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头条 / 大疆牵手陶氏加码农业市场,短期内盈利未可期
航情客户端下载

大疆牵手陶氏加码农业市场,短期内盈利未可期

636341846238487371

与低迷的大众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相比,行业无人机仍处于开疆拓土时期,在众多转型做商业无人机的公司中,农业无人机是转型主流,而与此同时行业的竞争越发趋于寡头化。

27日,大疆创新公布旗下MG系列农业植保机在中国内地的累计出货量超过6000架,去年4月这一数据为2500架。根据农业部数据,2015年底,我国农用无人机保有量为2324架,且大部分用作演示,2016年6月,我国农用无人机保有量已达到4890架。

“我们的市场份额与我们现有在其他领域无人机的市场份额是相似的。” 大疆全球农业机销售总监曹楠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大疆创新占据了全球消费级无人机市场70%左右的市场份额。

短期盈利未可期

在过去短短的一年时间内,中国已经成为目前全球农业植保机保有量第一的国家,超过了日本(目前日本植保无人机保有量约为3000架)。但与此同时盈利仍旧是行业最大的难题。

“农业是一个大投资、长周期、慢回报的市场。截至目前,大疆农业尚未盈利,也不在短期内对农业市场有盈利预期,大疆农业仍旧是靠大疆其他产品线给养的部门。”曹楠称。

研发和售后是农业无人机投入最大的两个板块。在研发投入方面,包括整个飞行平台搭建、载荷与续航技术的更新、雷达预警系统再开发,以及农药研发与喷洒技术的推进等等。“大疆MG-1S于2014年开始研发,到2016年才开始卖,除去要补以前的研发赤字,还要不断进行后续研发,从投入周期和资金而言都是比较大的。”曹楠表示。

与消费级无人机不同,植保无人机操作难度大、维修成本高,想要获得持续稳定的体验需要专人操作,就需要无人机制造商提供产品之外的一整套农业服务体系。

“售后投入包括培训、认证、客服、作业流程优化和渠道网点建设等等,在大疆植保无人机客服是最忙的,包括微信等新媒体沟通渠道方面,同样需要人力投入。”曹楠举例说道。

面对售后体系不完善、专业飞手匮乏等行业困境,大疆的投入无疑是巨大的。当下大疆仍在持续投资建设全国备用机仓库、全国联保服务点。据了解大疆将投放600架MG-1S于备用机仓库,当机损发生后,符合条件的用户可就近免费获得性能完好的备用机继续作业。

以黑龙江省为例,备用机可直接从哈尔滨市仓库发出,最快1天即可到达用户手中,全部物流费用由大疆承担。目前,大疆已在全国建成11个仓库,分布在农业大省的核心城市。

维修方面,大疆农业将联合代理商在全国设置认证联合保修服务点。除主控器、遥控器(含无线网卡、SIM卡)外的保修需求可在国内任一网点完成,保修期内部件亦可在当地实现免费快速维修。目前,全国已建成39家网点,覆盖29个省、市、自治区。

在曹楠看来,“将产品和服务体系布局完善,并保持一个可被用户接受的价格,可能需要以5年或10年为单位计算,需要有足够的耐心。”

牵手陶氏探索施药技术

除了产品的技术水平,与植保无人机低空低量高效施药所配套的施药技术,也是当前市场的短板,使用者没有一套科学完善的判别标准以确定在喷雾过程中所需要的雾滴粒径、雾滴沉积分布密度、农药浓度等施药参数。

有没有专门的飞防药剂?哪些剂型适合使用?是否可以用来喷洒除草剂?这是目前飞防植保领域普遍存在的疑问。

“植保无人机需要专业的药剂和喷嘴,使用的药剂中粉剂、乳剂比较多,对无人机伤害就比较大,喷嘴容易堵塞,而浓度低的话,就需要频繁起飞和降落,直接影响到作业效率,希望研制更多水性的药剂,更适合无人机作业。”心意植保(上海)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陈年浚告诉记者。

今年3月,国务院公布了新的《农药管理条例》,其中对飞防植保的农药使用做出了一些规定,例如今后将实行农药经营许可制度,对限制使用农药实行定点经营制度。

农药经营者需向购药者正确说明农药的使用范围、使用方法和剂量、使用技术要求和注意事项。同时飞防队使用农药要记录,严格按照标签标注的使用范围、使用方法和剂量、使用技术要求等注意事项使用农药,不得使用禁用的农药等。

对于农化企业而言,植保无人机航空专用药剂市场也是一个空白点。包括陶氏、杜邦、巴斯夫等企业早已展开在飞防领域的布局。

“无人机的飞防将会是一个新兴农业器械的方向,结合中国农民应用环境和需求,如何针对无人机特性,包括速度、风向和喷头等方面,做一些综合的评估,在实际应用中,发掘药物剂型二次创新的可能性。”陶氏益农大中华区总经理朱悦告诉第一财经。

陶氏益农已经与大疆农业在农药测试、产品应用、技术推广等方面展开合作,并计划在黑龙江、江苏、浙江、安徽、江西等农业大省开展应用实验,测试无人机喷洒陶氏益农除草剂、杀虫剂、杀菌剂的实际效果,并总结最优喷洒模式、剂型及相应剂量,实验将先从水稻入手,拓展至其他作物。

农业、测绘、安防、电力是大疆创新在行业应用的四个方向,而农业是大疆进行行业应用探索的重中之重,全产业链投入是否能够带来与消费级市场相当的市场地位和营收,对于大疆而言具有示范意义。(来源:《第一财经》 邱智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