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聊手丨由浦东跑道侵入事件引发飞行员和管制员思考

昨天(13日)上午,美国达美航空一架A350-900飞机执行DAL582航班,从上海浦东飞往美国底特律,在起飞时发现跑道末端一执行JL873航班的日航B787-900客机侵入跑道,DAL582机组紧急中断起飞。目前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正在开展调查。

从FR24数据显示,该机中断起飞时的速度大约为100节(每小时185公里左右),超过100节的速度中断起飞通常被称作高速中断起飞。

浦东机场有东西两侧共有四条平行跑道。在东侧的两条跑道中,四号跑道靠外,常用作降落,二号跑道(34L/16R)靠内,用来起飞。事发当时,日航客机在四号跑道着陆后沿R6滑行道穿越二号跑道滑向航站楼,但DL582航班正沿二号跑道起飞,因此造成“跑道侵入”事件。

飞机为啥会中断起飞呢?

机长陈建国告诉我们,飞机起飞时,如果飞行员发现飞机可能遭遇内部不安全故障或外部条件而无法确定能否安全起飞,或者故障虽然不足以威胁到飞行安全,但是停止起飞更安全(低速时任何警告都可以中断起飞),飞行员会决定终止起飞。

无法确定安全起飞包括高速中断和其他无法安全起飞情况。

高速中断如:

  • 发动机失效
  • 火警
  • 预警式风切变
  • 驾驶杆失效等

其他情况如:

  • 跑道侵入
  • 机翼断裂等

中断起飞通常仅在飞机速度低于决定起飞速度(V1)前执行,对于大型飞机,该速度在每次起飞前计算。在决定起飞速度之下时,飞机应该能在跑道末端前安全停止。如果超过决定起飞速度仍中断起飞,飞机可能会超出跑道,因此通常不会在超出该速度时仍中断起飞,除非有理由怀疑飞机的继续飞行能力。如果超过V1时发生或怀疑存在严重故障,但飞机仍可继续飞行的,飞机仍将继续起飞,但将尝试尽快着陆。

不过,对于远程大载量客机来说,如果飞机在决断速度V1前1秒发现,在V1已经开始实施中断起飞,那么飞机的性能是按照一个发动机失效时在跑道头能够正好停下来,或者继续起飞在跑道头也只有35英尺高度来计算的。

此次冲突中,日航B787飞机机尾高度约为55英尺,当时飞机从R6滑行道穿过,与计算的跑道头还有一定距离。如果达美的A350没有中断起飞,它飞越B787的高度可能会更低一些,准确的计算结果还需要更多数据支持。

因此机长陈建国认为,昨日两架飞机的冲突存在潜在风险,感谢A350飞行员及时中断起飞,避免了一起潜在的严重危险事件。起飞或者中断都是在极短时间内做出的决策,却和数百人性命攸关。

飞行员必须有足够的理论支持和严格的训练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如果在飞行中不采用性能计算,往往都有很大的潜在隐患。

航空管制员引导,安全与效率平衡了吗?

在大家对这次事件原因展开热烈探讨时,小编听到了另外一个声音。国内有些飞行员表示,浦东机场的航空管制员语速太快,有时候会“不耐烦”,所以这次事件有没有可能是“沟通失误”造成的。

因为这次跑道侵入事件发生后,大家很难不回想起两年前(16年10月11日)同样发生在上海的虹桥跑道侵入事件。当时,在上海虹桥机场,由于管制员遗忘飞机状态,一架A320客机在起飞时遭遇一架进入跑道的A330飞机,A320客机紧急拉杆,在距A330飞机仅有十几米的上方擦身而去。好在A330飞机离跑道头不远,而且要起飞的A320客机不需要到跑道头就可以起飞。

目前,全球都采用“航空管制员引导”的方式起降,即飞机从推出、起飞、降落和滑行的路线必须听从空管员的指挥。,近百年来,这种引导方式最好地平衡了安全与效率。不过,这种方式对空管员要求非常高,如果精力不集中,会发生严重后果。

中国未来十年将会成为世界最大的航空市场,但是航空安全不能建立在牺牲效益的基础之上。无论是飞机制造商、航空公司、机场还是空管,必须从所有环节保证安全,支撑起民航的安全发展。同样,作为旅客,要确保任何时候系好安全带,并听从机组人员的指挥。

由浦东跑道侵入事件引发对中国空管能力的思考

11月13日上午,浦东机场发生“跑道侵入”事件,上海飞往底特律的达美航空DL582号航班紧急中断起飞。网传的飞行数据表明紧急中断时的速度约为185公里/小时,机场因此出动消防车予以降温。这架空中客车A350客机也因此占据了跑道,导致浦东机场多个航班延误。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目前有平行的四条跑道,分别位于机场东西两侧。在东侧的两条跑道中,位于外侧的“四号跑道”一般用来降落,位于内侧的“二号跑道(34L/16R)”则用来起飞。据悉,“侵入跑道”的日航的JL873号航班在外侧的四号跑道落地后,需要沿R6滑行道穿越二号跑道并滑向航站楼,穿越时DL582航班正沿二号跑道起飞,因此造成“跑道侵入”事故。

查图发现R6滑行道位于二号跑道的最北端,因此理论上说达美班机正常起飞也不会有危险。但因为达美飞行员平视时并不能确认日航的位置,也没有接到跑道尽头将有飞机穿越的通知,因此这仍然是一起“跑道侵入”事故。

目前还不清楚事故的原因是日航班机未听从指挥,还是航空管制员指挥失误所致,或者达美客机未按规定擅自起飞(这种可能性较小)。但此事件的性质相当严重,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空难就是因为“跑道侵入”造成的,两架飞机相撞造成583人遇难。国内有些飞行员反应说浦东机场的航空管制员经常语速太快,而且有时候会“不耐烦”,所以“沟通失误”也许是造成这起事故的原因。

因为飞机速度高,飞行员视野有限,全球民航都采用“航空管制员引导”的方式起降。飞机从推出起飞到降落滑行的一切路线必须听从空管员的指挥。这种方式虽然麻烦,但近百年来也被证实是安全与效率之间最好的平衡。然而这种方式对空管员要求极高,一旦因为精力不集中犯下错误,后果往往很严重。2002年7月1日,瑞士空管员因工作失误,造成俄罗斯一架客机与DHL快递的一架货机在德国上空相撞,导致71人死亡。

同样在上海,2016年10月11日,在上海虹桥机场,因空管员疏忽,一架A320客机在起飞时遭遇一架进入跑道的A330客机。A320客机紧急拉杆,在距A330客机仅有十几米的上方擦身而去,险些大祸。调查认定此事原因系“管制员遗忘飞机状态”,上海虹桥机场塔台的所有领导因此被“悉数就地免职”。

2016年的 “虹桥跑道侵入”事件比较幸运的是闯入的A330客机在距离跑道尽头不远处,而将要起飞的A320客机不需要到那个地方就能升空。但此次“浦东跑道侵入”准备起飞的是一架A350型远程客机,加上十几个小时的航程装载了很多燃油,需要相当长的跑道才能起飞。如果因为受到干扰减速导致不能飞越日航班机的话,后果将十分严重。

无论跑道有多长,对于飞行员来讲,加速滑跑之后,突然有东西出现在跑道视线内,在心理和技术上都是极其可怕的事情。2016年那次,副驾驶就下意识地执行了“减速”操作,幸亏机长及时纠正——每架客机在起飞时都会根据载重和跑道长度等数据计算出本次的“起飞决断速度”(V1),超过这个速度意味着中断起飞将会冲出跑道。本次达美客机可以安全地停下来,理论上讲还没有超过决断速度(所以网传的“头都抬起来了”应该是夸张的说法)。但如果是新手在V1后中断的话,则此次必然相撞无疑。

浦东和虹桥机场都是世界级的大型机场,浦东机场更是以每年7000万的客流排名世界第九。对于航空管制员来说,处理航班的工作量非常繁忙。2016年的虹桥的事情发生后,很多飞友感觉航空管制的间隙拉大了,延误情况变得严重。今年以来,在跑道边观察飞机起飞的爱好者们反馈说中国的“拉间隔”现象有所减少,航班正点率也一路走高。发生在今天的“浦东跑道侵入”事故,会不会影响到中国的空中管制的效率,也是一个有待观察的问题。

当机场变大,当跑道与滑行道变得交叉,空管员的能力也需要及时跟上。在美俄等国家,飞机穿越跑道是很常见的事情。北京首都机场以前也允许航空器滑行穿越跑道,但却往往要让飞机等上半个多小时,后来不得不采取了“绕跑道”的笨办法。

中国的民航目前正高速发展,航空安全不能建立在牺牲效益的基础之上。因此只有加大培训力度,努力提升包括英语口语在内的基础能力,向西方多学习管理经验,才能从“软实力”上支撑起民航的安全发展。

(来源:网易航空航天)

浦东机场日航飞机涉嫌跑道侵入 导致达美航飞机中断起飞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11月13日,达美航空A350-900飞机执行浦东至底特律航班,使用34L跑道起飞滑跑时,观察跑道末端一日航B787-900飞机侵入跑道,机组立即中断起飞。

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正在开展调查。

国泰货机横穿跑道将正在滑行的港航客机逼停

香港特区政府民航处24日表示,香港国际机场一班离港航班23日晚上在跑道刚开始起飞滑行时,因有另一架飞机正横越同一条跑道的末端,因而需要中止起飞。民航处强调,事件中无人受伤,机场运作也未受影响。

民航处发言人指,23日晚上9时06分左右,香港航空一架前往印尼巴厘岛的A333客机(航班编号HX709)收到空管人员的指示后,准备由南跑道起飞,而当时国泰航空公司一架货机(航班编号CX071)的飞行员通知空管人员其飞机正横越该跑道,仍未完全离开跑道。空管人员实时指示香港航空客机中止起飞。

初步资料显示,当时香港航空航机在跑道的起点开始滑行约数10米后中止起飞,国泰航空公司的货机则在跑道尾的另一端,跑道为3800米长。民航处强调,两机并没有碰撞的危险,该A333客机其后已按计划飞往目的地。

港航回覆查询时表示,有关事件已通报民航处,港航会全力配合有关调查,事件中无人受伤。国泰也回覆称,将配合民航处的调查工作。(来源:香港中国通讯社)

香港机场发生跑道侵入事件,两机仅相距1000米

2017年9月22日,香港国际机场发生一起严重的跑道侵入事件。因为该次事件两机相撞的风险很高,该事件被定性为香港民航管理部门定性为严重事故征候,并展开调查。

22日,全球货运ACG(Air Cargo Global)一架执飞CW-831布拉格-香港航班的波音B747-400货机(OM-ACB)在香港机场07L跑道落地后向货机坪滑行过程中,穿越跑道07R。

当时香港航空一架执飞HX-236香港-上海浦东航班的空客A330-300客机(B-LNS),收到从07R跑道起飞的指令,并且正沿07R跑道加速滑跑。

在收到管制起飞许可50秒后,香港航空HX-236航班机组向管制报告:由于跑道被其他飞机占用,他们已经中断起飞。

地面席位ATC告知CW-831机组他们并没有得到穿越正在使用的跑道的许可,他们刚制造了一起跑道入侵事件。

CW-831机组却坚持他们已经得到了“沿K,L2滑行至C12”的许可,管制员再次重复他们收到的许可并不是穿越正在使用的跑道,并且他们将进行调查。

香港民航部(HKCAD)报告称A330采取制动中断起飞时仅与B747相距约1000米。

当时的天气实况为:

VHHH 220100Z 09005KT9999FEW010 SCT028 27/25 Q1011 NOSIG=

VHHH 220030Z 06005KT9999-SHRAFEW005 SCT028 26/25 Q1011 TEMPO 4000 SHRA=

能见度4个9,非常好,但有可能下雨。

HX-236航班20分钟后再次起飞,最终延误40分钟到达上海浦东。

事件发生后约2小时20分钟,涉事的全球货运公司的波音B747-400货机(OM-ACB)从香港再次起飞。(来源:e起飞民航交流平台)

昌北机场一客机被曝误入跑道,管制启动应急预案

006xths8ly1farhfjikwzj30jx0qjgqw0

一则“江西空管分局关于CSZ9991航班误入跑道处置情况的报告”在网上热传

641

因指挥及时避免了事故

12月15日,一则“南昌昌北机场发生不安全事件,本应在跑道外等待的客机错误进入跑道”的消息在互联网上不胫而走。当天,中国江西网记者从业内人士获悉,确有此事,涉事航班CSZ9991为深圳航空公司的客机。

15日,网友“@小马甲1978”发微博称,南昌昌北机场发生“跑道入侵”事件。同时,该网友附上一则“江西空管分局关于CSZ9991航班误入跑道处置情况的报告”。网友“@航空物语”转发该文并评论说,网曝昨天南昌机场发生不安全事件,本应在跑道外等待的客机错误进入跑道,空管及时发现,果断指挥即将降落的航班重新拉起,避免了事故。“平安,是多少奖金都比不上的。”

“江西空管分局关于CSZ9991航班误入跑道处置情况的报告”的内容较专业。报告称,12月14日,CSZ9991航班执行南昌至青岛航班任务,预计起飞时间10:10,CHH7351航班执行厦门至南昌航班任务,厦门起飞时间09:06。

当天10:15,南昌昌北机场使用03跑道起降RNAV进近,CHH7351航班进入五边联系南昌塔台,管制员指挥CHH7351可以落地;

10:16,CSZ9991航班A主滑联系南昌塔台,管制员指挥CSZ9991航班03跑道外等待;

10:17,管制员发现CSZ9991正在进入跑道,立即指挥CHH7351(当时高度180米)中止进近,并指挥CSZ9991航班原地等待,并向CSZ9991机组证实是CSZ9991机组听错指令误入跑道。

报告称,昌北机场RNAV进近最低下降高度为170米,雷达显示CHH7351最低下降到120米,CHH7351高度600米后塔台管制员指挥其联系南昌进近。发生跑道入侵事件后,为保障后续航班正常落地,南昌塔台管制员立即启动应急预案,指挥跑道侵入的CSZ9991航班暂时由A2退出,指挥地面3架主滑上排序第一起飞的航班在落地航班脱离跑道后由A3进入跑道在03号跑道头掉头起飞。

在空中飞行及地面滑行情况安排有序后,塔台指挥席管制员指挥CSZ9991滑回机坪接受调查,其他航班恢复正常运行。受跑道侵入影响,南昌进近管制室指挥空中进近的CHH7223(海口—南昌)航班也中止了进近,整个跑道侵入处置过程,共保障了7架航班飞行正常有序。

【名词解释】

RNAV:一种导航方法,即允许飞机在相关导航设施的信号覆盖范围内,或在机载自主导航设备能力限度内,或在两者配合下沿所需的航路飞行。(作者:孙娟 来源:中国江西网)

虹桥机场跑道入侵事件调查结束,处罚结果待公布

208469

2016年10月11日,上海虹桥机场上演了惊险一幕:一架中国东方航空(以下简称东航)A320客机,在滑出跑道即将起飞时,发现一架A330客机正在横穿跑道,好在A320客机机组及时发现险情后,紧急从A330客机顶部飞过,才没有酿成事故。

10月12日,中国民用航空局(以下简称民航局)在其官网上发布了事件通告,初步判断,该事件是一起因塔台管制员指挥失误造成跑道侵入的不安全事件。

10月18日,针对该事件最新进展,中国民用航空华东地区管理局(以下称民航华东局)相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民航局关于10月11日上海虹桥机场跑道入侵事件的调查已经结束。而对于公众关心的处罚结果问题,该人士表示,由于此事目前由民航局在负责,民航华东局只是辅助协助,因此具体处罚何时做出其并不知情。

10月16日时,多家媒体称,虹桥10.11事件初步处罚结果为:当班管制员事后曾给330机长打电话要求瞒报,已经三停;上海虹桥机场塔台所有领导就地免职、转岗,虹桥塔台现在由空管中心代管。对此消息,上述民航华东局人士予以了否认。此外,民航局还拒绝了记者通过民航华东局转达的采访要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对于起飞落地的飞机,就算全球最先进的机场,也会使用肉眼或者望远镜观察,飞机在地面滑行的数据也不是所有的机场都有地面跟踪监控雷达,能报告所有飞机动态。

国内一位飞行员还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机场导航台、机场、管制员数量都不太够,“空中同一时段hold不住那么多飞机,而且地面设施不够,很多明明可以两点一线的航路最后都被迫曲折迂回,每一架飞机在空中的时间更长了,自然也会更拥堵忙碌”。

事实上,虹桥机场此次事件与1977年特内里费空难极为相似,当年,一架荷兰皇家航空的波音747-206B客机KL4805与一架美国泛美航空的波音747-121客机PA1736在机场相撞,共583人死亡。(每日经济新闻 谢欣 吴凡)

“飞机险相撞”,不能只追究空管责任

w020120210596415312974

2016年10月14日,民航局召开紧急安全视频会,通报了“10·11”事故调查的初步结论。这是一起塔台管制员遗忘飞机动态、违反工作标准造成的人为原因严重事故征候。通报认为,管制员违反相关规定,盲目指挥,双岗制责任落实不到位;专业人员资质是重中之重,自制能力要跟上;管理手段和工作流程存在问题,要系统思考原因,加以改进。

官方的通报,将航空管制员的疏失认定为事件的主要原因。无独有偶,2014年,媒体报道东航MU2528(三亚—武汉)航班,在武汉进近阶段联系塔台时,因塔台管制员在岗位上睡着,多次呼叫无人应答。而在2008年4月的大连机场跑道入侵事故中,两架飞机险相撞,机场塔台被责令整改。

那么,在空管工作这种对安全极为敏感的岗位上,管制员为何会屡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如果简单将问题归咎于管制员的责任心,未免失之于简单。

中国这些年来民航运输高速发展,但空管员的队伍成长,远未能跟上民航发展的速度。空管员长期以来,面临全行业的人员短缺,能培养空管员的院校有限,每年向空管系统输送的专业人才一直不足。

另一方面,由于空管员是一个职业压力极大的工作,工作负荷普遍过大,人才流失较为严重。即便能留下的,往往也只能干到四十多岁,而不堪压力转岗。

此次官方通报所指出的,双岗制责任、专业人员资质等问题,暴露了空管员培训、激励机制、疲劳管理、运行规则等诸多制度性“短板”。“飞机险相撞”,也暴露出我国航空管制科技化水平不足的问题,值得反思。

在国外,机场发生跑道入侵事件,导致飞机撞击事故风险乃至事故的出现,同样不鲜见。以美国为例,统计显示,2003年至2006年3年间,美国共发生1306次跑道入侵事件,其中4次导致了相撞。鉴于此,美国联邦航空局(FAA)推出了一系列改善跑道安全的技术措施。

例如FAA要求在机场安装多种地面监视系统,不仅帮助管制员全面观察到机场活动,还向飞行员提供可能的跑道入侵目视警告,当跑道被可能的目标占用时,指示灯会向飞行员发出闪烁灯光报警。此外,FAA还要求对机场基础设施进行改进,如修建周边滑行道,使飞机不必穿越使用中的跑道就可到达登机门等等。

在国际航空界,借助科技手段,推进空中交通管制系统数字化,提升跑道安全,将空管员从繁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这早已成为共识。但在我国,这一工作仍处于起步阶段。去年11月媒体曾报道,首都国际机场东跑道停止信号灯开始试运行,空管指挥进入跑道的飞机,将告别只能依靠肉眼观察加人工指令的历史。类似的技术手段在国外早已有之,亟待在国内普及。

“飞机险相撞”不能只追究空管责任,或者进行一阵风的安全整治。改进空管员的培养和管理制度,完善程序和人工监控,同时通过借助科技手段提升空管的智能化水平,这才是避免类似风险和事故发生的根本所在。(来源:新京报)

上海虹桥机场发生两机接近事件,民航局介入调查

20150308025538527

2016年10月11日,一架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320型飞机在虹桥机场执行航班起飞过程中,发现另一架A330飞机准备穿越跑道,机长判断后决定继续起飞,后续飞行正常。

民航局已对此事件展开调查,目前调查正在进行中。

东航发微博称:2016年10月11日下午12点03分,在虹桥机场运行过程中,机组按空管指令飞行,发现飞行冲突,及时机动处置,此情况已报民航有关部门调查。

印度IndiGo廉价航空公司两架客机空中险相撞

20160804085118a56cf_550

IndiGo客机

据Aviation
Herald报道,8月1日,阿提哈德航空一架A330-200客机(注册号6A-EYN、航班号EY-27)从迪拜起飞在爱丁堡机场24号跑道安全降落后,地面人员在右侧的机翼背面发现了一个洞!

据悉,涉事飞机在地面停留18个小时,返程航班延误16小时。(印度廉价航空公司IndiGo的两架飞机险些在该国上空碰撞。俄罗斯卫星新闻网8月3日消息称,此事件发生于8月2日阿萨姆邦古瓦哈提市的上空,但是8月3日才被人所知。当时一架从孟买起飞的飞机已经开始下降,但是由于遭遇强气流,该飞机停留在了75到90米的高度,并出现在另一架起飞前往金奈的飞机的航道上。

该航空公司新闻处向俄新社表示:“根据规定,飞行员立即完成了拉开飞机距离的指令,飞机上的防止碰撞系统发出了信号。”飞机紧急降低速度,并飞离了第二架飞机的航道,然后在机场成功降落。

据消息人士称:“飞机正常降落,之后4名乘客和2名机组人员得到救治。据医生总结,没有人受重伤。”消息人士还表示,4名乘客就头晕的情况进行抱怨。

该公司强调,之前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同时印度媒体报道,两架飞机当时可能在25秒内相撞,当时机上共有约100人。(信息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

20160804085152b1a9f_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