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头条 / 亚航继续拓展中国航线,称对合资公司获批有耐心
航情客户端下载

亚航继续拓展中国航线,称对合资公司获批有耐心

已经成为在中国开通最多航线的外资航空公司之后,马来西亚亚洲航空集团(下称亚航集团)依然不准备停下在中国扩张的脚步。

除了已经开始着手申请本地合资企业亚航中国公司的牌照之外,对已经开通的航点进行新航线的拓展已经成为相当长一个阶段的主要工作。

亚航集团于11月6日宣布将于明年2月1日同时开通成都-曼谷、昆明-普吉两条新航线,这也使亚航开通的中国通航泰国城市达到14个,航线达到22条。

自2005年成为进入中国的首家外资低成本航空公司之后,亚航至今已经在大中华区开通了19个航点,不仅成功将低成本航空的概念从无到有在中国推广开来,更从中国迅猛增长的出境游热潮中分享到了更多红利。

亚航集团在进入中国初期无法获得诸如北京和上海这样一线城市的航权,因此一直将目光投向有潜力的二线城市,并通过旗下马来西亚、泰国乃至印度尼西亚等子公司开始逐渐将东南亚主要城市和热门旅游地与中国内地城市逐渐连接起来。

适逢中国出境旅游开始逐渐兴起的阶段,在传统航空公司航点覆盖还不够全,票价水平也较高的情况下,亚航在中国最早一批海外海外背包客中迅速建立起了口碑和地位。特别是在娱乐业起家的创始人东尼·费尔南德斯带领下,亚航集团以一种显著区别于航空业的营销手段和包装方式,迅速将低成本航空这种在欧美早已经成为寻常出行方式的模式赋予全新的形象冲击着中国乃至全亚洲的航空旅行业界。

一时间亚航成为中国许多机场争相邀请开航的“红人”,传统航空公司也不得不开始正视这个迅速成长起来的竞争对手,而中国的民航主管机构一定程度上的认可也是亚航后来得以获批开通北京和上海航线的重要原因。

目前亚航在中国最难以获得时刻资源的北京首都机场一天有两个航班,但相比之下其在中国更重要的业务领域仍然是竞争不算太激烈但具有很强消费能力的二线城市机场,这些区域中心城市以及省会城市在十年前往往需要通过北京、上海或广州这样的一线枢纽机场中转才能前往大部分旅游目的地或是外国城市,但在出境游市场被带动起来之后,不仅仅是亚航,包括其他中国航空公司以及一些外资航空公司也开始进入到这些市场。

好在大量的初级境外旅行者仍然为东南亚地区持续输送着客源,同时海岛众多和气候优势也使得东南亚地区旅游季节并没有明显的淡旺季之分,这也为在这些地区有着大量航线资源的亚航提供了大量的中国内地旅客资源。

航线客座率长期保持在较高的水平也意味着可以通过增加航班频次来运载更多旅客,亚航此次在宣布了新的航线同时也宣布将增加广州-曼谷、西安-曼谷以及昆明-曼谷的航班频次至每日2班,这也说明虽然已经获准进入了北京上海市场,但与在这些核心市场所面临的激烈竞争以及象征意义相比,二线乃至三线城市市场仍将是亚航未来在中国发展的核心区域市场。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亚航要在去年联手中国光大集团合资成立本土合资企业亚航中国,因为按照亚航集团的扩张模式,在每个国家或者地区建立亚航品牌的地方合资企业,然后通过本地航线网络的连接以及本地航点与周边其他国家或地区市场航线网络的大量对接是其能够保持网络优势和增加通达性的关键,而选址在靠近中国地理中心位置的郑州作为合资公司的基地,除了地方政府支持力度较大之外,显然也有未来搭建航线网络时最优化模式的考量。

但在中国严格控制干线航空公司建立的政策环境下,一家外资企业想在中国实现“落地”难度恐怕要更大。

对此,亚航中国与北亚地区总裁陈凯霖11月初在吉隆坡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亚航目前在中国市场的主要任务是把应该做的事情都做好,至于合资公司的进展目前并不是首要考量的问题,一切顺其自然。”

从进入中国市场初期稍显“异类”到理念逐渐被接受和追捧,亚航在中国市场运营进入成熟期之后也开始暴露出诸多问题,比如一些航线的取消以及后续服务不足,客户端使用体验不佳,更重要的一点是相对于进入这个市场初期,亚航作为低成本航空在票价竞争力方面已经没有当初明显的优势。

这个问题一方面由于市场的激烈程度,传统航司和其他低成本航司开辟了大量的东南亚地区航线,拉低了整体票价,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亚航自身策略所致。

“我们刚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需要通过超低价的方式来打开市场,但我们是一个企业,需要赚钱才可以生存,所以不可能一直用那么低的价格来维持市场,所以你们感受到票价有所上涨很正常,但我们也会常常推出非常优惠的促销活动让旅客能有更多机会买到超低价的机票,”陈凯霖对本报记者表示。

另一方面,亚航集团也正在通过提升非航业务收入的比例来改善自身利润来源的结构,亚航集团附营业务负责人Hassan Peter Choudhury月初在吉隆坡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透露,目前亚航集团来自机票之外的收入大约在20%左右,这其中约一半来自托运行李的费用,目前亚航制定了一个目标,希望可以将每名旅客贡献的非航收入提升至60马来西亚林吉特,而这一数据目前约为49林吉特。

为此亚航集团的管理层发挥了此前从事唱片及娱乐业所擅长的品牌包装能力,将非常业务按照不同品牌分别进行整合推广,比如机上免税品单独成为BigDutyFree,机上餐食的Santan品牌,机上网络的Rokki等。而针对亚航集团航线网络覆盖的区域,这些子品牌又可以进行更为细化的经营,比如Santan推出的航食中,就有按照中国、马来西亚以及泰国等地特色的不同风格产品。

尽管亚航集团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前景仍不明朗,但坚持品牌输出的本地化经营策略始终是亚航集团目前能够快速扩张的重要手段,这一点在亚航日本上体现尤为明显,10月30日亚航日本开通了名古屋-札幌航线,这也是此前经历与全日空航空合资建立日本合资公司失败之后,亚航集团再次尝试在日本进行本地化经营。尽管日本本土目前已经有了包括乐桃航空和香草航空等本土低成本航空企业在运营,但亚航日本仍然义无反顾杀入这个市场。由此可见,对于目前对其重要性越来越高的中国市场,显然他们也不会轻易放弃每一个机会。(来源:华夏时报 王潇雨)