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企集体猛推“复工包机”挽救现金流:春运档利润从占全年30%到血本无归

“新冠”疫情全面爆发近一个月,各地严格的人口流动限制措施不仅打乱了人们春节长假正常生活,更对节后企业复工复产造成了阻碍。特别是在各地区加强防控的情况下,企业安排居于外地的员工返岗开工这一对现实矛盾的问题将如何处理?

从全国性的“抗疫”行动启动以来一直在运输救援人员、物资以及接回滞留境外游客等活动中发挥着核心作用的民航业再次站出来,从2月18日起,一场始于个别民营航空公司的“复工包机”计划伴随着设计简单直接甚至有点土气的宣传海报迅速在网络和社交媒体扩散开来,并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发展成为一场涉及到几乎所有国内运输航空企业声势浩大的活动。

这些活动唯一的核心“卖点”则是欢迎企业和地方政府前来洽谈包机业务,航空公司将为企业提供足够的运力和按需定制的航线,以满足各地企业恢复生产所急需解决的员工返岗人员流动问题。

一场“复工包机”运动

一场“复工包机”运动迅速成为焦点,是国内各地方政府为防止本地区疫情扩散而出台了一系列空前严格的防止人员流动措施而导致的“春运”档期客流量巨幅下滑,严格的“封村”“断路”“劝返”等措施背后,是大量企业迫切需要员工返岗工作和大量劳动力无法通过有效地交通连接手段返回工作地,以及没有更为有效的途中防疫管理措施等一系列问题造成的撕裂。

根据交通运输部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仅农民工返程客运量约为3亿人次,到目前已经返程约8000万人次,到2月底将要返程约1.2亿人次,3月以后返程约1亿多人次。刚刚结束的2020年春运全国铁路、道路、水路、民航共累计发送旅客14.76亿人次,比去年同期下降50.3%。

也就是说仍有大量的返工返岗需求需要在未来一个月内迅速被释放,尤其是在已经因为疫情造成各地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的情况下,如何逐步恢复有序的人员流动,使得各方面逐渐回到正轨就成为当前除了与疫情抗争之外另一个核心问题。

民营企业数量众多,对用工需求最为迫切的江浙地区是此次复工包机活动的“发源地”,2月18日当天,浙江湖州和嘉兴等地就已经开始组织包机从四川和云南等地接回近300余名员工返岗。总部位于上海的民营航空公司吉祥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吉祥航空”)也是18日当天最早一批公开发布包机广告的公司之一。

吉祥航空董事长王均金表示:“疫情的发展不仅对人民正常的生活造成了影响,也对各政企单位的生产造成了诸多不便,吉祥航空在充分完成抗疫工作的同时,也有义务向全社会的复工复产提供力所能及的协助。”

吉祥航空则在18日正式宣布,结合各地复工复产市场需求日益旺盛的趋势,推出复工包机服务,其下拥有从窄体的A320、A321到宽体的B787系列机型,可以承担不同距离及人数的包机服务。包机航班所有旅客均享受免费的餐饮服务及免费的行李托运额度。

在吉祥航空方面看来,此举“既解决劳务输出地区交通不便之现状,又能集中管理降低交叉感染的可能。”

与其他交通运输方式相比,航空出行从各环节的可控程度以及交通方式本身降低交叉感染的安全性方面本身就具有优势,比如对出行人员轨迹和接触人群的精准把握、机场以及机上设施对出行人员的查验、移动过程中机舱内安全而高效的空气过滤环节,使得航空运输在这个特殊时期成为最为安全的出行方式。

背后的苦涩

“包机复工”大热背后,则是航空公司在2020年开局因疫情而造成第一个盈利周期烟消云散的苦涩。

据一位国内航司中层管理人员在与《华夏时报》记者交流时表示,航空公司是航空业上下游企业里最核心但也是利润最微薄的,用行内的话来说“每年只赚三个月钱”。

该人士表示:“对国内航企来说,春运和暑运的营收利润占到一年利润大概比例是30%、50%,现在春运已经注定血本无归,暑运也很可能受到影响,一些家大业大的航空公司可能还能承受,但对很多中小型航企而言就是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

一家国内小型地方航企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通常来说包机的费用都是要求覆盖变动成本和固定成本两块才做,但现在只要可以覆盖变动成本就可以,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持现金流不枯竭。”

据介绍,对航空公司来说,每个航班的变动成本主要由燃油费用和人员小时费构成,固定成本则是包括飞机购买或者租赁费用以及行政支出等其他费用在内。

当然,航空公司对复工包机的收费政策较为灵活,也有一些企业采取按照每个座位全价票这样的计算方式来制定包机费用。对于很多地方政府来说,复工复产是当务之急,部分地方政府甚至会帮助企业分担一部分包机费用。

而中国民用航空局(下称“民航局”)也像此前组织航空公司包机直飞境外撤回滞留湖北旅客那样,通过特事特办的方式给航企制定包机航线提供方便。

在《华夏时报》记者拿到的一份由民航局下发《关于做好疫情期间国内航线调整工作的通知》中指出,为应对市场变化并全力做好民航疫情防控工作,各航空公司可在疫情期间对航线进行适当调整。

《通知》明确提出,“各航空公司可根据需要,将国内串飞/经停航线临时调整为直飞航线或改为经停/串飞其他国内机场。”“上述航线调整如仅涉及短期、个别班期,可直接向民航局运行监控中心申请拍发预先飞行计划;满足运输疾病防控物资需求的包机等专项航班任务,可直接报民航局运行监控中心部署航班计划(重大航空运输按现有程序办理)。”

前述航空公司中层向本报记者表示,通常航空公司调整或者开通新航线,需要经过向所在地区管理局申请审批,提交民航局、民航局向涉及到的地区管理局、机场、空域管理方等发报等一系列程序,“一般来说需要一两周时间”。

但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流程更扁平化,处理时间可能缩短到两三天或者更短,这就在客观上为航企大量执行包机任务提供了更为便利的条件。”

在2020年春运周期内,原计划将运输7900万旅客的民航业最终只运载了3839万人次,连既定目标的一半都没达到。从1月底开始每天都有大量的国内和国际航班被取消,大量的飞机停场封存。旅客出行需求将至最低点。

航企此次集体热推包机服务,更大程度上的意义恐怕也是希望能够推动航空运输业尽快走出目前在谷底徘徊的姿态,毕竟对行业而言,每天不到两小时的飞机日利用率对于任何体量的航空公司都是灾难性的。(来源:华夏时报)

2020春运春运关注2020航空运输头条航空运输

全国春运收官,累计发送旅客量同比下降50.3%

2020-2-19 15:46:52

春运关注20202020春运航企通讯滚动

广西空管分局顺利完成2020年春运保障工作

2020-2-21 11:31:3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