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头条 / 兰世立沉浮:从草莽首富到通缉犯的隐秘往事
航情客户端下载

兰世立沉浮:从草莽首富到通缉犯的隐秘往事

  • 兰世立胆子大、从不按常理出牌、总是剑走偏锋、成功与破产只在一线之间;他和东星奉行的规则是:保持两条腿走路,口里吃着碗里的,眼睛看着锅里的,心里想着筐里的。
  • 2009年,东星集团资金链彻底断裂,后武汉市中院以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处兰世立有期徒刑4年。从“买飞机”走上人生巅峰到破产入狱,牟其中用了10年;兰世立只用了1021天。
  • 兰世立出狱后想东山再起,但逐渐被遗忘,直到2017年11月15日,他戏剧化地返场,悲情控诉新疆麦趣尔的李氏兄弟;一天后剧情反转,兰世立才是在红色通缉令上的人。

51岁的兰世立,人生以2009年为界,被划为截然不同的两个部分。

2009年之前,他是湖北“闯王”、“湖北首富”、“中国民营航空第一人”;2009年之后,他是阶下囚、是偷渡犯、是微博上绝望发声的民营企业家、是政府和商业伙伴怒斥的“骗子”,如今还是登上“红色通缉令”的逃犯。

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像他那样,集中体现90年代初起家的一批草根企业家的特征:胆子大、韧性足、从来不按常理出牌、总是剑走偏锋、总是以小博大、成功与破产只在一线之间。

据说在他还风光的时候,曾经和王石一起探望过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服刑的牟其中,据说牟其中听完兰世立的发家史之后,表情复杂,一时说不出话来。

三年后,兰世立进入武汉市第二看守所服刑,他住在一楼,牟其中住在二楼。

兰世立说自己是王石的朋友,他服刑期间,王石曾经去探望他并且告诉他说:“我是代表中国企业家这个群体来看你的……你的命运就是我们的命运。”但另一位资金链数度紧张的“商界狂人”严介和则曾在兰世立入狱后评价说:“我五年之前就猜到他的结局了!”

“犹如盘龙困鸟窝”

1991年6月5日,兰世立拥有了自己有生以来第一个生日蛋糕,看到朋友们唱起生日快乐歌,他激动的泪流满面。那一天,这名25岁的武汉市公务员决心下海做一番事业,改变自己的命运。他给自己的公司名为“东星”,意为“东方之星”。

18年后,兰世立尚能回忆起当年的雄心壮志:“我不仅要创办自己的公司,还要把公司开到世界各地,让东星的旗帜飘扬在世界每个角落。”

东星电子率先从深圳购入电脑零配件并售卖廉价组装机,迅速发展成为武汉市前几大计算机销售商之一;随后,头脑灵活的兰世立又开了在武汉风靡一时的高端餐饮酒楼“东宫”、“西宫”。

1995年,国家明令禁止公款吃喝,“东宫”、“西宫”生意一落千丈;深圳严查电子零配件走私则给东星的电脑生意带来毁灭性打击。陷入困局的兰世立并没有丧气,反而进军正因三峡开发而拥有大量央企移民和商务活动的宜昌,通过成功开发房地产、酒店和高端娱乐会所“三大战役”,将东星集团带出泥淖。

经此一役,单一行业风险可能带来的毁灭性打击令兰世立印象深刻,他定下了东星未来发展的基本原则:保持两条腿走路,口里吃着碗里的,眼睛看着锅里的,最好是心里想着筐里的。

兰世立一直深深记得自己1994年在宜昌鸣凤山抽的两支签,一支是下下签,曰“犹如盘龙困鸟窝”;一支是上上签,曰“拨开乌云见太阳”。他认为,这说明如果自己陷入困难,是因为被困在原来的地方,只要走出去就会如鱼得水。所以终其一生,每一次当东星陷入困局时,兰世立的应对方式都是“再进军一个新的行业”。

“拨开乌云见太阳”

此后数年,东星集团同时运营孝感地产项目、武汉烂尾别墅项目沙湖花园、武汉公交车站亭户外广告、东星国际旅行社、纸贺公路、深圳东星大厦写字楼、钟祥明显陵景区、武汉龟山电视塔景点等多个项目,最多的时候,东星集团下面有十大产业。

但直到2004年,兰世立才完成了一个当地中等富豪到全国知名企业家的飞跃。他敏锐地发现一个新领域:国家放开民航业准入资格——已经依靠东星国际旅行社在湖北机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兰世立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2004年6月,东星航空与鹰联、春秋、奥凯一起拿到国家民航总局批文。半年后,东星航空买下了20架空客飞机,随之开业。


(东星航空公司与空中客车公司签署意向书。)

兰世立一战成名,他在狱中撰写的《东星十八年》中写到:“从我有飞机那一天起,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转眼间,我就获得了与各国元首、各界名流、各界领袖平等交流的机会。仿佛一下子冲上了九霄云天,站上了天庭来俯视这个世界。”

实际上,当时,风光无限的兰世立的商业实力远低于外界预估。他手里的房地产、旅游项目、公路、写字楼都前期投入很大但回款较慢,旅行社和广告业务利润不足以支撑整个集团发展。他凭借20架飞机获得认可,但以1.8亿元的首付获得价值120亿元的飞机,只能被认为是一种极高杠杆的金融安排,并非如当时湖北商界津津乐道的那样“空手套白狼”。但企业低门槛进入航空业的同时,也会带来极大的资金链压力。

东星集团常务副总裁马格良后来回忆说:“我在执笔起草成立东星航空的申办报告时,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发员工工资了。”

在兰世立最风光的那一刻,隐患已经埋下,然而他坚信自己能够如创业13年来的一样“拨开乌云见太阳”,通过进军新的行业闯过所有难关。

狂妄富豪失信武汉金融圈


(2006年5月14日,兰世立在武汉市天河机场宣布迎来首架空中客车。)

2005年,兰世立首次以20亿元身家进入福布斯富豪榜;2006年,兰世立以24亿元身家被福布斯列为“湖北首富”;2007年,胡润百富榜和福布斯都将他列为仅次于日化大王梁亮胜的湖北“次富”,胡润估计他身家50亿元,福布斯估计他有26亿元。兰世立回应说:“福布斯低估了我的身家。”

发家过程中,兰世立卖电脑、办酒楼、旅行社、经营公路……与地方政府关系良好,这让他在当地一度被认为是游走自如的“灰商”。

2004年当地政府为了扶持名营企业、支持东星航空申报运营,低价将位于东湖高新区核心地段的光谷中心花园地块卖给东星集团,由旗下湖北东盛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销售。

兰世立的计划是,用光谷中心花园的销售回款支撑航空业发展,他用光谷中心花园的土地使用权及在建工程11万平方米为抵押,向农行武汉江南支行贷款1亿元用于工程建设,其中9000万元被东星航空挪用。无法还款后,农行江南支行行长被撤职。

从此,兰世立在湖北金融圈再无信用可言。但兰世立的野心并未消退,他仍然试图用有限的资金同时推进光谷中心花园、东星航空和神龙架旅游开发三个重点项目。有传言说,曾有政府官员建议兰世立砍掉手中部分项目,尤其是占用资金较大回报较慢的旅游业,以集中资金和资源优先发展航空业;但兰世立规划的产业链为“航空——旅行社——旅游——地产”,他一个都不肯少。

不出所料,东星集团资金链很快陷入窘境。光谷中心花园屡屡停工、神龙架项目烂尾、东星航空拖欠各地机场费用。东星集团开始让员工签订商品房买卖假合同来套取银行贷款。据此后武汉市洪山区多份诉讼材料表明,19份虚假合同共获得800多万贷款。

另一种对于东星集团更重要的手段是以商品房买卖的名义进行民间融资。东盛公司与贷款方签署一份光大中心花园的商品房买卖合同并获得房款,但并不交付房屋。如果东盛公司如期还款,双方就办理退房手续,否则会影响到楼盘正常的销售。

根据后来武汉市中院判决材料显示,2006年以后,东盛公司先后与包括湖北中企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湖北省科技投资有限公司、金地房地产等机构及多名自然人签订此类合同,金额合计接近3亿元。

后来获得东盛公司资产的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回忆说,光大中心花园因为“一房多卖”而产生的纠纷诉讼多达200多起,最终全部被移交给融众处理。

从首富到破产的1021天

2007年,兰世立看到一线曙光,决心通过东星航空海外融资来解决集团资金问题。令他兴奋的是,跨国大鳄高盛集团对东星航空很感兴趣。兰世立需要做的看上去很简单:修饰东星集团和东星航空的财务报表以配合尽职调查,然后静待美元资金入账。

这并非易事,交通银行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支行、中国农业银行江南支行、交通银行沈阳分行、中国建设银行武汉江夏支行等银行已经纷纷采取诉讼、查封房产、冻结资产等手段要求东星集团还款。其中东星集团旗下最重要的资产——负责光大中心花园项目开发的东盛公司86.7%的股权自2006年4月28日起就被建行江夏支行申请冻结。

被正规金融机构列入黑名单、民间借贷也已债台高筑,兰世立向典当起家的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求助。他原本以为东星集团只需要短期贷款周转,撑到投资款入账那一天,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因此答应了融众集团极为苛刻的条件:月利率2.5%,复合年化利率超过30%。

但兰世立没有料到的是,融资进程没有那么快,资金窟窿却比自己料想的大,从2007年11月到2008年7月,他和融众之间的关系急转直下,从信用借款,到将光谷中心花园托管给融众,到被迫将东盛房产转让给两名融众指定的自然人,前后只用了8个月时间。

这8个月双方达成的协议后来成为湖北商界最旷日持久的一桩官司。兰世立申诉说,所谓托管和转让合同的实质均是为了向融众借贷而提供的暂时性质押,不应该被视作他真实意愿的表达。令他气愤的是,假装转让东盛房产的条件是融众借3.15亿元给东星集团,但实际上融众仅仅提供了8550万元资金后,就不再给钱,直接占有了价值十几亿元的光大中心花园,兰世立认为这是自己资金链最终断裂的直接原因。

而谢小青否认了双方除文字合同之外还有任何的私下协议,他认为协议已经包含了光大中心花园项目庞大的民间债务和拖欠的土地转让金,再加上此前融众借给兰世立的钱债务抵消,所以8550万元价格合理,程序合法。

兰世立抱怨说,谢小青通过买通关系,在光大中心花园上赚了十几亿元;而谢小青也抱怨说,兰世立留下了一个烂摊子,他光收拾残局就花了20多亿元。


(2009年4月,停在武汉天河机场的东星飞机停飞。)

兰世立当时甚至来不及就这一罗生门和谢小青对簿公堂。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东星航空损失巨大,高盛集团入股事项也无疾而终,东星集团资金链彻底断裂。

2009年7月,东星集团及兰世立起诉融众集团在武汉市中院一审立案。2009年8月26日,武汉市中院裁定,东星航空公司破产。第二年4月9日,武汉市中院判决兰世立犯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从“买飞机”走上人生巅峰到破产入狱,牟其中用了10年;兰世立只用了1021天。

不安分的狱中生活

对于法院和看守所,兰世立并不陌生,他十八年的东星生涯一直与大大小小的诉讼相伴。

1993年夏天,兰世立生平第一次被抓,东宫酒楼前员工举报他从深圳走私轿车,武汉市公安局将兰世立限定在一家宾馆监视居住接受调查,前后共计27天。兰世立称自己清白无辜;但流传在外的说法是,举报内容是真的,走私才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而兰世立得以脱身,来自当地官员对于敢闯敢想的民营企业家的欣赏和支持。

16年后,兰世立依然坚称自己清白无辜,他认为自己被捕是当地政府为了逼迫他将东星航空转让给国航的打压。令人吃惊的是,这位被兰世立公开举报辱骂的官员,恰恰是传言中1993年向他提供了庇护的人。

武汉市曾希望能帮助东星集团能度过危机:东星旗下的纸贺公路亏损多年,东星航空资金吃紧后,武汉市同意由武汉市交通委员会旗下的交投公司以4500万元溢价回购这条公路。但东星集团拖欠江夏工行2000万元贷款未还,无法取回路权凭证完成手续;东星集团却组织100多名员工到武汉市交委静坐闹事,指责政府不按时支付款项给东星,影响恶劣。

东星航空资金断裂被民航中南局停飞,武汉市也引入国航重组东星,但兰世立不愿意放手,他既想获得政府和国航的资金支持,又想保住自己的控制权。令当地政府愤怒的是,兰世立一方面出尔反尔抵制国航重组;另一方面与郑州暗通款曲,试图通过将东星航空总部搬迁至郑州来获得当地财政金融支持。

入狱之后,兰世立反而更加活跃。他用微博发表文章,控诉东星航空被逼迫低价卖给国航,在重组失败之后又强行将东星航空破产,导致自己的航空梦想毁于一旦。

但当时航空业界人士的说法是,东星航空确实已经积重难返,甚至没有机场愿意给东星航空的飞机加油。而兰世立认为估值很高可以用来讨价还价的航线、飞行队伍这些资源,对于国航而言都唾手可得,不值一提。

诉讼节节败退


(2014年2月25日,兰世立在京举报融众集团谢小青。)

狱中和出狱后,兰世立的努力并不仅仅停留在举报材料和新闻发布会上。

因不服民航中南局2009年3月做出的暂停东星航空飞行决定,2011年2月9日,东星集团向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民航中南局的行政处罚决定无效;当年12月9日被法院一审驳回。

2011年下半年,因不服钟祥市收回景区经营权,东星集团向湖北省高院起诉钟祥市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钟祥市旅游发展总公司,要求继续经营景区并索赔1亿元,2016年3月,湖北省高院终审判决东星集团败诉。

兰世立最重视的还是与融众集团的官司,他要求判决2008年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光大中心花园依然属于东星集团。他的律师说,如果胜诉,他可以拿回十几亿资产,足以东山再起。

2012年5月,湖北高院一审判决股权转让协议有效,东星集团及兰世立败诉;兰世立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诉,高法2013年8月裁定将案件发回重审,一度让兰世立看到希望;2014年3月,湖北高院重审一审,再次判东星集团及兰世立败诉;2015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重审二审再度开庭,经过公开审判后,高法于2016年8月25日做出最终判决,维持湖北高院的宣判。

距离2009年3月兰世立起诉,已经过去了7年。

在这7年间,兰世立入狱又出狱;他在狱中写出了回忆录《东星十八年》;他移民了新加坡;他宣布自己获得了多名企业家支持,在泰国收购了一家小航空公司“暹罗航空”,用两架二手波音737客机飞行广州到泰国之间航线,以低廉的泰国游价格吸引顾客。

偷渡新加坡后戏剧化返场


(2016年,40余台东星大巴在兰世立武汉老家田头成废铁。)

兰世立已经逐渐被遗忘,尽管2017年初,他还积极找媒体倾诉自己的航空计划;

直到2017年11月15日,兰世立戏剧化地返场——他忽然跳出来控诉新疆麦趣尔的李氏兄弟,一天后剧情迅速反转。

历经破产、入狱后的兰世立,出狱后一直谋划着东山再起。他渴望重返航空业,做航空业的“颠覆者”,新疆麦趣尔的李氏兄弟于是成为兰世立的“企业家朋友”。

2015年3月,李勇、李刚、李猛三兄弟与兰世立签订合作协议,合作参股泰国第二大航空公司——泰国东方航空有限公司。

直到2016年9月第一财经报道称,有“受害人”表示,兰世立计划斥资6亿元购买泰国一家公司股权,“骗了我3个亿,说要重操旧业,开设航空公司,布局旅游网点”。但兰世立仅向该公司支付一个多亿的款项,“剩下的一个多亿不知去向”,“据兰世立说是钱用完了,亏了”。

时至今日,2015-2016年发生的故事才被更多人知晓:2015年底,李氏兄弟就指认兰世立骗取投资款项、占有了麦趣尔3.5亿元买下的泰国东方航空股份,向广州市公安机关报警。2016年初,兰世立因合同诈骗罪被广州警方拘捕。4月9日被释放,其后被监视居住。

戏剧化的一幕发生:2016年7月12日,兰世立从监视居住逃脱,使用假香港护照入境新加坡。同日,暹罗航空突然宣布大规模停航,4天内停飞了广州、深圳、香港多个航班,导致800多名旅客滞留泰国,震惊民航界。

2016年8月,泰国东方航空向新加坡高级法庭起诉兰世立,指控他作为公司董事,非法转移2亿7900万元泰铢到自己的暹罗航空。广州白云机场也已经将暹罗航空告上法庭,因其自2015年5月1日起就一直拖欠航空服务费。


(2016年10月,兰世立于武汉江夏区乌龙泉街的旧宅。)

2017年11月16日,兰世立喊冤的第二天,广州市公安局通报,兰世立涉嫌合同诈骗犯罪潜逃国外,目前是属于国际“红色通缉令”在逃人员。

福布斯排行榜上,这个矮小、有点儿狡黠的中年男人叫兰世立;移民新加坡后,他叫Jack Thomson,这个名字伴随他多次出现在败诉的法院判决书中;而现在红色通缉令上,他最新的名字是Mick Davies,不知所踪。(来源:腾讯财经 乔小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