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航企通讯滚动 / 女儿的愿望

女儿的愿望

    有这样一种职业,可以穿越层云,迎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有这样一种职业可以遨游五湖四海,将归途的人们送往理想的彼岸;有这样一种职业,可以连接世界,为和平搭建一座座沟通的桥梁!没错,他们就是中国民航飞行员!

轰鸣而有调序的机场停放着数以百计的飞机,各种发动机的轰鸣声携着蝉鸣声奏出着民航人最熟悉的交响乐。这时,一辆机组车正缓慢驶向301号机位,随即一位身着正装、腰别黑色皮带、头戴沿帽踏着稳健的步伐走到飞机面前,换上机组反光面心,连衬衣袖口的熨过的印都能清晰可见,在阳光的映衬下活像一位带兵打仗的将军。此时,旁边的小伙子对这位如将军威严的人说道:“李机长,今天是我执行的第一班任务,能带我学习绕机检查吗?”说罢,只见这位机长拍拍小伙子的肩膀,手里比划着,嘴里念叨着,时不时在飞机的前部雷达罩、发动机及机翼驻足,事无巨细的讲解着……这一架白色机身携着蓝色而穿的腰线,尾部镌刻着红火的凤凰泽备天下是注定要承担党和国家的使命,因为它的名字叫“中国国际航空公司”。

落地之后,已是深夜,夜里的机场还是一样繁忙,只是少了些许蝉鸣的合奏显的有些单一。各种各样颜色的灯光系统充斥着不同功能为机场的正常运作保驾护航,少了白日的些许喧闹,夜里却增添了红装素裹的感觉。随着发动机声响的缓慢消逝,李机长执行的航班任务平安到达目的地机场。打开,连上信号,死沉的手机一下子迸发了生命力,跳动着的信息仿佛家书携带着一个人的想念纷至沓来。只见李机长慢慢地滑动着屏幕,细细品味着微信里的文字,眼里闪着光如晚上的月芽儿皎洁温柔。微信里传来的是妻子对他的嘱托:“别忘了后天女儿的生日……”李机长相视一笑敲击着键盘妥妥的回复着“没问题”。

由于父母较忙,李家的女儿小学都住校,只得后天周末才能回家与父母庆生。大周六的早上懒洋洋的阳光洒进房间空气中的点点星尘也似跳着舞,只听见几声急促的脚步声还隐约能听见一女孩轻柔的声音“快点妈妈,我准备了一个惊喜给爸爸!”门开了,此时小女孩来不及放下书包跳着蹦进爸爸的卧室,嘴里不停兴奋的念着“爸爸,爸爸!”而一旁的母亲站在房门处透着笑容小声的唤到“菲儿,别打扰你爸休息。”此时的李机长没有了往日的威严,在女儿面前他就是一位慈父,眼神中透露着满满的溺爱恨不得捧在手心中,两父女疯着、玩着、笑着,清晨的日光映在两父女的脸上就如光与影的交织构造出一幅生动的“朝日合家图”,父亲粗壮有力的手抱着女儿,女儿皎洁的皮肤在阳光下显得就像一面明镜映出父亲最欢乐的时光。此时,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铃暂时中断了这阖家欢乐的氛围,是李机长的电话响了。滑动屏幕,清了清嗓子说道:“喂,出什么事了?”,只听见电话的那头急促的声音仿佛拨动着空气的气弦,越来越紧张。小女孩见状仿佛明白了什么,望着窗外渐渐收起了呈四十五度的笑容。“嗯,我知道了,我尽快过来!”话音刚落,那似一碗清澈湖水的小女孩眼睛裹着粒粒眼泪打着转,而在厨房的母亲也见状赶了过来,一个眼神她就明白了所有。一把搂住小女孩的肩不停的安慰道,眼神望向丈夫叹息而理解,此时新闻里插播着某地刚发生地震。李机长看着新闻对妻子点了点头,是的,她明白了,她明白丈夫作为一名干部、一名教员,在特殊情况下永远是在一线岗位。而此时的女儿在母亲怀中哭的更厉害了,哭声在本是温馨的房间里来回传荡犹如涟漪波纹一层层的穿过李机长心中最柔软的角落。时间容不得多余的思考与抉择,一个起身熟练的走向衣柜,衬衣、西裤、腰带、领带一件不落。看着躺在怀中的女儿显得很是无助,要知道为了这次不易的休假,李机长可是提前了一个月积分预占了这宝贵的两天。抽泣了下鼻子,整理了下衬衣,望着女儿摸了摸头,转身离去!餐桌上摆放着精美的生日蛋糕,画着一家三口的卡通形象,整齐插放着十根彩色蜡烛,厨房里则是未完成的菜肴和灶台上炖着的汤……只听见“咚”的关门声,死寂的房间里只剩下了抽泣的孤独声……

手机的震动带来的是希望亦或是失望,李机长拿出手机,此时紧闭的锁眉稍稍变得柔缓了,平稳如线的嘴角也稍有了起伏,犀利的眼神也如波光闪着泪花。微信里传来的照片的是一家人为女孩过生的情景,以及一份证书的图片。原来是小女孩获得了作文竞赛的第一名准备在过生时给父亲一个惊喜,而作文的题目是《我自豪,他是一名飞行员》,女儿的心愿是:“希望下次生日能和爸爸一起过!”

 

(国航重庆飞行部 丁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