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客突发疾病,东航放油39吨备降救人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3月27日,东航上海浦东至伦敦一航班在飞行途中,一旅客突发不适,并伴有心跳加快、气喘严重、呕吐不止等症状,东航机组第一时间将旅客转移到公务舱平躺休息,并通过机上广播找到两名医生共同参与救治。

旅客突发疾病 东航放油39吨备降救人

当时,航班刚飞过国境线,由于旅客身体状况不稳定,本着生命至上的原则,机组决定就近折返备降北京。由于执行国际航班的飞机载油较多,自身较重,为确保安全着陆,机组执行放油程序,空中放油39吨,并通知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做好救治准备。

旅客突发疾病 东航放油39吨备降救人

北京时间17:15分,航班安全降落,东航工作人员陪同突发病状的旅客前往医院接受治疗,旅客现已转危为安。

旅客突发疾病 东航放油39吨备降救人

东海航空飞机“挡风玻璃出现裂痕”备降武汉

18日晚7时30分前后,夜幕中的武汉天河机场与往日并无两样。东海航空DZ6240航班在机场平稳降落,机上的60多名乘客心里却不停犯嘀咕——他们乘坐该航班从辽宁营口起飞,飞往深圳,按照航程,本不该在天河机场经停。乘客们带着疑惑下了飞机,得知另一个惊人消息——飞机挡风玻璃出现裂痕,这才降落在武汉。

19日,东海航空客服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该航班因挡风玻璃有裂痕备降天河机场,已妥善安置乘客,并于19日中午安排了补班航班。

(航班旅客供图)

航班备降

乘客惊悉“挡风玻璃出现裂痕”

18日晚9时许,网友“其实没什么想说的”爆料称,东海航空航班DZ6240飞行至武汉上空,机长广播飞机备降武汉天河机场。下机前,机组人员说是飞机故障,先下机检修完就走。

记者与航班乘客张女士取得联系。张女士称,她18日下午3时从辽宁营口兰旗机场坐上飞机前往深圳宝安机场,按照航程,该航班中途只会在济宁曲阜机场中转一次。然而,令机上所有乘客们疑惑的是,飞机于18日晚7时30分左右在武汉天河机场降落。机组人员告知乘客,飞机出现故障需要检修,60多位乘客只好下机,滞留在天河机场内。

下机后,张女士从地勤人员口中得知的消息让她吃惊——之所以备降武汉,是因为驾驶室挡风玻璃出现裂痕。

乘客后怕

飞行途中未察觉异常

“不太清楚情况严不严重,乘客们得知这个消息,心里确实还有点后怕。”张女士回忆,在备降天河机场之前,乘客并未察觉任何异样。她称,飞机降落后,截至18日晚9时,包括她在内的60多位乘客仍未吃晚饭。

张女士说,乘客们下机拿取了行李之后,一名武汉天河机场的工作人员在现场维持秩序,并协调乘客填写名为“航班延误/取消证明”的表格,引导乘客前往酒店休息。

飞机到底因何降落武汉?乘客的后续行程如何处理?乘客们提出了上述疑问。18日晚,记者多次拨打东海航空客服热线提示忙音。

18日晚9时许,记者致电武汉天河机场客服热线,热线工作人员称,该航班备降在天河机场,航班已是取消状态,具体原因系统内并未显示。客服工作人员解释,东海航空在天河机场没有柜台,因此目前由机场工作人员帮东海航空代办后续的旅客安置。

航空公司证实确有裂痕

已安排补班航班

19日上午,记者联系上东海航空客服人员。客服人员解释称,“系统上查询到挡风玻璃有裂痕”,具体情况该客服人员并未透露。据称,备降航班已于19日上午11时40分安排补班航班。

据悉,因航班备降武汉导致无法及时前往深圳的乘客,部分乘客已于航班备降后购买其他班次前往深圳;部分乘客在前往酒店休息一晚后,已于19日一早前往武汉火车站换乘高铁;少部分乘客计划搭乘补班航班。

“挡风玻璃有裂痕”是否属于严重的飞机故障?是否会影响飞行安全?对此业内人士解释称,民航航班的挡风玻璃是由多层材料组成。如果是外层出现裂痕对飞行不会产生较大影响,外层的裂痕,在遭遇高空气流、冰雹等外物撞击时,都有可能出现;内层出现裂痕一般属于材质问题,没有到达使用周期而出现裂痕等问题概率很低。

这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每次航班在落地后、起飞前,飞机维修员都会对飞机进行严谨细致的检查,包括发动机、起落架、轮胎等外部检查及计算机故障信息等内部检查,值得注意的是,因挡风玻璃的内层材料一般不会出现问题,因此,对于挡风玻璃的检查并不是每天必须检查的项目,一般会放在飞机的周期性检查中。

(来源:武汉晚报 戴旻阳)

金鹿航空一架公务机发生故障备降南京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9月6日,上海金鹿一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发生故障,启动应急程序,于20时18分备降南京禄口机场,旅客、机组、飞机均安全。飞机故障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国航航班接到疑似恐怖信息,安全返航巴黎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国航官方微博7月26日晚发布消息称,国航AOC接到疑似恐怖信息,为确保安全,CA876返航巴黎,安全落地,人机安全。

据机上乘客李先生描述,大概在飞机起飞后半小时,飞机开始放油,机组人员安慰旅客说是正常的气流,又过了大约10分钟后,飞机开始急速下降,落地后大概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才从飞机上下来。

旅客下机时发现停机坪上有很多持枪特警,防暴犬和消防车都在待命。

国航表示,飞机落地后按有关程序进行处置。国航对旅客进行了妥善安置,确保安全后安排尽快起飞。

据美联社当地时间26日晚报道,法国国家机场安检部门后来解释说,这一威胁最终被证明是一错误的警报。

安全部门表示,一名乘客当时没有来得及上飞机,他打电话给航空公司,说他航站楼被挡在了警方的警戒线后,警察正在调查机场一个被遗弃的包裹,他说这个包裹里可能有炸弹。

但是,电话那头的人误会成了,航班上有一枚炸弹。就是这一“恐怖信息”,导致飞机返航巴黎。

报道称,安全部门官员没有透露这名乘客以及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的身份信息。

《每日邮报》报道称,这名乘客在电话中讲英语,有可能是一名澳大利亚乘客。

法国国际广播(rfi)援引机场方面消息称,这名乘客已经被拘留,博比尼(BOBIGNY)检察院已经开始调查此案。

据悉,CA876航班原计划于当地时间12:30从巴黎戴高乐机场起飞,预计凌晨4:45到达首都机场。

起飞20分钟旅客突发心脏病,厦航机长果断返航

中国民用航空网通讯员高雨欣、陈景通讯:2018年的暑运已经拉开了序幕,7月7日这天早上,执行福州-昆明的厦航MF8427机组正常进入准备室,     7点45分,机组进场。8点36分,乘务长报告“客舱准备完毕”。两分钟后,飞机正常起飞前往春城。

当飞机起飞20分钟,爬升到7800米的高度时,驾驶舱接到了乘务员报告:一位自称有心脏病的三十多岁女性,身体感觉不适并且没有随身携带药物,已经通过广播找人寻求帮助,但是没有人携带此类药物。

据描述,这位旅客表情非常痛苦,病情或有有加重趋势。不一会儿,乘务长进入驾驶舱向机长汇报情况,说明机上现有的资源无法帮助到这位旅客。

继续飞?还是返航?机组分析认为:如继续飞行,去昆明还要两个多小时,而回福州只要半个小时,鉴于旅客情况的紧急,机上资源的匮乏,对这名患病旅客来说,时间就是生命。“返航福州!”机长杨庭发迅速做出决断,并在第一时间通知厦门区域管制,申请雷达引导返回福州。

机组有条不紊的做好下降进近准备,由于航线长,携带燃油量多,飞机重量超过最大着陆重量4至5吨,正常落地要消耗燃油,但是需要很长的时间。超重落地的话,由于飞机重,将导致进近速度大。查看快速检查单、确认福州跑道满足标准、着陆后查阅刹车冷却计划……时间紧急,但程序不能遗漏,这是作为飞行员应该有的素质,也是机长杨庭发多年的坚持。

当事机长杨庭发

在转频福州后,机组与公司取得联系,公司相关部门也在密切关注飞机状态,了解到旅客的紧急情况,地面全力配合,同意超重着陆方案,并准备救护车在地面等待。

9点28分,飞机正常落地,滑回停机位。旅客在乘务员的搀扶下顺利下机。得知自己为旅客争取了医疗时间,机长杨庭发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并且相信飞机上其他旅客,都能够理解这个决定。

飞行任务还在继续,还有154位等待回家的旅客,机组来不及停歇,就全身心投入到下一航段的飞行准备中,经过检查,飞机一切正常,10点49分,飞机再次起飞。

这一次的返航,是厦航对规章的严格落实,更是对生命的崇高敬意。“把每一位旅客安全送回家,这不仅仅是我们的航班任务,也是我们每个厦航人的使命职责所在。”在厦航就职22年、飞行时长达21457小时的机长教员杨庭发这样说道。

老年旅客突发疾病,国航北京飞温州航班起飞半小时返航

前天(6月9日)晚上9时许,62岁的潘先生经历了艰难的生死时刻,在北京飞往温州的航班上他突感不适,急需专业救助。幸运的是,乘坐同一航班的有六七名温州的医生,他们出于职业本能,在听到飞机的广播后立即起身来到潘先生身边,迅速进行救治。

紧急救援之后,考虑到旅客的身体状况,航班最后紧急返航北京,将潘先生送到北京的医院救治。令人感动的是,全体乘客都对此表示支持理解,没有一个人抱怨牢骚。

6月9日晚8时30分左右,已经延误的国航CA1539航班从北京飞往温州。

9时许,乘客潘先生突然大汗淋漓呼吸不畅,急需救助。听到广播之后,多名同乘的医护人员赶到乘客旁边。第一个跑过去的就是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急诊医学中心主任卢中秋。随后,其他几名医生也相继赶来。妇科主任赵红琴、妇科副主任颜笑健,还有温医大附二院的一名医生以及温州市肿瘤医院的两名医生在旁随时准备帮助。

卢中秋坐在42排,潘先生在36排,两人离得比较近。“我跑过去就掏出职工卡,确认医生的身份。”卢中秋副院长回忆,患者是一名60岁左右的老人,靠在座位上,叫他也没有反应,“一摸,呼吸和心跳都没了。”

从医29年的卢中秋立即安排大家把患者平放在座位上,准备好氧气袋,随后娴熟地进行胸外按压和心肺复苏。按压了一两分钟,患者没有反应,再按压了两三分钟,患者有了呼吸,脉搏逐渐恢复,脸色也有了变化,意识转清,症状缓解。

但情况并不十分理想,卢中秋副院长用听诊器始终监听不到病人的心跳,他和赵红琴、颜笑健三人轮流听,都没有听到心跳。“起初以为飞机上备的听诊器坏了,后来各自听了一下自己的心跳,发现能听见。”赵红琴医生说。

返航北京还是继续飞?机务人员向这几名医生咨询。“飞机上没有专业药物和急救设备,如果在飞行过程中再次出意外,患者很难再救回来。”

返航只需半个小时,而落地温州还需要两个半小时,卢中秋等医生判断病人的心跳非常微弱,建议飞机返航将患者送往北京的医院救治。令人感动的是,飞机上共214名乘客,得知事件原委后,都没有提出异议,非常配合返航的决定。

飞机落地前,国航已联系好医疗救护人员等候在停机坪。9时30分许,飞机落地,患者立即被送到最近的首都医院就医。

直到次日凌晨1时许,包括这些医生在内的其他乘客才到达温州。

(来源:浙江在线 汪子芳

国航一航班起飞后机舱冒烟返航,回应:空调组件故障

7日,有乘客反映国航CA110香港至北京航班,起飞不久后机舱冒烟,广播通知为机械故障,航班于20时53分返回香港机场。8日9时许,中国国航回应:该航班舱内出现异味,经检查,确认为空调组建故障,不影响飞行安全。8日1时53分该航班再次起飞,于4时27分平安降落首都机场。

(来源:新京报网)

四川航空3U8751航班起飞一小时后返航成都


资料图:川航客机

6月4日上午,四川航空3U8751由成都飞往海口的航班,在成都于9点19分起飞后,不到1小时即返航成都,并于10点11分降落成都双流机场。

记者于上午从川航客服处证实,该航班确实已在10:11安全返航成都双流机场,该客服告诉记者四川航空3U8751次航班因“航空公司原因返航”,关于航班后续安排,目前没有接到通知。

(来源:央视网 黄鹂 缪秋成)

川航航班因驾驶舱风挡破裂安全备降成都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5月14日上午约8:40分,据CCFA成都空港缘分微博爆料称川航空客A319客机飞临成都上空时副驾驶一侧驾驶舱玻璃破碎,随后飞机挂出7700紧急代码,并立即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受此影响,双流机场目前单跑道运行。另有消息称不止一名机组成员在此事件中出现不同程度的伤情。

随后,川航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5月14日,3U8633重庆至拉萨航班因机械故障备降成都,航班已于7时42分安全落地,旅客已有序下机休息。目前,川航正换机执行成都至拉萨航班,预计旅客将于上午11时飞往拉萨。

对于旅客及机组人员是否受伤,川航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核实中。

民航西南管理局发布消息,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公司3U8633航班执行重庆-拉萨航班任务,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在民航各保障单位密切配合下,机组正确处置,飞机于07: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所有乘客平安落地,有序下机并得到妥善安排。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川航已协助旅客安排后续出行,相关后续保障有序开展。

民航西南局、四川监管局已于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开展调查处置

救旅客生命航班备降 北京首都航空获赞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2018年4月5日夜晚,和往常一样,北京首都航空由石家庄飞往三亚的JD5532航班进入平飞状态,乘务员起身准备客舱服务工作。而此时,呼唤铃响起,旅客告知乘务员同行有家属患有心脏病,需要用水服药。乘务员担心旅客身体不适,主动询问是否需要帮助。而正在此时,患有心脏病的旅客晕倒在独自前往洗手间的路上。乘务员见状立即上前将旅客放平躺在过道上,为其舌下含服硝酸甘油。同时整个乘务组分工明确,迅速开展联动救助。

乘务长第一时间报告机长并通过广播寻找医生,机长果断联系塔台做好备降准备,同时乘务组开展紧急救助。乘务员让旅客保持平躺仰卧姿势,解开其衣领,在机上一名护士旅客的帮助下,为旅客吸氧急救并稳定旅客情绪。在旅客病情仍未明显好转情况下,机组决定立即备降武汉。

从事件发生到飞机备降落地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乘务组的专业素质、沉着冷静和积极应对为旅客的生命救助赢得了时间,得到了机上旅客的一致好评。经过乘务组和医护人员的及时抢救,该旅客在落地后身体情况渐渐有所好转。

北京首都航空致力于提供优质服务,将保障旅客的安全放在首位。在面对紧急情况时,全体机组人员怀着对每一位旅客的真诚守护之心,沉着应对、通力协作,为旅客出行顺畅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