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五年新建机场超三十个

记者 | 薛冰冰

提起网红机场,除了万众瞩目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曾上演过“万人接机”盛况的广西玉林机场,也值得拥有姓名,当地人的热情听起来或许不可思议,实际上,我国还有不少地方在期盼一座机场修到家门口。

目前,全国众多地级市乃至县城落成高铁站,迎来自己的“高铁时代”。2021年8月,国新办发布会上透露,我国高速铁路对百万以上人口城市的覆盖率超过了95%,高速公路对20万以上人口城市覆盖率超过了98%。

而在机场方面,民航“十四五规划”明确表示,国家综合机场体系是支撑民航强国的重要基础,要继续加大建设投入力度,扩大优质增量供给,突破枢纽容量瓶颈,预计到2025年,我国民用运输机场数量将达到270个以上,比“十三五”末期增加30个以上。但在实际情况时,有些地方提出机场规划进展却很缓慢。

 

近五年的新机场建在哪里?

界面新闻记者翻阅民航局近五年的《民用机场生产统计公报》,疫情前从2016年至2019年,每年新增机场分别为9个、10个、6个和4个,疫情后2020年新增机场为3个,整体来看,新增机场数量基本保持在个位数,增速呈缓慢下降趋势。(注:2021年数据尚未公布)

数字代表省内新增机场数量 标记:薛冰冰

 

区域分布方面,过去五年新落成机场布局较为均衡,但从密度来看,从东向西、从南向北,机场数量依次递增,换言之,新兴机场主要集中在东北、西北、西南等区域。

其中,新疆地区新增机场数量最多,从2017年到2020年接连有莎车叶尔羌机场、若羌楼兰机场、图木舒克唐王城机场、于田万方机场四座机场建成;其次为内蒙古,2016年至2017年接连建成乌兰察布集宁、扎兰屯成吉思汗、霍林郭勒霍林河共3座机场。

再次,黑龙江、吉林、青海、四川、云南、重庆等省市各自新建成2座机场;而河北、山西、河南、湖北、湖南、江西、福建等中部、中南部地区,新建成机场数量均为1个,这五年中新落成的大型国际枢纽机场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民航局2020年10月新修订的《运输机场总体规划规范》当中,依据年旅客吞吐量明确界定机场的四种规模类型,包括超大型机场、大型机场、中型机场和小型机场。

 

图片来源:民航局

如果对照机场规模,过去五年来新修机场的年旅客吞吐量绝大多数处在200万人次以下,属于小型机场行列,在我国,中小型机场也是民用运输机场的主要构成部分。

疫情前即2019年,年旅客吞吐量200万人次以下的机场有165个,占比接近70%;疫情后航旅需求锐减,2020年年旅客吞吐量200万人次以下的机场有187个,较上年增加22个,占比提升至78%左右。

 

修机场要考虑哪些因素?

民航局此前公告显示,中小机场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吸纳社会就业的重要渠道,我国中小机场每年可创造经济效益1674亿元,提供就业岗位32.4万个。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局方最新发布的《“十四五”民用航空发展规划》,列出运输机场重点建设项目,新建机场所在地包括嘉兴、亳州、蚌埠、宝鸡、安阳、商丘、平凉、鹤岗、绥化、平凉等省辖地级市,与“十三五”期间新增机场所在城市的层级基本一致。

 

图片来源:民航局十四五规划

关于这些城市如何被选中,民航专家林智杰向界面新闻表示,在一个城市要不要修建机场,主要考虑几个大的因素,第一个就是旅客出行的需求,这取决于城市的人口数量和经济总量,也就是考虑GDP指标。

第二看社会效益,比如一些偏远地区,比如西藏的一些支线机场、还有像红色老区的一些机场。

第三,是否地面交通不便,比如内蒙、新疆、西藏,包括云南的一些支线机场,地面交通出行可能耗费半天乃至一天时间,那么坐飞机就有极大的比较优势。

第四是机场覆盖范围,也就是周边有没有机场,100至200km内如果没有机场的话,那么就有必要修机场。

他补充解释,修建小机场和大机场的审批流程和程序差不多,但是建不建的逻辑不太一样。大型机场一般位于现有大型城市,再建机场就是一市两场,“主要考虑大城市现有的机场能不能够满足需求,如果不够用,则需要修建第二个大型机场”。

修建起一座中小机场,背后资金主要来源于国家和政府,学术文章《浅析中小机场运营现状及补贴政策》中指出,目前新建中小机场前期建设资金多由国家和政府投入,自筹资金比例很小,部分西部地区包括藏区机场、高原地区几乎是全额国家资本金投入。

具体来看,在中西部地区新建一个中小型民用机场,由于地理地势条件限制,初始投资一般至少在12至15亿元以上,每年折旧成本约为5000万元以上。

不仅如此,建成以后,中小型机场运转很大程度上依赖民航发展基金的补贴。

2021年11月民航局例行发布会上,发展计划司副司长张清表示,中小机场定位为公共基础设施,公益性特征更加明显,但由于生产规模较小,绝大部分中小机场收不抵支,机场业务收入无法覆盖与实现社会效益相关支出在内的全部成本。

因此,基于中小机场突出的社会公益性特征,中央财政应当对其提供民航普遍服务发生的亏损予以补贴。

2008年,财政部、民航总局出台对中小机场的补贴办法,对年旅客吞吐量200万人次以下机场给予补贴,按机场所在地区和生产规模分类设定固定补贴和变动补贴标准。

疫情后,中小机场经营陷入困境,部分机场关联产业也停工停产,2020年4月,民航中小机场补贴办法进行修订,进一步加大了对中西部地区中小机场,尤其是对深度贫困、边疆边境、少数民族、革命老区、偏远落后和地面交通不便地区中小机场的支持力度。

据民航局数据披露,2022年全国190家机场累计将获得补贴21.17亿元,过去五年新建的机场中,玉林福绵机场获得补贴811万元、信阳明港机场获得补贴1493万元、重庆仙女山机场获得补贴407万元。

机场要闻机场数据报告

重庆江北机场预计迎送旅客355万人次

2022-1-18 13:03:55

机场要闻机场航线航班

2022年春运启动 合肥新桥机场预计进出港旅客100万人次

2022-1-18 13:36: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