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标签归档:安全飞行 (页 75)

安全飞行

掌握偏差底线、确保运行安全

  航班生产,特别是载客航班飞行,通常的要求是安全、正常、稳定和舒适。而在运行过程中穿插一些动态变化较大的偏差训练,肯定要以牺牲一部分安全裕度为代价,自然有违于“安全第一”的原则。出于安全的需要,载客航班运行中,不允许进行偏差训练。但从“副驾驶”向“机长”攀登的过程中,每年只靠那么屈指可数的几场模拟机训练,显然是不够的。大量的经常性的技术实践还得仰仗于航班生产来获得。

查看更多 »

训练呼唤教学

  与国际民航发达国家飞行员成长三阶段“飞行学院”——“通用深造”——“航空公司”相比,我国缺少“通用深造”这个非常重要的中间环节,因此大量的培训任务落到了航空公司身上。

查看更多 »

立足国情 狠抓补差训练

立足国情 狠抓补差训练——二论航空公司飞行训练  据统计,国内某航空公司飞行人员的年龄结构是:全公司共有飞行人员681名(含机械员86名),其中来自军航退役飞行员109人。达到正驾驶技术标准的有283名,若按年龄段划分,1949年前出生的(含)有69名、占24.4%,1950-1954年出生的有45名、占15.9%,1955-1959年出生的有15名、占4.9%,1960年出生以后的(含)有154名、占54. 4%。按现行飞行员年龄政策,在近4-6年内,该公司四分之一的机长将面临退休;为抓住发展机遇,该公司2006年之前还将净增飞机20架,届时飞机总数将达到60架。航班生产规模还将年递增15%、净增飞行1.67万小时,飞行员特别是机长缺乏的问题日趋凸现。

查看更多 »

眼急手快非上策 准确适时最相宜

  报载:美国一小女孩因患先天性心脏病,急需作心脏移植手术,事先医生已将小孩的情况在网上发布,寻求心脏提供者,恰巧,另一个城市有一年青人刚刚死去,并且他本人也同意捐献心脏。时间很紧,年青人的心脏从另一个城市马不停蹄地运来,手术随即进行,也很成功。但推出手术室不久,小女孩就出现了不该发生的排斥现象,很快死亡。问题出在了哪里呢?原来两人的血型不一样!由于时间紧迫,省略了手术之前必须检查对方血型这一例行程序。

查看更多 »

关于“旅客撤离”程序的一点商榷

  “旅客撤离”就是专为飞机遇到较大危险,在陆地/水上着陆或迫降刚停下时,要求全体旅客和机组人员按照科学、统一、简炼的动作尽快撤离飞机的规定程序,目的在于拯救人员生命、减少航空器损失。按照应飞行急生存训练要求,在陆地上,一旦启动“旅客撤离”程序,机上所有人员必须在90秒内完全离开并尽量远离飞机。“旅客撤离”程序是飞行员年度复训和检查的重点记忆课目之一,如果飞行员在“旅客撤离”考核中存在动作失误,那将判定为飞行考试不合格。可以说执行“旅客撤离”程序是飞行基本功之一。

查看更多 »

有“数”飞遍天下

  毛泽东同志作为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军事家,一生之中指挥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役,其中他自认为生花之笔乃是“四渡赤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不得不进行先向南后向西再折向北的万里长征,当主力红军被国民党薜岳的数十万中央追剿军撵到贵州境内时,北有刘湘的川军沿江布防,西有龙云的滇军虎视眈眈,本地还有王家烈的数万黔军,形势十分险恶。毛泽东同志俯瞰全局,运筹帷幄,在赤水河的两岸来回兜了四个圈子,敌人被拖得精疲力竭、晕头转向。红军实则虚之,南下佯攻威震贵阳,吓得时在贵阳城内督战的蒋介石慌忙将远在西面的滇军调来贵阳保驾,造成云南空虚,毛泽东同志当机立断挥师西进,直捣云南,跳出了国民党的四面合围。这期间,为了战略保密,只有朱德、周恩来等少数领导知道毛泽东同志的战略意图——设法将滇军调出云南,造成西线洞空!因为一而再而三地横渡赤水河,红军长途跋涉十分疲惫,和大家一样,作为红一军团军团长的林彪也感到很不理解,给中央写信,埋怨毛泽东不会打仗,违背军事常规,天天领着部队“走弓背”,并提议毛、周、朱下野,让彭德怀出来指挥。孰不知正是因为毛泽东同志的“四渡赤水”,在运动之中造势,才将滇军调出云南,使红军得以跳出包围圈,转危为安。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