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头条 / IATA:2022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航空旅行市场
航情客户端下载

IATA:2022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航空旅行市场

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的研究报告显示,到2022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航空旅行市场,将美国甩在身后。这个速度要比预期至少快了两年。

航空业在中国市场的飞速发展,得益于稳健的中国经济的良好驱动,同时消费者也将受益于更便捷的旅行。

省时又便捷:已开售的2018年新张直飞航线

目前很难知晓2018年从中国起飞的所有新张直飞航线的全貌,以下这些是已经开售的2018年新张直飞航线。

  • 海口-悉尼:海南航空新航线,2018年1月30日起开通,每周往返周二、周日2次,飞行约9小时半,比原先经广东、香港中转的航程可节省约2~3小时,执飞航机是空客A330-300。
  • 天津-郑州-悉尼:天津航空新航线,2018年1月29日起开通,每周往返2次,但相比从始飞地天津乘坐,该航线其实对于经停的郑州更有意义:从郑州到悉尼飞行约10小时40分,比此前最快的经广州中转去悉尼的南航航班节省3小时。
  • 香港-布鲁塞尔:国泰航空新航线,2018年3月25日起开通,每周往返二、四、六、日共4次,执飞航机空客A350-900,飞行约12小时20分,比其他中转航班相对节省3~8小时甚至更长,价格方面相比后者有轻微增幅,不过,以目前的搜索结果看来,进入7月下旬,国泰直飞航线在价格方面与其他中转航程已基本持平,旅行者如果能提前下手预订早鸟行程,毫无疑问是非常划算的选择。
  • 香港-都柏林:国泰航空新航线,2018年6月2日起开通,每周往返一、三、四、六共4次,空客A350-900执飞,飞行时长近13个小时,相比其他中转航班,无论在时间还是价格方面都是最优选择。
  • 香港-哥本哈根:国泰航空新航线,2018年5月2日至10月12日期间开通,每周往返周一、三、五共3次,空客A350-900执飞,飞行约11小时20分,比其他航司的中转航班可节省2~7小时不等。对于乘客来说,这趟航班的选择空间在于对时间和花费的取舍:例如,相比经赫尔辛基中转、仅比直飞多花2小时的航班,国泰的票价反而更便宜,而比国泰还便宜的中转航班譬如经新加坡或多哈中转,又要在时间上多花出至少6、7个小时。
  • 香港-华盛顿:国泰航空新航线,2018年9月15日起开通,每周往返4次,空客A350-900执飞,飞行时长约15小时45分,相比经东京、纽约转机的航程节省了2~5个小时。同时,它也是国泰航空即将运营的最长距离的航线。
  • 上海-亚特兰大:达美航空新航线,2018年7月22日起开通,每日往返1次,飞行时长15小时14分,比经首尔、底特律或西雅图中转的航程至少节省3小时,执飞航机是波音
    777-200。不过,需要说明的是,在中、美机票最贵的7、8月旺季,达美直飞的机票价格相比部分中转航班要贵了接近一倍,但如果能够提前做好规划,把预订时间挪到9月之后,达美机票的价格就显得相当划算了。
  • 南京-赫尔辛基:芬兰航空新航线,2018年5月14日起开通,每周日、二、五从赫尔辛基飞南京,每周一、三、六从南京飞赫尔辛基,飞行约9小时35分,比大部分中转航程节省7~11小时,时间优势非常显著,不仅极大地方便南京当地乘客,更能向外辐射惠及周边的扬州、湖州、镇江乃至中部的合肥、武汉等城市。
  • 沈阳-法兰克福:汉莎航空新航线,2018年3月27日起开通,每周往返3次,飞行时长约11小时,比原先经北京、上海中转的行程仍要节约至少4个小时以上,相应的,比其他航司的票价也略显昂贵。执飞航机为空客A340-300,相对频繁的航次也可以承载沈阳周边的哈尔滨、长春等东北其他大城市的客源

这些可以期待的直航,提示今年的热门目的地

在上述已经开售的直飞航线之外,还有一些正在筹备中、很有希望今年开通的直飞航线,如果将它们与2017年已有的直飞航线相联系,便能总结出几个尤为值得关注的目的地。

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定的直飞消息以及飞行时间,但伦敦毫无疑问是2018年值得关注的直飞目的地之一。据悉,从深圳飞往伦敦的海航直飞航线正在计划中;此外,根据民航局公示的信息显示,天津航空曾申请天津-西安-伦敦航线,南方航空也在申请开通武汉-伦敦直飞航线,加上国内目前已有的从北京、上海、广州、香港、重庆、青岛等城市直飞伦敦的航班,预计在2018年,伦敦接纳中国旅行者的数目将进一步增长。

这对正处于“脱欧”过渡期的英国毫无疑问是个好消息:鉴于英国将与欧盟成员国重新协商航权分配带给英国本土航司与机场的消极影响,以及可能面临的短期内流失欧洲国家客源等问题,不断增长的中国市场有着巨大潜力的支持效应。事实上,在2017年12月,英国交通部颁布计划,拟将直飞中国的客运航班由每周100班次增加至每周150班次,以吸引更多中国游客,交通运输部部长克里斯·格雷凌(Chris Grayling)对此表示,“这些直航协议对‘脱欧’后的英国至关重要,确保我们能够进入远东地区的关键市场。”

从直飞航线的角度看,俄罗斯无疑是近来备受中国城市追逐的目的地,不仅在2017年一年之内成功解锁武汉-圣彼得堡、成都-贝加尔湖、深圳-莫斯科、青岛-莫斯科、昆明-莫斯科等直飞航线,预计在2018年,还极有可能迎来成都-圣彼得堡、昆明-圣彼得堡等航线。据报道,祥鹏航空已与俄罗斯圣彼得堡机场、昆明机场分别签署了航线合作协议,计划进一步发力东欧市场。

与此同时,今年在俄罗斯举办的世界杯足球赛也是重要的旅行盛事之一。俄罗斯已经宣布相应的免签政策:在2018年6月14日至7月15日的世界杯观赛期间,观看比赛的外国游客无须办理签证手续,只需要通过网上在线提交个人的观众信息卡,即可入境俄罗斯。

如果说到近年来直飞航线增长最快的明星国家,当然更不能忘记澳大利亚。中国与澳大利亚在2016年年底签署了航空市场的双边开放协议,2017年又逢中国澳大利亚旅游年,北京-布里斯班、青岛-悉尼以及分别从广州、深圳直飞凯恩斯,从郑州、重庆、杭州直飞墨尔本等航线,纷纷在2017年面世,2018年从海口、天津和郑州前往悉尼的航线也已正式出炉。越来越多的直飞航线一方面会令更多旅行者从中受益,另一方面也是对于旅游市场更加直观的检验。

综合2018年新增以及可以期待的直飞航线来看,北美同样值得关注,2017年,不少具有潜力的二线中国城市如福州、青岛、厦门等,都与美国枢纽城市如纽约、洛杉矶等,建立起直飞连接;2018年,达美航空开启的上海-亚特兰大航线,则是从中国城市首个直飞亚特兰大的航线。

对于中国旅行者来说,亚特兰大可能是一座稍显陌生的城市,但这种局面也许会随着直飞航线的开通而被慢慢打开:作为美国的“新南方之都”、东南部工商业重镇,亚特兰大有着良好的商业环境和一年四季相对温和的气候,同时也是美国的陆空交通枢纽。亚特兰大机场是美国乃至全球最繁忙的机场,很多航班在此经停、中转,因此,中国乘客抵达亚特兰大之后,只需再转乘一次航班,即可抵达美国和拉美各国的100多个旅行目的地。譬如,位于南卡罗来纳州的滨海度假胜地默特尔海滩(Myrtle Beach),距离亚特兰大大概有1个多小时的飞机航程,小镇如今正在积极筹备接续直飞航班的中转航班,希望藉此吸引更多的中国旅行者,飞往当地度假。

2018年是中加旅游年,加拿大政府在去年公布的“新旅游愿景”计划中,针对中国市场,提出在未来4年内,将中国赴加的游客数量翻一番。加航与国航前不久颁布了一系列加强共享代码合作的举措,与此同时,加拿大廉价航空公司西捷航空(WestJet Airlines),也在计划从温哥华直飞中国城市的航班。

以色列旅游业在2017年创下了破纪录的增长,旅游局1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访问以色列的年度游客数量达360万人次,增幅25%,并创造了58亿美元的收入。过去一年中,从世界各地增加的直飞以色列航线,被认为是旅游业增长势头旺盛的重要原因之一。2017年9月,海南航空开通上海-特拉维夫的直飞航线,今年,更多直飞以色列的航线是否会落地国内其他城市,依然值得旅行者关注。

此外,还有一些因独特的政治、外交事件带动的直飞航线与目的地。2017年,中国和巴拿马正式建交,巴拿马总统巴雷拉在访华期间谈到,“旅游业是巴拿马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并表示对于中国年轻游客的热切期待。据悉,中国已同意开放巴拿马为中国公民组团出境旅游的目的地,北京与巴拿马之间,也极有可能在今年3月开通首条直飞航线。

跟着新开直航,灵活设定起飞站

直飞航线连接着目的地与始发地,同时,对于始发地周边的城市也有一定的带动作用。即便所在城市没有直飞航班,也不一定要选择耗时又折腾的中转航线,去往附近的枢纽城市乘坐直飞航班,是很多旅行者都懂得的省时技巧。

新张航线提供了更多这样的选择可能:譬如,一个打算前往布鲁塞尔的深圳旅客,如果乘坐经北京中转的常规航班,那么很有可能要在半夜到达首都机场后,先提取行李,再拖着行李箱去另一座航站楼重新办理托运。但如果愿意接受稍高的机票价格,大可选择从深圳先到香港,然后乘坐国泰航空的直飞航班,不仅免去了麻烦的中转手续,也可以节省近4个小时的飞行时间。

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航段时刻已趋于饱和,因此,更多新张的直飞航线,势必会沿二线甚至三线城市伸展。以往,旅行者多从二线城市来一线城市转机,但在将来,也许会变成因为价格、时段方面的便利,一线城市的旅行者前往二线枢纽城市直飞。事实上,天津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初步的优势,譬如,今年1月天津开通经停郑州的悉尼航线之后,相比同时间的北京直飞悉尼航班,虽然多花近5个小时,但有时价格甚至便宜一半左右。

相比前几年国际航空公司频繁进驻国内的二线枢纽城市,如今,国内航空公司也在加快经营自家直飞的国际或洲际航线。当然,这些二线城市仍主要集中于消费力强劲的西南、中部和东南部的大城市,例如,根据中国民航局去年的公示显示,川航申请了2018年新开至特拉维夫、哥本哈根、开罗、波士顿等4条由成都出发的直飞国际航线。

据悉,截至去年12月,包括川航、祥鹏航空等航司申请2018年开通的成都国际航线已有10条左右,成都毫无疑问是今年最应被关注的航线枢纽城市,以及,与成都情况类似的还有深圳。最终将有哪些航线今年在这两座城市真正起飞,值得人们拭目以待。

事实上,二线航点城市不仅出现在国内以及国际航空公司进一步开拓中国市场、布局枢纽城市的规划中,也出现在对于目的地的选择中。

国泰航空今年在香港一连开通了直飞布鲁塞尔、都柏林、哥本哈根与华盛顿的直飞航班,对此,相关人员表示,此举旨在吸引愿意支付更高票价、希望缩短搭机时间的直航乘客。据悉,新航线开通后,国泰集团的欧洲直航航班网络将遍及15个航点。“我们必须根据航线网络的发展方式,开拓更多新的二线航点。”国泰航空策划部总经理刘凯诗表示,“许多固定的主要航线已经饱和,公司可以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继续加密航班,或是尝试开辟新航点,打开新的交通流量。我们决定在两者之间取得平衡,推出更多采用轻巧的A350的新航线。”

二线城市的航线大幅增长,与中国航空客运市场的整体繁荣有关。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 IATA)在去年10月发布的预测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航空业估计可完成搭载约40亿名航空旅客,到了2036年,这个数字可能会达到78亿,几乎是前者的两倍,其中更有一半的乘客将会来自亚洲。

因此,IATA期待的全球民航客运未来的重心,已经逐渐从美国和欧洲向东转移,并认为,最引人注目的变化可能发生在未来5年内:中国将在2022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航空客运市场(包括飞抵、飞离中国及中国国内客运量),比此前的预测还要提前两年。

美国市场研究机构IBIS World的最新报告则给出了航空业在中国市场斩获的更加具体的数字:2017年,中国市场的航空总客运量预计可达5.41亿人次,相比2016年,增幅高达10.9%,总收入为751亿美元(约合4886亿人民币),五年内的平均增幅保持在3.0%。

快速发展的市场在充满增长机会的同时,也有着较强的不确定性。国泰航空的刘凯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关于航空交通的容量和流量的变化可能非常快速,目前广受欢迎的航点,明年可能就会失宠。市场形势起伏不定,必须做好万全准备。”2017年1月,英国航空因“不具有商业可行性”,宣布暂停运营已经开通了三年多的成都-伦敦直飞航线,反映出此前部分二线城市存在过度补贴以及盲目开航等现象,但就长远看来,二线城市仍然有着市场重要性,有专家分析指出,很多二线城市机场的航段时刻目前已经趋于紧张,未来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航空公司较早进入,具有抢占先机的意义。(来源:界面 罗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