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要闻 / 民航局“松绑”手机,海航旗下喜乐航连亏3年终得救?

民航局“松绑”手机,海航旗下喜乐航连亏3年终得救?

“只可惜我们不是上市公司,不然这个消息很可能会促使股价涨停。”9月19日,ST喜乐航总裁潘运滨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感叹道,和众多航空圈内的朋友一样,潘运滨也对民航局9月18日发出的消息颇为关注。

与潘运滨兴奋的心情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喜乐航连续三个会计年度亏损。潘运滨也向记者感叹,该行业面临着较高的投入成本,不然也不可能一直不赚钱。

变化正在发生,在潘运滨看来,此次政策松绑很可能将会让喜乐航迎来“春天”。但记者也注意到,放开“机上WiFi”使用也意味着传统航空WiFi商业模式也将改变,喜乐航等服务商仍将面临新的挑战。

数据定制支撑收入赚钱难

“从民航局的消息出来到现在,我的手机和微信几乎一直有消息进来。”9月19日下午,潘运滨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背靠海航、蓝色光标两棵“大树”的喜乐航,由于这一消息的出现被业界关注。作为喜乐航的总裁,潘运滨已经带领喜乐航走过了5个年头。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航空WiFi服务商,喜乐航主要提供数据定制、渠道代理、广告、游戏、电商及其他增值服务等,其收入来源主要为数据定制、渠道代理和其他业务。

值得注意的是,喜乐航运营的航空互联网飞机数量已达到22架。2017年上半年7982.31万元的营收中,数据定制业务收入为5381.66万元,而其成本为8441.09万元,毛利率仅为-56.85%。

数据定制服务通过积累合作客户感兴趣的用户分类和消费行为数据,并为合作客户提供基于商品的数据定制服务而获取收入;另一方面通过购买抵扣券、体验券或其他权益等方式回馈给用户。

喜乐航2016年年报显示,数据定制、渠道代理、其他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8.96%、33.06%、49.31%。

喜乐航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2015年1~11月,公司营业收入为11346.77万元,其中占比80.66%的数据定制服务收入为9152.04万元,营业成本8559.45万元,毛利率为6.47%。

不过,行业的红利似乎比预料中来得慢了一些。喜乐航2017年半年报显示,今年1~6月,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795.43万元,而其2014~2016年度的业绩也均为亏损。

谈到连续三年亏损,潘运滨并不避讳,他坦言,近三年的收入其实不低,但由于高企不下的成本,还没有到赚钱的“拐点”。

在潘运滨看来,相较于公众对于这一消息的高度关注,对于航空圈内的人来说,这并不是出乎意料的事情,此前也参与了规则的制定和法律的修改,只是不知道具体确定推行的日期。

跨入爆发期后迎模式变局

“航空互联网行业还在成长期,在进行航空互联网平台改造时,设备投资及运营维护等方面的前期成本费用较高,且需要一定的回收期。”对于业绩持续亏损,喜乐航在半年报中坦言。

而政策松绑则让喜乐航感觉等到了回收期。“越早开放,我们就越早得救,我们天天盼着这个。”按照潘运滨的预判,由于过去飞机上不能开手机联网,通过给乘客提供平板电脑接入信号。

而当“机上WiFi”接入后,平板电脑大量的使用和运维成本将被“砍掉”。潘运滨认为,从运维、投放、数据更新、人员维护方面的费用来看,至少节省一半的运营成本,对喜乐航是极大的利好,整个行业也将从初创探索期逐渐过渡到爆发期。

爆发期也意味着新的模式变革和大量竞争者的进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喜乐航此前的数据定制等业务大多以定制终端(平板电脑)为基础和载体,在乘客抛弃平板之后,喜乐航需要重新寻找新的模式。

“鼓励用户直接付费上网也成为可能。”在2016年年报中,喜乐航预计,随着用户需求的增长、空中网络创新、社会各界对开放手机禁令的预期等方面,航空互联网产业将在2017年进入收获期。谈到目前备受关注的商业模式,潘运滨并不愿意透露更多信息,他表示“做得好永远比说得多重要。”

对于居高不下的成本,潘运滨认为,即便此后大范围使用“机上WiFi”,但降低的成本依然有限,不同于大批量使用的快消品,飞机本身的数量有限,因而整体的边际成本下降不大。

潘运滨也坦言,中国在“机上WiFi”的使用和开放方面较晚、覆盖率较低。此外,喜乐航在公告中也提到,公司主要航空公司渠道为海航集团内关联方,如果由于外部经济环境影响等因素导致公司原有的机上互联网渠道发生变化,而公司又未能在外部开拓额外航空公司渠道,将可能导致公司的业务渠道有所限制,并对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来源:每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