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集团再调整:陈峰之子陈晓峰升任总裁,撤销物流集团

10月19日,海航官网显示,现任董事长陈峰之子陈晓峰被任命为海航集团总裁,他此前担任海航集团副首席执行官一职。海航集团副董事长张岭不再兼任总裁。

陈晓峰毕业于美国华盛顿大学,并获得华盛顿大学工业工程专业学士学位。2012年加入海航集团,历任海航集团有限公司北美事务管理中心总经理、海航集团北美有限责任公司总裁、海航物流(北美)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等。

除了人士变动外,海航集团还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积极回归航空主业。官网显示,目前海航集团旗下产业板块仅有海航航空,此前的海航物流板块被撤销。

2017年之前,海航集团拥有航空、实业、资本、基础、物流等七大大业务板块,后调整为海航资本、海航科技、海航航旅和海航物流4个板块。今年1月,海航集团旗下仅保留海航航空和海航物流两个板块。

海航集团流动性危机仍未解决。根据《海航集团公司债券2019年半年度报告 》,报告期内,海航集团净亏损达到35.2亿元,去年同期盈利41.7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10.8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181%。海航称,亏损因本期处置资产导致。

在资产负债方面,2019年上半年,海航集团总资产为9806.2亿元,相较去年同期减少8%;总负债则达到7067.3亿元,同比减少6%。资产负债率为72.07%,同比上升2%。

报告期末,海航集团短期借款达到950.7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性负债达到780.58亿元。而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406.0亿元。

对于海航危机,董事长陈峰曾表示,2019年,海航的工作重点有两个方面,第一是处置资产,回归主业,根本化解流动性风险。第二个就是聚焦航空主业健康发展,投入海南自贸区(港)的建设,落实飞机维修、机场建设、空域优化和国际航线等重大项目,加密国际航线,积极推动临空产业园、免税和旅游基础设施建设等。

作为海航集团主业,航空业务表现平稳。2019 年 1-6月,海航控股实现营业收入350.35 亿元,同比增长6.36%。其中,实现运输收入331.29亿元,同比增长 6.13%。(来源:界面新闻 记者:陈晓双)

56亿元重启资产重组,海航控股债台高筑继续资本腾挪

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控股”)近日重启了数额高达56亿元的资产购买计划。这次的标的资产包括,海航航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技术”)60.78%股份,中国新华航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华航空”)12.18%股权,海南天羽飞行训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羽飞训”)100.00%股权。相比去年7月海航控股抛出的百亿元资产重组计划,这次的资产数量和规模相对较小。在流动性危机的背景下,海航控股新的收购计划再次传达出了海航系聚焦主业的意图。

收购三大资产,突出聚焦主业意图

近年来,海航集团在全球大举进行并购重组,渐渐和起家的航空主业偏离,以至于被央行点名,与明天系、复星国际和恒大集团同列,被认定为金融控股公司。自流动性危机爆发后,聚焦主业则成了海航集团的纾困战略。2018年,海航集团将7大产业集团调整为航空、物流两大集团和两大事业部。

在4月3日晚间发布的收购公告中,海航控股多次突出了聚焦主业这一意图。海航控股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收购新华航空,是为聚焦航空主业,扩大主营资产占比,提升同行业协同及资源共享;收购海航技术,可促进公司航空运输主营业务的拓展,进一步夯实公司主业;收购天羽飞训,则有利于公司基于主营业务航空运输向飞行训练行业布局,增加公司业务竞争力。

在此次收购的三项资产中,新华航空业绩堪忧。2018年前三季度,其净利润亏损6963.78万元。此外,海航技术2018年的净利润为28063.39万元(未经审计),天羽飞训2018年前十个月的净利润为15926.05万元。

多次系内买卖,海航控股被质疑是海航集团“提款机”

自危机爆发以来,除了战略上的调整,海航系企业纷纷出售资产自救,海航控股也不例外。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海航控股处置了多项资产,其中包括所持巴西Azul S.A全部优先股股权、葡萄牙航空9%股权和2架飞机等。

此外,海航控股也加入海航系内上市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行列,在海航系内资本腾挪,向关联方输送资金。

2018年7月,经过近半年的停牌,海航控股复牌,并抛出约105亿元的重大资产计划,拟收购海航技术60.78%股份、HNA Aviation 59.93%股份、天羽飞训100.00%股权、西部航空29.72%股权、重庆西部航空控股有限公司60.00%股权。同年11月,该重大资产重组宣告终止,发行A股募集70.3亿元资金的计划一同终止。

相比去年7月,海航控股此次的收购计划缩水许多,收购的资金规模几乎减半。不过,与上次收购计划相似的是,海航集团均为资产出售方的关联方。有分析认为,多次启动资产收购,海航控股几近沦为海航集团的“提款机”。

债台高筑,2018年预计亏损30亿-40亿元

事实上,独立上市的海航控股早已负债累累。据披露,海航控股2016年曾发行股份募集到约165.54亿元资金,截至2017年末,募集资金就已使用超90%,仅剩余约15.35亿元。2018年一季度的数据显示,海航控股虽然账上货币资金余额为258.47亿元,但其中飞机购置合同每年需支付款项、短期借债和非流动负债就已超450亿元。截至2018年9月底,海航控股资产总计1879.19亿元,负债合计1144.08亿元。

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海航集团出售了约3000亿资产,危机稍有缓解,但海航控股的资金状况仍不乐观,依旧维持着拆东墙补西墙的状态。今年3月,海航控股发债募集10亿元资金,用于偿还存量债务。

债台高筑的海航控股,2018年的业绩预期自然也不理想。海航控股预计2018年净利润亏损30亿-40亿元,同比下降190%-220%,扣非净利润亏损32亿-42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225%-264%。

危局之下,56亿元购买资产的资金从何而来成为关注焦点。据悉,海航控股将于4月30日披露经审计年度报告,届时谜底将揭晓。

(来源:新京报网  王庆滨)

海航若卖飞机租赁公司Avolon持股,长实有意竞投

据香港《星岛日报》4日消息,长实集团执行委员会委员兼企业业务发展部总经理马励志近日称,若海航集团有意出售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Avolon Holdings的持股,长实则有意参与竞投。马励志还表示,长实有意在海外进行收购,以为集团带来长远收入。

报道称,马励志提到,长实对收购Avolon持开放态度,并希望扩大飞机租赁业务版图。长实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去年飞机租赁业务收入为港币29.94亿元,占总收入的4.57%;报告期内净利润12.76亿元。截至去年底,长实集团拥有120架窄体飞机及5架宽体飞机,平均机龄为5.7年。

另据路透社报道,马励志十分看好飞机租赁市场的前景,因为来自廉航的需求正在增加,并预期在2024年前全球将有2000至4000架飞机将要退役。他又提到,集团的负债股权比率仅约3%,仍有很大空间扩大投资。

《星岛日报》指出,事实上,去年8月初曾传出海航集团计划出售Avolon股权或 Avolon部分飞机,潜在买家包括李嘉诚及郑家纯旗下的公司。几天之后,Avolon公布,日本欧力士斥资22亿美元向海航集团旗下、Avolon母公司渤海金控购入该公司30%股权,相关交易去年11月完成。

据悉,Avolon总部位于爱尔兰都柏林,并在上海及香港等地设有办公室,2018年租赁收入增至25.69亿美元,盈利达7.17亿美元。截至2018年底,Avolon客户有150个,业务覆盖61个国家。

此外,报道称,马励志还表示长实有意在海外进行收购,目标包括办公室大楼、公用事业资产及基建等。他指明,集团正寻求在伦敦收购资产,曾在当地竞购一个办公室大楼及养老院,但最终失败。

(来源:中新经纬)

陈峰复出8个月再谈海航:今年仍是困难的一年继续剥离非主业资产

陈峰坦言,由于解决问题需要过程,资金缺口需要时间来逐步化解,因此2019年仍然是困难的一年:一方面债务到期需要刚性兑付,另一方面资产处置需要过程,优质资产也不能因为急于出手而卖白菜价。

“目前海航集团局面稳定,但是2019年还面临很大的困难,资金缺口还在。因此处置资产还在加大力度当中,不是主业的项目再好也不留了,坚决处置掉。”

除了继续剥离非主业资产,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表示,在航空主业上,2019年还将坚定不移地投入海南自贸区(港)的建设,落实飞机维修、机场建设、空域优化和国际航线等重大项目,加快制定项目详细计划并推进落实。

谈2019年:仍是困难的一年

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表示,2018年6月之后,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指示精神,海航处置资产、降低杠杆、聚焦航空主业健康发展,通过“生死之搏”从困境中逐步走出来,局面稳定住了:一是守住了航空安全底线,二是守住了刚性兑付,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不过他也坦言,由于解决问题需要过程,资金缺口需要时间来逐步化解,因此2019年仍然是困难的一年:一方面债务到期需要刚性兑付,另一方面资产处置需要过程,优质资产也不能因为急于出手而卖白菜价。

陈峰说,一是海航确实有张力,二是金融机构对海航有信心,能看到海航是好企业、好资产。

“以无我的心态尽最大的努力,给社会和所有支持海航的人带来信心。”陈峰认为,自己“复出”八个月最大的成绩就是稳定了局面,“局面稳定太不容易了,要有定力,‘八面来风吹不动’的信心源于党和国家的支持和指示,以及坚定不移的自救。”

在他看来,这个自救和他救的过程,两者缺一不可,企业的自救是市场行为,银行“救”企业是业务关系,政府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则政策导向上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引导金融机构与企业之间形成一个克服困难的合作机制。

谈主业:继续聚焦主业发展

在明确“聚焦航空运主业、健康发展”战略要求后,最近半年海航在航空主业上作出的一些结构性调整也引起了业界关注。

2018年11月和12月,海航陆续出让乌鲁木齐航空和首都航空控股权,业内总结为“地方控股+海航管理”模式,被认为是一步“妙棋”:海航既可以获得资金解决燃眉之急,也能在短期内保留对航空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对此,陈峰表示:“出让地方航司部分股权是战略调整需要,这需要我们放开胸怀,舍得!”他举例,首都航空股权调整后,仍实行航空运输专业化管理,配合北京大兴机场的建设,使北京市航空产业链上不至于没有本地航空企业,对员工来说,北京户口和住房也更容易解决。

陈峰透露,海航出让旗下地方航空公司股权给地方,接下来海航旗下基本谈定的有七八家,都将陆续今年年内签约,目的是坚定不移地与地方共同发展、实现共赢。

此外在航空主业方面,海航计划继续扩大规模、提高服务质量、提高企业经营效益。以扩大规模为例,海航计划以海南航空为主力,在未来五年新增海南始发国际航线40条,支持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据了解,2019年,2月28号开通了海口-大阪的直飞航线,接下来还将开通海口-莫斯科、海口-东京、海口-首尔、三亚-仁川等航线。

“只要当地政府城市需要开,现在海航具备开通的能力,但现在的问题是航权不足。”陈峰说。

航权资源不足也已经成为中国航司扩大国际航空运输、推进国际化发展战略的主要瓶颈。2018年5月,民航局颁布《国际航权资源配置和使用管理办法》及配套实施的《北京“一市两场”国际航权资源配置政策》,鼓励空运企业根据航空运输协定及有关协议开辟新的国际航线,对国际航权资源进行分类配置管理,渐进打破“一条远程国际航线一家承运人”的规则。

海航物流板块则会以航空货运、机场运营管理及临空产业开发等为主要业务方向,致力于发展成为特色鲜明的航空物流现代服务企业。2018年3月,海航宣布成立海航物流集团,统筹管理原海航现代物流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海航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也由西安迁址海南。

近年来,包括顺丰、圆通等在内,越来越多的地面快运快递起家的企业开始拓展航空货运。陈峰表示,海航在航空货运上规模更大,旗下运营全货机28架,运营管理及合作运输机场16家,此外机场连接物流园区和临空产业园区,接下来将把这种“海航管理”继续做强、做出特色。

谈过去:“走出去”还没准备好

回顾过去海航的发展道路,陈峰用“风起云涌、波澜壮阔”八个字形容。他认为,在国家走出去战略中,中国企业不管民营国营都是一马当先,但海航并购的项目如果放到今天,想收购世界顶尖级企业基本没有可能,要看形势。海航把若干年做不到的几个公司一把收购下来,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以航空相关行业为例,2015年到2016年,海航陆续收购航空地面服务公司Swissport、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Avolon、美国CIT集团的飞机租赁业务,以及航空配餐公司gategroup。

陈峰表示,当时机会好,价格便宜,国外融资也便宜,50%以上都是国外银行贷款融资。

“但是一旦有内外部因素变化,你自身还不成熟,无法完成并购逻辑的时候,现金就出现问题了。”陈峰说,外部因素一叠加导致海航在高速成长过程中资金链紧张,爆发了2017年底海航的流动性困难。

最困难的程度,如陈峰在2018年底新年致辞中所提到的:“千亿债务集中到期,流动性困难利剑高悬,P2P平台兑付泰山压顶,公司股票市值缩水,海航集团重要创始人不幸意外离世……海航这艘商业巨轮在时代的浪潮中风雨飘摇。”

“欲望把我们推向了快车道,就带来了问题,毕竟一个企业承载能力是有限的,包括团队的搭建、管控方式都是新的问题。”陈峰坦言,海航自身对快速成长时的外部环境估计不足,经验不够,“我深刻地感到国内的企业可能还没完全准备好,走向世界还需要时间。”

谈未来:抓住海南自贸区(港)机遇

在陈峰看来,作为海南本土企业,海航依海南而生,伴海南而兴,海南自贸区(港)政策的出炉,或许将成为海航下一轮崛起的机遇。

除了积极助力将海南打造成为泛南海国际航空枢纽之外,海航还希望在海南自贸区(港)基础设施建设和产业结构调整中发挥作用,以临空产业园为依托,培育壮大海南飞机维修、飞机租赁产业。

陈峰透露,目前海航正全力推进美兰机场二期扩建工程,预计2020年春节投入使用,2025年满足年旅客吞吐量3500万人次、年货邮吞吐量40万吨需求,将大幅提升海南的航空运输保障能力。

此外,海航计划在海南健全飞机维修产业链,带动航空制造、航空培训、航空会展等上下游业务发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一站式飞机维修基地。

陈峰介绍,目前海航正在积极探索利用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地缘优势及政策扶持,在海南开展飞机租赁业务,致力于将海南打造成为面向“一带一路”沿线的飞机租赁产业高地。

谈及对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的建议,陈峰提到,海南应当在开放三、四、五航权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天空开放”,允许所有航空公司的航班在海南过境,这也是国际知名自由贸易港的通常做法。同时,积极协调东京、雅加达、马尼拉、吉隆坡等境外繁忙机场,给予海南基地航空公司获取更多的时刻、停机位资源。

“飞机租赁及飞机维修产业均在全球自由贸易港中享受税收优惠政策,海南也应该降低税率,吸引全球优秀企业入驻。”他举例,飞机租赁产业方面,爱尔兰飞机租赁企业的企业所得税为12.5%,然而海南飞机租赁企业适用全国25%的企业所得税率。海南可以探索将海南企业所得税税率由25%降低至10%~15%,境外至海南以及海南自由贸易港内货物交易免征增值税。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戴安)

海航董事长陈峰回应质疑:欲望把我们推向了快车道

在遭遇流动性危机后,海航一直处于舆论的漩涡当中。在经历了“买买买”和“卖卖卖”的大转折之后,有关海航破产的传言此起彼伏。去年,海航处置了近3000亿元的资产。今年海航又风险几何呢?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期间,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

中国新闻周刊:“买!买!买!“一度是海航的标签。对于海航之前海外大举并购,你现在怎么看?

陈峰:在走出去过程中,中国的企业,不管民营和国营,海航确实是一马当先。目前,欧美国家对中国进行封锁,如今,如果海航再去收购世界顶尖级企业,可以说是没有可能的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可以说海航为国家、为民族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比如英迈,全球最大的IT分销商,是世界500强企业,排在200多位。像这种公司,就是五十年时间,我们也很难做到;我们收购Avlon租赁公司,全球第三大飞机租赁公司,自有、管理和订单机队规模逾1000架,打破国际飞机租赁市场被西方企业巨头长期垄断的格局。随后,又并购了全球最大的航空地面服务管理公司,一家管300个机场,我们如果成长成这样的企业会需要很长的时间;此外,我们还收购了GateGroup全球最大的航空食品公司,业务遍布全球60余个国家和地区,服务全球300多家航空公司,年服务全球旅客近6亿人,占全球市场份额25%。

看到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就迅速买下,确实很了不得。也正因为机会太好了,国外融资便宜,50%以上全是国外银团贷款融资。所以说欲望把我们都推向了快车道。

但是,由于海航多元化并购过快,确实产生了问题。毕竟一个企业的承载能力是有限的。

当时设计的逻辑和路线也很完整,在国外并购后,然后在中国资本市场进行增发,负债率下降,一年还给债权人并购贷款。国内和国外资本市场差一倍的市盈率11:21,从这个角度看并购逻辑完整。

但一旦有外部的因素变化,事情没有按预计完成的时候,风险就来了。总而言之,我们对快速成长、变化的国外环境,经验不够。

我深刻地感到中国还没有准备好,还需要时间。中国的企业走向世界,海航是其中小小的尝试。我们遇到了国内外环境的变化,在我们无法完成这些并购的逻辑时出问题了。

中国新闻周刊:去年,海航出现流动性危机后,海航是如何应对的?

陈峰:从去年6月12日以后,海航严格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指示精神,实实在在做了两件事情:一是要守住安全底线。航空安全对海航来说,是底线,在遇到外部环境变化的时候,保证航空安全的稳定、人心的稳定是非常重要的。二是我们守住了刚性支付,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去年海航经历了生死之搏,可以说经历了一个从困境当中逐步走出来的局面。

目前,海航的服务质量和发展都很正常,我们的服务质量不断提高,而且我们在发展战略当中调动积极性。比如首都航空,在去年年底我们与北京首都旅游集团签订了协议,进行股权转让、增资扩股,配合北京市第二机场的建设。首都航空是我们经过八年时间打造了一个中国航空十大家之一,是洲际航线的一个优秀航空企业,一年一百多亿收入,经营也不错,股权调整后,北京首都航空仍实行航空运输专业化管理。

解决流动性问题总是需要一个过程,需要我们去努力,需要外界的帮助。有党中央、国务院和债权人的支持,海航也一定能够克服流动性困难所带来的这些风险,重振海航发展士气。现在的局面、稳定的局面,海航来之不易。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海航将如何进一步化解危机?

陈峰:2019年,我们仍然面临着困难。化解资金缺口需要时间,需要我们逐步化解。在处置资产方面,我们要加大力度!我们是坚定不移的聚焦航空主业,健康发展,不是主业的,我们心无旁骛,再好的项目也不留,坚决处置掉。

当然了,一批优秀的企业,我们希望留给中华民族、留给国人,不再想卖回给西方国家,总是希望能够把优秀的优质资产留下。

从产业布局角度,海航是有点偏离主业,但是对中国好的事情,海航一点都不偏离。我这个年龄的人是有一点家国情怀的。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在加快处置当中,更能为给国家和民族够留下点什么、带来点什么。

我认为“计利当计天下之大利”,能够使得企业给社会带来利益,(企业)在谁的名下不重要。关键是这个事业能不能成就社会、成就他人。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王全宝)

海航控股更正2018年业绩预告,预计亏损30-40亿元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2019年3月27日,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发布公告,预计公司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亿元到-40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190%到220%。

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32亿元到-42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225%到264%。

公司曾于2019年1月31日披露了《海航控股:2018年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亿元到5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滑50%以上,或将出现亏损。

海航控股2018年出现亏损有以下因素:受航油价格上涨和起降费收费标准提高的影响,公司航油及起降费支出大幅增加; 受人民币大幅贬值的影响,公司产生大额的汇兑损失(上期为汇兑收益); 公司因资产处置产生较大损失。

该公司上一次亏损还要追溯到2008年。

海航集团、大新华航空所持海航控股股份被全部冻结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近日,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控股”、“本公司”)发布公告,海航控股于2019年3月15日接监管部 门通知,获悉本公司控股股东大新华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新华航空”)、持股 5%以上股东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集团”)所持有的本公司股份被冻结。

根据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9)鲁财保9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因国泰租赁有限公司与海航集团、大新华航空等合同纠纷一案,海航集团、大新华航空所持本公司股份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被冻结。

海航控股出售2架B737-800飞机,共计2750万美元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3月15日,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控股”、“公司”或“卖方”)发布公告,为优化海航控股自有机队机龄结构,实现资产负债结构科学化,增强公司经营的灵活性,海航控股将向NGFGENESISLIMITED(以下简称“NGF”或“买方”)出售2架自有B737-800飞机,本次交易合同金额共计2,750万美元,最终出售价格将根据交付时飞机的技术状态进行适当调整。

本次交易不构成关联交易,也不构成《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规定的重大资产重组。

本次交易有利于优化公司自有机队机龄结构,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增强公司经营的灵活性,符合公司当前战略定位,对公司未来发展产生积极影响。

截至2018年10月31日,2架飞机账面原值合计36,600万元人民币,账面净值合计13,357万元人民币。

在卖方满足飞机交付相关条件时,买方应按如下付款计划付款:

1、购买价款的10%:完成协议签署后三(3)个工作日内支付至共管账户;

2、购买价款的90%:飞机产权交割一(1)个工作日,买方将购机尾款支付至共管账户,飞机产权交割时共管账户支付飞机全部款项至买方账户。

海航投资:朱卫军任公司新董事长

3月7日,海航投资发布公告称,公司于7日召开了第八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举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公司董事会同意推举朱卫军先生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任期自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本届董事会届满。

(来源:乐居财经)

卖出3000亿资产后,海航又现减持动作,“卖卖卖”几时休?

海航集团的“卖卖卖”进程还未结束,这一次被摆上货架的是海航控股的股权。

3月5日晚间,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航控股)发布公告称,股东海航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海航集团)拟减持公司约1.68亿股,计划减持比例不超过1%,以偿还金融机构借款。截至公告日,海航集团持有海航控股3.53%的股份,而其一致行动人长江租赁有限公司则持有3.08%的股份。

此次减持被认为是海航集团近一年来资产处置的新篇。自其资金链困局于2017年底集中爆发后,海航集团便不得不断臂求生,将旗下众多资产摆上货架。在业内人士看来,海航的资金困局始于全球并购——这一曾助其成为资产规模达万亿的世界500强企业的发展战略。

海航的全球并购始于2004年,围绕航空主业,海航先后收购国外航空公司、酒店、保障、租赁、地面服务等业务,逐渐构筑起以航空旅游、现代物流和现代金融服务为三大支柱板块,囊括航空、地产、酒店、商品零售、旅游、金融、物流、船舶制造、生态科技等业态的新型产业格局,形成全产业链的布局。

“我们经验不足,自以为真正有这种把握全球企业和世界级品牌的能力,所以近两年来,我们偏离了主业,扩张速度太快,心太急。”陈峰事后曾如此评价。

资产处置来得迅疾而猛烈,仅去年前三个月,海航就相继处置了价值508亿元的资产。具体包括:出售悉尼及纽约曼哈顿第六大道写字楼以及香港九龙启德区地块、转让嘉丰矿业及债权、减持德意志银行及皖江金租股权、出让41架附带租约的飞机租赁资产等,前述交易价格合计达508亿元。

“我们自身没有准备好,所以就出现去年在江湖上买买买,好家伙,海航没不能买的,今年又卖卖卖,又创世界资产处置之最。”陈峰在2018中国品牌论坛上发表演讲时称。

进入2019年,海航集团的资产处置仍在继续。据悉,海航集团曾于年初组织对外推介会,将房地产、金融、类金融的待处置资产向投资者推荐,待售名单中包含至少20种资产。

海航方面称,组织上述对外推介会,是集团进一步优化资产结构、提高资产配置和使用效率的举措;通过这种方式,既可以使海航利益相关方能及时准确获取资产处置信息,也有利于集团提升资产处置节奏。

出售一系列资产后,海航似乎可以稍松一口气。海航集团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集团已累计出售资产约600亿元人民币,资产金额超过集团上半年未合并报表净资产的10%。

据悉,海航集团正对集团进行架构调整,转为“两主两辅”模式,两主是海航航旅和海航物流,两辅则是海航租赁和海航科技,现有部分金融资产将会放在航空租赁板块之下。

此外,在过去半年间,海航集团将原本的7个业务板块收缩调整为4个。陈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原则上非主业业务剥离、非健康产业退出,未来聚焦航空运输主业,非主业坚决不要了。

2018年年底,陈峰对外公布,自2018年起海航累计处理资产规模达约3000亿元,未来海航还会陆续有不同批次的资产处置清单对外公布,等资产处置完,海航集团的负债率会降到50%以下。

(来源:中新经纬APP 赵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