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难“补牢”,航延险发展前路漫漫

  “5年近900次飞机延误,涉嫌累计骗取保险理赔金300余万元”,近日一则关于某女子利用航班延误实施骗保的案件引发关注,而作为“作案工具”的航延险也被再次推上风口浪尖。事实上,近年来,航延险骗保的情况并不鲜见,涉嫌金额动辄数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市场关于航延险存在的必要性及是否具有浓厚的“博彩性质”等争论不绝于耳。

在业内人士看来,航延险骗保事件的多发,不能仅归咎于个人或团队“薅羊毛”的行为,保险公司风控不严,未能及时与航空公司对接并核保,保险公司之间没有打通信息共享也为骗保者在类似事件中继续获益提供便利。但同时,也不能忽视中小险企在整体综合成本率高企的背景下,发展航延险话语权不足,“亡羊”难“补牢”的现状。放眼未来,在航延险的发展之路上,中小险企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航延险,博彩性质几何?

“航班延误,发家致富”似乎已被很多人演绎成现实。近日,南京市公安局公布的一起航延险诈骗案引发关注。据相关内容显示,自2015年至今,某女子遇上近900次航班延误,并累计获得理赔金超过300万元,但根据调查,上述大额理赔金是通过购票虚构行程,然后利用航班延误骗取的。

所谓航延险,即航班延误险,指的是在购买某航班的该保险之后,一旦航班延误,被保险人就可获取固定金额的赔偿,从数元到数千元不等,属于定额给付型产品。从当前市场情况来看,一个航班可同时投保多家保险公司的航延险。而通过刻意重复投保的行为,一次延误获赔或可达千元以上,甚至超过机票本身的金额,由此也在近年来吸引多位骗保者和团队作案,部分涉案金额不菲。

骗保事件频发的同时,市场对于航班延误这一概率现象是否真的需要保险保障,以及航延险是否属于“博彩性质”的险种也产生了争议。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此前,监管曾就“世界杯遗憾险”、“雾霾险”、“摇号险”、“赏中秋月险”等所谓创新险种进行叫停,明确相关险种的开发存在创新不规范、炒作概念和制造噱头、设计偏离保险本源、保障功能弱化等问题。

那么,航延险是否属于“博彩性质”浓厚的险种?

对此,北京十一贝科技有限公司CEO杨威认为,保险需要受益人对保险标的具有可保利益,如果脱离了这个原则,就变成了博彩性质。航延险诞生的初衷是补偿被保险人因航班延误导致的经济损失,比如因为延误导致的额外餐饮及住宿费用,如果购买航延险的人本身没有乘机行为,就不存在因延误导致的经济损失,对保险标的不具备可保利益。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研究员也表示,严格来说,任何保险产品都有一定的“博彩性质”,即在核算保费收入、成本、赔付等多项数据之后,通过概率的方式来实现收益。但其核心还是在为被保险人提供风险保障的功能。就航延险而言,当航班延误出现时,对于乘客可能在出行费用、工作成本方面的提升也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保障作用。

 骗保频发折射险企风控漏洞

一时间,航延险理赔致富真经、如何薅航延险羊毛等频上热搜。那么,航延险骗保事件频发仅是薅羊毛党的责任吗?

实则不然,北京某财险公司负责人指出,航延险骗保事件的多发,部分也与保险公司自身风控不严有关,例如核保理赔时未能真正了解被保险人乘坐航班的情况。同时,保险公司与航空公司,以及保险公司之间没有打通信息共享也为众多骗保者在类似事件中继续获益提供便利。

一位保险资深从业人士直言,虽然各家保险公司都会根据自身核算的情况进行保险条例的设立,细节有所不同,但一般而言,只要提前24小时购买航延险,后续出现延误情况,都可以正常赔付。而且部分保险公司根据系统内数据自动识别航班延误情况,发生约定的保险事故时自动进行理赔。也就导致了少数能了解到航班延误的内部信息,以及熟悉航延险赔付流程的人钻了空子。

“其实部分保险公司在出险后也并不会专门针对机票使用的情况进行核对,也就是说,被保险人是否真正乘坐了航班,航班延误是否确实对被保险人造成了损失的情况,有时保险公司并不知情。而这背后也体现了部分机构风控不严的情况。”上述从业人士补充道。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也认为,保险公司想要核对保单的情况,其实只要与航空公司信息共享即可,若了解到被保险人并未乘坐相关航班,即可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和追踪。当然,想要与航空公司实现信息共享也需要更多的人力和物力成本。

同时,保险公司之间也亟需打破信息孤岛。沪上某财险公司人士指出,同一航班被保险人可以在多家保险公司进行密集投保,甚至多达几十份,导致一旦出现延误,累计理赔金额较大,也诱使部分个人或团队“薅羊毛”。如果保险公司与保险公司之间能实现信息共享,或在产品设计之初,加入防范类似情况发生的条例,作案人无利可图,骗保事件也就不攻自破。

“矢志不渝”,险企为何虐恋航延险

作为产品的发行方,已有保险公司开始逐步缩减独立销售航延险的方式,转向搭售其他险种进行组合产品销售,但也仍有部分中小险企屡败屡战,即使航延险虐其千百遍,依旧对航延险如初恋。

究其背后原因,经营门槛相对较低,且在获客方面具有一定优势,或是部分中小险企依旧“坚定持有”航延险的原因之一。具体来看,有保险公司内部人士指出,航延险多通过保险公司官方渠道和第三方理财平台进行销售,部分航空联名信用卡也可以免费获取,保单金额较小,初期也不需要太过庞大的代理人队伍进行面谈推销,对中小型险企的开展要求相对友好,也便于获客。

不过,低门槛的背后,负面影响也浮出水面。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表示,经营航延险的门槛低,但经营好很不容易。产品同质化很严重,因此中小险企面临渠道上的劣势。同时,航延险的精算定价需要较高的数据库和计算投入,且市场变化较快,中小险企的单位成本也较高。作为一个细分的险种,其经营难度明显小于企财险、信用保证保险等其他非车险,但是提升保费收入的作用也小。

“据我个人了解,目前行业经营航延险的综合成本率大概在90%以上,换句话说,还是有的赚。从财险公司的角度来看,目前中小主体经营车险的综合成本率基本是超过100%的,其他业务同样盈利困难,在这种背景下,航延险还是能带来一定收益的,为什么不做呢?”北京某财险公司非车险业务负责人慨叹道。

一组同业交流数据显示,截至4月底,今年以来,全国各地区产险公司的平均综合成本率高达98.98%,在纳入统计的36个省、市及自治区中,7个地区的综合成本率超过100%。因此,可以实现盈利的险种对于保险公司,尤其是中小险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也并不是所有险企都选择主动发展航延险。沪上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表示,互联网保险产品有限,而航延险利润相对较高且便于操作,自此前某互联网平台被曝出高额手续费之后,部分同类平台也采取类似收费方式,导致中小险企更加依赖互联网平台引流,被迫发展航延险。

另据业内人士介绍,中小险企在与航空公司的对接过程中同样处于弱势。“我们和某个航空公司做对接,从去年年底一直排到现在,也没有对接上。”某中小险企内部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虽然一家公司的情况并不具有行业代表性,但从当前来看,中小险企经营和发展航延险业务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来源:北京商报)

服务保障要闻旅客服务服务保障

海航地服真情服务获旅客点赞

2020-6-11 17:01:38

服务保障要闻旅客服务服务保障

依靠飞机延误获利,法律如何定性

2020-6-12 14:02:3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