制约,更何况机场建设和业务量发展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来培育。

中国年旅客吞吐量超过100万的机场只有77家,95%以上的中小机场依然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年前机场属地化改革,将机场经营的压力转移到地方政府,并没有解决中小机场建设融资、业务发展的根本问题。针对机场基础设施建设,在区域经济均衡发展、交通基础设施投融资渠道开放、普遍性联通服务以及业务发展补贴和扶持政策等方面需要有所作为。地方政府建设以机场为核心的区域现代综合交通枢纽,在区域旅游、商务、生存竞争力等方面都需要解放思想创新理念、系统规划全面进步。

5.2全面发展专业化协同分工国际航空枢纽

未来中国全面超越美国成为全球名副其实民航大国和民航强国,伴随中国民众平均享受航空服务水平接近和超越世界水平,中国航空枢纽必须形成多元化专业化分工协作的机场群,既包括国内和国际服务的专业化分工,又包括干线和支线的层级分工,还包括客货运综合、以及客运和货运专业化分工运营的立体枢纽业态布局。

中国的航空枢纽建设已经在国际市场暂露头角,北京首都机场旅客吞吐量全球排名第二,上海浦东机场货运吞吐量全球排名第三。但是中国的国际航空客运枢纽在全球范围地位尴尬,在亚太区域范围内也全面落后周边机场,这与中国对外开放引领世界全球化的追求和身份不符。中国的国际航空货运枢纽即使长三角浦东机场一枝独秀,但是依然落后于中东的迪拜,东部邻居仁川以及香港,同时中国的孟菲斯、安克雷奇、路易斯维尔尚未看到发展布局的踪影。这与中国全球第一大贸易大国、中国全球第一大快递大国、中国全球高科技世界工厂的地位不符。北上广之外的国际航空枢纽建设无论航线网络连通性还是国际化能力和水平更是任重道远。

中国专业化机场群发展和多元层次枢纽机场建设,同样需要航空产业以及关联物流、旅游、金融贸易、商务的全面进步协同,以及政治的稳定和技术的领先和开放。

5.3技术创新全面提速运营保障能力 安全生产和准点运营是民航产业继续健康发展的底线。当前中国民航安全飞机记录创历史记录和全球记录,但是安全隐患事故依然层出不穷,尤其是人为因素的安全隐患事故。“对安全隐患的零容忍”全面贯彻实施依然需要严格要求、常抓不懈。航班正常近年来成为全社会诟病的顽疾,民航局在规范管理、信息公开、奖惩处罚方面不断进步,同时因为机场和航空公司主体行业因素在不断改善和进步,但是相对国际标准以及旅客延误感受方面依然需要不断健全和完善。

照单一机场繁忙程度的飞机起降架次统计,美国大型枢纽全面领先全球,全球最繁忙机场20家中美国占10家,年起降架次接近45万次以上。其中亚特兰大和芝加哥奥黑尔2016年飞机起降架次接近90万架次(历史记录超过100万次),而中国北京首都机场2016年起降架次只有60万次,浦东机场年起降架次只有48万次。伦敦希斯罗机场两条跑道年起降架次47.5万次,旅客吞吐量7572万人次,货物吞吐量164万吨。这里的运营能力和效率都需要中国大型枢纽机场认真学习和借鉴。

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虚拟现实以及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已经让工业设施机场枢纽越来越具备智慧生态功能,同时改善飞行运营管理、空域规划协调、旅客货物运输服务的业务流程以及运行效率满意度。在新技术创新应用的门口,中国机场的机会发展均等,唯有视野开阔创新实践就一定会收获满满。昆明机场与飞友科技“长水常准”成功案例就是明证。

对于航空运输两大主体航空公司和机场来说,航空公司的机队扩张航线网络发展相对容易一些,而作为交通枢纽机场的承载能力的发展培育则需要建设周期、运营培育周期和发展周期的约束。中国机场群的规划建设、中国国际航空枢纽的发展成长,越来越成为制约中国民航持续成长发展的瓶颈。突破瓶颈需要开放视野看清目标,更需要运筹帷幄大胆创新与实践。(航家作者:赵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