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商飞ARJ飞机通过T5测试,10人首获飞行资质

停驻在上海大场机场的ARJ21-700飞机106架机。摄影:王脊梁“ARJ21,可以起飞!”11月8日,在中国民航局驾驶员型别等级测试(T5测试)及航空器评审(AEG)总结会上,当ARJ21-700飞机FSB主席韦达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宣布这一结果的时候,在场的人无不欢呼雀跃,为之振奋。至此,历时6年的ARJ21飞机T5测试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首获正式注册号“B-3321”的ARJ21飞机106架机将有望交付首家用户成都航空有限公司。


停驻在上海大场机场的ARJ21-700飞机106架机。摄影:王脊梁

“ARJ21,可以起飞!”11月8日,在中国民航局驾驶员型别等级测试(T5测试)及航空器评审(AEG)总结会上,当ARJ21-700飞机FSB主席韦达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宣布这一结果的时候,在场的人无不欢呼雀跃,为之振奋。至此,历时6年的ARJ21飞机T5测试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首获正式注册号“B-3321”的ARJ21飞机106架机将有望交付首家用户成都航空有限公司。

6年攻关,T5测试到底难在哪里

有人把ARJ21的成长过程比喻为运动员参加长跑比赛,取得型号合格证好比是具备了报名条件, AEG则是起跑前的准备工作,交付给客户才算是真正地进入竞赛的跑道。

T5测试是AEG中专门针对全新机型的一项测试,分地面理论训练测试、飞行模拟机训练测试、本场训练测试三个阶段。主要是通过对飞行员的训练,确定新飞机的型别等级和训练规范,产生首批获得型别等级的驾驶员和局方监察员。

早在2009年12月24日,T5测试项目正式启动,历时6年,人们不禁会问,T5测试对ARJ21的顺利交付有多重要,为什么要用这么长时间?

据中国商飞客服公司飞训部部长王震威介绍,T5测试主要是针对两种飞机机型之间差异的等级专业测试,是局方飞行员对飞机的可操作性、可运行性以及手册的一次“全面体检”。一方面,T5测试是局方飞行员根据目前最新的民航法规要求对飞机的可操作性、可运行性等进行全方位审查,而由于一款飞机设计研发周期相对来说比较长,ARJ21飞机在研发之初可能没有遇到的问题,后来随着民航标准的更新而显现出来,因此要通过不断的优化改进来适应当前最新的民航法规要求。

另一方面,T5测试涉及到飞机驾驶舱设计、运行手册和飞行操作程序设计、型别等级训练大纲和教材、飞行模拟机,以及飞行教员能力等方面的评估与审查,既要同时满足审定方和运行方航空公司的安全运营等相关规定要求,同时也要满足自身建设要求。因此,无论对审定方、申请方和运行方都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正如民航华东管理局副局长、总工程师沈小明所说:“ARJ21飞机T5测试体现了我国民用飞机产业在理念、体系、队伍、责任、流程方面的转变,审定方将与飞机主制造商一起努力,实现中国民用飞机从产品向商品的转变。”

10人获首批ARJ21飞行资质

从2015年9月至11月以来,包括韦达、成都航空公司总经理隋明光在内的10名飞行员在完成T5测试的全部任务后,获驾驶员资格授权书,成为全球首批具有ARJ21飞机飞行资质的飞行员。

据悉,10名飞行员先后完成了地面理论训练、模拟机训练、真机本场训练,并顺利通过了理论考试、飞行模拟机实践考试等,累计飞行10个架次93个起落17小时36分钟,创下了ARJ21飞机单日飞行7小时53分和43次起降的两项飞行纪录。

回望T5测试的攻坚之路,在收获成功与喜悦的同时,也伴随着泪水与汗水。

为了攻克T5测试,中国商飞公司成立T5测试领导小组、攻关组和现场协调组,组建了一支联合飞行员、飞行理论教员、飞机设计人员和手册编写人员的团队,他们夜以继日、攻坚克难,扫除了T5测试道路上的重重障碍。

为了攻克T5测试,年轻的飞行理论教员一遍又一遍地备课讲课,准备培训教材,一次又一次地请教专业飞行员,为T5测试理论训练做好充分准备;手册编写人员加班加点,放弃了中秋和国庆两个节假,反复地修改运行手册,把好手册质量的最后一道关;学员和教员们常常在模拟机上培训到深夜……所有的坚持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顺利通过T5测试,让ARJ21飞机早日翱翔蓝天。

记者手记

T5测试,这个曾经困扰许久的拦路虎,在ARJ21试验人员的攻关下,在飞机在哪里,现场指挥部就驻扎在哪里的坚守下,已被顺利攻克,这也仅是ARJ21整个研制历程中的一个缩影。

  ARJ21从2002年立项到2008年11月28日上海大场机场的首飞,从2014年12月30日在北京取得型号合格证到如今即将交付首家用户成都航空有限公司,一路走来,我们见证了她一步步成长的过程。

  其间,ARJ21飞机经历了海拉尔-43.2℃严寒、长沙50℃酷暑的考验;分享了远征北美完成自然结冰试飞并首次实现环球飞行的喜悦;记录下在大场、南通、东营、成都、大连、南京等机场航线演示飞行的足迹……

  ARJ21成长的背后总有一批默默奉献的民机人,有像胡双钱一样35年坚守大飞机生产一线的工人,有常年驻扎阎良外场的参研参试人员,有跟着ARJ21春夏秋冬、南来北往去寻找最热、最冷、风最大、结冰最厚等极端气象的试验试飞人员,他们用自己的勤劳智慧为ARJ21的“出嫁”精心准备着。

  如今,ARJ21飞机离交付越来越近,在欣喜的时候,也应该认识到,交付客户只是一个新起点,并不是终点;ARJ21即将面对市场的考验,从研制成功到市场成功再到最终的商业成功,前面的路还很长、挑战还很多,很严峻。我们期待ARJ21飞机从上海飞抵成都、飞往全国、飞向世界。

  • 微信或QQ扫一扫
机场头条头条

芬兰航空与白云机场签署协议,明年广州直飞芬兰

2015-11-26 0:00:00

机场头条头条数据报告

西安咸阳机场年旅客吞吐量首破3000万人次

2015-11-28 0:00: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