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新闻推荐 / 无人机物流开启商用大战 京东夺首个牌照暂时领先?

无人机物流开启商用大战 京东夺首个牌照暂时领先?

2月5日,京东获得民航局西北地区管理局的授牌,京东无人机成为首个国家级无人机物流配送试点企业。这是京东无人机自去年获得全国首张覆盖省域(陕西)范围的无人机空域批文后的又一进展。

“成为首个国家级无人机物流配送试点企业,就是要在很多过去的流程方面突破,突破原有的规范。比如,在常态化以后,一个小时内完成所有空域审批工作。”京东集团副总裁、X事业部总裁肖军表示。

我国物流无人机行业发展近6年,已逐步从个别企业试水走向“电商系”、“快递系”两大派系集中发力的局面,两派之间除了要跨越政策和技术的门槛外,也在争分夺秒地比拼谁先抢得先发优势。

通过试点探索无人机配送标准

京东无人机项目启动于2015年12月,2017年6月,京东无人机物流配送在山西和江苏两省开展了常态化运营,6月29日,陕西省向京东颁发了覆盖陕西省全境的无人机空域书面批文。

2017年8月,国家民航局运输司起草发布了《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从事经营性飞行活动管理办法(暂行)(征求意见稿)》后,京东无人机向民航西北地区管理局申请开展相关试点。2017年底,民航局同意京东无人机配合民航西北局完成“关于在陕西全域开展无人机物流配送经营性活动试点工作”。

中国民用航空局运输司副司长廉秀琴指出,民航局希望通过先行先试,探索出适合无人机物流配送的安全运营的技术手段、管理模式和规范标准,从而推广应用无人机技术创新拓展传统航空运输方式,同时也希望通过无人机航空物流配送的方式缓解干线机场资源紧张,盘活支线机场闲置资源,解决地面交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从而开拓新的通航业务市场,带动关联产业和低空经济的快速发展。

南都了解到,按照国家民航局的批复,试点工作主要包括无人机开展经营性配送的制度规范、无人机物流配送运营监管系统、无人机与有人机协调运输解决方案、运营安全标准、空管安全评估措施、飞行保障服务以及无人机运营监管模式等7项内容,涉及物流无人机的政策、管理、标准和服务等。

试点常态化后审批只需一小时

据肖军透露,京东“干线-支线-末端”三级航空智慧物流体系是依托京东现有地面物流布局,在空中编织的一张新的物流网络。由此不难理解,无人机配送是其中关键布局。

但苏宁有关负责人向南都记者坦言,若想要大面积推广无人机配送,需要解决至少三大难点:首先是空中管制,需要得到相关部门的许可;其次,无人机的载重和续航等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最后,快递员飞手的培训,以及行业的标准化都需要进一步完善。

上述问题绕不开我国对低空空域的限制,这也一直是限制无人机物流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飞行基本规则》规定,中国境内飞行管制仍由空军统一组织实施,且获准飞出或者飞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空的航空器,实施飞出或者飞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空的飞行和各飞行管制区间的飞行,必须经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批准。今年上半年,国内多家机场频繁出现的无人机黑飞扰航事件,更是让官方加强了对无人机的管控。

针对空域限制问题,今年6月21日,顺丰与赣州市南康区联合审报的物流无人机示范运行区的空域申请得到正式批复,成为国内第一家获得正式审批的示范空域的企业。此后,6月29日,陕西省向京东颁发了覆盖陕西省全境的无人机空域书面批文。尽管如此,京东×事业部无人机研发相关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得到空域书面批文并不意味着可以随意乱飞,所有的飞行计划还是需要单独申请的。“所有的飞行计划还是需要在空管许可下进行,我们会提前做飞行计划上报上去,届时飞行前沟通确认,一切都需要在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进行。”

而苏宁则是拿下了一些航线的空域批文。苏宁有关负责人告诉南方都市报-解码无人机,安徽灵璧、怀远、金寨这三条航线得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空中参谋部航管处函》(东部战区的航线批文),在飞行前向区域管制进行申报,同时申请得到当地的城管和公安的支持。

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虽然一些企业在无人机物流方面取得了部分空域的许可,但这些“开放”空域彼此独立,企业只能在其中进行小范围的配送,若想要进一步推广为时尚早。

对此,中国民航大学副校长、全国政协委员吴仁彪近日也向南都记者透露,我国空域体制改革在今年或将取得较大进展,正在做顶层设计的相关论证。

京东集团副总裁、×事业部总裁肖军2月5日在陕西省全域无人机物流配送经营性活动试点启动仪式暨产业创新发展论坛上表示,目前的空域申报已经非常方便。“过去是人每天发邮件,最早还是要盖章,现在系统对接了,每天系统发过去,民航有一个认证标准,这个基本上能做到。”

肖军表示,京东无人机成为首个国家级无人机物流配送试点企业,就是要在很多过去的流程方面突破,突破原有的规范。“我们未来会有越来越便利的流程,也便于国家对我们未来的飞机进行综合的管控。目前,一个小时搞定所有的审批流程,在常态化以后,估计我们能做到1分钟就能审批。”

“电商系”、“快递系”争夺先发优势

物流无人机的出现,实际上是我国快递运力结构不均衡的必然产物。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公路运输占据了我国80%以上的快递运输比例,这一结构是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的,“一般来说,运输距离超过800公里,使用航空运输的效率会更高一些,公路运输不安全,耗油、耗人力、时间成本高。我国是幅员辽阔的大陆型国家,目前的航空运输比例太低。”

杨达卿认为,传统的航空运输在短期内解决不了市场的要求,航空员的稀缺也是阻碍之一,“因此,不应该等待市场的发展,而应该让资本去推动发展。”

资本很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近 年来,除京东以外,多家快递公司和电商巨头纷纷加入无人机物流市场,快递无人机市场也呈现出由顺丰、圆通等组成的“快递系”以及京东、菜鸟和苏宁领头的“电商系”两大派系。

目前,在国内“快递系”中,物流无人机研发的佼佼者当属顺丰。南都记者了解到,顺丰2012年就开始酝酿无人机物流,2013年开始小型无人机的试飞,2015年逐步拓展到吨位级大型无人机。去年开始,顺丰在无人机物流实践方面取得进一步进展。6月21日,顺丰与赣州市南康区联合审报的物流无人机示范运行区的空域申请得到正式批复,也是国内第一家获得正式审批的示范空域的企业。之后,京东无人机才获得全国首张覆盖省域(陕西)范围的无人机空域批文。随后,顺丰的物流无人机在获批空域内进行了首次业务运营飞行。今年1月24日,顺丰又在陕西、云南通过无人机对后勤物资进行实验运输。这是顺丰该在研机型在一个月前完成首次应急物资快速投递的验证飞行后,首次试用运输后勤物资。

圆通则是选择了不同的道路,通过国家工程实验室,助推不断升级的人工智能未来逐步应用到物流领域的智能客服、无人驾驶、全自动化仓库、无人机派件等。

5月12日,由国家发改委批复、圆通速递牵头承建的“物流信息互通共享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以下简称“国家工程实验室”)在圆通上海总部正式揭牌。未来,这一国内物流领域首个国家工程实验室“开花结果”后,将加快破解物流快递业面临的瓶颈问题,助推行业创新转型。

在另一阵营“电商系”中,除了京东,苏宁和阿里也在物流无人机领域发力。

11月13日,在2017中国无人机商业应用暨安吉通航产业论坛上,苏宁物流与浙江安吉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11月,苏宁将无人机运输和配送正式写入物流经营范围。

菜鸟在今年“双十一”期间,也趁机在无人机物流上推了一把。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和菜鸟网络准备好了无人机群组,对于岛屿、交通不便的山村等地,用无人机快递包裹。

南都记者了解到,京东、苏宁等公司的无人机物流配送多是B2B或Btob的模式,即并不将货物直接送到用户手中,而是将物品由镇送到村或是送到配送推广员、合作的商铺、自提点等。据了解,部分企业今年开始了对无人机物流B2C模式的探索。

2017年中,迅蚁获得红杉资本数千万的A轮投资,并推出首个面向大众消费者的无人机物流配送服务。迅蚁对外表示,只要在服务覆盖区域内,任何用户都可以通过微信小程序“迅蚁速运”下单,直接使用这项服务。

尽管不同阵营加快布局,但物流无人机在国内外都还处于摸索阶段。

“顺丰的试点给我们一些参考,我们也会参考顺丰的网络。我们在试点方面有一些优势,在末端有一些优势,顺丰也有一些优势,我们也在做一些借鉴。”肖军认为,京东的优势在于体系,目前末端无人机已经接近成熟阶段,京东有上万架次、上十万小时的飞行,目前的事故率为零。末端的物流网络,宿迁做监控运营中心,整个网络也会有一些优势。“顺丰大飞机的试点给了京东一些启发,因此京东得以在大飞机方面走得更快。”

不过,从物流无人机的研发看来,无人机“电商系”与“快递系”做的虽是同一件事,但出发点不同。“我们的场景跟顺丰不一样,我们飞机不是靠空中这点送到那点,而是做供应链,仓库的布局价值最大”,肖军说,双方应用场景出发点不一样,但是干的是同一件事。

(来源:《南方都市报卜羽勤 饶丽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