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民航舆情 (页 454)

民航舆情

港龙福州至香港飞机突然返航 两百乘客被晾机场

昨日(19日)下午,来福州做生意的美籍华人陈先生在福州国际航空港起飞的KA661次航班突然返航,200多名乘客一直在候机室干等,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才接到机场和香港港龙航空公司的正式通知。   陈先生说,飞机原本是11点10分从福州起飞去香港,可乘客登机 …

查看更多 »

注重员工满意度:航空运输企业赢利的新手段

  长期以来,我国的航空运输企业管理还停留在工业时代的模式上,彼此之间拼的是飞机、地面设备、技术、航线网络和信息系统等硬件系统,而不是员工。从某种意义上说,硬件系统的效率和生产率更容易衡量与管理,不象人那样需要招聘、监督、培训和激励。

查看更多 »

被拖欠账款逾8亿 首都机场股份公司陷资金困局

  记者王潇雨  “我们计划花费10年到15年的时间将首都机场建设成为亚太地区的门户复合型枢纽。”国内最大的机场运营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Capital International Airport Co. Ltd.,0694.HK,以下简称“首都机场”)总经理董志毅不久前在马拉西亚召开的第14届世界航线发展高峰论坛(Routes)期间,向与会的众多合作伙伴、竞争对手以及潜在客户“亮牌”。   然而目标的背后,种种数据显示,与当前众多饱受全球性金融危机困扰的企业相似,首都机场也面临着资金匮乏的问题,如何脱困也成为其能否顺利升级成为世界级门户的关键之所在。     “第一门户”的资金之困   机场协会秘书长王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截至9月末,国内17家机场被航空公司拖欠的各种费用超过了40亿元,仅首都机场一家的应收账款就超过了8亿元。   记者联系到首都机场负责对外宣传的部门,希望能够核实关于航企拖欠费用方面更多的数据,但至截稿时仍没得到回应。   “很多机场已经支撑不下去了,首都机场都要靠贷款过日子!”王健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机场运营管理专家、北大纵横商学院客座教授朱文川 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的机场高度依赖航空公司的航空业务主营收入,如果航空公司减少航班航线,机场的运营收入也会直接受到影响。”   尽管今年3月开始实施的《民用机场收费改革方案》下调了机场整体收费标准,但由于航油价格的波动造成航企营运成本的上升,以及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带来的航空市场需求减弱,导致航空公司纷纷缩减航班以及取消航线,对国内机场的营收造成了比较大的影响。   而在一位国内航空业专家看来,在航空全行业面临亏损的困境下,航企消极应对缴纳机场费用往往是无奈之举,然而像首都机场这样大型的枢纽机场陷入资金困境的主要原因却并非航空公司拖欠费用,更多的是因为过度扩展。   今年初投入使用的三号航站楼使首都机场容量提升至8200万人次,航班高峰小时处理能力从以前的70架次逐步提升到120架次左右,从而在基础设施上具备了成为世界级枢纽的条件,然而每月需向母公司首都机场集团支付2.4亿人民币租金却成为首都机场沉重的财务负担。   为此,首都机场一直筹划收购三号航站楼和第三跑道,但也因此造成“公司在未来数年会面临相对繁重的经营和财务压力”。另外,首都机场方面透露,打造世界级的门户复合型枢纽和建设第二机场的计划也需要额外的资金。   根据航空业相关市场机构预测,首都机场2008年旅客吞吐量为5700万人次,年航班为44万架次,与目前设计目标8200万人次及66万架次之间仍存在较大的上升空间,“迫切需要开辟新的航线来填充机场容量”。   “首都机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韩国首尔、仁川,日本东京成田。韩国仁川机场从建立开始,就定位于亚洲枢纽、中国的门户,韩国政府给予仁川机场很多政策支持,促进了其枢纽的建设。目前,每年中国——北美的旅客有30%左右通过仁川、成田两大机场中转,其便利的中转服务对旅客极具吸引力。”首都机场集团总经理张志忠表示。   在国际航协一位人士看来,世界各地正在机场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投入巨额资金,尤其是亚洲地区,而这些费用主要由航空公司和他们的乘客来埋单。   非航空业务有空间   “首都机场明年将回归A股,”张志忠表示,“尽管A股市场目前状况比较低迷,但因为公司迫切需要资金,所以目前正在做相关准备工作。”张志忠同时透露,当首都机场回归A股后,还将计划增发H股。   对此,有关业内人士认为,由于目前资本市场比较低迷,首都机场寄望资本市场解决资金困局效果很难预测。   据首都机场9月26日公布的中期业绩显示,公司2008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0.56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90.06%。国际性金融服务公司摩根士丹利研究报告指出,首都机场的业绩“远低于该行及市场平均预期”,“成本上升以及载客量疲弱严重侵蚀了股份的内部价值”。   “其实机场的收入包括航空主营业务收入和非主营业务收入。主营业务收入是指机场空侧服务的飞机起降费、飞机停场费、旅客服务费等;非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机场陆侧有关设备设施的租用费和停车、配餐、餐饮、住宿等费用。”朱文川表示,“由于枢纽机场汇集了巨大的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国外枢纽机场来源于商业、零售、广告、配餐等非航空性业务占收入的60%以上。”   以新加坡樟宜机场为例,樟宜机场管理投资(新加坡)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颜浩君在9月底举行的中国中小机场高层论坛上提供的数据显示,樟宜机场在上一个财政年度10.99亿新币的总收入中,非航空收入占到了59.5%,达到6.54亿新元,这其中零售及餐饮租金以及特许经营费收入占到了74%。而樟宜机场2007年总客流量为3700万人次,远低于首都机场。   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可以提供约90万平方米的空间,加上T1及T2超过了130万平方米,可用商业资源大幅增加。   根据首都机场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三号航站楼启用后,公司非航空性业务收入快速增长,达到7.17亿元,同比增长64.02%。公司非航空性业务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也从26.28%提高至35.58%。   “国内枢纽机场在开发非航空业务收入上大有可为。”朱文川如是说。   业内人士认为,面对严峻的资金困局,加强非航空业务的发展,或许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首都机场的资金压力。

查看更多 »

东航甘肃分公司一飞行员辞职一审判赔446万

   甘肃首例飞行员与东航甘肃分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一审宣判   飞行员要付446万赔偿金      昨日(21日),记者从兰州市城关区人民法院获悉,该院对我省首例飞行员与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甘肃分公司(以下简称东航甘肃分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原告盛某支付东航甘肃分公司赔偿金446万余元。东航甘肃分公司为盛某办理解除劳动合同手续。   盛某于2001年7月从中国民航学院毕业后分配至原西北航空公司(现东航甘肃分公司)工作。2007年9月30日,盛某向东航甘肃分公司送达了《关于协商解除“劳动合同”请求书》,要求解除劳动合同并办理相关手续,东航甘肃分公司未予答复。盛某于2007年11月6日向甘肃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劳动争议仲裁,2008年2月22日甘肃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盛某不服诉至城关区人民法院,审理中东航甘肃分公司提出反诉。兰州市城关法院2008年3月13日受理原告盛某与被告东航甘肃分公司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8年6月24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   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盛某请求与被告东航甘肃分公司解除于2005年9月1日签订的劳动合同的请求,法院予以支持。民航飞行员是特殊职业,其飞行作业关系人身及财产安全,飞行员培训周期长,原告作为副驾驶飞行,东航甘肃分公司为其提供所有飞行资源,在这一过程中原告占用东航甘肃分公司的飞行资源,原告应承担违约金及相关培训费用。法院一审判决,原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被告东航甘肃分公司违约金16万元及各类培训费共计4462198元;被告东航甘肃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为原告办理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相关手续,并移交技术档案、人事档案等相关事项的转移手续;驳回被告东航甘肃分公司其他反诉请求。 记者 耿睿

查看更多 »

航班迟飞三小时被乘客投诉 东航解释人多超载

  核心提示:民航飞机也能超载?为什么卖票的时候不说?这是昨日发生在昆明机场东方航空公司的蹊跷事。                  昨天(13日)上午10点,一肚子鬼火的刘先生打进本报热线反映:“3个小时前坐到飞机上,飞机在停机坪‘跑’了几步,就再也没动过。”          刘先生说,他们于昨天早上7点40乘坐东方航空公司从昆明飞往江西南昌的航班,登机过程一直都很顺利。飞机准备起飞时,在停机坪绕了一圈就停了下来。所有乘客一头雾水,过了好半天,才有几名东航的工作人员前来解释,他们说,由于天气原因,飞机暂时不能起飞。          很多乘客对此都非常不理解:“为什么其他航空公司的飞机都能正常起飞,而且东航另外一些班次的飞机也都能飞,为什么就这趟航班不能飞呢?”刘先生以及其他几名乘客和东航工作人员据理力争,而工作人员只是一遍遍地告诉他们暂时不能飞,请他们理解。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工作人员不断前来检查飞机的情况。但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飞机继续停在停机坪上。10点30分,东航公司的工作人员又告诉乘客:“飞机超载了,所以不能飞。”这样的解释,更不能使乘客信服:“你卖票的时候怎么不说超载?”          就这样,双方一直僵持了近3个小时,11点40,飞机才从机场停机坪起飞,乘客们下午3点左右到达南昌。          昆明机场东方航空公司工作人员解释说,飞机确实是因为天气以及超载原因才不得不停留在昆明的,对其他具体问题,他们却不愿多做解释。

查看更多 »

东航10名机长辞职续:终审被判赔偿800万

  东航相关负责人表示尊重判决结果 部分机长认为“在意料中”  据《长江商报》 13名机长提出辞职,“东家”中国东方航空武汉有限责任公司开出1.05亿元的巨额赔偿单(本报7月4日曾报道)。 昨日(11日),这起迄今为止湖北省索赔金额最大的劳动争议案,终于有了初步结果,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10名机长遭东航索赔近800万元。       判决后,部分机长认为“在意料之中”,而东航方面没有过多表态,但东航有关负责人一再强调会尊重判决结果。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