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务航空集团主席:航空公司破产的会很多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3月24日发布报告称,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冲击,全球航空业2020年预期损失超过2500亿美元。如果各国政府不紧急援助,大约一半航空运营商数周内可能破产。

疫情对国内航空业带来哪些影响?航空公司该如何自救?对此,网易财经《CEO说》独家专访了中国公务航空集团董事局主席廖学锋。

航空业受到的冲击非常大,廖学锋表示,航空公司破产的数量会非常多,肯定会有很多倒闭的、很多合并的、很多重组的。但冲击是短期的,长期来看,航空业仍非常具有发展潜力,一个简简单单的数据,14亿人,现在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可以说,这次冲击对航空业只能算是阵痛,但确实很疼。

廖学锋认为,对于航空业的自救,第一个措施可能还是以低票价来鼓励大家出行,让大家慢慢把出行作为常态。对国家来说,下一步需要做的就是鼓励旅游业,旅游业怎么鼓励?就是减少成本,让大家旅游、出差。

附采访实录:

  网易财经《CEO说》:当前疫情在全球蔓延,对航空业以及公务航空领域带来哪些影响?

廖学峰:航空业受到的冲击非常大。国内的航空公司还好一点,国外的航空公司现在完全处于停顿状态,很多航空公司让员工先回家了,等有生意以后再回来。航空公司破产的数量会非常大,肯定会有很多倒闭的、很多合并的、很多重组的。

说到公务航空,由于国内公共航空仍然处于初级阶段,大家一说公务机就觉得一定很贵,遥不可及。实际上在一些比较发达的国家,比如美国,它有2万多架公务机,绝大部分公务机都是中小型的,如果一架飞机能坐6、7个人,跟航班飞机头等舱的价格差别其实不是那么大。

公务机最大的好处就是点对点,随时可以飞。还有,从抗疫的角度来说,飞机上的人员很少,而且人员都是可控的,人与人之间传染的可能性比较小。

这次疫情,从长远来看,对公务机实际上是向好的影响。因为越来越多人认识到了公务飞机的好处,比如这次武汉抗疫时,很多老板把自己的公务机拿出来运送救灾物资,从全世界各地运到武汉。公务机可以从欧洲某一个小城市直接飞到武汉,清关就进去了,而不像航班飞机,得有航班,得调运,航班可能也只能到北京,在北京清关以后再到武汉。

总的来说,我认为疫情对航空业的冲击是短期的,长期来看,航空业非常具有发展潜力,一个简简单单的数据,14亿人,现在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这次冲击对航空业只能算是阵痛,但确实很疼。

  网易财经《CEO说》:一般来说,国际航线比较赚钱,国内航线赚钱较少,现在国际航线都停了,对航空公司打击会非常大,会不会有航空公司出问题?

廖学峰:前两年国际航线挣钱的并不多,这几年国际航线的竞争加大了,实际上很多国际航线都是亏的。但不管怎么说,不飞国际航线,你有这么多宽体飞机趴在那儿,成本是非常高的。

你知道吗?做航空公司的老板实际上很难的,因为最大的几项成本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一是资金成本(租飞机的成本),二是油价,三是人民币和美元的兑换率,对他们影响最大的三个因素,航空公司都控制不了。

疫情之下,航空公司破产的数量会非常大。中国的航空公司有一个好处,最起码有国内的航线撑着,现在受影响最大的,比如新加坡航空公司等,这些航空公司就非常惨,因为它没有国内航线,国际一停就完全停摆了。

话说回来,我觉得新加坡航空问题倒不大,毕竟还是有一定的国企状态,国家占的股份比较大,再加上新加坡航空公司对新加坡来说也太重要了。我觉得,航空业前几年处于发展非常快、野蛮生长的阶段,实际上本身就需要重组,这次的情况是加速了它的重组。

  网易财经《CEO说》:您如何看目前国内复工复产和经济恢复的进度?

廖学锋:我觉得,现在已经到了一定要按照各个地方疫情情况开始全面放松(的阶段了),不这样的话,下一步有可能疫情控制住了,但经济垮了,这带来的危害也许会更大。经济一定要转起来,转不起来,下一步非常困难。

对各个地方政府的考量指标要改变,不变的话,类似不能新增病例这样的限制条件会使得各个地方政府的首要任务永远是控制疫情。病例完完全全的清零我觉得是做不到的,只能是在可控的情况下出现了疫情,能够控制、能够处理,在这种情况下就得鼓励全面复工。

全国要定出一个详细方案来,比如说一级响应是什么规矩,二级响应是什么规矩,三级响应是什么规矩,什么样的条件是一级响应,什么样的条件是二级,什么样的条件是三级,这是老百姓都能看得到的数据。这样一来,大家就清楚了,我们这里是从一级降到三级了,降到三级以后是不是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都可以开学了。

我个人觉得开学是个重要的指标,现在不开学,说实在话复工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我们公司有好几个人就是这样,小孩谁带呀?这是很具体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学校开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应该要尽快实现。

  网易财经《CEO说》:有观点认为,疫情过后经济会出现爆发式恢复,您怎么看?

廖学锋:我还是比较相信他们说的可能会出现爆发式的恢复。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全世界,都花了很多时间人们才进入恐慌阶段,恐慌的情况下,就会报复性地惩罚经济。但只要一有疫苗或者特效药研发出来,人们心理上得到安慰后,我觉得经济恢复的速度还是很快的,最关键的是,这可能和2008年还不太一样,2008年有大量的银行倒闭,它影响了经济的基本体系,这次纯粹是突然需求层的断裂,整个体系还是没有受到太大冲击。

  网易财经《CEO说》:您认为航空业该如何自救?

廖学锋:航空业下一步确实会非常难。好多企业说遇到困难了,我们要重新计划,要减少成本,说实在的,航空业的成本还真没办法减。刚才提到过,航空公司最大的几项成本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一是资金成本(租飞机的成本),二是油价,三是人民币和美元的兑换率。哪怕暂时把一部分员工解雇了,不给他们付工资了,压力还是很大。

对于航空业的自救,我觉得第一个恢复的情况可能还是以低票价来鼓励大家出行,让大家慢慢把出行作为正常情况。对国家来说,下一步需要做的就是鼓励旅游业,旅游业怎么鼓励?就是减少成本,让大家旅游、出差。

我觉得,短期内对大家来说最重要的是怎样生存,一旦经济活动恢复,估计国内的飞行量增加会比较快。(来源:网易财经)

东方航空分子公司动态航空运输要闻专区航空运输东方航空航企专区

“全面复工复产、做好机上防疫” ——东航四川蓝天党小组在行动

2020-3-26 14:50:45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专题境外输入

天津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15例

2020-3-26 15:34: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