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泰航空49.3亿港元收购香港快运,将保持其廉价航空模式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国泰航空集团今天(3月27日)就收购香港快运的全部股份(100%)签订了股权收购协议:总代价为49.3亿港元,包括22.5亿港元现金及26.8亿港元的非现金部分。

交易预计将于2019年12月31日或之前完成,届时香港快运将成为国泰航空的全资附属公司。

国泰方面表示,此次交易将有利旅客、有利香港枢纽及有利国泰航空,因为国泰航空与香港快运的业务和营运模式相辅相成。香港快运将继续以一家独立的航空公司运作,延续廉航的营运模式。

香港快运捕捉了一个独特的市场部份,配合国泰航空集团四通八达的航空网络,会令往来香港的航班接驳力以倍数增长。对国泰集团而言,这是一个具吸引力及切实的方案来促进航空业务的长期发展和增长,及提升香港枢纽的竞争力,以应付区内越见炽热的竞争。

国泰航空飙升3%,传日内公布收购香港快运

国泰航空现价上升3%,报13.72元;成交约94万股,涉资1281万元.盘中高见13.78元,收复10天线(13.494元)。

国泰早前宣布正积极洽购海航集团旗下廉航香港快运,投资界近日盛传最快今日会有正式公布.虽暂未有交易细节,但消息人士指,国泰将争取香港快运控股权.国泰不评论市场传闻。

投资界人士也指,国泰接手香港快运后首要任务将是改组高层团队,来自海南航空及海航集团的高管将会离任,国泰行政总裁何杲曾暗示,不会改变香港快运廉价航空品牌及定位。

(来源:新浪港股)

航新科技拟购爱沙尼亚航空维修公司

航新科技今天披露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公司拟通过全资子公司香港航新以现金方式收购 Magnetic MRO AS 100%股份,标的公司是一家全方位飞机技术支持解决方案提供商。

据公告,标的公司主营业务为航空维修(MRO)和航空资产管理,MRO 业务主要包括基地维修、航线维修、工程服务和飞机内部装饰业务、飞机涂装等;航空资产管理业务包括了飞机拆解以及飞机机体、发动机、备件的贸易等。

公告称,标的公司总部位于爱沙尼亚塔林,航线维修业务在塔林机场的市场占有率为90%,主要客户为欧洲和非洲的中小型航空公司,已为波罗的海、西欧、东欧和非洲等多个地区的客户成功提供服务。此次收购双方采用“锁箱机制”进行定价,固定收购总价为4317万欧元(折算为人民币约3.34亿元)。

(来源:上海证券报)

法拒向中企出售图卢兹机场股份,中企已占股份49.9%

法媒称,法国政府可将图卢兹机场10.01%股份至少保留到2019年4月。2015年,政府将图卢兹-布拉尼亚克机场管理公司49.9%的股份卖给了中资财团——共生集团,并按约定有权将政府手中剩余的10.01%股份再行售予该集团。然而,有消息说,法国政府将不会继续出售该股份。

据法国《费加罗报》网站2月27日报道,图卢兹-布拉尼亚克机场公司监理会主席安妮-玛丽·伊德拉克表示,“政府有理由密切关注当地股东们的反应。目前存在一个严重的悖论,就是机场收益有了极大的改善。3年来主要因为分红等问题,管理方遇到了一些危机。国有股东和中方股东间产生了分歧”。

报道称,图卢兹机场的经营业务如今排名地方机场第三(位于尼斯和里昂之后,2017年超过了马赛),靠的是欧洲低成本航空运营的刺激,这占其2017年运输量的41%。该机场2017年接待乘客920万人次,比2016年多出14.6%。

图卢兹市长让-吕克·穆当对国家继续持股感到满意。他表示,“这一决定维持了一种我们想要的平衡,尽管它并没有解决管理的种种问题。在今后几个月的时间里,机场监理会主席安妮-玛丽·伊德拉克将任满退休。重要的是我们可影响如何选择接班人”。

报道称,最近,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中国投资者购买安德尔省和阿列省的麦地之后表现出强硬的态度。他许诺“制定严格规定”的时候到了。中资财团入股图卢兹机场从一开始就遇到了质疑。一位熟悉此事的专家说:“8个月来,有传闻说中国人力图出售其股份。在为机场支付了大笔资金后,他们可能对盈利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原本期待盈利能达两位数。”

报道认为,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即从2019年4月起,政府即便想要出售其10.01%的股份,也不会与共生集团联系以出让给后者。图卢兹市长穆当表示,“政府将会卖给它想卖的买家,或决定继续持股。我们并不反对私人参股,条件是要具有产业精神,而非只看盈利,要具有长远的眼光”。

(来源:参考消息网)

海外收购停下来之后,海航开始发债筹款还钱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海航旗子公司海航投资取消了为收购准备的52亿元的募资计划。

海航原打算拿这笔钱增资一家中国财产意外保险公司的股权,以及收购北京的一家医疗投资公司,目前还没有说明要不要继续推进。

这被认为是在全球进行大肆收购后,海航融资变得更困难了。

此前,海航一度30个月内花费2645亿元(400亿美元)对外投资和收购。它的投资对象包括希尔顿酒店、德银集团、货运服务商瑞士空港、飞机租赁商Avolon和CIT租赁部门等。

但这些并购的钱都是海航向银行或其他小范围群体募资而来,而且利息都很高。

根据标准普尔全球市场情报的数据,截至今年6月30日,海航的长期债务达到3828亿元,净债务达到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的6.5倍。

而未来几年内这些债务都要到期了。汤森路透平台Eikon的数据显示,海航明年、后年将到期的债务超过443亿元。

11月29日,国际评级机构标普下调了海航的“集团信用状况”,理由是有大量债券即将到期,并且融资成本提高。

尤其是去年11月,外管局规定企业如果动用超过500万美元外汇,就必须上报外管局批准。这让海航用境内资金偿还海外债务变得更困难。

今年海航也出现了多项贷款延期。11月30日香港《明报》报道称,海航持有的香港启德机场地块贷款,28亿元将延期支付。

今天汤森路透社的IFR一则快讯称,海航一笔30亿元的贷款延期了,这笔钱是去年94亿美元收购瑞士航空配餐公司Gategroup中其中一部分资金。

为了还即将到期的债务,海航在最近几个月密集发行了短期债券,以较高的利率为代价。

11月29日,海航控股和云南省政府合资成立的祥鹏航空,发行了为期270天的人民币债券,利率高达8.2%。彭博社称这是该公司发债史上的最高纪录。

12月5日,海航发布公告,拟发行不超过8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期限不超过270天,发行利率按照市场情况确定。

公告还表示,旗下的子公司天津航空计划发行人民币不超过20亿元的中期票据,期限不超过3年。而在11月时,天津航空已经发行了票面价值10亿元、为期270天的短期债券。

根据彭博社的报道,海航将在12月6日发行10亿的永续债券。永续债是指没有明确到期日,或期限非常长的债券,发行公司有赎回的选择权,并有权决定是否递延付息。持有人不能要求清偿本金,但可以按期取得利息,票面利率通常较高。

上月底的一场活动上,海航首席执行官谭向东称,考虑出售此前并购的一部分资产。(来源:好奇心日报)

外媒:海航集团遭遇债务难题 将大举出售海外资产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海航集团(HNA Group Co.)正在为出售一系列资产铺平道路,这标志着其战略的重大转变。该集团此前大举推进海外收购导致财务压力不断上升。

据知情人士透露,总部位于海南的海航集团近几周一直在与银行人士谈论处置或退出部分海外资产的事宜。目的有两个:为偿还该集团超过1,000亿美元的债务筹集现金,同时减持中国监管机构认为具有投机性的投资项目。

知情人士称,该公司面临的一大障碍是,许多海外资产都是以相对较高的估值购买的,这可能令海航集团收回投资时很难获利。


海航集团CEO谭向东出席《财经》年会2018

根据中国财经杂志《财经》发表的笔录,海航集团首席执行官谭向东(Adam Tan)周二在北京举行的会议上承认,该公司正考虑出售中国政府已表示关切的房地产等领域的资产。

据知情人士透露,为了顺利处置资产,海航集团正在讨论成立投资基金,以获得外部投资者的资金支持,并将部分资产出售给这些外部投资者。该公司随后将寻求在晚些时候将资产全部出售。

其中一笔资产剥离已在酝酿当中。海航集团旗下瑞士航空物流公司Gategroup Holding AG周二表示,正在考虑进行首次公开募股,并可能在苏黎世的SIX Swiss Exchange上市。具体时间表尚不明确。谭向东在当天早些时候的讲话中提到了这桩可能的IPO交易。

谭向东的最新表态意味着他放弃了之前关于海航集团全球宏伟目标的说法。海航集团入股希尔顿酒店集团(Hilton Worldwide Holdings Inc., HLT)、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G.DBK)、曼哈顿中城办公大楼和其它资产,短短数年内迅速登上《财富》世界500强(Fortune 500)企业排行榜。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上周发布的一篇报道《树大招风?海航集团举债扩张之路遇阻》详述了海航集团在举债扩张后最近几个月遭遇的诸多困难。海航集团不得不采取成本高昂的融资模式,同时正面临银行和全球各国监管部门越来越严厉的审核。

周三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下调海航集团信用评级,理由是其财务政策激进,存在流动性趋紧及融资成本上升的风险。

上周海航集团约4.50亿美元的贷款到期,而集团仅能为部分贷款再融资,此前海航集团借下这笔贷款购买香港一块地皮。海航集团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本月早些时候,海航集团一子公司以8.875%的利率发行3亿美元期限不到一年的债券,利率远高于内地一家垃圾级房地产公司最近所发同期限债券5.5%的利率。据知情人士,海航集团近日向市场参与者透露将发行期限更短的270天债券。

另一些表明海航出现财务压力的迹象也在逐渐浮出水面。该公司推迟了向两家国际律所支付此前已完成交易的相关费用。而该公司年初宣布的数项交易计划也尚未完成,包括收购前白宫通讯联络主管Anthony Scaramucci麾下投资公司SkyBridge Capital的交易和收购澳新银行(Australia &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Ltd., ANZ.AU)在新西兰的资产融资子公司UDC Finance的交易。

谭向东周二称,海航未来的海外交易将响应国家政策。他表示,民营企业在海外并购方面还会有大发展,但一定要符合国家政策,这是一条红线。

谭向东称,在中国监管机构出台限制某些类别海外交易和防止资金外流的新规之后,海航自去年11月起开始放慢投资步伐。中国政府已对其认为不属于高新科技和基建等政府重点领域的项目进行了整顿。

据知情人士称,近几个月来,一些海航员工已被赋予寻找不会给该公司资产负债表带来压力的“轻资产”项目的任务。

本月早些时候,海航主动向一家澳大利亚公司旗下的冷链子公司发出收购提议,该子公司寻求出售已经一年有余。海航计划支付2.8亿澳元(合2.126亿美元)现金从Automotive Holdings Group Ltd.手中收购该子公司,并承担与收购标的相关联的约1.2亿澳元融资租赁债务。(来源:凤凰财经

海航被指收购佳美集团时提供不实信息

瑞士并购委员会表示,海航去年收购航空服务公司佳美集团时,对自己的所有权结构提供了“不真实或不完整的”信息。

瑞士的并购监管部门表示,中国综合企业海航集团(HNA Group)去年以14亿瑞士法郎收购航空服务公司佳美集团(Gategroup)时,对自己的所有权结构提供了“不真实或不完整的”信息。

过去三年,海航在海外收购上的花费超过400亿美元,但该公司真正的所有权结构仍然笼罩在神秘之中。

最近几个月,中国监管部门也对海航和另外几家积极收购的企业的杠杆水平越来越高表示担忧。

瑞士并购委员会(Swiss Takeover Board)引用英国《金融时报》的几篇报道,对该集团宣称的两名股东的持股情况进行了核查,称海航起初提供的信息“不真实或不完整”。

海航在2016年5月收购佳美集团的说明书中称,巴拉特•拜斯(Bharat Bhise)和贯君分别持有该公司17.40%和12.35%的股权。然而,在2017年披露新信息时,该集团声称二人当时分别持有17.15%和12.01%的股权。

瑞士并购委员会的声明还表示,拜斯和贯君当时作为海航共同创始人的受托人持有股份,该公司应该在发出收购佳美集团的要约时披露这一信息。

海航瑞士并购委员会要求海航澄清所有权结构瑞士并购委员会致函海航,指出其在2016年收购佳美集团时披露的持股情况,与海航高层最近发表的声明有显著不同。由于海航前后披露的信息存在差异,瑞士并购委员会要求安永(EY)核查该收购交易是否遵循了最佳价格规则。该委员会还要求海航支付5万瑞士法郎(合5.1万美元)的调查费用。

海航在声明中表示:“我们会全力配合瑞士并购委员会的调查,我们尊重它在该问题上的权威。”(来源:FT中文网 译者:马柯斯

树大招风?海航集团举债扩张之路遇阻

2016年夏天,海航集团(HNA Group)首席执行长谭向东(Adam Tan)曾对一位顾问说,他觉得海航集团的扩张太快了。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谭向东当时表示,经过一系列大手笔的并购交易,海航集团已经跻身全球顶级买家之列,现在需要消化这些新购买的资产。

但谭向东并未听从自己的建议,海航集团也为此付出代价。他不但没有缩减开支,反而加快了海航集团的并购,包括投资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 DB)、希尔顿(Hilton)连锁酒店和前白宫通讯联络主管Anthony Scaramucci的对冲基金投资公司SkyBridge Capital。从2015年初到10月份,海航集团宣布了超过80笔交易,总金额达到400亿美元以上。

据熟悉海航集团的人士说,这家公司的快速崛起和雄心壮志已经引起了监管机构和华尔街的审视,其扩张步伐也受到阻碍。海航集团曾经想和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 BRKA)一较高下。

知情人士说,一些美国银行已经减少了与海航集团的往来,理由是后者所有权结构复杂。最近几周,海航集团的借款成本大幅上升。

据知情人士透露,现年50岁的谭向东正在全球各地奔走,劝说银行和企业继续与海航集团合作。在谭向东和海航集团发给《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的一系列声明中,有一份指出海航集团曾在今年早些时候暗示,今年该集团的投资步伐可能会比2016年有所放缓,海航集团将继续采取谨慎姿态,积极确定、评估和寻求战略性收购。

海航集团以及类似的大型中国国有企业让全球金融界感到困惑。这些企业凭藉一连串的并购行动震惊了投资界。中国政府鼓励他们走出去,提升国际知名度,在这一背景下,去年中国企业宣布的海外并购交易总规模达到2,200亿美元。

但如今,这些企业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外界担心,他们可能给中国经济带来系统性风险,并给跨境投资前景带来不确定性。一些在海外大举并购的中国企业因为债务问题而面临监管部门的审查,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Anbang Insurance Group Co.)就是其中之一,安邦在全球展开了一系列激进的并购行动,最终却迫于中国监管部门的压力放缓了扩张步伐。安邦保险集团对此不予置评。

曾收购美国连锁影院AMC娱乐控股公司(AMC Entertainment Holding Inc.,AMC)的万达集团(Dalian Wanda Group)也通过出售资产偿还债务,并且放弃了收购Dick Clark Productions Inc.的计划。万达集团不予置评。

据数据供应商Dealogic,截至10月份,2017年中国公司宣布的对美跨境交易金额同比下降约80%,至124亿美元。

令人担心的是,中国企业的收缩可能导致全球并购活动整体放缓并波及市场。纽约咨询公司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全球贸易及投资负责人Thilo Hanemann说,如果一家大型中国公司面临破产,不仅会危及金融领域,还会让大家陷入尴尬境地,当然还有蔓延的风险,也就是说,一家在全球举借资金的中国公司一旦陷入财务困境,会引起全球性的连锁反应。

包括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在内的一些信用评级公司已经表达了对海航集团收购的企业可能受到海航影响的担忧,因为海航集团很可能会利用这些公司的现金流。

11月3日,中国监管机构再度收紧对外投资规定,对投资主体直接或间接通过其控制的境外企业开展敏感类项目实行核准管理。海航和其他大型中国企业集团经常通过这类境外实体开展交易。

所有权和公司架构的不清晰加剧了海航集团的不确定性。海航集团旗下的附属公司盘根错节,很难确定彼此的控制关系和出现问题时由谁来最终负责。

目前还没有明确迹象表明海航集团的业务陷入了危险境地。根据监管文件,截至6月30日,该公司拥有资产人民币1.21万亿元(约1,780亿美元),高于2016年底的人民币1.02万亿元。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达到人民币2,720亿元,环比增长92%。

不过海航集团同期净利润下降近10%,至人民币8.125亿元,该公司还估计集团总负债超过1,000亿美元,并表示正在采取措施控制风险。

据一位知情人士说,由于最近银行不太愿意提供资金,海航集团现金面趋紧。该公司高管曾对公司内部和外部人士透露,在10月份中共十九大之前,海航集团对新的重大交易采取了观望态度,不过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交易速度尚未恢复。本月早些时候,海航集团的一家子公司不得不为期限不到一年的3亿美元债券支付8.875%的利率,而一家垃圾级中国房地产公司发行的类似债券利率仅为5.5%。

一些知情人士表示,由于暂时无交易可做,海航集团负责寻找交易机会的一些员工已经离职。一位知情人士称,最近几周谭向东向他人表示,他对SkyBridge的交易能否完成产生了新的怀疑。

收购热潮

海航集团曾在中国企业境外收购热潮中跑在前列,Dealogic数据显示,在中国企业2016年宣布的650亿美元的在美投资中,海航集团占四分之一强。海航集团在美国有4.5万名员工。

海航集团文件显示,该公司最初是一家区域性航空公司,由中国民用航空局前雇员陈峰和王健创立。文件显示,作为海航集团扩张大业主要架构者的谭向东于上世纪90年代初加盟,担任陈锋的助理。

谭向东拥有圣约翰大学(St. John’s University)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并获得了哈佛大学(Harvard)的高管培训证书,他说,他对美国的企业精神、强大的法律体系和对自由市场的倡导表示钦佩,还表示他们在海航集团也秉承这些核心价值观。

为了加速发展,海航集团收购了从法国到非洲的一系列航空公司的股份。海航集团购入了多个机场和酒店,并将触角伸向物流、运输、保险、期货经纪、云计算、大宗商品交易和石油存储等领域。

海航集团为了购买西雅图一些高尔夫球场花费了1.4亿美元,并向总部位于旧金山的RocketSpace Inc.投资3.36亿美元,后者曾孵化了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和Spotify AB。海航集团还为曼哈顿一栋联排别墅斥资近8,000万美元。

银行人士和分析人士说,这种策略蕴含风险,因为如果支持这些交易的资产的价值下降,那么依赖这些资产的投资和贷款就会面临危险。

与希望长线投资的传统企业相比,海航集团更依赖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公司常用的那些复杂的融资策略。备案文件显示,在针对德意志银行的投资中,海航集团使用了超过28亿美元的贷款和一系列复杂的衍生交易。

备案文件显示,在希尔顿交易中,海航集团利用保证金贷款来获得30亿美元的交易资金;在保证金贷款中,借入资金的一方以持股做为保证金,有时候以目标公司的持股做为保证金。这种策略有风险,因为如果这些资产的价值下降,银行会强迫借款方迅速提供额外的保证金。

谭向东表示,海航集团的股权自最初的投资以来已大幅升值。

海航集团的其他投资成本高昂,包括去年年底以高出市场价88%的价格买入香港原启德机场的一幅地块,监管备案文件显示,本次买入地块的资金是通过银行贷款以及该公司其他部门没有利息的无抵押贷款获得的。

在海航集团斥资28亿美元收购Swissport International Ltd.后,这家苏黎士货物运输服务公司发现,由于海航集团一家子公司将Swissport股份用于贷款抵押,Swissport面临违反债务契约的风险。据了解情况的知情人士透露,在解决了这个问题后,海航集团正在对Swissport的选项进行评估。

海航集团高管为举债收购做了辩护,称海航集团试图做一个明智的投资者,正在采取措施限制风险。

股权结构问题

海航的股权结构也是一个谜团。据知情人士透露,一些银行已经要求澄清海航集团的股权结构,而在6月份中国政府宣布将审查开展大型并购交易的大型企业的财务状况后,这些银行变得更加不安。

流亡海外的中国大陆房地产富商郭文贵公开表示,海航集团的股东可能包括与中共领导人有关联的个人,可能涉及腐败和关系网。海航集团否认郭文贵的说法,并向纽约州法院起诉郭文贵,称郭文贵多次发布不实和诽谤性的言论。郭文贵回应说,欢迎海航对他提起诉讼。

海航集团在7月份披露了更多股权结构的细节,首次公开了最终受益所有人名单,其中包括一家纽约基金会,这家基金会持有海航集团近30%的股权,是海航集团最大股东。谭向东持有海航集团2.95%的股权。

这份名单并未解释海航集团在全球大肆收购资产时的股东是谁,当时海航集团股份的估值是多少,以及这些股份如何在海航集团股东间进行了转让。这家成立不到一年的纽约基金会所扮演的角色也是疑问重重。

海航集团表示,由于他们的全球扩张步伐迅猛,外界对其股权结构以及公司结构越来越感兴趣,海航集团将继续提高这些方面的透明度。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对海航集团的股权结构存在顾虑,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暂停了海航集团一家子公司的首次公开募股(IPO)工作;出于相同的担忧,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 BAC)选择退出。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这项IPO计划已被搁置。

海航集团对全球银行纷纷停止与其合作的报道表示强烈质疑。据知情人士说,谭向东就如何应对这种压力向西方高管咨询。一位知情人士称,谭向东7月份与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全球银行业务部门主管Carlos Hernandez会谈,Hernandez告诉他,现在海航集团就好像参加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一样,应该做好准备,接受更多关注的目光。

据知情人士说,海航集团一直与摩根大通和高盛等银行会商,回答有关自己所有权的问题。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称,迄今为止收到的答复不能让人满意。另一位知情人士称,海航集团一直在出具材料,但并非所有问题都得到了答复。

投资者、分析师和信用评级机构最担心的一个问题是,在借款成本攀升的情况下,海航集团能否维系自己庞大帝国的完整。海航集团8月份公布的半年报显示,其融资成本因借款急剧攀升而增加了一倍以上。

据知情人士称,在持续竞购香港上市的资产管理公司惠理集团有限公司(Value Partners Group Ltd., 0806.HK)的过程中,海航集团曾于4月份尝试用8%-9%的利率为这桩交易融资。不过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当时潜在贷款方认为,考虑到海航集团债务水平不断攀升,利率应接近15%。根据监管文件,这桩交易尚未完成。

海航集团对其所说的“市场传言和揣测”不予置评。

本月,海航集团旗下一家子公司在监管文件中称,将出售并回购400万股NH Hotel Group SA股份(一种短期借贷形式),为海航集团全球业务提供流动性。

海航集团还转向成本更高的私人融资机构,比如对冲基金。监管文件显示,过去一年,海航集团通过私下向特定投资者发售股份而不是在交易所公开发售股票募集了至少人民币300亿元(合55亿美元),用来偿还债务和充实资本。

海航集团高管一直和国际名流保持密切往来,比如法国前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谭向东还在今年夏天和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合影。

海航集团在6月份发布了一系列名为《Adam说海航》(Said by Adam Tan)的视频,这位CEO在视频中宣传了海航集团的慈善事业,并称海航集团的目标是跻身全球十大企业。

谭向东在其中一段视频中说:我们够聪明,讲纪律,这是我们的方式。(来源:华尔街日报)

卡塔尔航空公司宣布收购国泰航空公司9.61%的股份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卡塔尔航空公司(Qatar Airways
Q.C.S.C.)今日(11月6日)宣布,卡塔尔航空已订立协议购买国泰航空有限公司(国泰航空)股本中378,188,000股股份,约占已发行股本总额的9.61%。交易预计今天晚些时候在香港完成。

卡塔尔航空集团首席执行官Akbar Al
Baker先生表示:“卡塔尔航空公司很高兴完成在国泰航空的投资。”“国泰航空是寰宇一家的成员,也是全球最具实力的航空公司之一,广受业内认可,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这项投资进一步推动了卡塔尔航空公司的投资策略,该策略已经包括对于国际航空集团(IAG)20%的投资,对南美航空集团(LATAM)10%的投资和子午线航空(Meridiana)49%的投资。

卡航收购国泰航空9.61%股份,后者股价挫跌3.5%

香港建滔化工今天(6日)宣布,该公司与附属公司建滔积层板合共出售香港主要航空公司——国泰航空约9.61%股份予卡塔尔航空,总代价约51.6亿元(港元,下同)。完成交易后,卡塔尔航空将成为国泰航空第三大股东。

据路透社报道,该公司的声明称,此次出售约3.782亿股国泰航空股份,其中约3.56亿股由公司出售,其余由建滔积层板出售,出售相当于每股13.65元,较国泰航空上周五收盘价13.2元溢价3.4%。

完成出售后,建滔将不再持有国泰航空的股份;公司预期将因出售而录得约8亿元的收益。

国泰航空今天低开0.45%后,香港时间早上9时39分跌幅扩大至3.5%;建滔化工升幅也收敛至0.73%。

建滔化工去年12月因持有国泰航空股权超过5%而须作出披露,始令其持续吸纳国泰股份的行动曝光。

港媒今年4月曾引述建滔化工主席张国荣指出,未来会继续增持国泰。而基金股东也建议建滔至少持有国泰至2019年,料届时没有对冲亏损后国泰有望“翻身”。

国泰航空近年因受市场竞争激烈、燃油对冲亏损未止等多项因素,拖累其业绩表现;今年上半年国泰业绩转盈为亏,是公司继去年下半年后连续第二个半年亏损。

国泰也指出,不预期经营环境在下半年获得重大改善,但企业转型计划预计在下半年初见成效,并于明年加快显现。

国泰航空大股东为英资综合企业——太古,持股约45%,中国国际航空为持股29.99%的第二大股东。国泰航空也是国航的股东,持有对方约19.53股权。

国泰航空与卡塔尔航空为“寰宇一家”(oneworld)伙伴航空公司。卡塔尔航空持有英国航空母公司International Consolidated Airlines Group(ICAG.L)两成股权、LATAM航空LTM.SN一成股权,以及意大利Meridiana Airlines的49%股份。

建滔化工主要从事制造及销售,包括覆铜面板、印刷线路板等。公司表示购买国泰航空股份属该集团的投资,并拟将出售所得款项作一般营运资金或其他投资机会用途。(来源:联合早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