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半个世纪航食降级史

王女士定期从上海飞往芝加哥,她在上周日最近一次搭乘东方航空时显著感到了航食变化,以前是在菜单上提供三餐选项、请来名厨设计菜谱,“真的很好吃,我记得我有一次吃完飞机餐之后,有种冲动想再点一份。”

图:

现在则变成了和国内航线类似的猪肉面和鸡肉饭之选,王女士补充道,“但对比起united(美国联合航空)还是强很多的,我觉得吐槽国内航空的可能没有和united对比。”

而国内航线的航餐降格更明显。错过饭点的李先生原本希望能在飞机上饱餐一顿。然而三片小饼干、一瓶矿泉水让乘坐晚上9时东航航班的李先生向《财经》记者苦笑道:“养生”。

以东航、国航为首的航司近期都减配了航食,比如正餐变点心、热食变冷食,引起诸多旅客抱怨。不同于东航国航的直接减配,南航推出飞机餐换里程的活动,乘客成功预订南航“绿色飞行”且未在机上用餐,可获得里程奖励,奖励与航班、舱位有关。

航空公司以安全原因来解释航食缩水,因为近期发生数起乘务员在提供餐食时因颠簸受伤的事件。

小航食背后是大故事。航食口味是影响旅客评价的重要因素,而航食缩水,也带来了关于机票价格调整的无限讨论,未来是全服务航司走向廉航化,还是发展精细化定价策略以满足不同旅客需求?

缘起安全+成本

安全,一切以安全为先。

近期连续发生几起机上餐食提供期间飞机颠簸伤人事件,中国民航局重申了关于严格飞行安全的相关要求,明确航空公司在飞机起飞和降落阶段不得从事与安全无关的工作。

中国民航局综合司副司长顾晓红9月9日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由于短途航线空中飞行时间较短,乘务人员难以在有限时间内为旅客提供正餐,航空公司出于保护旅客与乘务人员人身安全的考虑,在短途航线上取消或简化了餐食服务。

一家国有大型航空公司的高管十分认同上述观点。他告诉《财经》记者,航空公司主要任务是将旅客安全、高效地送达目的地。在饭点时,航空公司会根据飞行时间长短,该提供正餐时还是会提供正餐的。

而早在2015年,接到多起类似原因的空乘人员受伤报告后,民航局也下发过同样的通知,要求飞机滑行期间,空乘不得从事与安全无关的工作。

乘务人员不完全是服务员,安全才是乘务工作的第一职责,民航局有关负责人强调。

或许同样不符合旅客主观感受的是,从来没有法律法规规定航空公司必须提供航食。

无论是《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中国民用航空总局令第49号)、《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际运输规则》(中国民用航空总局令第70号)还是正在征求意见的《公共航空运输旅客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均未对航空配餐做出要求。

国家质检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公共航空运输服务质量》中也仅仅提到,航空公司根据对旅客的服务承诺为旅客提供餐饮服务;餐食、饮料卫生应符合MH7004.1、MH7004.2的规定;头等舱、公务舱的餐饮服务应区别于普通舱,并制定相应的餐饮标准等。

因此,航食是航空公司自发的市场行为。同时,v在购买机票时,也没有任何条款显示航空公司必须为乘客提供怎么样的餐食,这就给了航空公司很大的发挥空间,也为航空公司减餐不减价提供了制度保障。

半个世纪的航食降级史

当必须在鸡肉饭还是牛肉面中做出选择时,乘客最津津乐道的段子是“以前坐飞机的时候还有茅台呢“。

此言不虚。在乘坐飞机还属于少数人特权的上个世纪,航食的标准极高。

1957年的中国,物质供应并不充裕,作为“上海制造”的代表,大白兔奶糖被送上了蓝天,既是甜蜜的慰藉,也能缓解乘坐小型螺旋桨客机时的不适。此外,航食通常就是一个白煮蛋加上一块蛋糕,放在淡雅清爽的绿边圆形瓷盘里。现在看来虽朴素,却都是当年的难得享受。

海南航空航食总监王弘人还记得80年代的飞机餐,“很奢华。国泰把生的东西拿上飞机烤,有龙虾和鱼翅。国内民航从1980年代起迅速发展,那时候还提供茅台。”

除了国际航班上免费供应茅台酒,民航航班还向乘客赠送五支装的中华和熊猫香烟,以及钥匙扣、扑克牌等带有航空公司标识的小礼品。烟可以直接被用在飞机上吞云吐雾,纪念物则成了送礼佳品。

而早在1958年,主营洲际航线的美国泛美航空在飞机上装了四个烤炉,号称五分钟送上热餐。就着银质餐具和红酒,乘客享受着大厨推着餐车现场切下的鲑鱼,一如广告中所说,“高级厨师亲手制作精美餐品,让您获得高级餐厅享受”,航食的黄金时代开始了。

但随着空中出行走入寻常百姓家,航空公司为全部旅客精心准备餐食显得成本过于高昂,半个世纪的航食史变成了降级史。

1967年,世界上第一家廉航美国西南航空成立,只为短途旅行的乘客提供软饮和花生,花生更成了西南航空的代表。为了节约时间,西南航空的机票不用对号入座,乘客们像在公共汽车上那样就近坐下。

全服务航司追赶着廉航的步伐。观察到头等舱餐食中的橄榄时常被剩下,1987年,美国航空公司时任总裁罗伯特·克兰多尔Robert Crandall决定在每份头等舱沙拉盘中减少一颗橄榄,一年节省了4万美元,“橄榄降级”被认为是美国航餐降级的重要标志。

外国的月亮并没有比较圆,欧美航司的航食降级已经走得很远。如今在幅员辽阔的美国,乘客搭乘国内航空基本没有正餐。

《财经》记者在美联航从拉斯维加斯前往洛杉矶的航班上发现,虽然是中午,但是美联航不会给每位乘客提供正餐,而是一人发一小瓶矿泉水。

知乎用户RobertCheng如此回答国内航空餐食差过国外航餐的问题:“题主有吃过美国各大航空公司的飞机餐么?我纽约飞三番、西雅图、洛杉矶这样的国内最长航班也就是几块饼干或是一小包坚果,一两杯橙汁。一两小时的行程如维珍航空连喝的都没有。昨晚阿拉斯加航空从西雅图到Fairbanks三个半小时发的两块饼干。比国内航班强?”

国际航空餐发展早期,由于技术有限没有机上厨房,乘客的选择有限。“我们又回到了美国30年代末和40年代初的盒饭时代。这些东西很容易运输,而且不易腐败,其实就是一顿盒饭,一份便当。”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空运策展人鲍勃·范德·林登(Bob van der Linden)说,“我们兜了一个圈,又回到了起点。”

飞机票会随之降价吗

李先生上周搭乘长龙航空从北京前往杭州,机上如常提供牛肉面和饮料。而从上海返回北京时,东航提供的就是一小袋3片装饼干,外加一小瓶矿泉水。

三大航等大型航空公司凭借发达的航线网络,天然居于卖方市场。而规模较小的航空公司,则更有提升服务吸引客流的动力。提供众多航食选择的厦门航空、以及凭借一勺老干妈辣酱成了网红的四川航空则是其中典型代表。

厦门航空配餐部副总经理江晓鸥曾表示,厦航从战略上将空中配餐定位为品牌建设的关键要素、品牌的核心竞争力、市场营销的利器,将配餐部当成公司的成本部门而非利润部门,对其考核指标不是利润而是客户满意度。

尽管知道飞机餐缩水,考虑到机票价格和起降时刻,王女士还是选择了东方航空从上海飞往芝加哥。毕竟好吃的飞机餐是锦上添花,航线网络才是硬实力。

民航专家林智杰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出,航司最终会不会降价,不取决于成本,取决于市场需求。不提供餐食可以给航空公司提供降价空间。例如,北京到三亚的航班,冬天夏天成本都差不多,但夏天的时候机票只要三百四百,冬天的时候机票两千都买不到,这个就是市场需求的变化。

根据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和南方航空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航空餐食费用占总成本的比例分别为3.52%、3.49%和3.08%,占比较去年同期均有提升。此时精简航餐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航空公司降低成本。但是对于在成本项目里占比不到4%(排序倒数第三)的航空餐食,降低运营成本的空间有限。

因此,精简航餐对于大型航空公司来说,最大的意义在为未来的精细化定价做舆论准备。安全原因的背后,暗含了中国航空公司要将成本项目变成创收项目的野心。

罗兰贝格管理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于占福告诉《财经》记者,精简餐食是航空公司实行品牌运价战略的一大契机。如果能改革得好,将带来更高收益;反之将可能使航空公司在短期内面临服务内容与品牌口碑的冲击。

精细化定价在航空业内被称为“品牌运价”。航空公司借助机票以外的附加服务并配套使用限制条件定义出多种运价产品组合,每一个差异化的产品组就是一个品牌。例如去年开始的经济舱改革,超级经济舱、基础经济舱等产品就是品牌运价的最直观体现。

品牌运价对于航空公司来说是件好事,对于旅客来说有了更多的选择,从长远来看也是好事,可以按需购买不同机票。

但是,于占福认为,品牌运价是一把双刃剑,中国消费者习惯于“做减法”,即如不提供服务就必须降低价格。因此,航空公司在实行品牌运价时,如果不相应地对最基准的无任务附属条件的承运服务有主动的票价下降校准,极有可能迎来更大的舆论风波。

中国消费者观念也在被改造。在非航空消费领域,个性化定制额外付费服务也渐渐深入人心,例如高端定制游等。

品牌运价在中国能否走得通,餐食改革将是一次航空公司的小考试。

如何提供飞机餐应按市场规律办事

近日,有多位网友反映,进入8月以来,他们乘坐飞机时明显感觉到航空公司提供的餐食质量和服务内容都“缩水”了。不仅购买经济舱座位的乘客感受明显,乘坐商务舱的乘客也深有体会。不少网友还提出质疑,指出航空公司这样的举措就是为了减少支出,降低成本。对此,有航空公司负责人表示,减少餐食和有关服务的目的是为了确保飞行的安全。

  根据民航局在2012年颁发的《关于加强客舱安全管理工作的意见》,乘务员在起飞后20分钟内以及落地前30分钟,只能履行安全职责。短途飞行提供飞机餐服务,确实有安全隐患。比如说,当乘务员在给乘客倒咖啡时,如果飞机颠簸,很有可能洒在乘客身上。而且,广播里提示乘客坐好,注意安全,乘务员却在频繁走动,多少有些违和。

  但更大的考虑恐怕还是“成本说”,或者兼而有之。正如有人讲的,如果把安全放在压倒一切的位置,为什么以前提供飞机餐?有乘务员表示,“此前提供餐食是为了吸引顾客”。这岂不是意味着以前不重视安全?航空公司的矛遇到航空公司的盾,显然经不起推敲,“安全说”与“成本说”中,后者所占的比例可能更高。

  有人从道德与文化的角度,来谴责航空公司“飞机餐严重缩水”,这个帽子可能大了一点。当初航空公司提供飞机餐,更多是一种市场行为,而现在压缩或者取消飞机餐,也是一种市场选择。起码到目前为止,细细梳理与民航有关的法律法规规定,还没有哪一条是要求必须提供飞机餐的。

  有网友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同样是一个多小时行程,相对于飞机餐,不仅没有所谓“地铁餐”一说,而且很多地铁公司根本不允许地铁进食。飞机那么小的空间,那么多人进食,地铁担心的问题同样会出现,可能更加严重。很多航空公司也不是完全取消飞机餐,长途飞行依然保留,短途飞行多是降低标准,咖啡、饮料等仍然供应。这从一个侧面说明,飞机餐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并没有想象那么大。

  说到底,这是一个市场行为,当按照市场规律办事。市场应该是公开的,透明的,能提供什么,能提供到什么程度;不能提供什么,为什么不能提供,都要明明白白告知,让乘客自行选择。很多人认为,飞机餐是计算在票价里面的。到底有没有计算到票价里,应该公示出来。如果事先作了说明,满足了乘客知情权,那么无论是否提供,问题都不大。

  现在的问题正在这里,对于“飞机餐严重缩水”,航空公司并没有作充分有效的说明。很多乘客未必喜欢飞机餐,短途飞行也不是不能克服“肚子问题”,可是,不作说明、不打招呼就取消或压缩飞机餐,这显然是一种不尊重。

  随着现代交通的全面发展,航空再也不像过去那样“高高在上”,已然成为大众交通工具。在成本压力下,航空公司注重节流开源,能够理解,这也是国际航空业发展的一个趋势。问题的关键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节之合理,必须按市场规律办事。无视市场,不讲规矩,终将砸了自己的品牌。

东方快评丨航班机票应该区分含餐和不含餐

  近日,一则多家飞机餐缩水的消息引发关注。飞机餐到底应该怎么配?今天,记者从中国民用航空局官网查询了解到,目前,民航局正在修订《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拟删除关于空中餐食的相关条款。航空公司可根据市场需求自行决定是否在航班上提供餐食服务。(8月30日《新京报》)

  乘坐飞机,相应的会有餐食服务,这也让乘客习以为常了。然而,一些乘客发现,飞机的餐食服务缩水了。同时,又没有在机票价格上有所体现,自然让乘客无法接受。航班机票本应该区分含餐和不含餐。

  有网友反映,自己乘坐11时55分从上海虹桥飞往北京首都的国航CA1502次航班,虽然是全价为5810元的公务舱,但提供的餐食仅为一份三明治。更网友无奈地表示,“原先提供正餐的航班,现在只提供点心了;而原先提供点心的航班,现在只提供干粮了。”航班提供的餐食服务在缩水,这是不争的事实。之所以这么做,据说是因为从安全角度出发,为了保证乘务员的安全。这可以理解,早在2012年,民航局就曾发布《关于加强客舱安全管理工作的意见》,要求在飞机起飞后20分钟和落地前30分钟客舱乘务员不得从事与客舱安全无关的工作,只能履行安全职责。但这个规定虽然与餐食服务缩水有关,但却不能被乘客完全理解,在这个时间段不能发放,为何不在这个时间段之前或之后发放呢?最重要的问题是,机票价格已经包括了餐食服务,既然缩减了餐食,为何机票价格不随之进行调整?或者从机票价格体现出来?

  对于餐食的服务,想必不同的乘客有不同的需求,总体而言,有的乘客需要,有的乘客不需要。提供餐食服务,当然是需要成本的。对此航班可以收取相应的服务费,可机票价格和以前一样,提供的餐食服务却缩水了,且不事先说明,这有“欺诈”的嫌疑。《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第五十六条规定:“空中飞行过程中,承运人应根据飞行时间向旅客提供饮料或餐食”。因此,飞机上一般都配有飞机餐。然而,受航空安全和客舱条件限制,有必要不提供餐食或是少提供餐食。从制度层面,修订《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删除关于空中餐食的相关条款。再根据市场需求自行决定是否在航班上提供餐食服务,这最容易被乘客所接受的。但却需要做到,一方面应该给乘客选择的权利,即可以选择提供餐食服务,也可以选择不提供,另一方面在机票价格上要明显区分含餐或不含餐。让人难以理解的是,餐食服务缩水,在机票价格上却“岿然不动”,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暧昧做法是在侮蔑乘客的智商,也太欺侮人了。

  付多少钱享受多少服务,这符合市场规律,多付了钱却没有享受到相应的服务,且事先不明确告知,这有失诚信。这是航空公司需要避免的。(来源:东方网)

部分航班“正餐”变“点心” 飞机餐缩水引热议

“中午只有一块三明治和一瓶矿泉水”,“傍晚只有三袋小零食”,“原先提供正餐的航班,现在只提供点心了”……有网友反映,8月以来,航空公司提供的餐食质量和种类严重缩水。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关于餐食服务,多家航司确实正在悄然改变“一刀切”的做法,部分提供差异化经营。有些航司明确表示,受飞行航路特点和雷雨季节影响,为最大限度确保安全飞行,飞行时间2小时内航班,将只发点心、水或不需回收餐盘的简餐;也有航司试水提供不含免费餐食的更低价机票。

  民航专家綦琦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航餐不能以安全为名“一减了之” ,而无餐服务在现有法律条件下是违法的。

  网友吐槽:机票越来越贵 餐食越吃越差

  飞行达人郑女士吐槽说,因工作关系每月至少在京沪之间往返5-6次,“就在8月我几乎没有在飞机上吃过饭。之前,北京往返上海航班遇到飞行时间跨越中午傍晚的航班,航空公司多数都会提供含加热主食、饮料的正餐。”

  “例如米饭加肉丸青菜,或者干炒牛河等正餐”,但今年8月以来,几家航司都提供含有少量点心和水果的点心餐,或者一袋坚果加小瓶饮用水。

  郑女士说,”关键单程全价票1500元,比去年又涨价10%,票价越来越贵,餐食却越吃越差!”还有网友疯狂吐槽,快6000元商务舱全价票,也是只发一份三明治。

  还有网友表示,自己乘坐东方航空中午12时35分从上海飞往昆明、时长3小时5分钟的航班时,虽然是公务舱,仅获得5片水果和两块点心。

  数据显示:餐饮成本占总成本比例逐年下降

  有分析认为,可能是部分航空公司净利润的不断下滑,需进一步压缩餐食成本。例如,东航2016年、2017年、2018年餐食成本占总成本比例为3.46%、3.42%、3.3;南航2016年、2017年、2018年餐食成本占总成本比例为3.08%、3.03%、2.9%;南航2016年、2017年、2018年餐食成本占总成本比例为3.75%、3.45%、3.29%;海航2016年、2017年、2018年餐食成本占总成本比例为3.49%、2.94%、2.62%。

  通过梳理航司发布的年报数据,航司在餐饮成本占总成本比例确实呈现下降趋势,不过,下降的比例很小,“餐食缩水”为压缩餐饮成本似乎证据不足。

  调查:多家航司正在悄然改变“一刀切”的做法

  相关知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目前国内较大的几家航空公司均更改了机上餐饮服务内容,整体缩减了服务内容,与监管机构对飞行安全提出的更高要求有关。

  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多家航司相继对与餐饮服务,正在悄然改变“一刀切”的做法。一方面因安全原因航司调整服务流程,2小时以内飞行时间的航班无法提供正餐;一方面,部分航司出于经营考虑,“试水”餐食和行李的差异化经营。

  例如国航8月中旬已明确发布公告,受飞行航路特点和雷雨季节影响,为最大限度确保安全,8月19日起,国航对部分航线的客舱服务内容和服务程序进行了调整,实际飞行时间70分钟(含)以下的航班,只提供小瓶瓶装饮料,或者无需回收的简餐,由旅客自取;70分钟以上120分钟(含)以下的航班上,经评估后确认无法在着陆前40分钟完成餐食发放与回收的,餐食种类将调减为一种或使用无需回收的餐食呈现方式;餐饮服务程序统一调整为:发放餐食、发放饮料、收餐,取消餐前饮料服务;头等舱、公务舱餐食调整为一次性全部提供。

  南航、东航、天津航空等将“经济舱”进行细分,以比普通经济舱价格低的价格售票,不提供免费餐食或不提供免费托运行李额度等差异化服务。

  有评论文章指出,不管是为了安全还是航空公司出于自身压力压缩成本,乘客在餐食“缩水”一事上的吐槽,绝非单纯是嫌吃少吃差了,而是表达不断上涨的机票价格与不断下降的服务质量之间的巨大落差。

  民航局:拟删除关于空中餐食的相关条款 放权给航司自主决定

  据民航局官网发布,目前,民航局正在修订《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拟删除关于空中餐食的相关条款。航空公司可根据市场需求自行决定是否在航班上提供餐食服务。

  实际上,针对飞机餐食问题,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曾建议,将国内民航公司机票分为含餐和不含餐两种,以供顾客选择,“此举能够更好地迎合旅客的真实需求,降低不必要的成本负担。”

  目前在执行的《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第五十六条规定:“空中飞行过程中,承运人应根据飞行时间向旅客提供饮料或餐食”。飞机上一般都配有飞机餐。然而,受航空安全和客舱条件限制,飞机餐食的食材和种类有限。因此,朱列玉建议,应给予旅客自主选择权,根据自己的消费需求,自主选择自己满意的商品或服务,决定是否购买或接受的权利。

  今年7月1日民航局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第2956号建议——《关于将国内民航公司机票分为含餐和不含餐两种供顾客选择的建议》进行了答复。答复称,空中餐食服务属于航空公司自主经营范畴。目前,民航局正在修订《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拟删除关于空中餐食的相关条款。航空公司可根据市场需求自行决定是否在航班上提供餐食服务。

  此外,民航局在近年来开展的民航服务质量专项行动中,要求航空公司不断创新餐食服务,通过丰富餐食种类、推广网上订餐等方式,满足不同旅客的饮食需求,进一步提升民航机上餐食服务水平。

  航司试水差异化经营:天津航空可预订套餐 最贵75元/套、最便宜25元/套

  有些航司已推出“超级经济舱”、“基础经济舱”等不同舱位,取消票价更低舱位的免费餐食服务,“试水”差异化经营。例如南航、东航在东南亚航线,均推出了票价更具竞争力,不含餐或不含免费托运行李额度的基础经济舱。

  天津航空则在国内航线也将传统经济舱区分为“经济舱”和“超级经济舱”。北青报记者在天津航空官网看到,以9月5日天津到西安的GS7913航班为例,有两种舱位可供选择,一种是“经济舱”,一种是“超级经济舱”。其中,经济舱票价354元,可以携带手提行李1件*5KG,无免费托运行李,无免费机上餐饮;超级经济舱票价484元,可携带手提行李1件*5KG、托运行李20kg、精品餐饮、经济舱前三排座位等。

  与此同时,天津航空在官网提供三档价位的餐饮预订,可以给无免费餐饮顾客选择,价位分别为75元、35元、25元。例如,一份名为“川府印象”的套餐,包含麻婆豆腐、辣子鸡丁、宫保虾球、精致米饭,售价75元;“精美餐食-C套”含精致炒面、蛋糕、水果、蔬菜沙拉、酸奶,售价35元;“优选套餐-D套”包含三明治、水果、榨菜、小吃售价25元。

  专家观点一:

  民航专家綦琦:航餐不能以安全为名“一减了之” 无餐服务在现有法律条件下是违法的

  民航专家綦琦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运输安全是乘机旅客的最基本需求,航空安全和客舱服务不应该对立,安全是最好的服务没错,但不能为了安全减少或停止服务。为了提升航空安全,严格执行规定取消飞机餐没问题,但以安全之名,行服务降级之实是消费者不答应的。特别是标榜优质服务的全服务航空公司,不能一减了之。而是应该在确保航空安全的前提下,主动服务创新,优化服务流程,改进餐食结构。积极回应消费者和媒体关切。

  綦琦表示,目前执行的《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已经是20年前颁布的,新规定正在征求意见。新规定会在服务层面给航司最大的自主权。航司根据不同细分市场推出差异化服务产品也是趋势,但是前提是机票定价政策的松绑。

  目前,机票是全包价格即含飞机餐及其它相关服务的价格。有餐和无餐机票在现有规定范围内是违规的。因此,航空公司产品差异化创新需要来自价格管理和行业管理共同推动。

  国外航空公司不会受到来自产品定价的限制,拆包服务是没有政策障碍的。近几年,美国全服务航空借鉴低成本航空模式,推广拆包服务,辅助性服务(选座费,飞机餐,行李费等)收费盈利占比极大提高,甚至超过主营机票盈利。飞机餐差异化按需提供有挑战。在无法满足消费者合理需求时,有网友吐槽将带泡面上飞机,又会带来客舱气味和秩序混乱等新问题。

  綦琦认为“安全和服务”决不能对立。民航归根结底是服务性行业。没有好客舱服务,何谈高质量发展。

  专家观点二:

  民航专家林智杰:不提供餐食给航司更大降价空间 为每位旅客都提供最具性价比的产品是方向

  记者:请问您了解外国的航空在“飞机餐食”的服务是怎样的?有值得中国航司借鉴的地方吗?

  民航专家林智杰:国外的情况和国内不同,因为各国的国情也不太一样,比如欧洲的航空餐就比较好,但是美国的航司就不一样,美国三大航的国内航线已经不提供免费的餐食了,哪怕是五个小时,六个小时的航班,也只有一小袋饼干。

  记者:有网友认为全服务航空公司不提供餐食,和廉价航空无差异;还有网友说,如果出于安全原因不提供“正餐”,那票价是不是也应该相应下调呀?您对航司“试水”差异化经营怎么看?

  民航专家林智杰:全服务航司和低成本航司的差异不仅仅是有没有飞机餐。举个例子来说,假如不是饭点,全服务航司一直没有飞机餐,但是它的服务水准还是比低成本要好一些,体现在有没有两舱,还体现在座椅间距、空乘的服务、地面的值机、能不能选座等各个方面,这是大家都能体会到的。

  不提供餐食可以给航空公司更大的降价空间,就是它的成本降低,可以支撑更多的机票的优惠。但航司最终会不会降价,票价有没有更便宜,不取决于成本,取决于市场,取决于旅客的需求。举个例子,同样一个航班,北京到三亚,夏天的时候机票只要三百四百,冬天的时候机票2000都买不到,这个就是市场需求的变化,成本冬天夏天都是差不多的。

  对于同一个航班的旅客,可以进行精准的服务,比如说需要好的服务,需要宽敞的座位,好的餐食,优先登机,那么可有一个比较高的票价;如果什么都不要,只要把我安全送到目的地,可以有一个更便宜的价格。为每位旅客都提供最具性价比的产品,应该是航司未来努力的方向。
(来源:北青报)

民航局:拟修改规则,航司可自行决定是否提供餐食

近日,一则多家飞机餐缩水的消息引发关注。飞机餐到底应该怎么配?今天,记者从中国民用航空局官网查询了解到,目前,民航局正在修订《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拟删除关于空中餐食的相关条款。航空公司可根据市场需求自行决定是否在航班上提供餐食服务。

事由:航班餐食缩减

有媒体报道称,近期部分航空公司相继更改餐食服务。网友反映,自己乘坐11时55分从上海虹桥飞往北京首都的国航CA1502次航班,虽然是全价为5810元的公务舱,但提供的餐食仅为一份三明治。另一位网友发文表示,自己乘坐东方航空中午12时35分从上海飞往昆明、时长3小时5分钟的航班时,虽然是公务舱,仅获得5片水果和两块点心。

对此,有网友无奈地表示,“原先提供正餐的航班,现在只提供点心了;而原先提供点心的航班,现在只提供干粮了。”

回应:受飞行航路特点和雷雨季节影响 调整部分航线客舱服务

国航在一份调整部分航线客舱服务的公告中称,受飞行航路特点和雷雨季节影响,为最大限度确保安全,即日起,国航对部分航线的客舱服务内容和服务程序进行了调整。公告称,在实际飞行时间70分钟(含)以下的航班上,只配备小瓶瓶装饮料,饮料由乘务员在登机前放置在座椅物品袋内。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可能配备无需回收的简餐,简餐由乘务员在登机过程中为旅客发放,或由旅客自取。

在实际飞行时间在70分钟以上120分钟(含)以下的航班上,经评估后确认无法在着陆前40分钟完成餐食发放与回收的,餐食种类将调减为一种或使用无需回收的餐食呈现方式。餐饮服务程序统一调整为:发放餐食、发放饮料、收餐,取消餐前饮料服务;头等舱、公务舱餐食调整为一次性全部提供。

从公告内容来看,之所以调整客舱服务是从安全角度出发。其实早在2012年,民航局就曾发布《关于加强客舱安全管理工作的意见》,要求在飞机起飞后20分钟和落地前30分钟客舱乘务员不得从事与客舱安全无关的工作,只能履行安全职责。换句话来说,也就是在这个时间段内乘务员是不能提供餐食的。

建议:保障安全也应顾及乘客感受

尽管是从安全角度出发,但是乘客并不买单。有网友表示,机票价格已经包括了餐食,既然缩减了餐食,为何机票价格不随之进行调整。

记者从中国民航局官网查询到,今年3月份,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在接受中国民航报记者采访时建议,将国内民航公司机票分为含餐和不含餐两种,以供顾客选择,“此举能够更好地迎合旅客的真实需求,降低不必要的成本负担。”

报道称,《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第五十六条规定:“空中飞行过程中,承运人应根据飞行时间向旅客提供饮料或餐食”。因此,飞机上一般都配有飞机餐。然而,受航空安全和客舱条件限制,飞机餐食的食材和种类有限。因此朱列玉建议,应给予旅客自主选择权,根据自己的消费需求,自主选择自己满意的商品或服务,决定是否购买或接受的权利。

进展:民航局正修订《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

记者从中国民航局官网查询到,今年7月1日,民航局对朱列玉等代表提出的《关于将国内民航公司机票分为含餐和不含餐两种供顾客选择的建议》进行了答复。

答复称,空中餐食服务属于航空公司自主经营范畴。目前,民航局正在修订《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拟删除关于空中餐食的相关条款。航空公司可根据市场需求自行决定是否在航班上提供餐食服务。此外,民航局在近年来开展的民航服务质量专项行动中,要求航空公司不断创新餐食服务,通过丰富餐食种类、推广网上订餐等方式,满足不同旅客的饮食需求,进一步提升民航机上餐食服务水平。

相关链接:

北京首都航空:自2019年3月31日(含)起,将在国内航线实行经济舱品牌运价:将经济舱划分为四类产品,不同经济舱产品执行不同的航班退改规则和行李、积分、餐食等服务权益。细分运价后,旅客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选择购买包含或不包含附加服务及相关使用限制的产品组合。

天津航空从2018年10月28日起,除尊享经济舱外,其他经济舱旅客将不再享受免费餐食。此外,祥鹏航空、春秋航空、九元航空、西部航空、中国联合航空等多家航空公司已取消了普通机票的免费餐食。

飞机餐严重缩水,乘客利益不可轻视

  近日,很多飞机乘客都反映,进入8月以来,他们在乘坐国内航班时明显感觉到,无论是经济舱还是公务舱,航空公司提供的餐食质量和服务内容都严重缩水,“大清早7点半的飞机,就发几包小零食对付”,“商务舱现在吃的,连塞牙缝都不够”,甚至有网友晒出,自己乘坐的商务舱只发5片水果和两块点心。

  对此,航空公司解释,飞机餐“缩水”与监管机构对飞行安全提出的更高要求有关。

  按照相关制度,这些航空公司削减飞机餐的操作本无可厚非,并无违规之处。

  2012年10月16日,民航局颁发了96号文件《关于加强客舱安全管理工作的意见》,其中要求,航空公司设立的服务标准应充分考虑乘务员完成的时间。乘务员在起飞后20分钟内以及落地前30分钟,只能履行安全职责。在此规定之下,确实会使空乘人员的服务时间缩短,特别是餐食服务程序会受到影响。

  按照这个思路,相关航空公司的解释确实合规。可公众对此并不买账,很多人还产生逆反情绪——现在各行业大趋势是“服务升级”,当下飞机票价并未显著降低,“降质(餐食质量)不降价”相当于服务降级。个中呼声,无疑值得航空公司们正视。

  事实上,在96号文件出台前后,公众对有些航空公司餐食简化或取消的现象,早就表达了不满和质疑。此次几家航空公司不谋而合的集体行动,由于动作“过猛”,再次激起公众的强烈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公众的不满和质疑,主要来源于横向和纵向的简单对比。

  横向来看,不算廉价航空,与境外航空公司的餐食对比,国内航司的飞机餐食服务往往让乘客感觉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现在倒好,没有进一步的改善,还在没有明确价格优惠的情况下被简化,部分乘客的被剥夺感油然而生。而对安全的严格要求早已有之,现在拿出来为服务缩水作解释,难免让人生疑。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境外航空公司由于更多地执行跨境航线,航程和航行时间较长,因此相对较少有餐食取消的情况。简单比较,未必恰当。

  可如今,公众在剖析此次餐食缩水事件时,更多地是从消极面揣摩——如主要目的是压缩成本,而不是从积极面理解航司“更严格保障安全”的意图,背后体现出的情绪不容忽视。

  尽管航空公司有经营的自主权,也有为保障安全采取行动的自由,但在此过程中,需要尽最大的可能尊重乘客的知情权和感受,与乘客和公众充分沟通。简单地拿一句“按照监管部门规定”来应对,难言充分。

  众多航空公司依据的96号文件,精髓也是以人为本,要求在安全和服务之间找到大家都满意的平衡点。换言之,就是客舱安全要保障,也不能影响服务水平,这也包括餐食服务以及相关的沟通解释工作。

  飞机餐食看似是小事,但对此的处理和反应,却能真切地反映出航司的服务理念和应对态度,轻忽不得。

 (来源:新京报,作者:杨劲松(旅游学者))

乘客指多家航班飞机餐严重“缩水”,航空公司回应称为确保安全

近日,多位经常乘坐飞机出行的乘客向记者反映,进入8月以来,他们在乘坐国内航班时明显感觉到,无论是经济舱还是公务舱,航空公司提供的餐食质量和服务内容都严重缩水,“大清早7点半的飞机,就发几包小零食对付”、“商务舱现在吃的,连塞牙缝都不够”。

相关知情人士接受采访时证实,目前国内较大的几家航空公司均更改了机上餐饮服务内容,整体缩减了服务内容,相信这些变动的原因,与监管机构对飞行安全提出的更高要求有关。

64b317fcfce04842ddfbca7bbb2b7505.jpg

▲机上餐饮服务被指缩水,以前的主食正餐被三明治替代。图片来源:飞客茶馆网友

主食正餐“缩水”成水果点心

陈先生是上海一家演艺文化公司员工。因工作关系,他时常乘航班前往北京。“我原来最爱选择的是东航或者国航,但8月以来,这两家公司吃的都变差了。我8月飞了七八次,几乎没有在飞机上吃过饭。”

陈先生回忆,以往在接近饭点时来往北京、上海,航空公司多数都会提供含主食的正餐,“有时肚子饿了还是能够顶一阵子。”但8月的几次飞行,以往的正餐不见了,航空公司最多提供含有少量点心和水果的点心餐,更多的则是直接提供小零食。

陈先生表示,京沪线客流量一直较大,即使是打折票价也相对较高,全服务航空公司(区别于廉价航空,通常票价内包括免费托运行李、免费餐食、更宽泛的退改签条件)这种新做法让他无法接受,“当天买的票基本上是全价票了,票价年年涨,现在经济舱都快1500元了,连份盒饭都不发。”

▲乘客吐槽7000多元商务舱只发5片水果和两点心。图片来源:飞客茶馆网友

5片水果和两块点心的飞机餐

记者调查发现,“餐食缩水”的情况并非个案。在国内常旅客论坛“飞客茶馆”上,多位网友反映自己在乘坐东航、国航航班时,正餐时间仅获得点心或者零食的情况。

有网友反映称,自己乘坐由11时55分从上海虹桥飞往北京首都的国航CA1502次航班,虽然是全价为5810元的公务舱,但提供的餐食仅为一份三明治。

另一位网友发文表示,自己乘坐东方航空中午12时35分从上海飞往昆明、时长3小时5分钟的航班时,虽然是公务舱,仅获得5片水果和两块点心。记者在东航官网查询发现,该趟上海前往昆明航班的商务舱全价为7630元。

相关乘客向记者表示,不清楚为何航空公司会在航空餐食方面明显“缩水”。但在机票价格不变情况下,大幅缩减服务内容和品质,他们无法接受。

乘客赵剑说,“国内航空公司机票价格越来越贵,但服务内容、品质却和廉价航空越来越接近。”

e5a260a43b9dc346caba497424f5cd16.png

▲国航发布公告称,为确保安全调整客舱服务内容,其中包括餐饮服务。图片来源:国航

航空公司回应称为确保安全

记者注意到,针对网友和乘客反映的机上服务缩水的情况,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在其官网作出了回应。

国航在8月19日发布的一份公告中表示,“受飞行航路特点和雷雨季节影响,为最大限度确保安全”,国航对部分航线的客舱服务内容和服务程序进行了调整。国航调整的内容除了机上服务程序调整外,还包括了“实际飞行时间70分钟(含)以下的航班上,只配备小瓶瓶装饮料”、“实际飞行时间在70分钟以上120分钟(含)以下的航班上,经评估后确认无法在着陆前40分钟完成餐食发放与回收的,餐食种类将调减为一种或使用无需回收的餐食呈现方式”、“头等舱、公务舱餐食调整为一次性全部提供”等。、

记者注意到,国航的这份公告,没有对“餐饮新政”结束实施时间等细节进行披露。

机上颠簸致伤频发促监管加码

相关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多家航空公司以机上安全为由缩减机上服务内容,是为了贯彻执行民航局相关安全规定。民航局曾出台“起飞后30分钟、落地前30分钟乘务员不得从事与安全无关的工作”相关规定,今年夏天以来,曾发生过机上颠簸致使乘务员、乘客受伤事件,促使了民航局这一规定再次被要求认真落实执行。

资深机长孟斌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客机起降期间,飞机改变高度,且飞机处于低高度,气流较乱,容易产生颠簸,因此乘务员需要在起飞后30分钟开始服务工作或落地前30分钟提前完成服务流程。

对于航空公司缩减服务内容的做法,孟斌表示,安全苛刻带来的是旅客坐飞机的安全。“中国民航马上就要迎来108个月无人员死亡的全记录,中国民航的飞行安全水平世界第一,这就是民航苛刻安全的结果。”

来源:(上游新闻 记者胡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