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世立编织的“航空梦”又碎了

兰世立的名字又出现在公众视野,不过这次这个登上过福布斯富豪榜、也曾沦为阶下囚的企业家又有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身份:红色通缉犯。

2017年11月16日,广州公安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犯罪嫌疑人兰世立(英文名MICK DAVIES,57岁,新加坡籍商人,原籍中国湖北)涉嫌于2015年3月虚构其拥有暹罗航空有限公司100%股权等事实,诱骗事主李某(个体商人)联合购买“泰国东方航空公司”股份后,将李某以3.5亿元人民币购买的股份及相关资金非法占有。

红色通缉犯剧情反转得太快。

就在广州警方发布消息的前一天,11月15日,兰世立还自称是受害者。他在“东星旅行”的公众号上发表《对新疆麦趣尔及李氏三兄弟骗取百亿资产的控诉》(下称控诉书)。

控诉书称,2015年年初,麦趣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麦趣尔)的三位高管李勇、李刚、李猛三兄弟想要和兰世立一起投资“泰国第二大航空公司”泰国东方航空(Orient
Thai),进而转移资产,随后李氏三兄弟以伪造兰世立签名、买通律师的方式占领泰国东方航空并且骗取资产,导致兰世立被监视居住。

兰世立称双方约定将各投资5亿元用于收购泰国东方航空。不过,在兰世立提供的文件中,和其签订合同的对手方并非三兄弟,签名者仅有李猛一人,双方约定的出资也非10亿元,双方约定各出资3亿元。

被广州警方监视期间,兰世立乘船偷渡到越南,向新加坡驻河内大使馆求助,但是因为无法解释如何在没有护照的情况下进入越南,没有获得合法进入新加坡的证件。此种情境下,他花费5.5万元购买了一张香港护照,后来他用这张护照借道香港进入新加坡。

2016年7月12日,兰世立在使用假护照进入新加坡之后,因为违反移民政令被逮捕。之后,他向新加坡法院表示,自己的护照在中国被扣,他觉得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才乘船偷渡。但是新加坡法官认为他请求轻判的理由不成立,因此在去年11月判他入狱5个月。

广州公安的说法是:“犯罪嫌疑人兰世立在广州警方依法对其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期间,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潜逃偷渡出境,经多国后到新加坡。兰世立为逃脱罪责,混淆视听,针对本案肆意发布不实言论,被个别媒体转载。”

当控诉书发布之后,确实有多家媒体跟进报道,进而导致麦趣尔(SZ.002719)的股价出现异常波动。兰世立本人也在个人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中对报道进行转发。


兰世立的微信朋友圈在11月15日停止更新 

不过,自那以后,兰世立再度“隐身”,他拥有几百万粉丝的微博账号也被注销,最后一条微信朋友圈停留在2017年的11月15日。

兰世立恢复自由身四年多时间之后,又一次面临牢狱之灾。

兰世立在出狱之后曾说:“让我上天堂的是航空公司,让我下地狱的也是航空公司。”

一语成谶。

航空梦

兰世立的创业史犹如过山车一般,加速前进,却又急速陨落。

1991年,下海创业的兰世立创立了东星电子有限公司。1993年,成立东星旅游公司,开始进军旅游行业。

2005年,获得民航总局的批准之后,东星集团有限公司下属湖北东星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湖北美景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资组建东星航空有限公司(下称东星航空),并且在2005年计划投资120亿元引进20架飞机,因此他也被称为“中国民营航空第一人“,

这一年,兰世立以20亿元的身价首次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位列第70名,也是当年的湖北首富。

后来他在狱中写的《东星十八年》提到:“从我有飞机那一天起,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转眼间,我就获得了与各国元首、各界名流、各界领袖平等交流的机会。仿佛一下子冲上了九霄云天,站上了天庭来俯视这个世界。”

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到来,东星航空的资金链开始紧张,兰世立开始寻求外部资助。在经历几番周折以及重组失败之后,东星航空于2009年宣布破产,2010年4月,兰世立因犯“逃避追缴欠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2013年8月,兰世立提前出狱,并且发微博宣布回归:“大家好!我是兰世立!我上线了!”

出狱之后,除了继续打官司,试图拿回资产之外,兰世立还频频露面,接受采访,公开演讲,成为众人眼中的“创业导师”,而且号称要打造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拥抱互联网。

复出之后,兰世立最津津乐道的事情是,2014年9月,他在微博上为一款“1999元,七日六晚港泰游”的产品打广告,据他后来说,在三天时间里,他收到了来自超过2万人的订单,收入超过5000万元(对于这个数字,他在多个场合的表述都不一样,有说2000多万,也说过3000多万,甚至还说利润达到7000万)。虽然价格低的离谱,但是兰世立表示这是一款有品质的产品,而且没有赔钱。

“当然赚钱。严格来讲,是改变了港澳(和,包括香港的)经营模式(都给它改变了),还是有利润的,当然是有利润我们才会做,赔本我们赔的起吗?”在一次专访中被问到是不是在赔钱赚吆喝时,兰世立给出这样的回答。

“这个应该说对全中国的旅游行业是一个彻底的改变,对全世界的旅游行业也是一个彻底的改变。”兰世立当时认为他在社交媒体上推出这款产品的做法“改变了世界旅游业”。

尽管在监狱中待了近四年,兰世立还是那个自信力爆棚的企业家。他曾说过“旅游业的雷军只能是我”,不过现在来看,兰世立想的太简单了。

按照兰世立的商业逻辑,如果要做大旅游业,必须要有航空公司做支撑。

2015年4月份左右,在和优米网创始人王利芬的一次对话中,他表示,自己不仅要东山再起,而且要“超越过去”,“心里还有一个航空梦,因为我做了这么多年的航空,特别是在中国和世界航空业的地位……其实我也收购了航空公司,有我自己的航空公司,比过去应该说,舞台更大。”

从现在来推断,他当时拥有的公司正是泰国的暹罗航空(Siam Air),但是至于是不是100%持股还不确定,因为广州公安认定兰世立100%控股暹罗航空是虚构出来的,而非事实。

彼时的中国出境游正迎来爆发期。东南亚,尤其是泰国是很多中国人出国的第一站,而兰世立当时正是选择从这个容量巨大的市场切入。在电影《泰囧》的推波助澜之下,泰国2014年接待的中国游客数量超过460万人次。

根据暹罗航空公司的官网介绍,暹罗航空从2014年开始运营,有两架波音737-300,在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公司代码为O8,主要是经营泰国国内、中国香港以及内地的定期航班以及包机业务。

2015年9月,暹罗航空又和Air Lease Corporation达成协议,将从后者手中租来两架波音737-800,机队规模扩大为四架。

根据外媒的报道,实际上,暹罗航空以前是一家飞机租赁公司,2007年开始运营,并且早年间就已经和泰国东方航空有过合作,将已经过时的麦道飞机租赁给泰国东方航空使用,直到2014年,暹罗航空才转型成为一家低成本的航空公司。

根据兰世立自己的说法,他在2015年年初计划将泰国东方航空纳入麾下。在控诉书中,兰世立称其是泰国第二大航空公司,拥有20架飞机,包括四架波音747,七架波音767和九架波音737,资产达到百亿元。

不过,根据界面新闻记者的调查,泰国东方航空(国际航空运输组织代码为OX)是泰国第二大航空公司这一说法存在疑问。

根据泰国民航部门2016年11月发布的一项统计数据,在泰国佛历2554年(公元2011年),泰国东方的机队规模为22架,从机队规模上看,和泰国亚洲航空(Thai AirAsia)并列第二,远少于泰国国际航空(Thai Airways International)的103架。

根据维基百科的数据,泰国东方航空旗下机队的平均机龄高达24.7年,而且大部分飞机都处于“封存”状态,也就是没有投入到航线运营中,所谓资产达“百亿元”存疑。但正是因为机队老旧,兰世立才能够以10亿元的价格收购泰国东方航空,但这也为公司今后出现的一系列安全问题埋下隐患。

到了2015年,泰国东方航空早已经不是泰国第二大航空公司了。根据亚洲航空(AirAsia)集团的财报,截至2015年年底,泰国亚洲航空的机队规模已经达到45架,远远把泰国东方甩在身后。另外,曼谷航空(Bangkok Airways)的机队规模也已经达到36架。

在兰世立接手之后,暹罗航空和泰国东方航空的关系变的更加紧密。暹罗航空官网上没有开放订票渠道,而是通过和泰国东方航空达成代码共享的合作关系,旅客可以从后者的官网上订暹罗航空的机票。

兰世立在控诉书中称:“他们(李氏三兄弟)失踪后,我不得不四处筹款解决公司债务维持营运,将一个濒临破产的公司在短短半年时间内,把已经停运的20架大型飞机一架一架维修营运起来,盘活了百亿资产,每天的收入高达千万元人民币。”

根据民航业内网站提供给界面新闻记者的资料,以2015年7月为例,泰国东方航空在中国运营的航线包括从曼谷两大机场(廊曼和素万那普)往返于长沙、成都、南昌、南京、南宁、西安和重庆等地,7月的航班数量达到350班左右,而和泰国东方航空有代码合作关系的暹罗航空,其运营的从曼谷往返于广州和郑州的航班数量也有130班左右。

如果按照每个航班100名乘客计算,泰国东方和暹罗航空在2015年暑期每月运输的旅客数量可以达到约5万人,在中泰航空市场可以称得上是有一席之地。

但是之后发生的情况却让人始料未及。

劣迹斑斑

2016年8月份,也就是兰世立已经偷渡回到新加坡之后,泰国东方航空向新加坡法庭起诉兰世立,称其作为公司的董事(director),非法转移资产。

根据新加坡《海峡时报》去年12月份的一篇报道,兰世立是在2015年3月被提名为泰国东方航空的董事(这一点和他在控诉书的内容相吻合),之后通过他在公司的委任代表,从2015年9月至2016年5月期间,向其实际控制的暹罗航空转账高达2.79亿泰铢(约合人民币5658万元)。

兰世立没有否认转账,而是在答辩书中声称,暹逻航空集团(包括Siam Air TH和Siam Air
HK)曾代表泰国东方航空偿还一些付款,泰国东方航空转账给泰国暹逻航空,是为了偿还部分款项,但是泰国东方航空否认其与暹罗航空有附属关系。

目前,这一案件还没有最终结果。

2016年,暹罗航空和泰国东方航空暴露出的问题层出不穷,可谓是劣迹斑斑。

去年3月份,泰国东方航空一架24岁高龄的波音747因为存在安全隐患被迫取消从曼谷往返于香港的航线,导致上千名旅客受到影响,这架飞机之后交给了香港飞机工程有限公司(HAECO)进行修理,但是却一直没有付清费用(超过百万港元),旅客也一直没有得到退款和赔偿。

去年4月,泰国东方航空未经批准执行南宁至普吉、成都至曼谷、重庆至曼谷的往返定期航班,上述行为违反了《外国公共航空运输承运人运行合格审定规则》的规定,中国民航中南局网站对其处以罚款29000元。

去年4月11日,泰国东方航空执行普吉至南宁OX616航班在南宁落地后发现左前轮丢失,为此,中国民航局约见公司主要负责人,决定削减其在华的五个定期航点——成都、西安、南昌、重庆、南京,并削减其五架在华运行的飞机,暂停批准其新增在华航点、飞机申请,并将该公司列为重点监管对象。

去年9月份,广西南宁机场发布短信通知乘客,泰国东方航空拖欠巨额停机费,航班随时都有可能会取消。

目前,还不清楚泰国东方为何拖欠多家公司的巨额费用,是否和兰世立转移2.79亿泰铢相关。

另一方面,账上多了2.79亿泰铢的暹罗航空也出现严重的经营问题。

2016年7月,暹罗航空突然大规模停航,四天内停飞了广州、深圳、香港多个航班,导致800多名旅客滞留泰国。

也是从2016年开始,暹罗航空取消了从曼谷前往香港、澳门、新加坡和长沙的航班,但是一直到7月份,从曼谷往返于广州和郑州的航线还是正常运营,只不过航班数量出现大量下滑。至于暂停运营的问题,澳门机场管理部门的解释是,暹罗航空达不到“资金要求”(financial requirements),也就是说,他们无法支付相应的费用。

另外,广州白云机场已经起诉暹罗航空,称其2015年5月1日至今一直拖欠飞机起降等航空性服务费用,共计726万余元。

目前,暹罗航空和泰国东方航空都已经停止运营。

Facebook页面上显示,暹罗航空最后一次在该平台上发布消息是在今年2月22日,而泰国东方航空的最后一次更新消息是在今年8月11日。


暹罗航空facebook上页面


泰国东方航空facebook上页面

根据民航业内网站的消息,经国家民航局批准,自8月10日起,泰国东方航空采用波音767宽体机型每日执飞一班泰国曼谷至南昌往返航班,这也是该航空公司自去年4月1日停飞后经多方努力后的复飞。

但是,界面新闻记者试图在泰国东方航空的官网上订票时,却发现“系统正在修复”的提示页面,携程等OTA上也查询不到由泰国东方航空执飞的该条航线。界面新闻记者尝试通过facebook和官网邮箱联系两家公司,但是截止到发稿前,都未收到回复。

而根据中国民航局11月发布的消息,停止受理泰国东方航空的客运加班、包机和新增航线航班申请。

谎言

复出之后,兰世立将东星集团的总部搬到了广州。

今年1月份,他在北京召开一次视频新闻发布会,之后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东星集团总部在广州,目前包括航空、旅游、网络我们都有涉及,网络是东星在线,市值已经几十亿,也是涉及旅游和航空。航空方面已经收购三家航空公司,其中两家在国外,国内还有一家,航空产业去年营业额达到20多亿,旅游产业去年营业额有37亿。”

尽管兰世立号称其航空产业的营业额达到20多亿元,他所投资的暹罗航空和泰国东方航空却一再违约,欠钱不还,营业额是否如其所说还要打上大大的问号。

另外,他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还引用了错误数据称,“目前(公司)业务主要在东南亚,去年中国去泰国游旅客达到480万人次,我们公司就有260万人次。”

一方面,2016年中国赴泰国的游客数量远远不止480万,而是超过870万人次。另一方面,多名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仅凭暹罗航空和泰国东方航空,不可能占据中泰市场份额的一半以上。实际上,过去四五年,中泰之间航空市场竞争异常激烈,没有一家公司能够获得绝对的主导地位。

根据上述网站提供给界面新闻记者的资料,基于11月份实际执行的不经停航班数据,中泰之间排名前三的承运人分别是南方航空、泰国亚洲航空和中国东方航空,其次是泰国狮航和中国春秋航空,而泰国东方和暹罗航空已经停飞中国的航线。

除了航空业务,兰世立早在2014年10月份在广州注册成立了“广州东星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是韩雷,股东为自然人“胡俊宇”。

2015年,“广州东星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法人是蒋伟,背后的股东是郑州中航信实业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是陈剑敏、陈俊星和武汉东星航空投资有限公司(工商信息资料显示为“吊销”状态),广州东星集团旗下有6家子公司,包括东星票务、东星航空投资、东星投资、东星实业以及东星网络。

2017年12月初,根据工商注册资料,界面新闻记者试着去联系上述多家公司,但是没有发现任何“东星集团”的影子。在东星航空投资、东星旅游投资、以及东星网络科技注册地所在的广州“广一电商园”,一名园区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从来没听说过园区里有名叫“东星”的公司,并且表示可能是挂靠在他们那里的。

在广州东星集团注册地所在的广州1850创业产业园,一名园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曾经是有一家名叫“东星在线”的公司在这里办公,但是“开业的时间很短,早就搬走了,关门都一年多了,听说老板被抓了”。

广州东星集团注册所在地目前是一家餐饮公司,一名在该餐饮店工作的武汉女员工告诉记者,她知道“东星在线”的老板就是兰世立。


曾经的东星在线办公所在地已经成为一家餐饮公司 

“之前武汉的街头有很多东星的旅游车,我们以前也会坐他的车去旅游,我们家小孩就是坐他的车去报名的,兰世立在武汉非常非常有名,武汉的大街小巷都知道他,东星在线当时在这里办公的时候,我从窗边走过看到里面很多电脑,但是听说去年5月份就搬走了。”武汉女员工说。

在企查查中搜索兰世立的新加坡籍名字Mick Davies,可以发现他是泰国暹罗航空有限公司郑州代表处的法定代表人。除了郑州以外,暹罗航空还在深圳成立了“深圳暹罗航空有限公司”,但是记者去其注册所在地之后发现,那里实际上是一家财务公司,一名员工表示该公司可能是挂靠在他们那里的。

另外,广州东星投资有限公司还在2015年10月投资成立了“上海旅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后者还投资成立了“上海怡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及“上海翔凤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两家公司。但是记者发现这三家公司其中有两家的注册地址实际上是普陀区政府的机关单位,另外一家也和“东星”无关。

2015年在接受采访时,当兰世立被问到:“如果(企业)再做大了,还是重蹈覆辙怎么办?”

他的回答是:“没有这种机会了。”

可如今看上去,兰世立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了。(来源:界面 罗松松)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