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航家 / 航家文章 / “土豪航空”陷亏损 股权联盟遇“大考”

“土豪航空”陷亏损 股权联盟遇“大考”

7月27日,阿提哈德航空公布了其2016年生产经营情况。尽管该公司2016年实现收入83.6亿美元,但净利润损失却达到了18.7亿美元。阿提哈德航空指出,公司2016年经营亏损的主要原因除了燃油套期保值带来的损失之外,就是公司在股权投资合作上的特定资产减值和财务损失达8.08亿美元。

2016年,阿提哈德航空的旅客运输量为1850万人次,客座率为79%。尽管管理层采取了包括通过精简机构使人工成本降低4%在内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公司的财务损失,但与股权投资伙伴意大利航空和柏林航空在经营活动上的亏损成为其经营利润亏损的主要部分。而今年,北美市场的一波三折也给阿提哈德航空的业绩带来挑战。

股权投资遭重创

股权投资是阿提哈德航空以资本扩张的形式,在全球不同地区的市场上以股权合作伙伴的身份进行市场拓展的重要战略投资途径。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规避了航权等市场准入的限制,也能进一步加强与合作伙伴的联系。但是,股权投资并不是万能的。在资本投资进行扩张的过程中,它将不得不面对日益变化的市场环境和政治环境的考验。

由于受到欧洲多家低成本航企的竞争影响,意大利航空在生产经营上出现了严重亏损,一度面临破产的尴尬局面。在经过几轮的谈判后,阿提哈德航空于2014年8月完成了5.6亿欧元的注资交易,收购了意大利航空49%的股权。

随后,阿提哈德航空还将自己的一些营销理念灌输到意大利航空的市场经营活动中。但是,意大利航空在市场竞争中的劣势并没有完全得到扭转,经营失利迫使其在今年5月初向政府再次提出了破产申请。

在这种形势下,意大利政府同意财政拨出6亿欧元继续维持意大利航空的经营活动。但是,政府的这种财政支持只能维持6个月,如果在今年12月底前没有买家来收购该公司的话,政府将不得不决定对意大利航空进行清算处理。

在股权投资没有获得有效回报的情况下,已经持有意大利航空49%股权的阿提哈德航空于7月21日向意大利政府提交了一份不具法律约束力的股权收购意向,决定完全收购意大利航空的股权。而该公司想继续收购意大利航空的主要原因是看中了其有利可图的远程航线,而非意大利航空早已被低成本航企侵蚀殆尽的短程航线网络。同时,还有瑞安航空、汉莎航空等其他9家公司提出了类似的收购意向。

另外,阿提哈德航空投资并持有29%股权的柏林航空也没有带来实质性的利益。在过去的6年中,柏林航空累积经营利润亏损约27亿欧元,并且还有12亿欧元的负债在身。柏林航空深陷困境迫使阿提哈德航空不得不作出撤资的决定,导致柏林航空于8月15日向政府提出了破产申请。

在阿提哈德航空股权投资面临经营困境的关键时刻,贺国健于7月1日正式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并离开了阿提哈德航空。鉴于贺国健辞职一事,阿提哈德航空今年5月就任命了爱尔兰人雷·甘默尔为过渡首席执行官,以接手公司的业务经营工作。贺国健的辞职在一定程度上表明阿提哈德航空在对外资产投资上的确遇到了重大的挫折,而这也是该公司2016年出现经营亏损的一个主要原因。

卖是为了更好地买

目前,阿提哈德航空参与股权投资的公司有塞尔维亚航空、塞舌尔航空、意大利航空、杰特航空和维珍澳大利亚航空。阿提哈德航空集团主席穆罕默德·穆巴拉克·阿马兹鲁伊表示,要对公司股权投资战略合作的核心利益进行全面评估。他说:“我们不但要前进,还必须调整与公司股权投资合作伙伴的关系,正如我们要保持对投资战略作出的承诺一样。”

有意思的是,阿提哈德航空在宣布继续收购意大利航空股权的前一天,将其持有的欧洲另一家公司达尔文航空33.3%的股权转卖给了斯洛文尼亚的阿德里亚航空在瑞士新成立的子公司。这项交易是阿提哈德航空在股权投资战略行动中的第一次股权出售行为。

达尔文航空成立于2003年,主要经营连接瑞士南部与苏黎世和日内瓦的航线。阿提哈德航空于2014年收购了其33.3%的股权,并将自己的市场营销理念渗透到了达尔文航空的生产经营活动中。但是,为了能够继续维持在意大利航空的投资经营,阿提哈德航空将这些股权全部转让了出去。

阿提哈德航空集团首席战略和规划官凯文·奈特说:“出售达尔文航空的股权决定是我们对投资战略进行回顾的结果,也是为了将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其他伙伴关系上。”不过,达尔文航空主席埃米利奥·玛田伦基指出,目前公司资产优良,2016年已实现了盈利,2017年也将有不错的前景。

另外,为了进一步巩固与印度杰特航空的战略伙伴关系,阿提哈德航空6月初表示,将继续维护与杰特航空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继续维持双方在业务上的紧密合作。这一表态是专门针对市场上关于杰特航空有意出售部分股权给达美航空的传言而作出的。

目前,阿提哈德航空拥有杰特航空24%的股权,双方公司在阿布扎比与印度的15个城市每周单向有257个航班。杰特航空拥有113架飞机,航线覆盖中东、欧洲和北美65个目的地城市,与达美航空和法航-荷航集团都进行了代码共享合作。

可见,尽管阿提哈德航空在对意大利航空和柏林航空的股权投资战略上遇到了挫折,但并没有因此放弃资本投资的战略目标。在面临2016年经营亏损的情况下,从柏林航空撤资和出售达尔文航空股权是为了在收缩战线的同时,进一步增资意大利航空吗?如果继续增资意大利航空,其能否从根本上提高投资效益呢?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很值得期待。

北美市场遇考验

除了股权投资之外,阿提哈德航空在北美市场上同样经受了一些考验。

出于对恐怖袭击的防范,今年3月21日,美国宣布对中东、北非几个国家的10个机场直飞美国的航班实行禁止携带大型电子产品登机的禁令。3月22日,英国也宣布禁止某些中东国家直飞英国的航班旅客随身携带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等电子设备进入机舱。美、英两国的这项规定在对从上述地区前往美、英两国的旅客出行带来不便的同时,也打击了阿提哈德航空等公司的商务客源市场。

6月28日,美国宣布不论始发地,都将对所有进入美国的航班采取更为严格的安检措施。鉴于阿提哈德航空在阿布扎比机场采取了更为严格的安检措施和提高了安检等级,7月2日,阿提哈德航空成为第一家由美国国土安全部宣布取消电子设备禁令的航空公司。阿提哈德航空则表示,将继续加强机场安检措施。

然而,一波刚停,一波又起。美国航空6月29日发表声明,表示将终止与阿提哈德航空和卡塔尔航空的代码共享合作。这一决定源于美国三大航企长期以来指责海湾三大航企持续接受政府超过500亿美元的补贴,用低价营销策略经营海湾地区前往美国的航线。美航认为,此举严重违背了美国与海湾国家签订的天空开放政策,损害了市场的公平竞争。

阿提哈德航空在8月初表示,将自今年10月28日起正式停止已经运营了3年的阿布扎比—旧金山航线。该公司自2014年11月起执飞该航线,采用的是波音777-300飞机。但从今年2月开始,其航班量由过去的每周7班减到了现在的每周3班,机型也调整为座位相对较少的波音777-200飞机。

美国交通运输统计局的数据表明,阿提哈德航空阿布扎比至美国所有航线的客座率从2015年的65%提高至2016年的79%,其中最大的原因是阿提哈德航空将美国航线的执飞机型调整为座位相对较少的波音777-200飞机。即使这样,2016年阿提哈德航空在阿布扎比—旧金山航线上的旅客运输量为15万人次,比2015年减少了7%。另外,由于受到阿联酋航空和印度航空美国航线的竞争影响,阿提哈德航空在旧金山航线上的经营形势并不乐观。(航家作者:王双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