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维修基地

(通讯员 席玮报道)时光荏苒,恍如白驹过隙。倒退一年,如果告诉我未来会穿梭在机坪成为一名飞机维修人员,那我一定会觉得这是件神奇的事情。

我是一名非民航院校的机务新工,可以说是一个连门都不知道在哪的门外汉。飞机都没有坐过却要来修飞机,想想都觉得很滑稽。抱着好奇而又忐忑的心情我来到了南航新疆分公司进开启了人生的新征程。

培训部入职培训结束,你若问我什么是飞机维修,我只能回答不清楚。只知道这是一个承载着旅客生命安全的行业,老师们时刻把安全挂在嘴边,肩头的担子重了。

维修基地理论培训结束,你若问我什么是飞机维修,我会回答大概了解一些。老师们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各种设备、系统听得我云里雾里,背上的学习压力沉了。

而当我真正来到航线二分部,你若问我什么是飞机维修,那我现在可以跟你说上个二三了。

夜班可以说是航线维护的重头戏了。大宝贝们结束了一天的飞行任务,航线师傅就会为他们松松骨,治治病,舒展舒展筋骨,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新的旅客。

来到航线部没几天就遇到了一次让我记忆犹新的夜班排故,直到第一束阳光穿透苍宇才宣告了胜利。那天已是凌晨两点,还没习惯夜班的我在与两只眼皮进行着拉锯战,这时对讲机里传来一个排故任务,我这个好奇宝宝像是被打了一针兴奋剂。师傅带上我,领来航材和工具,初步判断了故障原因,脱掉臃肿的棉服,二话不说就往座椅底下钻。微胖的师傅像一条泥鳅,吸起肚子,以一种扭曲的姿势,把自己挤到了座椅下面。躺在地上师傅长舒一口气,抹去额头的汗珠,调整了姿势后又憋住气把半个身子挪进了座椅下面,只是时不时伸出一只手交换工具。终于换上了新航材,检查确认后闭合跳开关,但是问题却依然存在。师傅推测我们可能遇到了所谓的“流氓件”,无巧不成书航材库就只剩这一个件了。

为了确定我们的判断,师傅像一只土拨鼠一样在座椅下面不断地拆装,重启,检查。眼看天边露出了鱼肚白,别的师傅打着哈欠劝我师傅办理故障保留就好了,但师傅仿佛中了魔一样,非要查个水落石出。最终座椅下面探出了一个挂着汗水的笑脸。在师傅的感染下,我好像也中了魔,一种关于机务的魔。

飞机维修最怕的就是恶劣天气,来到航线的第一个月就遇到了关闭机场的暴雪。鹅毛般的雪片伴着狂风呼啸直下,积雪很快就没过了脚踝。然而作为一名机务人,仍然要坚守岗位,迎着狂风,顶着暴雪,守护着我们的大宝贝。在大雪中走路本就是件困难的事了,而要在雪地里推三米高的登机梯更是难上加难。五六个机务人围着登机梯喊着号子,身体倾斜,卯足了力气,让梯子在雪地里一点点挪动。这场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副世界名画《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这么一个夜班结束,依托着仅存的力气,瘫到休息间的椅子上,虽然身体很疲惫,但我为我是一名机务人而自豪,我们是一支打不败的队伍!

在这四个月中虽然机务技能没有长足的进步,但是机务精神却镌刻在心头。机务三十二字方针不再只是几句口号,在我心里都成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一个个鲜活的故事。希望这些故事也会在我们这一代机务人身上继续流传下去。

西北空管局党建文化航企通讯滚动

联系实际 查摆问题 纠正四风 提升认识----西北空管局工程指挥部第一党支部召开2017年民主评议党员会

2018-3-27 16:59:15

奥凯新闻新闻航企通讯滚动奥凯航空

奥凯航空成功接收波音第9999架737飞机

2018-3-27 17:25: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