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头条 / 华夏航空背着38亿负债玩飞机,靠政府机构赚钱

华夏航空背着38亿负债玩飞机,靠政府机构赚钱

当国内各大航空企业扎堆干线航运市场,华夏航空一头埋进支线航空市场里,10年来练了一身“肌肉”,最近出现在IPO名单里,意图成为A股首支“支线航空股”。

上世纪80年代初期,胡晓军还在湖南机床厂做助理工程师,可能远没有想到30多年后,自己能干上买飞机搞客运的生意。

不过,今天给大家讲这个故事来“励志”有点为时尚早,因为快速扩张的华夏航空,不仅面临债务高企和多宗劳务纠纷等,还要面对干线航空企业以及幸福航空、北部湾航空这些支线航运企业的夹击。

能在航运市场大战中出生且活下来,华夏航空董事长胡晓军应该是受益于首都机场集团自2002年开始的扩张之路,期间首都机场集团大量收购国内地方机场。

在华夏航空注册地贵阳,此前首都机场集团与贵州机场集团重组,后者成为前者的全资子公司,后来,首都机场又购买重庆的机场,今天成为华夏航空主运营基地。

1999年-2005年,胡晓军就职于首都机场集团控股子公司——北京博维航空设施管理有限公司,做了5年高管。

带息负债31亿元

二三四线城市的航空市场,航程基本在800公里左右,这种生意干线航企不屑于做,新设立的航企很难做,市场潜力巨大,但要吃这只“螃蟹”,非得沉住气扛住债务压力。

华夏航空做了10年,去年营收做到25.51亿元,但负债率(合并报表)升至77.31%,高于当年国内同业上市公司64.51%的平均值。

华夏航空招股书显示,到今年上半年,其债务规模已经达到38亿元,其中带息负债31亿元。

为此,华夏航空每年要支出大量财务成本来维持企业运转。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华夏航空支出总利息分别为5937.58万元、6926.10万元和7376.73万元和5907.74万元。

随着公司规模扩张,对营运资金和飞机数量需求增加,公司不断通过银行贷款和融资租赁等方式获取资金和增加飞机数量。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2014年至2016年,华夏航空负债总额分别较上一年末增加约1.10亿元、4.56亿元和8.17亿元,分别增长7.60%、29.43%和40.71%。到了今年6月末,公司负债总额较2016年末增加9.91亿元,增幅35.09%。

截至2017年6月30日,公司负债总额为38.1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11.21亿元,非流动负债为26.94亿元。

从应付款项来看,华夏航空主要的应付款为租赁款、企业借款以及退租检修储备金。

从2014年至2017年6月末,公司长期应付款余额分别为8.90亿元、12.66亿元、16.14亿元和22.85亿元,占比负债总额分别为57.41%、63.10%、57.16%及59.90%。

还有一笔5年前的借款至今没有还完。

2012年8月17日,华夏航空与贵州省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借款合同》借款6000万元,截至今年6月末,还有4500万元没有偿还,已全部转入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

合并报表显示,今年6月末,公司负债率已经至79.52%。

华夏航空靠什么赚钱?

前面说华夏航空资产负债率这么高,那么这家公司靠什么赚钱呢?

较之干线航空,支线航空有他的特殊性,在于这些支线航空覆盖的区域,地方政府或地方机场这些机构客户,为了引来商流、客流,会向航空公司购买运力,这也成为华夏航空营收中相当重要的收入来源。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从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末,机构客户运力购买业务收入分别占主营业务收入的39.84%、35.67%、35.68%和39.35%。

在今年上半年末,华夏航空执飞的82条航线中,有80条航线与机构客户签订运力购买协议。

斑马消费还发现,在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均为地方政府或机场。

今年上半年,华夏航空前五大客户分别是:铜仁市人民政府、西部机场集团天水机场有限公司、黔西南兴义民航有限责任公司、内蒙古兴安盟以及固原市人民政府,合计购买耗资1.92亿元,占比当期公司营收的12.51%。其中铜仁市政府耗资5204.69万元。

可以说,机构运力购买模式保证了公司的盈利能力,使公司毛利率和单位毛利保持在较高水平。

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4.62%、28.94%、25.72%及23.67%。

华夏航空的单位毛利(每可用座位公里的金额),更是让国内所有同行眼红。

2014年至2016年,公司主营业务的单位毛利分别为每可用座公里0.21元、0.20元、0.18元,同业上市公司平均值只有0.07至0.09元。

也别只看单位毛利,聚拢起来可是不少钱,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末,华夏航空营收分别实现12.87亿元、17.92亿元、25.51亿元和15.34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1.26亿元、2.43亿元、3.15亿元和1.67亿元。

飞行员机长

1年涉诉8起,1月被罚6次

企业发展大了,有诉讼挺正常,但是短时间集中发生多起诉讼,就让人十分关注了。

作为一家年轻的支线航空企业,华夏航空1年时间内集中发生8起诉讼,而且多为劳动者个人提起诉讼。

斑马消费发现,这8起诉讼中,至少涉及4名疑似飞行员劳动纠纷,这些并非简单的劳资纠纷,而是个人要求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并且要求“出具航空人员安保评价,并将相关档案移交民航西南局”。

从2016年7月到今年8月,上述8起诉讼,要么和解,要么还没有完结。

其中4起涉及拖欠工资和年终奖较多,最高的拖欠工资10万元,应该是“航空人员”,大多和解完成。还有拖欠飞行训练中心游某13万多工资,最后在法院判决下才予以支付。

除了与员工的劳资纠纷,华夏航空在36个月内还有7项行政处罚。

在这些行政处罚中,有6项集中在2016年11月,这一个月里,除了涉及“未按规定保存、报送开具发票的数据”被罚500元外,另外5项涉及年检、适航指令超期以及采购安装使用过的航材未按规定报批等,其中适航指令超期以及维修项目超期分别被罚2万元。(来源:斑马消费 沈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