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推荐 / 白云机场招标乱象丛生:优质商铺给了关系户?

白云机场招标乱象丛生:优质商铺给了关系户?

白云机场

2016年,有国际机构评选世界机场排名时,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被列为“亚洲第六最差机场”。事实上,近年来伴随白云机场的,还有高管贪腐、项目招标丑闻等负面新闻。

随着白云机场T2新航站楼即将于2018年初启用,目前各项建设进入到紧张倒计时之中。与此同时,T2新航站楼投入使用前的服务外包、商业招商工作提前运作。在广告招商传出“低报价单位胜出”的不公平事件后,6月8日,品牌商铺招标也传出存在不公平竞争。

“白云机场新航站楼的启用,意味着有上百亿的商机待分,这好比一块蛋糕,分抢的人太多,却伴随着很多违规操作。”白云机场一位内部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航站楼目前按30多个标段进行分别招投标,他对此间可能存在的问题深感忧虑。

招标门槛涉嫌歧视?

6月8日上午9点30分,白云机场2号航站楼2万多平米品牌商铺招标工作在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二楼举行。这是该航站楼3万多平方米商铺招标的一部分。

一家名叫“广州睿杰名店管理”的公司被排斥在外。公司负责人李先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依照招标文件,至少有两条限制了该公司参与投标:一是规定与白云机场“发生法律诉讼关系”的公司不得投标,二是投标公司2016年经营额应在1.5亿元以上。

此前在白云机场航站楼经营品牌商店的睿杰公司指称,在招标工作启动前,白云机场率先启动诉讼,直接将自己排除在投标之外。而在营收方面,公司2016年的营收为1.4亿元,接近但未达到1.5亿元的标准。

“我们过去为白云机场名店品牌打造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却被排除在新航站楼商铺竞争之外;就连我们依正常程序购买的招标书,也被强行收了回去。”李先生说。

记者注意到,招标(招商)资料中确实有“没有与机场公司发生法律诉讼关系”的条款。而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律师何伟民表示,这是明显与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相违背的。

《招标与投标法》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招标人不得以不合理的条件限制或者排斥潜在投标人,不得对潜在投标人实行歧视待遇;第二十条规定:招标文件不得……含有倾向或者排斥潜在投标人的其他内容。《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招标人不得以不合理的条件限制、排斥潜在投标人或者投标人。招标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属于以不合理条件限制、排斥潜在投标人或者投标人:(二)设定的资格、技术、商务条件与招标项目的具体特点和实际需要不相适应或者与合同履行无关;(七)以其他不合理条件限制、排斥潜在投标人或者投标人。

据何伟民了解,机场公司自2014年1月1日至其发布《招商公告》之日,潜在投标人或者投标人“与机场公司发生法律诉讼关系”的只有睿杰公司一家;其次,据查,全国一百多个民用机场航站区(楼)商业招商项目公告均未发现有设定限制、排斥“与机场发生法律诉讼关系”特定对象的条款;再次,从白云国际机场航站区(楼)历年商业招商项目公告看,机场公司从未设定过限制、排斥“与机场公司发生法律诉讼关系”特定对象的条款。

“作为一家国有控股上市企业,这样做不仅违法,也与其身份不匹配。”何伟民指出,在机场航站楼商业招商项目中,对于投标人、潜在投标人与机场方面是否存在诉讼法律关系,并非该类项目必须的、惯用的、合理的审查内容。

针对相关质疑,白云机场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姜书伟分别作出回应:与白云机场有诉讼的潜在投标人,并非只有睿杰一家;而睿杰年营业额只有1.4亿元,与招标书中所说的1.5亿元的限制只差一步的说法也无关,虽然白云机场知道睿杰在广州的营业额,但并不知道广州以外的营业额。

睿杰公司曾先后向广东省发改委、国资委、监察厅反映情况,但未获得实质回应。

北京市浩伟律师事务所王云志律师指出,根据《招标与投标法》相关规定,招标设置法律所禁止的“不合理的条件限制或者排斥潜在投标人,对潜在投标人实行歧视待遇”及“其它”的情形,依法应予撤销。

曾多次传出招标丑闻

近年来,白云机场多次卷入招投标丑闻漩涡。《华夏时报》此前曾报道,白云国际机场改扩建工程的一个总额为2.4亿元的项目,存在操纵项目招投标行为。

另外,在今年4月底完成评标的白云机场T2航站楼广告招商中,德高广告(上海)有限公司胜出的结果,也引发了外界强烈质疑。有媒体指出,该招标评审细则中的数项标准均对德高广告具有偏向性,无论谁作为评委,德高广告都可以依靠评分优势取得领先,细则有为其“量身定制”的嫌疑。

更为明显的是,结果显示,胜出的德高广告投标价为3.6亿元,与白云机场T1航站楼2016年广告业务收入基本持平,更远低于其他两家投标单位的报价,出现了“低报价单位胜出”的情形。有公司对此进行举报,但目前尚无官方回应。

此外,白云机场多位高管因违规参与机场商铺及相关工程招投标以及受贿而被查,如广东机场集团总裁刘子静、白云机场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徐向东等。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刘子静、徐向东与商人孟卫强,在白云机场多次对外招商项目中,行贿受贿,并拿下了航站楼大量商铺。如生利公司法定代表人陈祖生通过向徐向东行贿,一举拿下20多间商铺。

而记者从权威渠道获得的消息也证实,在刘子静、徐向东案中,存在与商铺招商有关的腐败行为。目前有关案件均已进入司法程序,牵涉的内部人士较多,相关细节尚未曝光。

白云机场一位内部人士表示,候机楼内有许多商铺,它们是资源的一部分,本应该以一种公平公正的手段来把它们出租而获得收益,但实际上绝大多数位置好的铺位,都租给了机场领导的关系户。

碎片式招标“隐患”

6月16日,竖立在白云机场施工现场的倒计时牌显示,当天距工程竣工还有237天。倒计时之下,与机场运营有关的各项招标(招商)工作正进行得热火朝天。

在广东省机电招标中心、国义招标股份有限公司等网站上,T2航站楼餐饮、零售、广告、行李系统运行维护等项目的招商招标公告已陆续刊登。据悉,航站楼内的所有业务将以外包形式组织运行,不仅涵盖保洁、运控督察、物业、广告、品牌商铺、餐饮、书店、药店等公共基础服务业务和商业经营性业务,更涉及登机桥及桥载设备运维、空调运维、行李系统、弱电信息技术、防爆安全等核心技术支撑和基础功能保障等。

新航站楼以30多个招标招商项目、数十个标段全面外包、细分招商的方式组织运营,在机场及行业内引起不小质疑。有业内资深人士向记者表示:“将所有核心命脉性的业务进行大面积外包,或有难以估量的系统性风险。招标项目的设置极其复杂,事后将形成国内外前所未有复杂的局面,工作衔接难度较大,存在严重的运行安全隐患,同时也有浪费资金和利益输送的嫌疑。”

一位专业人士指出,以登机桥及桥载设备的运行和维护为例,该设备专业、昂贵,过去一直由内部单位进行日常操作使用,而维护保养以外包形式由专业公司负责,且作为新设备,厂商有免费维保期。“现行方案回避了免费维保期内的权益,花了冤枉钱,而且日常操作和硬件维保根本不是一回事。”他进一步指出,白云机场将包含核心业务、基础功能性业务在内的所有业务进行外包,其中蕴含的系统性风险着实不小。

“在这次外包项目中,就有弱电信息类多项招标,问题很大。”另一位专业人士解释称,机场为旅客提供的是一整套服务,分工细,逻辑紧凑,对内部运行提出了严格的要求,每个环节都很关键,一个环节出错可能会影响全局,比如行李系统出错,将导致航班大面积延误甚至整个机场的瘫痪。

1998年7月6日香港赤腊角国际机场正式启用时,由于机场电脑出现故障,接着登机航班显示屏失灵、离港班机显示屏失灵、离港行李输送带失灵、抵港班机显示屏失灵、行李认领处显示屏失灵,以及行人扶手电梯失灵,乘客怨气冲天,接踵而来的故障,令香港新机场在刚开始运营的十几天内,出现物流货运瘫痪状况。据统计,仅货运一项就损失多达300亿港元。

“据了解,在国际机场中,像白云机场这样将项目细分成30多个进行碎片式招标,此前并未出现过。”前述专业人士表示。而白云机场内部人士的质疑是,招标碎片化的产生,或与“切割蛋糕”有关,蛋糕切得细,能照顾不同的利益群体,也为少数人员进行灰色操作留下空间。

对此,记者6月16日联系姜书伟,在听明记者身份后,他以不接受采访回应,并挂断电话。(来源:《华夏时报》 侯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