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航牵手阿里,混改急先锋频出招

自2017年11月市场预期航空业供给侧改革以来,南方航空的股价已经上涨超过40%,中国国航的涨幅也已接近30%,东方航空却迟迟未动,直到12月才开始略有表现,目前涨幅也仅有15%左右。

恰在此时,东航动作频频。

2017年12月21日,东航集团与阿里巴巴集团宣布达成全面战略合作。根据官方提供的信息,双方将通过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在会员服务、空中移动互联商业运营、产品营销、商旅业务、金融服务、信息技术服务、物流服务等方面开展深入合作。

东航集团旗下拥有的东航物流,用波音747和波音777货机运输了中国市场上80%的北美、南美车厘子,而阿里旗下的菜鸟网络,则正高调地在物流快递行业烧钱豪赌;东航集团旗下拥有618架飞机的东方航空,正努力提高客座率和经营状况,期待能跟上国航、南航的水平,并享受行业周期反弹的红利,而阿里旗下的飞猪机票预订终端正扩大份额,意图从携程手里抢夺流量。

就在双方宣布合作的前一天,2017年12月20日,东方航空的股价上涨4.1%,形成一根阳柱突破平台的态势。12月26日,东航集团与中航材集团在天津举办仪式,前者将东方通航资产无偿转让给后者,当天,东航股价上涨4.26%,再次形成突兀的大阳线。

混改急先锋

东航成长于上海,改革方面在三大航中最为积极。

2015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圈定了包括民航在内的七大领域试点。

恰在当月,东航就宣布,率先引入达美航空作为战略投资者,后者以4.5亿美元买入东航3.22%的股权,成为东航第一大境外股东,双方缔结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这一动作,比南航引入美国航空战略投资早了近2年。2017年3月,美国航空以15.53亿港元认购南航新发行的H股股票,取得南航2.68%的股权。

2016年4月,东航再次作出混改动作,引入携程作为战略投资者。携程通过上海励程信息参与东航的定增,以30亿元取得东航4.7亿股股份,占总股本3.2%。

2016年10月,东航集团被列入央企“6+1”的第一批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项目,同期被列入的还包括:联通集团、南方电网、哈电集团、中国核建、中国船舶等。

而在东航物流的资本运作方面,更加凸显出具有上海基因的东航的高超财技。

2017年6月19日,东航物流改制签约仪式在上海举行。东航集团首先以24亿元的价格,把东航物流从上市公司东方航空体内收购回来,之后,为东航物流引入联想控股、普洛斯、德邦、绿地集团等几家战略投资者,以22.55亿元出让45%的股权。

需求增速提高

截至2017年11月底,南航运营飞机数量为749架,国航运营飞机数量为646架,东方航空运营飞机数量为618架。

从航班时刻资源来看,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城市机场上,东航主要依赖上海的时刻资源。据统计,东航的时刻资源占上海浦东机场旅客吞吐量的33.8%,上海虹桥的50.7%,但在其他3座城市机场占比不高。

相比起来,国航除了在北京首都机场占据40.9%的旅客吞吐量之外,在深圳宝安机场还占据32.8%的份额;南航除了在广州白云机场占据50.1%的份额之外,在深圳宝安机场还占据近25%的份额。

实际上,东航很早就已开拓国际航线。在三大航空公司中,东航和国航的国际航线占比相对较高,根据2016年年报,其衡量运输能力的指标—可用座位公里数(ASK),国际占比分别为35%、36%,而南方航空为28%。

“对于民航业来说,落实‘一带一路’建设任务,关键是要打造空中丝绸之路,加快构建中国与沿线国家的多维空中走廊。”东航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刘绍勇指出。自2013-2016年,东航在“一带一路”沿线投入运力增幅超过45%,截至2016年,东航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营航线数量达到131条。

2015-2016年,从旺季的8月份之后到年底,航空公司客座率数据都会持续下跌10个点左右,但是2017年,情况变化,南航的客座率在8月份下滑后,9月份开始触底反弹,到11月份已经从80%左右反弹到82.31%,国航则从79.9%反弹到了81.4%,而东航则从80.17%反弹到80.41%。

通常来说,航空公司的需求以收入客公里(RPK)指标来衡量,航空公司的供应以可用座位公里数(ASK)指标来衡量。

根据东航2017年月度数据,11月,东航的数据出现转折,其需求增速提高到了12.3%,超过了供应的增速的10.5%。

价格改革推动行业复苏

国家发改委和民航局推动价格改革,航空票价管制正逐步放开,这将给航空公司带来制度红利。

我国民航业目前拥有总计超过2500条航线,最初全部航线的机票价格都是由政府制定,2004年,国务院批准《民航国内航空运输价格改革方案》,首次把94条航线的价格管制放开,交由市场定价。2010年之后,票价改革步伐加快,2014年、2016年又放开101条、375条航线价格管制,2016年底,民航局公布改革实施意见,承诺到2020年,放开全部2500条航线的价格管制。

“目前已进入价格改革政策发布的密集期,东方航空领导在电话会议交流中也证实,放开航线已经板上钉钉,管理部门正在走流程,估计春运前后会推出。”深圳前海某私募基金行业分析师陈琛(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价格改革将提升票价,从而提升航空公司业绩。”

以京沪航线为例,北京到上海航线价格是政府管制,其经济舱全价票为1240元,相类似的北京到杭州航线为市场定价,其经济舱全价票为2000元。

2017年11月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全面深化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12月26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深化铁路货运价格市场化改革等有关问题的通知》,宣布进一步放开政府管制的某些价格,包括集装箱、零担及整车运输的12个品类改为市场定价。

与此同时,管理层还在推进航空业的供给侧改革。民航局在2017年9月发布文件,要求从2017年10月29日到2018年3月24日,航班时刻计划增速限定在5.7%,比去年同期下降3个百分点,以提高航班正点率。

“首都机场已经作了调整,总体上缩减了20%的航班时刻,缩减产能,需求提高,势必将带来票价上涨,航空公司盈利能力增强。”陈琛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来源:时代周报 吴平)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