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航空俱乐部老板成“老赖”,两架飞机被执行

2017年9月20日上午,记者在焦作市山阳区法院一处仓库里看到,两架长约6米、高2.5米,机翼展幅约8.9米,可供两人乘坐的小飞机,甚是扎眼。

据悉,这两架飞机是法院强制执行来的,飞机作为被执行标的物在我省尚属首例。

【案情】航空俱乐部老板借200万不还成“老赖”

据法院执行局干警沈耀峰介绍,债务人王某住在焦作,在北京经营一家航空俱乐部。2014年4月,王某作为公司法人代表以从事航空俱乐部经营为名,经朋友介绍,向焦作的郝某及其妻子先后借款200万元,借款期限为一年。同时,王某与郝某、郝某妻子签订了借款协议并打借条一张,借款协议与借条加盖了俱乐部印章。借款到期后,郝某及其妻子多次向王某催要欠款,始终无果。

2016年4月,郝某将王某、王某妻子魏某以及这家航空俱乐部一起起诉到山阳区法院。

山阳区法院判决王某、魏某、该航空俱乐部共同偿还郝某及其妻子借款200万元及利息。

王某有公司,按理说还钱不难。可是,案件却走到了执行阶段,让执行干警一筹莫展的是,王某和魏某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找不到人。

“我们向被执行人王某、魏某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其在指定的时间里履行,逾期不履行的,强制执行。可是通知书却石沉大海没有回复。我们又去查询王某、魏某的财产,结果发现他们名下没有任何资金,房产已被其他法院查封。可见他们所欠的外债不止这一笔。于是,我们把王某纳入到失信人员名单里,限制他高消费。”沈耀峰说。

【调查】俱乐部人去楼空,5架飞机藏匿他处

“这么一大笔钱,不执行回来真是有愧于老百姓对我们的信任。”说干就干,沈耀峰和同事来到王某在北京的这家航空俱乐部。

北京的航空俱乐部已经人去楼空。“既然是航空俱乐部,应该会有飞机。”沈耀峰不放弃,终于在民航局查到了蛛丝马迹。

“民航局备案显示,该公司有5架轻型运动飞机。可是怎么找到这些飞机却成了难题。”沈耀峰很无奈,只得回到焦作。

【突破】“老赖”主动上门交代飞机藏匿地

就在这时,王某却主动找上了门,原来他准备坐飞机到外地办事,买票时却被告知进了“黑名单”。

“我虽然欠别人的钱,但是我没有财产,也没有可查封的被执行物,为什么要把我拉入‘黑名单’?”王某理直气壮地找执行干警说理。

可是当沈耀峰将民航局出具的飞机信息摆在王某面前时,王某立即安静了下来。当听说自己已经构成了拒执罪、要受到刑拘处罚时,他立刻交代了飞机藏匿的地点。

执行干警马上赶到现场查封了两架飞机,并及时运回焦作。据了解,这两架飞机是从捷克引进到中国的,2014年的售价约150万元/架,主要用于飞行训练、娱乐飞行、航空体育飞行等。

目前,法院已向航空运输部门、航空俱乐部、飞机制造厂家发出邀请函,准备对两架飞机进行网上司法拍卖,实现标的物的价值最大化,让此案得以圆满执结。线索提供郑军容。(来源:《大河报》 郭长秀 谢亚非)

德奥通航收购标的售价一年不到翻125倍引质疑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2017年9月16日,德奥通航再次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暨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这已经是德奥通航第三次延期回复交易所问询。

今年(2017年),8月15日,深交所方面针对德奥通航并购珍爱网方案发出问询函,连续抛出14项问题,针对此次并购重组众多关键要害要求公司在8月18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深交所。在这14项问题里,主要涉及到公司实际控制是否发生变化、资金来源问题、珍爱网估值问题等。

8月19日,德奥通航方面发布了“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暨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如今再次延期引来市场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在线婚恋市场正因为北京交大翟欣欣骗婚事件而引发市场对其运营模式产生质疑,随即,目前最大的婚恋网站,新三板挂牌公司百合网还因此股价跳水最高跌幅达48.42%,市值一日跌去16.3亿元。

在这个节骨眼上,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百合网竞争对手珍爱网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1.40亿元,交易方案的预估值为27.50亿元,评估增值28.90亿元,估价如此之高迎来交易所高度关注。

骗婚事件影响婚恋网站估值

北京交大翟欣欣骗婚事件仍在继续发酵。目前最新消息显示,翟欣欣处了5个对象离了4次婚获利上亿元,而让其实行骗婚的桥梁是世纪佳缘网,对此,网友纷纷指责世纪佳缘网站没有尽到信息审核义务,是导致悲剧发生的重要原因。

这直接波及世纪佳缘母公司百合网,9月13日,新三板挂牌企业百合网股价出现异动,开盘后股价跳水跌幅达48.42%,临近收盘被拉升,最终,百合网报收5.68元,下跌18.62%。根据12.57亿的总股本计算,百合网当日市值跌去16.3亿元。

百合网估值大跌以及骗婚事件对在线婚恋网站的影响,直接影响到另一家正在谋求上市公司收购的婚恋网站:珍爱网。

2017年8月5日,上市公司德奥通航公布重大资产购买预案,拟收购知名婚恋网站珍爱网。重组完成后,德奥通航间接持有珍爱网51%股权,其它投资方持有珍爱网22%的股权。

德奥通航在报告中也称,以2017年5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标的公司珍爱网全部股权的预估值为人民币27.50亿元,预估增值28.90亿元,经交易各方协商一致,此次交易标的公司100%股权的总价格为27.4亿元,对应51%股权的交易价格为13.97亿元。

根据此前披露的收购预案,珍爱网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1.40亿元,交易方案的预估值为27.50亿元,评估增值28.90亿元。对此,交易所问询函要求公司结合行业发展情况、核心竞争力等补充说明本次预估增值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

此外,深交所还关注到,2016年12月份,实际控制人李涛将珍爱网100%股权转让给安远科技(58.9488%)、政安实业(25.1452%)、旭安科技(8.3985%)、安伦科技(4.3161%)、展安实业(3.1914%),转让总价款2200万元。对此,问询函要求德奥通航补充披露2200万元股权转让作价与此次预估值27.50亿元(后者价格是前者的125倍),差异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与高估值相伴随的是一份业绩对赌条款:从2017年到2019年的三年内,德奥通航要求珍爱网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85亿元、2.3亿元和3.1亿元,或者三年累积承诺净利润不低于7.25亿元。如果珍爱网累积实际净利润低于累积承诺净利润,对于其差额部分,业绩承诺方承诺以其持有珍爱网的股权按约定数额对增资方进行补偿。业绩承诺方应补偿的股权数额以总价1元的价格向各增资方转让,由各增资方按比例受让。

三次延期回复

收购珍爱网的上市公司德奥通航也正遭遇监管问询。

8月15日,深交所方面针对公司重组方案发出问询函,连续抛出14项问题,针对此次并购重组众多关键要害要求其在8月18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深交所。在这14项问题里,主要涉及到公司实际控制是否发生变化、资金来源问题、珍爱网估值问题等。

8月19日,德奥通航方面发布了“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暨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称2017年8月15日下午,公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下发的《关于对德奥通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重组问询函》(中小板重组问询函(不需行政许可)(以下简称:问询函),要求公司就本次重大资产购买事项的相关问题进行完善。但由于部分问题回复所涉及的有关事项需进一步核实、补充,故无法在8月18日前完成,公司申请延期回复及继续停牌。

9月2日,德奥通航第二次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暨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公告称,截至本公告日,公司及相关各方正就《问询函》的部分问题作进一步核实、补充,对《问询函》的回复工作尚未完成,公司股票继续停牌。

9月16日,德奥通航再次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停牌进展暨延期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显示,截至上述公告日,公司及相关各方正就《问询函》的部分问题作进一步核实、补充,对《问询函》的回复工作尚未完成,公司股票继续停牌。

德奥通航解释称,公司继续积极协调各方推进《问询函》的回复工作,待完成相关《问询函》回复工作后向深圳证券交易所提交回复文件,并经深圳证券交易所审核通过后发布关于《问询函》的回复公告。

加上此次的延期回复,德奥通航已经三次延期回复交易所《问询函》的有关问题。在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被前妻“勒索”千万元逼死的事件动摇投资者对在线婚恋经营信心的背景下,德奥通航如何回复交易所质疑珍爱网估值过高的问题,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来源:《证券日报》 刘斯会)

云南瑞锋通航一架DA40遭昆明中院查扣

qq%e6%88%aa%e5%9b%be20170803143306

中国民用航空网讯:2017年7月28日,微信“昆明中院”发布消息,昆明中院执行局干警在云南保山民航机场成功查扣一架航空飞机。

昆明仲裁委员会2017年5月24日作出仲裁决定,责令云南瑞锋通航在指定时间内自动履行还款704302.00元的义务,但瑞锋通航未按规定还款。

据此,昆明中院执行干警依法对该公司名下的一架DA40飞机予以查封、扣押,待下一步实行拍卖、变卖抵偿债务。

德奥通航未及时披露业绩快报修正公告收到监管函

德奥通航

和讯股票消息,因德奥通航业绩快报披露的净利润与经审计净利存在较大差异,且公司未及时披露业绩快报修正公告。2017年5月31日,深交所发布对德奥通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监管函。

据监管函,德奥通航2017年2月28日披露《2016年度业绩快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为1,532.69万元。

4月28日,德奥通航披露年报,经审计的定期报告披露的实际净利润为514.21万元。公司业绩快报披露的净利润与经审计净利润差异金额为1,018.48万元,占经审计净利润比例为198.07%,存在较大差异,德奥通航未及时披露业绩快报修正公告。

深交所指出,德奥通航上述行为违反了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4条、第2.1条、第11.3.7条和及《中小企业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第5.3.4条的规定。要求德奥通航董事会充分重视上述问题,吸取教训,及时整改,杜绝上述问题的再次发生。(来源:和讯网)

大疆最强对手——昊翔无人机遭遇上门讨债

641

2017年5月11日,有业内人士向腾讯科技爆料称,英特尔曾投资6000万美元的知名无人机企业YUNEEC昊翔无人机拖欠供应商款项,其工厂遭遇拉横幅讨债。

对此,YUNEEC昊翔方面向腾讯科技回应称,近日YUNEEC昊翔在与该特定供应商合作方面确实出现了需要双方深度沟通的事宜,这主要由于双方在产品交付质量和付款细节上存在分歧。双方正在协商中,希望通过理性的方式解决此分歧。

昊翔方面还称,其对于产品质量,尤其是对安全性的把控一直比较严格。“我们希望对产品质量和安全性的把控可以从源头做起,持续把更可靠、更值得信赖的产品带给大家,这也是我们对市场负责的态度。”

昊翔是业内知名无人机企业,曾获得英特尔6000万美元投资,外界普遍认为其融资估值已达到10亿美元。昊翔曾一度被视为大疆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并且大疆也感受到了昊翔的威胁。2016年4月,大疆还在美国对昊翔发起了专利诉讼,要求法院判决昊翔停止销售侵权无人机。

不过,目前来看YUNEEC昊翔已经遭遇了一定的困境,其拖欠款项也并非个案。有消息人士称,曾经为昊翔服务的一家广州的公关公司目前也不再为其服务,并且因为昊翔拖欠这家公关公司的服务费,后者已经开始寻求法律手段解决此事。

今年3月,昊翔还曾对外证实,公司将对美洲部门裁员,但未披露裁员数量。

昊翔只是众多遭遇困境的无人机公司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家。去年底,由徐小平投资的知名无人机公司亿航大规模裁员,公司几乎不再做消费级无人机,转而天天为184载人飞行器做起了宣传;今年初,另一家知名无人机厂商零度智控也裁员100多人,整个行业进入了寒冬期。更早前,美国无人机企业3DR也选择转型,不再做消费级无人机。那些曾经扬言要挑战大疆的航拍无人机公司,如今不是拖欠款项,就是转型,裁员,或者是倒闭了。(腾讯科技)

YUNEEC无人机
昊翔无人机YUNEEC

yuneec无人机
昊翔无人机YUNEEC

瀚星通航飞行员仅飞过3.5小时,离职被索赔150万

瀚星通航飞行员仅飞过3.5小时,离职被索赔150万

最近,国内首家私人飞机“4S店”——珠海瀚星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星通航)麻烦缠身。9月,其飞机、汽车、机库等资产以较低的价格出现在了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上,被传破产。近日,又有媒体曝出了瀚星通航飞行员辞职纠纷。

瀚星通航飞行员赵冰(化名)2014年4月通过培训后取得固定翼商用执照,就几乎没有驾驶过飞机上天,仅有的三个半小时飞行时间,还是瀚星通航安排的改装训练。因薪资待遇问题和公司产生了争议,拿到执照的赵冰并没有就此开始“光鲜”的飞行员职业生活,而是走上了漫长的离职维权路。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飞行员的离职和跳槽往往比其他行业难得多。但不同于发展已经较为稳定的民航,通航飞行员面临的是更为混乱和尴尬的行业发展现状。

入职仅飞过3.5小时

赵冰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飞行了,他在瀚星通航的飞行时间总共只有三个半小时,是瀚星通航安排的改装训练。

2012年8月,赵冰进入瀚星通航,与公司签订了20年的劳动合同,2013年7月进入某航校培训,2014年4月拿到固定翼商用执照。不过,拿到执照后的赵冰并没有开始正常飞行,反而因为薪资问题与瀚星通航产生了争议,于2014年8月离开了公司。

瀚星通航给赵冰开出的工资是8000元底薪加200元/小时的飞行小时补助,“瀚星的飞行补助从来没有兑现过。”赵冰告诉记者,他认为这一工资标准远低于行业内20万元至30万元的薪酬水平。

据了解,飞行员的工资收入由基本工资和飞行小时费构成,而根据作业类型的不同,小时费在几百到千元不等。深圳一家通航企业的飞行员告诉记者,飞行员的收入主要来自小时费,要是不飞工资就很少,“但是也看公司给的保障,一般飞得少的会给一些补偿小时费,比如一个月几十小时的保障费用。”

离开瀚星通航后,赵冰向珠海市金湾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了仲裁申请,要求公司退还用于取得执照的10万元保证金,发放工作期间拖欠的工资,并开具转会证明。而瀚星通航则提出,由于赵冰违反了劳动合同约定,要求其赔偿三倍的培训费用144万元以及培训期间的各项费用3万多元。

瀚星通航人事部余佳悦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为赵冰取得执照交给航校的培训费用为48万元,赵冰一毕业就向公司要求那么高的工资是不符合行业标准的。

另一名熟悉瀚星通航的飞行员告诉记者,公司培养一名职业飞行员需要50万元以上的资金投入,如果这50万元都是由公司承担,那么签订的应该是终身制的合同,“公司花钱培养了员工,不可能员工不出一分钱就(离职)走了。”

不过,因违约金数额不得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实际培训费用,珠海劳动仲裁委没有支持公司的巨额索赔要求,扣除已支付的10万元保证金以及工资,最终裁决赵冰支付企业违约金36万余元。“如果找到新的工作,我会赔偿违约金。”赵冰说道,他在第二次仲裁申请中提出要求裁定其与瀚星通航解除劳动关系,归还扣押的飞行执照,并协助其进行相关档案的转移。

余佳悦向记者表示,公司已经为赵冰开具过离职证明,证明上写的是违约金还未支付,但劳动关系已经解除,“他(赵冰)现在希望在没有支付违约金的情况下,让我们给他开具无经济纠纷证明,这个我们是不可能接受的。”而对于被扣押的飞行执照,余佳悦表示,已经向民航局提交了飞行执照,“民航局有规定,通过劳动仲裁这种方式解除劳动关系的飞行员,必须把执照和飞行记录交给民航局保管,直到飞行员找到新公司。”

据悉,现在赵冰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正在等待一审判决。

通航飞行员飞不起来

今年9月,瀚星通航的飞机、汽车、机库等资产以低价格出现在了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上,公司被传破产,其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回应称,公司并未停止营业,更谈不上破产,由于公司原股东经营理念不同,有2名股东决定退出,公司正在重组。待重组完毕,到明年就可以正常运营了。

公开资料显示,瀚星通航成立于2012年,是中国民航局批准的甲类通用航空企业,是国内首家私人飞机固定基地运营商,下设飞机及直升机销售中心、飞机维修和维护中心以及飞行运营中心、飞行俱乐部等,其母公司为吉林瀚星集团。

余佳悦告诉记者,瀚星通航目前的主要业务是航空器代管,也有一些个人娱乐体验飞行的业务,“现在飞行小时数不多,公司没有盈利,但是不保证以后飞行小时数就不会增加。”

据了解,民航局对工农林业作业、飞行培训和紧急救援提供作业补贴,一些作业量比较大的企业通过补贴也能够实现盈利。

在民航局2015年通用航空专项资金预算方案中,瀚星通航得到的补贴总额为12万元,为执照补贴,并无作业补贴。

在主基地珠海之外,瀚星通航与多地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资料显示,2013年,瀚星通航分别与安阳市汤阴县、芜湖市无为县签署了通用航空产业发展的框架协议。此外,瀚星集团计划10年内在国内建设40个FBO(固定运营基地)和10个通用机场

通航市场前景可期

赵冰的遭遇也从侧面反映了通航飞行员培养投入大,流失也大的尴尬。

“拿到执照之后,作为新手飞行员,还不具备通航作业的资质,需要一定的飞行小时数积累。”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通用航空室许东松博士告诉记者,不同的通航企业对于训练量的要求也不尽相同,“像中信海直、南航珠直这种大型企业对于机长的要求就比较高,因为每年飞行量很多,它有这个条件让飞行员进行更多的训练,再晋升为副机长、机长。”

但有些通航企业每年的作业量完全不足以满足飞行员训练升级的要求,因此很多在通航企业拥有商用执照,经过一定训练的飞行员都想要跳槽到更加稳定的运输航空公司,以在飞行时间和收入上得到保障。

在飞行员的培养机制上,许东松告诉记者,每年国内航校飞行员的培养能力大约在2000多人,但这之中大部分都流向了运输航空。

从通航市场层面来看,近年来,资本对于通航产业的投资热情与日俱增,通航企业的数量也在快速增加。据了解,2014年运营中的通航企业有239家,比2013年增加了50家,批准筹建的有188家,较上年增加了15家。

据许东松透露,通航企业的筹建时间将从过去的2年延长为3年,“过去要求获批筹建的通航企业在2年内拿到运营许可,去年启动了修订,将时间放宽到3年,虽然最终文件还没有下来,但应该快了。”

“通航企业的筹建需要大量的前期投入,如果两年内拿不到运营许可,前期投入就白做了,做这个修订也是出于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考虑。”许东松表示。

按照规定,筹建的企业至少要有2架航空器,每架航空器至少配备1名飞行员,有人预测,到2024年我国通航航空器数量将达到一万架以上。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人们身边将涌现越来越多开“小飞机”的飞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